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0章 匪夷所思

第一千零一百章 匪夷所思

齐天林也就纯粹是回来迎接老人家的,非洲还有事,把三位老人交给了安妮,安妮跟他接待过几位商政人士以后,看看成天跟在父亲屁股后面的俩大小子:“根据科学研究,孩子在六七岁以前,还是要经常跟父母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些比较重要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你反正过不了多久,也要返回美国去协助赫拉里女士的事情,何不带着儿子一起到非洲看看?”

还俏皮的眨眨眼睛:“难道你还打算把非洲的某些掌控权,留给小爱和小亚来继承?”

齐天林嗤之以鼻:“我才不搞这些世袭制的传承,你们这些封建残余!”

说是这么说,的确有点舍不得儿子,最终就接纳了这个意见,带儿子去非洲瞧瞧看看,纪玉莲和刘晓梨虽然不乐意,但安妮多聪慧的,说已经通知苏威典王室带了双胞胎兄妹前往直布罗陀,时间也不长,让俩儿子跟父亲亲近也是应该的。

所以最终柳成林负责坐在火控手舱,抱着俩小王八蛋,这边美军基地还贴心的用防护硬罩把座舱里面所有设备都盖上,不至于会触动什么。

于是在两个儿子对父亲穿戴整齐以后的飞行师装表达了仰慕以后,阿帕奇就在两位母亲和安妮的面前腾空而起,安妮多轻松自在的跟俩老太太解释:“我们的家庭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家庭,钱不是问题,权力也是用来达到我们的目的工具,所以就算是展现给外人一种刻意的人上人生活形态,也必须要不走寻常路,所以我们乘骑士号过去吧。”

直到起飞,刘晓梨才看着下面五彩斑斓的圣玛丽号呐呐:“这一架就一直停在这里了?那些驾驶员就放假?多浪费?”没有别的意思,纯粹就是华国老太太看着值钱东西放在空地上风吹日晒的心疼。

安妮瞟一眼:“哦,以前是随行绿洲号,夫人她们需要短途支线飞行用,现在……要不给你们用?过些日子就安排安保人员一直跟着你们了,先到处游览一下嘛,保罗这些年还是在欧美各地搞了不少房产的,你们也到处走走看看,我们都没去过呢。”

坐在后排的纪玉莲正要推辞,刘晓梨拉住她使劲摇头:“好好好……我们到处看看。”

安妮从后视镜里面看老太太小动作,自己笑。

齐天林把法里斯号拉升到千余米的巡航高度,获得北约空中管制分配的军事航线以后,就把自动驾驶仪打开,一边观察前下部舱内的儿子,一边陷入点小小的思考,柳成林自从知道这架直升机是美国人帮忙维护的以后,就只简短的说话,全面进入自己的

反监听间谍生活。

其实这一次来找齐天林洽谈最多的,就是法西兰人,不明确宣称自己属于哪个组织,但隐隐约约体现出自己应该是代表了欧洲宇航防务集团的法西兰利益,希望能建立完备的合作关系。

宇航防务听起来很遥远的意思,但是举几个细节就大概明了其中关系,因为欧洲国家都比较小,又不愿全盘接收美国体系,在某些大型项目上不得不借助于多国联合,才能达到分散成本的目的,不然就完全没有跟美国在某些领域分庭抗争的能力,譬如空客公司、导弹项目、航天项目甚至战机项目等等,而宇航防务拥有空客80%的股份,也拥有全球除了美国跟苏威典之外最主要的几个导弹公司联合体,欧洲导弹集团。

这个听起来就很直观了,对方就是奔着这个来的,这条线还是玛若之前无意中搭上的,就是她收购的那个使用空客飞机的航空公司,现在法西兰人就找上门来,希望好好谈一下关于导弹推广销售的问题。

特别提到在苏丹发生的武装直升机问题,他们能提供一系列的防空导弹,从便携式到车载,甚至装备导弹营配备雷达系统的大型套装。

只不过法西兰人比较偏重的是空地导弹,也就是用战斗机发射的部分,这就是不全面带来的负面结果,齐天林当时就拒绝了,自己压根儿就没打算搞战斗机,拿来干嘛?

但法西兰人拿出了自己的法宝风暴之影巡航导弹,热烈的向齐天林推销,并称这种技术含量远超美国战斧巡航导弹的高级东西,已经是中东热卖品,在齐天林向南推移的战略过程中,是可以达到摧枯拉朽的作用的。

巡航导弹,已经在海湾战争和美国最近几次战争中彰显实力,这种从数百公里之外开始投放的重磅炸弹,可以从心理跟肉体上摧毁没有技术对抗能力国家的所有斗志,在非洲使用,的确也是最简单的,无论是用导弹发射车往邻国发射,还是用导弹护卫舰从海面发射,都能不伤一兵一卒就彻底击垮对方,夺取政权。

对于已经开始逐渐使用反坦克导弹的绿洲公司,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下一步升级产品。

但齐天林肯定有自己的思考,协商最后提供五套样品试用,从设备维护到发射都有法西兰人负责,先进入非中待命,要等齐天林最终决定在什么地方试用才会拉上战场。

齐天林当晚就主动把这个讯息通过亨特尔反馈给了美国,反正他接待的每一方面实际上都在美国的观察之下,不如主动点。

中情局反馈的消息让齐天林心里却轻轻抖了一下:“这样的做法,只

会导致非洲地区陷入升级的武器军备竞赛中,特别是有利于华国跟俄罗斯方面价格更为低廉的各种导弹系统销售!”

