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5章 关键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关键

坐在大楼顶部搭建的遮阳棚下,齐天林左手轻轻抚摸趴在身边打盹的小猫,右手翻看一大叠各种商业文件。

几个国家内的商业运作,他基本都是只牵线不插手,除了保证战略资源类的项目优先交给欧美国家开采收费之外,都是各国自己在打理,他除了关心欧洲商人们大量进入有没有带来实际效果,一般不会关心细节问题,他自己占了半数股份的SGM集团下属公司,已经从洛克负责的军备扩展到民用汽车然后一系列各种维拉迪控制的民用物资产业链,这才是源源不断赚钱的来源。

SGM去年的总产值已经超过十六点七亿美元,而且还是因为很多项目处在建设阶段,估计今年过后有个井喷式的猛增,这家分散到多个集团公司的实质性联合体,实际上就把苏威典、德国和齐天林捆绑在一起,相比之下老牌欧洲强国英法两国就稍逊一筹,英兰格人是吝啬而守旧,以为齐天林是自己人,能用头衔拴住就舍不得花大价钱,法西兰则是因为傲慢和嫉妒,眼睁睁的看着美国人支持的保罗在自己的后花园横行无忌。

齐天林连SGM的产业报告都很少看,这一块是玛若聘请顶级会计事务所处理,专业人士做专业事,这几天不过是因为想多陪陪儿子和女儿,呆在的黎里波的齐天林顺便清理一下思绪,既然被阿布觉察到了那么一点脉络,自己到底应该如何补强这肯定会骤然发力的大网。

网……

一张应该隐秘而坚韧的网……

齐天林带着这样的思考慢慢翻阅利亚比以及中非地区,还有卡隆迈送过来的商业投资文件,想在其中寻找点什么可用的东西。

纯粹是碰运气,让蒂雅转告苏海亚和耶米斯基纳等人送点外商投资列表来看看,可完全没有商业经验的齐天林还是低估了几个新兴国家的热情,苏海亚等人也以为老板是要考核什么,密密麻麻的电子文件,打印都堆了好大一叠,齐天林很快就看得有些烦躁而头大,远不如拿枪来得顺畅。

动物的感知是最敏锐的,仅仅左手放在小猫的后颈背抚摸,它就能感觉到齐天林的情绪,眯着眼睛翻过身,在齐天林的腿上蹭几下,伸个懒腰,不满的哼哼两声,似乎是提醒齐天林手上动作不平稳,又似乎故意撒娇分散齐天林的情绪,那明明凶狠的样子却装猫咪的憨态倒是让齐天林笑起来,扔了文件,双手挠痒痒,顺便吹口哨,塔塔蹦跳着把饮料送过来,大耳猫敏捷的一下跳上绿猴的肩膀,免得被细细的银链拖着走,这俩生活在一起好久了,熟练得很,大耳猫还瞪着萌死

人的眼睛去拨弄冰块饮料上的吸管,偷卡在杯沿上的水果吃,被塔塔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开。

齐天林也是习惯性的盘坐在地毯上,现在斜倚在阿拉伯风格软垫上,看看那边疯跑的一大群熊孩子,然后完全因为体型跟不上敏捷度,只能坐在中间的熊,心情终于轻松起来,结果塔塔递上的饮料,猴子就赖着不走,开始替代他给狮子挠头,甜中带酸的冰镇饮料一下让齐天林有种不一样的口感,拿起来看看这种黄色易拉罐LALA饮料,忽然就想起刚才在文件里面多处看见不同国家的可口可乐提出了市场垄断抗议,抱怨这种非洲本地产饮料获得了这几个国家的市场保护,导致他们的产品推广很不力。

当时只是一掠而过,现在齐天林有点直观印象,却一下就清晰起来,作为美国企业,齐天林一贯都是开放进入的,也让苏海亚他们只要不违背教义和伤害本地利益,都能允许的,怎么会有本地企业对抗,而且还是好几个国家都有,那……就有点奇怪了。

顺手把文件翻回来早早,恍然大悟,原来在这家企业的后面有个熟悉的名字“马歇尔”!

那条实际上不亚于迪达的毒蛇!

那个一直隐藏在别人中间的影子,他是最早进入尼日亚利以及卡隆迈一带的美国非能源商人,也是跟老板娘一起收购建设北非航空公司的投资者,更是得到齐天林暗示属于自己人的内部可信任者,苏海亚等人当然就会有意无意的给他一些便利,便利到连可口可乐这样的大公司都无法抗衡!

