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3章 诱饵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诱饵

阿布摆摆手:“我不需要你承认或者否认,我约你来谈,就是表明一个态度,代表克里姆林宫的态度,在摆脱美国霸主地位现状之前,我会是你永远的盟友,所有的事务我会尽可能配合你,某些时候,我们不介意充当那个别人看起来有些蛮横不讲理的北极熊!”说这话的时候,阿布那浅黄色的络腮胡须带着淡淡的笑意,哪里有半分憨厚或者简单粗暴的影子?

俄罗斯人从来都不缺乏脑筋,他们一贯都擅长扮猪吃老虎,做得笨笨的模样放松所有人的警惕性,让人忘记这个星球上实际上国土面积最庞大的国家是他们……

齐天林不接招:“说说你的这个节点,是怎么理出头绪的,我不认可也不否认,只是好奇你的判断。”

阿布摇头晃脑的笑起来:“你不用担心泄密,也不用考虑是不是要把我杀在这里灭口,你现在杀了我都能很轻松的处理后事了,还真羡慕你,是我自己的判断,基本和俄罗斯军情部门无关,我也仅仅是用私人关系和总统阁下商议过你的事情,他很感兴趣,所以这件事仅限于我们几个人之间知道,俄罗斯国内要做什么都是通过克里姆林宫进行,不会跟你我联系上……做这种事情,我比你娴熟多了,你看看我现在甚至还面临俄罗斯国内的指控和审判,你才把家人迁出来,差多了,也做过了点。”

齐天林重新品尝酒精,示意对方继续。

阿布扔掉手里的书:“就是你这个跟华国配合的行动,让我看出破绽来,当然这也是建立在我跟你是同一类人的基础上,暂时不用担心美国人看出什么……你作为实际上已经掌控了北非地区的实权人物,华国不是应该利用你华裔身份跟你拉拢关系么,就算你做了什么针对华国的事情,还赶尽杀绝的把你的亲属赶出华国,断了香火之情,是不是有点欲盖弥彰?!”

还是那句老话,世上就没有笨蛋,聪明人到处都是,齐天林突然觉得背上有点毛毛汗。

阿布很得意:“作为你的知心人,给你个忠告,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接受华国的善意联络,就是干脆把事情做绝一点,断了你跟华国的情分,这样才能彻底说服美国人相信你!”

齐天林展展眉毛:“你还是在兜圈子没说你为什么觉得有个节点之类的话题。”

阿布也端酒:“就是你现在一系列的做法,说明你已经逐渐在拉紧口袋绳了,但是请慢一点,别着急,钓大鱼的时候,越是对方已经咬钩,越是要撒网收口的时候,越不能着急,这个时候一步错,全盘皆输!你所有之前的运作都会

功亏一篑!”

齐天林不说话,只看着。

阿布就唱独角戏:“我一直都很迷惑,你在非洲只为了钱?别告诉我你是个国际主义战士,只是为了解放非洲而去的,虽然我隐隐觉得你可能跟伊斯兰世界有什么关联,但是这条线很严密,只要一试探就卡死了没有任何线索,你在这一块做得非常好,但无法解释动机,你究竟图什么!”

“钱?从来都不是,你的财务状况我只知道冰山一角,但也超过了我,我的背后还站着俄罗斯,而你背后似乎华国都无法控制你,那么……权力?你已经掌控了这么多个国家,随便选一个当土皇帝就足够满足权力欲望了,想几个国家都一起统治或者合成一个大国,那就跟你找几个夫人女朋友一个道理,属于自找麻烦……那么最终能解释的就无非是信仰或者兴趣。”

阿布好像个啰里啰嗦的心理医生:“现在貌似你有伊斯兰信仰,但不明显,你也不会这么去触动欧美基督教的底线,你也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虽然你的黑人队伍中有些带有一点那种政治色彩,但很小心的没那么浓厚,那么就只剩下民族主义……你依旧还信仰你的民族!加上你热衷于作战的个人兴趣爱好,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齐天林略微目瞪口呆:“你是得有多无聊,才会来分析我?而不是哪位北欧超模!”

