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1章 强二代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强二代

齐天骄和小奥就跟着父亲快速的两个弹跳动作,看见面前的叔叔变成呆滞状,乐得使劲鼓掌!也许在他们看来,就是个杂耍一样的有趣吧。

小奥还尽量俯身伸手去摸那支朝着他们的步枪,丝毫不畏惧那是个黑洞洞的枪口,真特么的有前途!

齐天林轻声用阿拉伯语指挥涌上来的人:“温柔点拿下了,别吓着我儿子,要有做游戏的风格!”本来就是为了别吓住孩子,不然就算是抱着儿子,这么一脚踹过去,直接要命也不算很困难的。

后面本来已经勃然大怒的小黑扔了枪械包,拽出自己的枪支准备打个马蜂窝的,这时才放下心来费力挤出一张笑脸,在小奥和齐天骄面前晃过,使劲咬着牙拖走了这个日本人,那个因为被抢了枪的机场护卫更是吓得脚都软了,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过来捡枪还是干脆自杀好了。

现在武装人员里面在使用AK103的基本都是外围异国分队,譬如这个应该就是卡隆迈或者尼日亚利非中一带交换过来的黑人,应该是听说或者目睹过老板的滔天血煞的,这……是要被五马分尸的前奏么,在非洲的领导人不乏这种喜怒无常的作风啊。

齐天林却放下个子高大点的齐天骄温言:“去捡了枪,还给那边的黑叔叔。”

齐天骄有点跌跌撞撞的搬起沉重的步枪,比他个头还高,哪里举得起来,只能拖着过去,小奥挣扎着下去捡起地上的弹匣,还捡了那粒子弹,乐呵呵的跟在哥哥背后,也过去,两兄弟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才一起把步枪双手举起来奶声奶气用渝庆话:“叔叔,你的枪……”

黑人员工听不懂华语,但有些不敢置信的伸手接过,齐天林带着老丈人从他身边经过,拍拍他的肩膀:“不握紧你手中的枪,迟早你会被敌人杀掉,汲取教训,记住了!”这位黑人老兄几乎就是膝盖一软,跪在地面了,使劲抱着手中的步枪,估计很久都不会放。

招招手,欢乐的两兄弟就爬上父亲的手臂,还礼貌的跟机场的黑叔叔们挥手告别,看不见角落里好几个正被枪托使劲砸的日本人,才登上这边的沙狐。

一直到坐定,柳成林终于长吐一口气:“老了,老了……有反应都做不了动作,一下就手脚不听使唤了!”伸手要两个孙子过来抱住,感受一下,又有点后怕:“枪都对准你们了……我真的被吓楞住了!”给女婿认怂,不算丢脸,不等齐天林回应:“当时跟你爹也是这样,我也瞥见了那个八角形的枪口,也是一下就愣住了,以为自己的命就没有了……”几乎以为那三

十年前的一幕又要重演?

齐天林没那么计较:“人不一样,有些人的机体在那一瞬间是容易停顿……我估计是反应最快的。”

柳成林手上还比划了一下:“熟练!很熟练,我终于能理解你为什么被说在战场上是最强的……”

齐天林舒心的靠在椅背上:“非洲……这就是我的地盘了,没有谁能伤得到我们。”抓过旁边车壁上的通话器:“把那个家伙拖到小夫人的楼上去,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为什么!还有他那些同伴,一个别想跑!”

那边回应是的时候,能听见啪啪的声音,估计已经忍不住在刑讯逼供了,齐天林也不阻拦,算是不给对方路上思考的时间。

不过对于那几名亲卫来说,直接咬肉喝血都不解恨啊,想想齐天林身边经历多少亲卫了,都没出事,要是被他们几个遇上掉根寒毛或者伤了两少爷,那估计都要自杀谢罪了!下手更是不停歇,看得旁边几个日本人眼珠子都要弹出来。

柳成林坐在女婿对面看着外面黄沙漫天的风景,轻声:“这就是你一直在工作的利亚比?”还把俩小孙子都推到窗边去看:“这是你们爸爸工作的地方。”两小孩就睁大眼睛使劲点头。

齐天林好像觉得是应该让自己的儿子多陪陪自己了,自己不怕他们学坏或者变成什么样,但起码不能变成娘娘腔或者只会抱着爷爷奶奶腿胆怯的家伙。

蒂雅终于站在楼下一身黑袍的迎接,海娜都是后面的黑妞抱着的,她对俩小王八蛋没芥蒂,齐天骄和小奥更是对她熟稔:“雅姨!”伸手就要抱,小时候还在迷雾岛,就没少跟这个最疼他们的小姨在一起。

不过蒂雅才没这样溺爱的习惯,招招手,后面过来俩笑眯眯的黑妞,一人提个黑色的包递给俩小孩:“听说你们要来,雅姨给你们准备的礼物……”抬头给齐天林露出个精怪的鬼脸笑容:“都没子弹的……”

齐天林翻白眼,亲一口女儿,上楼。

等他估摸着后面一辆车把俘虏拖上楼了,才随口说一句下楼,不让儿子看见这过于残酷的现实,柳成林却看看俩小子已经打开包,惊喜的各自拿出一件小战术背心,配着一把小手枪和一把MP5K,再加上没有开刃的圆头匕首,取了雷管的手雷,喜出望外的不停把玩,只是别人家小孩儿玩的都是玩具,这可都是真家伙!