可这就是齐天林的目的!

中情局还是有明眼人,一口就道出了可能随之而来的结果,而齐天林不就是想趁着在埃塞周围作乱,吓唬这个非盟所在国,带动非洲国家增加不安全感,从俄罗斯或者华国采购导弹么?

就跟武装直升机是一个道理,这些东西非洲国家自己在相当时间内是没法操控的,只能由出售方提供所有方面,那么就跟华国不知不觉在非洲放上一个武装直升机航空团一个道理,华国导弹跟俄罗斯导弹不也就静悄悄的登陆非洲么?

当然这些操控人员要么以退役人员的名义雇佣而来,要么就是厂家的技术人员配套,总之就是避免了军人色彩。

所幸最后美国人并没有伸手阻拦这种做法,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现在无暇顾及还是觉得法西兰人的做法有点小儿科呢?

齐天林只能告诫自己,轻描淡写一点,更不在意,也不乐意使用这些导弹。

因为带了俩小王八蛋,齐天林中途降落的次数就非常多,来时的三次降落补给,现在变成一小时不到就降落一次,反正这一路上的军用机场其实也蛮多的,而且在经过一处意利大高速公路边时候,看见一处空旷的停车场,也在小奥跟哥哥的叫嚷声中降落去快餐店给儿子买了冰淇淋。

这让柳成林这个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感到很匪夷所思,坐在狭窄的机舱里一动不动,厕所都不上,贪婪的俯瞰着一切,直到在利亚比下机的时候走出好几米外才低声感慨:“当年……我们要是有这样的东西,你父亲也许就不会……”

因为是要进入欧洲,所以法里斯号拆除了所有的外挂武装,现在地勤人员一拥而上,开始安装各种武器吊舱,齐天林和老丈人一人抱个儿子:“时代在改变,什么都要往前看,科技技术永远都是死的,关键还是得看什么人用。”

柳成林也颇有感受的点头,不过翁婿俩没注意到这个内部使用的野战机场十多米外有双狠毒的眼睛正突然看到了他们!

齐天林没让蒂雅来接自己,也不打算把法里斯号直接开到市区里,的黎里波已经变成了和平的城市,就要降低军备的影子,所以自己的车队已经在前面铁丝网外的路边停了三部,一边和老丈人低语着过去,一边少有的没有注意周围环境。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抱了儿子,一般情况下这种下了直升机都会武装上身的习惯都被取消了,只有两名接机的亲卫小黑全副武装的

提着他的枪械包跟在后面。

所以当小奥遮住了齐天林的右边视线,走进铁丝网门边的时候,齐天林始终没注意到的一条身影突然跃起,一下撞开身边的小黑夺下一条枪,就拉枪栓!

枪栓的声音对齐天林来说,那就简直是震天的警报,小奥原本坐在他的右肘上,左手一把就抓过了齐天骄,把俩儿子紧紧抱住就往腋下藏,顺带一下就看见面前这条AK103步枪,被一个亚洲人,准确的说,肯定是个日本人抓着!

怎么说呢,只能说是日本人也许对AK系列的枪支没有他们的步枪熟悉,又也许AK步枪的设计原本就没欧美国家步枪以及日本制式步枪那样讲究人机工学,AK步枪的枪栓都在枪体的右侧。

对于熟悉这种步枪的人来说,基本都是右手紧握手柄,食指搭在扳机或者扳机圈,这是绝对不改变的位置,左手反过来从步枪上部拉动枪机。

但这名日本人却是按照西方操典用枪习惯,左手一定在左边,右手在右边,所以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左手抓住步枪护木,右手拉枪栓,要拉完以后才回到扳机位抓手柄。

就这么一刹那,齐天林右腿前踢,坚硬的战靴边沿不偏不倚的顺着弹匣后边缘挂到AK步枪特有的外露弹匣扣,让弹匣一下就掉了,左脚再一凌空一踢,就在步枪枪栓上哗啦一挂!

一粒黄澄澄的子弹就从弹膛跳出来了!

这让手指已经滑到扳机上,抢着击发的日本人呆若木鸡的听见卡塔一声空响!

明明自己都已经抓到一支步枪,并对着对方,而且对方还双手各抱着个小孩儿都腾不出手来的情况,都能……

嗯,现在他手里的步枪只能算是一根烧火棍了!

柳成林还是老了,反应过来时候,就也只能惊讶的看着女婿,他也曾经无比熟悉这些枪械,但,熟悉到这样的地步?

更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