叛徒

第1099章 跟不上趟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跟不上趟

更让一直关注这家人的中情局人员满意的就是,在巴黎一下飞机,柳成林就给了齐天林一耳刮子!

齐天林才不跟他生气,柳子越也当没看见,迎着自己的儿子就去了,齐天骄还算认得母亲,顿时从莫名其妙的长途飞行中摆脱出来,撒开外婆的手就喊着妈扑上去。

小奥一口标准的渝庆腔也跟着一样:“妈……”被无情的柳子越一手扯开:“你妈在那边!”玛若早在旁边傻了眼。

小奥才用结结巴巴的法语喊妈,玛若顿时狐疑:“夫人你不是打算用这种方式让他根本就没法说法语吧?再也不许去华国了!”

纪玉莲自打上了飞机就神情恹恹,只是拉着孙子发呆,刘晓梨心态就好得多:“别人变着法儿出国移民什么的,这样不更好么,后半辈子也看看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嘛。”

所以看见儿子,纪玉莲就有点瘪嘴,柳成林打他都没做声,当惯了党政干部的她和刘晓梨还是有区别,目光非常复杂的在儿子身上流转。

齐天林的俩儿子都给各自当妈的抱走了,已经张开的手臂都空落落的,才尴尬的起身朝母亲走过去,纪玉莲有党性:“儿子都跟你不亲!”忿忿的!

齐天林索性揽住自己的母亲:“我跟你亲!”

原本挺希望跟儿子这么亲昵的,现在却跟个赌气孩子似的硬要挣开:“你说你在搞些什么名堂!天骄和小奥在幼儿园都被人家骂狗崽子!”

齐天林不以为然:“国内搞运动还少了,这些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回家回家……”挥挥手人一大帮人启程,刘晓梨还掉头吩咐商务机随行人员:“把我那泡菜坛子和卤水坛子都给带上,千万别摔了,我后半辈子就指望这俩吃饭了!”

回过头来跟纪玉莲小声:“其实当当地主婆什么的,也挺不错,只要有泡菜和卤味,也差不了多少。”这让靠近她俩佯装搬行李的美籍员工暗自记牢,回头还是要检查一下那俩坛子有什么玄机没。

柳成林虎着一张脸扶着俩老太太登上一辆沙狐,安妮和蒂雅一个在伦敦,一个在利亚比,她们没觐见婆婆的习惯,蒂雅手里的事情也多,只有等过些日子再把女儿带过来。

齐天林自己都是驾驶阿帕奇回来法西兰的,一路途经意利大、科西嘉,算是很喜欢这个新玩具,别人在乎的高昂维修费用,在他这里不过只是易损件,现在放在比利时美国空军基地维护,自己现在可是美军上校了,按价给钱就是了,实在是信不过在法西兰做保养,万一给安点什么也难说。

关上沉重的装甲门,纪玉莲的脸色还是不好:“这么大年纪了,还逼得我们背井离乡!”她还觉得挺对不起亲家,先让柳成林被退休,现在又在国内安不了身。

齐天林口中漫不经心:“国内那么穷!有什么好住的,出来一定会过得满意……”手上却指了指车厢顶部一个正在频闪红灯,打开车壁上的暗格,取出一个小型探测仪,开始从母亲身上慢慢的移动,纪玉莲惊讶,忘记自己的情绪,张大嘴看儿子的动作,刘晓梨觉得有趣极了,正要开口,就被柳成林一把捂住,粗声粗气:“懒得跟你说!反正我们找个地方住,不想见你!”

果然,很快就在纪玉莲的胸针上发现了端倪,刘晓梨挣扎着摘自己的胸针,纪玉莲凑儿子耳边咬耳朵:“来接我们时候,说是带给我们的礼物,也算是一个识别,怕出问题,一定要戴上!”

柳成林自己轻轻摇头,说明自己身上没什么外物。

齐天林指挥母亲坐到对面丈母娘那边,也给母亲咬耳朵:“叨叨家长里短,以后咋办之类的……”让柳成林坐过来,按动按钮,地上升起来一块玻璃把两边隔开,果然这边就检测不到任何无线电信号了,对面俩老太太三言两语就找到状态,大妈唠嗑有什么难度?从小奥的尿床到天骄脾气大,很快就热火朝天。

处在一片静谧中的小隔间,柳成林静静的看着女婿,好一会儿才开口:“这么艰难?”

