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4章 窥视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窥视

不需要齐天林选择抵御或者接受这份诱惑,阿布手一挥坐回自己那边:“我约你来谈,就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也没有要你认可或者承诺,我只是要告诉你,在这个大目标之下,我看好你,所以这个协议一直有效,直到你需要我或者俄罗斯协助的时候,我们会立刻参与进来!”

指指周围密密麻麻的挂毯:“这里是利亚比,不是古巴,不用越过大西洋,而阿联酋人搞那个安124的联合运输公司,肯定能源源不断的把那些货物运送到这里来,还有操作人员,我们已经在大量扩充这样的基层导弹操作人员培训,假如你能交出一份大概的数量清单,我想我们会更有的放矢!”

齐天林终于笑得诡诈起来:“俄罗斯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仅仅在外围输送军备,就解决天大的难题?假如出现见势不对断了来源的情况,谁来当第二个阿根廷?”

这就是军事史上的著名马岛战争中,原本阿根廷用法制飞鱼导弹轻松击溃远道而来的英兰格舰队,法西兰却冻结了导弹输入和撤回技术人员,让阿根廷用仅有的五枚飞鱼就重创英兰格三艘舰艇以后不得不饮恨惨败,无法自主研制高科技的弊端彰显无遗。

齐天林也有同样的问题,他目前只是个使用者,无论苏威典或者德国,总归都是北约国家,在某个可能的未来时刻,都可能根据北约内部协议停止供给。

这也是他跟法西兰的巡航导弹协议依旧举棋不定的原因。

阿布分析得非常简单:“你早就有一支东欧员工,俄罗斯也一直在往里面渗透,你似乎也不阻拦,现在就到了应该利用这部分人的时候,你可以酌情不留痕迹的逐渐把这些人转移到北非分散工作,也许只要货物一到,他们就能立刻展开工作!”

齐天林还是摇头:“东欧人?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用北非黑人和阿拉伯人作为主力么,就是因为可以避免欧美国家怀疑你们和华国的插手,不然的话,在非洲华国人有多少?一百多万!要在这中间掺杂你说的这种技术人员该有多容易?”

阿布已经逐渐褪出刚才的兴奋状态,恢复平静而憨厚的模样:“那就随便你了,我只是给你表明态度,我们随时可以帮你,这样也总比你把所有宝压在华国身上强,别以为华国就会百分之一百的全力支持你,国家终究是要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来考虑的,只要卖掉你的价格超过了留下你的价格,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卖掉你,我也是一样的价码!我们这种让国家感觉无法完全掌握的家伙,终究会被国家所猜忌,这是必然的!”

语调开始变得有些悲凉。

齐天林惊叹于他的情绪变化之大:“你在你女人面前是不是也这么感情丰富?如果不是的话我真要怀疑你的性取向了!”

阿布才不跟他白话:“我是掏心掏肺给你传达讯息,动机也很简单,于公,美国就是这样把苏联拖垮的,这是我一生的夙愿,也是俄罗斯人永远的夙愿!于私,我们建立一个远离祖国的叛徒同盟,是不是更能保证我们的生命存在?所以你不用怀疑我的真实性,你继续更隐秘的做你的准备,到了需要的那一天,我一定鼎力相助,不过假如能提前点菜,也让我们不至于手忙脚乱,端上的配菜味道也更好不是?”

齐天林现在的确是不敢相信任何人,喝光手里酒杯的酒,笑着拍拍阿布的肩膀,约定回伦敦的时候看球赛,转身扬长而去!

但直到出来,驾驶自己的车辆开出这个厂区,进入了米苏拉塔市区,突然一下把车拐进一个巷道,刹车!熄火!

齐天林才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出了一口酒气!

被人洞悉一切的感觉,在他这样以隐秘为生的暗行者来说,简直就好像给剥光了衣服站在纽约时代广场一样!

也许阿布是急于获得他的信任才大刀阔斧的和盘托出,这样一张宏大的场面,换个人根本就描绘不出来,但是齐天林却真的已经一针一线逐渐编织成型!

就好像刚才那个挂毯厂里面的任何一张五彩斑斓大型挂毯一样,不到最后把各种颜色的驼毛编织起来,不到最后编成线,织到一起,根本就不知道那些线代表什么意思,而同样一张逐渐成型的巨型挂毯,很多参与其间的编织女工都只知道自己面前的样式,根本不知道整张毯子意味着什么图案。

也许只有一个跟他站在同一个位置的人,才能粗窥轮廓吧?

虽然没有细节,没有结果甚至很多部分的确是臆想,但阿布的确已经把控到齐天林的主要脉络!

立足非洲,把非洲经营成为美国的下一个战场,利用这个巨大的战场诱惑美国投入进来,就好像数倍数十倍于伊克拉还有阿汗富那样的泥沼,让美国原本已经捉襟见肘的世界第一大国经济军事地位都彻底摇摇欲坠!

再庞大的巨人,都会有弱点,美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美国军队也是无可争议的NO:1,但正是为了维持这个巨大的军事力量和保证美国全球第一的国民自豪感待遇,那无底洞一般巨大的消耗,终究会拖垮这个巨无霸的国家!

由军事带来的经济消耗!

