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2章 节点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节点

找了一架轻便的贝尔直升机,齐天林每天带着俩儿子和老丈人,到利亚比周边的城市去看看,有点巡游封地的意思,也顺便把各处的情况勘察一下,有各地的僧兵和地方安保分队的迎接,算是有人服侍。

其实现在在北非各地推行的这种特种安保分队的形式,依旧学自美国,西部时期的美国就是地广人稀,一座城镇也就一名治安官管理,然后具备强力作战技能的战术分队不承担日常警察的事务,他们只威慑和在遇见恶性犯罪的时候雷霆出击,直到现在的美国,很多地方都采用这种方式,也能更好的管理松散的非洲各地。

其实有了工作和安定生活的非洲人,远比亚洲人好管理,特别是又卸掉了他们最容易作乱的枪械以后,毕竟从利亚比这些北非国家开始,他们还是接受的欧式政治概念和法律体系,在遵守法律和信守承诺方面比华国人强多了,这一点在齐天林以前巡查卡隆迈的时候就很明显,现在喜欢凡事都钻空子占便宜的华国人有点在那边吃不开了,利亚比这边也同样。

华国人现在的生意做得很大很多,几乎无孔不入的在全球到处钻营,但是不得不说华国人整体都有这个弊病,根深蒂固的喜欢打价格战,用偷工减料的方式压低成本获得合同,总而言之已经在非洲很多地方坏了招牌,所以在利亚比齐天林就有意无意的利用这个特点,要求别看在他是华国人的面子上,重点打击这种情况。

所以利亚比的华人商业项目并不多,这一点也让欧美,特别是欧洲国家很满意。

先直飞最远的那个靠近埃及的班西加绿洲公司培训中心,齐天林重返非洲以后最早建立的军事基地,现在依旧在运转,是培训初级作战人员的重点场所,每天几乎都有两三千人在这里轮转培训,一般三个月以后就会投入到某处的战场开始接受战火洗礼,能幸存和坚持下来的,才会转而挑选其中伊斯兰信仰较深的去作为僧兵培养甄别,不信伊斯兰教的送到亚亚那边去培养,最终锤炼到精兵中间,再把逐渐淘汰和大部队中不适应变化的退出作战部队到地方担任安保人员,总之在绿洲的体系里面,已经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军事造血机能。

之前一开始合作的PMRI公司已经彻底被抛开,作为美式军方培训系统的PMRI还是隶属于美国陆军部的外围,现在随着齐天林水涨船高,PMRI自己都要顺应陆军部翻天覆地的改变,哪里还有精力放在非洲跟齐天林折腾?

能在非洲钳制监视齐天林的也就亨特尔带着的那帮CIA,齐天林到各处

,都能看见中情局的外派探员过来跟着他汇报,其实是顺带监视。

在班西加基地并没有搞什么个人崇拜的检阅,齐天林只是跟柳成林在高处观察了一下数千人基础训练的场面,找了一部沙狐,就离开了,带上俩儿子,进入班西加到处转转,看看已经开始转入建设的市容市貌,听听随行的中情局探员汇报这边的治安情况,以及当地政府机构来人讲解经济发展状况。

班西加毕竟靠着地中海,又接近埃及,所以美国人在这边的探子比较多,算是往埃及去的一个集结点,随之而来的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比乍得或者索马里要容易多了,就算撇开能源因素,这里和欧洲只隔着地中海,也很能获得来自欧洲的工商业投资,看上去成果还不错,中情局也用英语阐述了他们在这一带渗透的成绩,希望齐天林能协助他们往埃及做工作,反正看那个逗弄孙子的老人是听不懂英语的,有些话也不避讳了,齐天林态度还是好,但能用一个上级的口吻回答自己现在刚跟埃及和利亚比的共同邻国北苏丹搞了点什么,还是稍微等等,最近的重点还是在北苏丹和埃塞,不会贸然去骚扰非洲第一强国埃及,还煞有其事的奉劝这名北非局的探员:“我们介入埃及,会不会让埃及国内排外反美情绪更加统一,摒弃国内的不同政见一致对外,那不就得不偿失了?”中情局探员居然喏喏称是。

等到齐天林开始驾驶直升机从班西加往首都返回,中途频繁的在经过各个海岸城市跟建设区域降落时候,中情局人员终于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太多耳熟能详的名字,艾季达也比、苏特、拜利沃德里、米苏拉塔,齐天林一边驾驶直升机,一边给老丈人轻声描述那些年自己在这条线上经历了什么:“一直被击溃,始终被美国人协助的反政府军围追堵截……”

直升机甚至到加拉附近盘旋了一圈,轻描淡写的指指下面:“我几乎就死在了这里,从这一刻开始,我才明白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既然我能做到今天的成绩,就有必要做出点什么来回应。”