所以确定没子弹以后,柳成林还是跟着女婿去看看,他还真是不放心女婿的生活,难道天天都这样危险么。

齐天林让他放宽心:“只要不上战场,这种情况还是少见,大多数时候

我已经展现了我足够强硬,就不会有政府或者组织试图从背后动手,因为一旦发现道理上站不住脚就一定国会遭到我猛烈的报复,估计是个人原因。”

的确是个人原因,这个被抓住的日本人有个哥哥就是在南苏丹总统府广场被齐天林枪杀的三名日籍武装人员之一,他是派在的黎里波这边维护日本企业安全事务的,这两天也被要求遣返离境,正好在机场看见了齐天林。

所以才不管不顾的要报仇!

齐天林轻描淡写的在自己脖子上做个手势,就带着老丈人离开,柳成林看看那几名亲卫娴熟的把人拖往后面准备干啥,皱皱眉:“不需要留下来作别的文章?”也许是当领导习惯了,能利用这种事情还是可以利用的。

齐天林摇头:“以前可能会,现在不用了,我已经到了自己布局,自己运筹帷幄的阶段,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只会考虑是不是服从于整体战略,对日本人我是信不过的,关押或者别的什么都啰嗦,收拾干净才是最简单的。”

回到楼上,齐天骄和小奥已经换上了战术背心挎着小冲锋枪和手枪在房间里玩闹,蒂雅笑眯眯的坐在旁边看,身边站了好几个助理轮番轻声汇报各种事务,她都是一言决定,连签字都没有:“杀了……没必要留,敢私藏枪支就是意图谋反……不杀其他人,但是严格监控集中管理,发现有串谋意图动武的,全部杀了!”

柳成林不寒而栗!

齐天林司空见惯,有时候在北非地区面对部族之间的做法,就是干净利落才是最明确省事的,何况现在主要精力还是要用肃清的方式,清理北非泛滥的枪支,手段狠辣是必须的,华国刚建国那会儿也差不多。

想想还是拿起步话机通知亲卫:“把剩下的几个日本人都放回去,全面截断日本在利亚比的所有商务活动,油田是他们的,但不允许日本人开采了,今天的事情视为他们在利亚比的恐怖行动!”

柳成林有些出神的坐在窗边,看着齐天林驾轻就熟的吩咐各项工作,顺带联络几家欧美商人在的黎里波共进晚宴,准备讨论有关南苏丹的石油资源以及外送管道建设。

最终是蒂雅邀请柳成林带着俩孙子上楼吃饭的,就是一层楼,原来的办公室弄了两间是夫妇俩的住处,外面密密麻麻都是各种办公房间或者干脆就直接用睡袋打地铺的亲卫助理,齐天骄还在跟小奥兴奋的端着小枪到处比划着突突突模拟开枪的声音,小孩嘛,总是精力充沛,到处乱窜的,蒂雅就喜欢,摆摆手:“把楼上全都砸通,搞个室内训练场,找点庙子里的少年忠诚信徒过

来陪少爷,陪他们这样玩儿,他的儿子,从小就应该懂得指挥和用枪!”

柳成林顿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是应该带着孙子返回欧洲算了,那里虽然尔虞我诈,但对小孩子来说,起码是正常的吧。

蒂雅倒是能察言观色,她在华国也单独跟纪玉莲呆过一段,了解这位夫人的父亲是怎么个人,现在跟人打交道更多:“他做的事情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的儿子自然也不能是一般人,小奥是肯定要接收他未来在欧洲方面的事务,天骄也必须学会当个领袖,就连海娜都已经被伊斯兰教天天派人陪着,如果太过软弱或者什么都不懂,只会害了孩子。”这些日子,她才是没少受这样的灌输,之前在家里听安妮说相比都算是理智点的,这边堪称疯狂。

柳成林思索着慢慢点头,蒂雅就招手让两个小王八蛋坐到自己身边:“来,雅姨教你们怎么拆手枪和冲锋枪。”小男孩不就喜欢玩这些么?

小奥有义气:“我想阿棕和杰夫哥了,还有约翰,拉尔夫,小劳他们……”

蒂雅一边手把手拉他们拆卸枪支,一边不抬头的就吩咐助理:“明天安排运输机,从圣玛丽岛和迷雾岛,让杰夫带着阿棕,还有小奥天骄的那些小伙伴们,全都过来安排军训,顺便把小猫和塔塔也给我带过来,那傻猴子在家是越来越肥了!”

柳成林算是彻底明白,自己的孙子绝不是纪玉莲她们以为天天牵着上街遛遛到公园玩耍长大,就能成长的那种孩子了。

必须强势的新一代……

简称强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