这就是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

那么非洲,就是最符合华国利益的战场,既不用把战火蔓延在华国本土,减缓国内经济建设的脚步,又能有限度的保证美国本土战争底线不被触动,导致核危机之类的事态发生。

齐天林正是依靠这个看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的构想,获得了徐清华的认可,也让徐清华可以接受华国在非洲的短暂损失!

帮助齐天林构建逐渐反抗对立的非洲,利用非洲这张巨大的蜘蛛网,慢慢的把美国包裹其中,直到最后!

所以齐天林才会故意放慢向南的脚步,不光是因为那边是华国更根深蒂固的地盘,还因为那边也更符合英兰格等欧洲国家的价值观,在非洲这块舞台上,各方都开始逐渐登场了!

怪不得最近一段时间,俄罗斯人能够适时作出应该有的态度,斥责批评绿洲公司的声音不算很多,但表明了对立态度却不怎么有实质性的行动,更多把注意力放在自身和靠近叙亚利一线的高加索走廊一带,也只有把这一带打通,才能跟中东乃至非洲联系上。

也就是说,只有把南高加索一带到叙亚利搞定,那些所谓的什么货物,才会源源不断的避开所有美国的节点,从格鲁吉亚叙亚利到阿联酋、也门再到索马里,不再跟上个世纪,苏联千里迢迢送导弹去古巴,在大西洋爆发古巴导弹危机那么容易被发现了。

而且现代化的导弹发射装备更隐秘和没有外部特征,俄罗斯在这一块,的确才是最强大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美国更强大,因为俄罗斯的常规军力在前苏联崩塌以后,实在是太差,全靠导弹威慑力量支撑跟美国对抗,所以砸锅卖铁的砍掉那么多项目,对导弹部分却格外加强。

那么……究竟该如何抉择?

苏威典和德国最轻量化的单兵导弹,法西兰的中大型导弹,几乎可以全面被俄罗斯人替代!

而且老毛子对美国人的对抗精神,绝对比法西兰人在关键时刻的善变来得可靠!

齐天林咕嘟嘟的喝完一瓶水,才算是化解了心中的惊涛骇浪,平息下自己的情绪,现在自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可能因为别人对自己的窥探就摇摆迟疑,只有以我为主的推进下去,才配得上他现在的地位跟气势了!

老子反正也没有承认,这不过是一个构想,比较接近于事实的构想,而且根据齐天林这几年来的经验,构想最终往往跟实际走向是有很大差距的,那就用现实来证明即将发生什么吧!

重新发动越野车的齐天林开始追赶在市区游荡一阵,才慢吞吞朝着的黎里波进发的车队,柳成林也不问他消失这一阵去了哪

里,只是关心他能再陪伴孙子多久。

齐天林看他对小奥真是没什么芥蒂,一样当成自己的外孙来教导,笑着提示:“妈她们据说在直布罗陀还是享受了很高待遇的,您要不也带着孩子过去试试?”

柳成林摇头:“我当好一个爷爷和外公的角色吧,这俩接触的东西已经足够不平常的,还是要让他们多感受一些平凡的生活,这样才不至于一门心思的只能往你们这样发展?”

齐天林背着蒂雅就推翻小老婆的理论:“别听蒂雅安妮她们的这一套,就自由自在的长大,只是家里有这个条件,就什么都接触一下,以后有什么兴趣发展什么,都可以。”

不过等一回到的黎里波,同样正在玩弄枪支的杰夫,就跳过来熟练的顺着齐天林的裤子口袋腰带之类的可借力点,欢呼着爸爸,爬上他的头顶坐下!

已经八九岁的家伙已经快接近少年了,但却依旧对亲近的人保持这样攀爬的动作,活脱脱的就是保留了攀爬阿棕的习惯!

摇摇摆摆跟在杰夫后面的阿棕也喷着一嘴的白沫,站立着伸出前掌想摁在齐天林肩膀上,它太高大了,比齐天林高出一大截,要学杰夫攀爬不可能的,但一脸欢喜的表情带着哼哼的低吼,不得不让齐天林勉力抵抗:“好了!好了,不许把嘴凑过来!”

还好有杰夫,坐在齐天林的肩头,双手撑住阿棕凑过来的巨大头颅,****:“坐下!坐下!”阿棕真的坐下了。

后面跟着上楼来的柳成林差点没吓得坐在地上,刚伸手要抱住两个孙子躲避,小奥和齐天骄就欢呼着冲过去,踩在阿棕坐着的后腿上就往脖子上爬,动作都跟杰夫刚才如出一辙,阿棕还有弯腰方便他们攀爬的迎合动作,最终坐在阿棕肩头两侧,抱住大熊头的他们乐得咯咯咯直笑,惊喜的喊着杰夫,要从熊的肩头爬到父亲头上去。

其他一大帮从小奥到杰夫年龄段的大小儿童也笑嘻嘻的坐在楼层里,周围没有木马滑梯之类的玩具,全都是枪械!

柳成林终于把心脏按回原来的位置,觉得身后有个米黄色的锦凳,双腿发软的慢慢坐下,刚一接触,“锦凳”就很不屑的轻吼一声,摆摆尾站起来看一眼终于要昏厥的柳成林,踱到齐天林身边,撒娇的用狮子头在齐天林腿上拱来拱去!

还真当自己是小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