柳成林是个军人,看得出那还未曾掩饰过的战后痕迹,在百米高空俯瞰那种荒野燃烧后重新生长出来的生命痕迹,抱上孙子,让他们趴在窗边看看这也许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来到世上的荒野。

齐天林飞快的掠过这一路,并没有去奥塔尔教派的大本营穆塔伊清真寺,他不需要在老丈人和儿子面前炫耀那种宗教信仰,那太狂热了,他也必须配合长老们的狂热。

所以在几座工商业发展都在复苏的城市短暂停留并观察以后,直升机终于降落在

米苏拉塔,这个距离首都已经只有一百多公里的地方,曾经他亲手造成这里的死城。

一支僧兵车队早就在城外迎接,把直升机装上拖车,交付一辆不起眼的越野车给老板,柳成林跟两个孙子跟随车队一起在车内打圈游览,齐天林独自一人在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行踪的情况下,进入米苏拉塔城内。

和死城时候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座城市近乎于重建,大量的建筑被推倒,按照新的城市格局来进行工业化布局建设,虽然尽量增加伊斯兰风格,但还是能看见一点点和首都不一样的气息。

齐天林自己才能明白这中间的玄机,因为米苏拉塔是被他给了阿布来投资建设,这座原本就是利亚比传统重工业城市,钢铁厂、发电厂以及利亚比支柱性的特产地毯厂,全都在这里,所以阿布最近一两年除了不太热情的继续玩英超足球老板游戏,就是在这里玩城市重建游戏,前后投入了十五亿英镑!

这实际上是俄罗斯对非洲战略的投资,一直没有在非洲能够插上手的俄罗斯,有这么一个机会怎么会放过,目前只是借由阿布这个似乎叛离出俄罗斯的超级富豪,缓慢而稳固的在米苏拉塔经营自己的据点,没有丝毫俄罗斯背景的据点。

这座城市的安保同样是由僧兵和其他国家的黑人武装完成,虽然在街面上看不到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但齐天林顺着约定的方位前行,总会在某些隐蔽的厂区大门或者不明显的社区入口处发现这些自己的员工,伪装成一般工作人员,实际上层层叠叠的把这座城市核心的地区保护起来,防止欧美国家情报机构的渗透。

把车停在一处厂区的灌木丛边,这是个战乱时期遭受过冲击,现在逐渐恢复生产的挂毯厂,没有太多机械设备的轰鸣声,巨大的工棚里面数百名妇女坐在一起唠八卦,手中各自熟练的编织地毯,顶级的利亚比阿拉伯风情驼毛地毯都是手工编织的,价格昂贵,顺带也让这些女工的收入不菲,这是苏海亚重点关注的项目,类似合作社的形式,尽可能把高昂的价格反馈到女工身上,也算是体现目前国家优越性的存在,安妮虽然笑称这样的形式是不符合经济社会原理,但也兴致勃勃的安排志愿者和基金会跟进监督,总要有些官面上的事情做给民众看,阿布也不在乎这种小钱,慷慨的回馈给工人,所以这里的规模现在非常大,颇有全国心灵手巧女工都拖家带口来这里集中的趋势,搞个万人大厂都不难。

齐天林一身便装,依旧落腮胡须,穿过一张张挂起来的半成品地毯,走过一大片晾晒棚区,在密密麻麻的高挂地毯中间,终于看

见阿布学着阿拉伯人的风格,穿着宽松的休闲服,坐靠在一张地毯上舒适的看书。

周围层叠的挂毯几乎从各方位包围住了这里,不会有任何人能窥探或者窃听,而宽阔得超过一两个足球场的晾晒面积更是方便高点监视,的确是个秘密接头的好地方,齐天林笑着踩上地毯,盘坐在一个垫子上,头顶也有一张展开的挂毯,只有周边的缝隙有不少阳光穿透下来,显得很有艺术氛围。

阿布笑着指指自己旁边放在大盘子上的酒瓶和杯子:“相当惬意,没有无孔不入的记者和情报人员,你知道哪些狗仔队里面有多少是情报机构的探子么?我不但要做足了公众人物的模样,还得甄别哪些是真狗仔,哪些是特么的特工,还是在你的区域,才能保持这样最原始的轻松……”

齐天林给自己倒上一杯,抿一点品尝一下,没多大感觉,顶级作战人员都不太喜欢喝酒,特别是以稳定著称的狙击手更是对酒精敬而远之:“我比你更复杂,特工都是名正言顺的跟在周围,不过你长期呆在这里也不太对劲吧。”

阿布合上书,坐正一点,有很明显模仿酋长们懒洋洋的气势,但还是摆脱不了他自己那种佯装憨厚的风格:“我得在这里近距离观察你究竟想做什么,直到最近,我才算是理出个头绪来……那个时间节点似乎不算太远了!对不对?!”

看起来总是睡眼惺忪的阿布眼中偶现精光,突然就当头喝问,齐天林的心里也猛的一跳!

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才明白的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