阿布还是眉飞色舞:“你不明白我真的多想有个同类跟我一样!所以我才能完全站在你的角度分析,这一点别人做不到,他们不明白是什么才能支撑我们的心态,接下来就是我最好奇的,在这个民族主义军事家的起点上,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回到非洲这个问题,我从来都不认为你那些军队能对美国造成什么威胁,看样子,你也没有利用这些人搞恐怖主义的想法,那么你该怎么运用你的优势呢?这一点,我甚至请莫斯科的军事专家为我做过好几次不同角度的推演,他们最终都会陷入类似塔利班那样宗教立国,成为美国对立面,最终落败的境地,但你显然不是这么做的。”

“直到最近,我才突然一下明白了,你在不动声色的引进华国,利用华国!”阿布一边说一边给自己鼓掌:“你在轻轻调动华国进入非洲!武装直升机不过是个导火索,你在引诱华国把重型军售登上非洲!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华国军事人员必须伴随这些装备登上非洲!华国终于水到渠成的在维和部队之外,名正言顺的把军事人员开始派驻到非洲,甚至更多的非洲以外国家!用不是军事基地的形式,却实际上把华国军人派驻到了非洲!我有没有说错!”

阿布就真的继续:“武装直升机不过是个由头,接下来应该是什么?我猜猜,我把这个问题分拆以后跟好几个俄罗斯军事专家询问过,他们得出来的结论,似乎应该是导弹,目前你好像也正在靠近这条脉络,现代战争必须要有导弹,虽然我在军事上不擅长,但是他们言简意赅的解释也能让我明白,制空权不一定非要通过高昂的战斗机获得,无论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空空导弹、反导导弹以及战略导弹这一系列的导弹都能平衡轻武器部队的不足,不需要坦克,不需要战斗机,甚至都不需要军舰,足够的导弹,在足够宽阔的地域上就能形成足够的战斗力!”好像在逗弄齐天林,阿布都把脸凑近了,观察齐天林的表情:“我们早就有过一个定论,核武器总归是核威慑,只要还有理智,任何国家都不会动用这种武器,除非在日本某个岛屿上试试威力之外,不会在战争中使用,那样的结果是所有人一起完蛋,所以常规导弹将是你下一步的侧重点。”

齐天林自己都觉得有点艰难了:“常规导弹?我用来打谁?非洲黑叔叔的米格21么?”尽量脸上多点不屑和费解,作为一个长期深入骨髓的叛徒身份,这点演技他还是能呈现。

阿布一剑封喉:“美国!你在给华国登陆非洲的借口同时,还在积极的帮助美国人进入非洲!你就是打算把非洲作为最终的战场,让双方在这块远离双方国土的地方分出胜负来!”

齐天林简直是用嗤之以鼻的表情来掩饰:“你认为华国能战胜美国?!”

阿布哈哈大笑:“别忘了,华国的周围还有你忽近忽远拉在周围的欧洲,还有我这样的俄罗斯,以及那些可以冲在最前面的阿拉伯世界!”止住笑声:“最重要的是,你要的根本就不是战胜美国!而是拖垮美国!对不对?对不对?我说得对不对!”

一连串的对不对,声音越来越高,似乎在迫不及待的追问,想要证明做的应用题是不是正确。

齐天林看着阿布那依旧还是浑浊的双眼,怀疑:“你是不是戴了什么美瞳产品伪装眼神,估计看上去这么憨憨的掩盖你的实际思维能力?”

阿布快乐的打个响指:“那你就是认同我的判断思考能力了?”

齐天林放下酒杯,小鼓掌:“很不错的幻想桥段,你为什么不这么做?”

阿布耸耸肩:“我不擅长战斗,俄罗斯也从来都不擅长控制非洲,华国才是非洲的第一贸易伙伴跟战略伙伴,能这么做的前提,就是必须是能获得华国的全面协助,我显然做不到,我更不能指挥作战,当然我也没有欧洲公主作为未婚

妻,没有为美国民主党候选人助选的资格,我在伦敦这么些年,都一直还是只能定位在一个摆脱共产主义的富翁形象,我没法再往前进了,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指望你能完成我的夙愿!”

齐天林笑起来:“那说说,按照你这个幻想小说的桥段来说,你打算怎么帮助小说中的这个主人公呢?”

阿布骄傲:“导弹!俄罗斯才是一切常规导弹最丰富的国家!我们能满足你清单上要求的所有导弹,任何类型,任何接口和任何平台上发射的导弹!我们甚至可以按照你的要求作出改动来符合你的需要,从那个阿帕奇玩具发射的导弹到任何一辆车载系统发射的导弹,用你那些欧美国家发射系统发射的导弹,我们都能一一配备,相信俄罗斯的导弹研制生产系统能力,给你一个准信,你指定任何一款导弹,我们能立刻制造出完全一样发射接口,但是是俄罗斯风格和结构的类似产品来,而且所有这一切,都是隐藏在水面之下,不用你付账,一切等事情完结以后,我们再说!怎么样?”

天大的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