齐天林耸耸肩:“斗争无处不在。”

柳成林点点头:“我估计也会有人在监视我们,所以我从来都没有跟老吕他们有联系,但临走之前,老吕还是偷偷找到我谈了谈,说你现在的局势很大了,大得他们都没有把握掌控。”

齐天林哼笑一声:“非要在他们的掌控中才能做事么?他们能掌控的就不是什么大角色了。”

柳成林摸自己衣兜,齐天林理解的取出侧壁上恒温格子里的雪茄,就这么两个立方不到的空间里,这俩居然就抽上了,柳成林狠狠的吐一口烟雾:“老吕给我透了个底,估计也是想传话给你,他现在没资格跟你说了,所谓双面特工其实是政府很忌惮的,希望你尽量避免落到这个地步。”

齐天林摇摇头:“我不是双面特工了,爸,我是代表一种国际间国家的立场,和华国平起平坐的国家,而不是个人,我是代表某些国家在跟华国合作,我,就是国家!”

柳成林还楞了一下,才笑起来:“老齐和我的儿子,就应该是这样……”声音稍肃:“你对得起国家么?”

齐天林点点头,不说话。

齐天林的雪茄烟头都抖了一下,他可算是明白,中情局或者联邦调查局也绝不是请客吃饭,在特工间谍战线上,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用刑什么的都是小事儿,神经紊乱的化学针剂、致幻剂的使用催生坦白也是家常便饭,在这样的过程中灰飞烟灭,人间蒸发更是理所当然,自己的老丈人居然有勇气为了自己,或者为了祖国,承受这些?

终于笑起来,伸手揽住老丈人的肩膀,就好像长大的儿子揽住了父亲,柳成林那曾经上过战场的肩膀终究还是有点削瘦了,也许这些日子心里还是有很多这样那样的压力,明显比以前只当个国企领导要瘦,让齐天林有些心疼:“爸!我麾下万千人马,您就好好休养,当个别人以为玩物丧志的大富豪吧,斗争是艰难的,但我们的地位和物质享受是很高的,没那么惨……”

柳成林是真错误估计了斗争的严峻形势。

等进入完全由僧兵监控的巴黎郊区别墅,看看那古色古香的庄园,以及庄园森林边那些后来建设的玻璃办公小楼,分别属于三位姑娘各自的公司基金会,再看看柳子越摆开的平板电脑,请父母选择生活的城市跟地点,到处都有庞大的房产和恭敬的侍从安保团队。

心里终于有点大概明了,却不再多问的纪玉莲跟刘晓梨总算把自己的心情放下来。

最后要求去苏威典附近,不为别的,因为那里也许能看见小爱和小亚,特别是听柳子越说古斯夫塔国王夫妇也算是平易近人的那种,就指望能不能也看看,这双孙子孙女真是很难看见了。

那也好,送到苏威典可以保证从国家政府的层面得到认可,况且苏威典的生活也比较安宁,通知安妮一声,就在那边选择住所吧。

只是在走之前,住在庄园别墅的柳成林才算是见识了一下,川流不息的各种商政军人物,走马灯似的过来拜访协商,最后不得不把安妮也叫回来跟着轮流出席这种接待会面。

因为柳子越和玛若必须先返回美国,原本要不是这个突发的父母离开华国事件,她跟玛若都会一直呆在美国的,因为时间已经临近六月,即将面临非常重要的党派内总统候选人确定,在美国总统选举年,这几乎就是赫拉里的第一次大考,负责掌控相当一部分欧洲传媒跟美国国内传媒造势的柳子越,和串联绿洲集团、重建公司乃至退伍军人协会、步枪协会等一系列大型团体的玛若,虽然不是竞选团队成员,但是无论是实际需要还是做样子给赫拉里看,都要在这个关键时刻,忙碌起来。

所以,柳子越只跟婆婆认真的说了一句:“非常人做非常事

,相信他,他一直都是我的骄傲,也是您的!”就带了大队人马和玛若同样庞大的团队登上绿洲号离开,看看跟大哥不依不舍的小奥,玛若终究还是有欧洲人那种对儿女的自由态度,就还是放儿子跟婆婆在一起了。

在机场送走这架据说也是家里的空客A318大型客机,再看看停在不远处的湾流商务机,接着驾驶骑士号单发小飞机飘飘而来的安妮,三位老人才真是觉得自己的思维跟不上趟。

结果安妮飒爽英姿的跳下飞机:“让婆婆他们去直布罗陀吧,我父母他们正要去那里参加一个欧洲王室聚会,顺便乘咱们家的护卫舰游游海?”

家里还有军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