齐天林的脑海里面好像摸到一点曙光,立刻抓过旁边的平板电脑,检索马歇尔在几个国家的投资产业,从最早起的药品厂,生产几种抗毒特效药到很平常的日用药品,前者满足欧美市场卖高价,后者却是用来解决非洲本地卫生医疗条件,价格便宜到近乎于白送。

但是在玛若跟马歇尔一起购买航空公司之前,这个颇有些商业怪才的家伙就开始做饮料厂,全套美国设备带美国推广策划公司的派头,几乎就是跟可口可乐处在同一起平线上,所以从国家利益角度来说,在非洲经营多年的可口可乐公司对他也无可奈何,大家都是美国公司来赚钱的……

不过这家投资三亿多美元的饮料公司不过是马歇尔一同开发的计划一部分,连同这个商业计划一同实施的就是快餐,名字同样叫LALA的非洲快餐才是投资大头,马歇尔在这个上面疯狂的投入了接近二十亿美元!

借助在绿洲内部各种政府方面的协助,借助齐天林要求各地本着有工做有饭吃的原则,马歇尔近乎于疯狂的推广

快餐店,让快餐店成为每一个被绿洲控制城镇的食物来源点。

仔细看看马歇尔在北非几个国家建设快餐店网络的时间,才是正好和航空公司的收购建立时间吻合,这上面表明马歇尔甚至用两架自有运输机来保证各地的配料、原材料供给,这方面蒂雅和亚亚名下的军用运输机公司也理所当然的给他开了不少绿灯。

当齐天林埋头在各地作战的时候,后勤吃喝压力其实有很大部分是这个LALA公司在解决,解决了很多难民吃喝的问题,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难民从战争中解脱出来,几乎最早吃到的就是LALA的快餐和饮料,当他们在砸石子铺机场时候,送过来的工作餐也大部分都是LALA。

价格极为低廉!

其实在非洲的快餐,就跟二十年前的华国洋快餐一样,在欧美国家的垃圾快餐食品,绝对在非洲是有钱人才吃得上的东西,而马歇尔却用相当低廉的价格提供维护,让这张非洲口味快餐饮料的网络迅速铺开!

有吃喝才不会作乱,这几乎是非洲的一条铁律。

齐天林有点吃惊,又在情理之中,这条影子自认为这笔钱都是齐天林的,那就应该用到这里,只是不知道他这样的做法到底赚不赚钱,拿过电话给马歇尔联络:“到的黎里波来跟我谈谈?”

那边干净利落的好一声,天色黑透时分才堪堪赶到,一身的风尘仆仆,但那张整容脸上的双眼依旧明亮。

齐天林看得出他的一点疲惫:“从哪里来的?”他知道马歇尔一点会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但依旧在十多个小时以后才到达,距离肯定远。

马歇尔轻描淡写:“南非……”几乎就是从非洲的南端横跨一万多公里到最北端!

齐天林也不矫情感动:“好!说说你这个快餐饮料公司。”

马歇尔脸上没多少激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整容伤到了面部神经,记得以前都还挺激动:“我在尼日亚利建设药厂时候,经常和迪达他们在一起,是他建议的,非洲吃不起饭的人还是多,解决吃饭才是大问题,我们南美也经历过这个,我有些心得。”

齐天林表情奇怪:“他知道你是谁?”

马歇尔摇头:“不知道,但他知道您信任我,所以就把我当自己人。”终于有点得意的神情。

齐天林才点点头:“你有什么心得?”

马歇尔如数家珍:“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最低廉最随处可得的食材做工业化整合的快餐,改点味道,原来可能难以下咽的食材就很好吃了,口味这个东西,只要稍微研究一下

,现在什么都能用化学物质改变的,化学医学研究……现在是我的强项。”

齐天林已经让人从街上打包两份拉拉快餐回来,打开简易油纸袋包装的食品,感觉就是个肉质玉米卷,个头倒是不小,示意对方继续说自己就开始吃,味道有点辛辣,但口感真不错。

马歇尔也打开吃:“非洲产量最大也最容易的食材其实是木薯,玉米也不错,但都不如木薯,非洲人也能接受这种食物,因为和土豆差不多的口感,而木薯就是我们墨哥西发源的,我最了解这种东西,小时候我能活下来就靠这个,我去尼日亚利的时候,那个国家本来就正在推广这个,我们也立刻参与,卡隆迈、非中、后来的乍得,现在的南苏丹,都在推广这个热带植物,这玩意儿很好生长,也很能填肚子,我搞这个快餐不过就是给木薯按照各地不同加点口味和增加营养元素,这里面其实一点肉都没有,全都是假的人造肉,成本很低,但是添加了化学营养粉,足够人体摄取热量和必须的营养。”

齐天林不知道为啥,突然就觉得这东西噎住了,使劲喝几口 LALA,马歇尔终于笑起来:“穆斯林有些食物讲究,全吃素的也好避免习俗不同嘛,我们各地的店里就只有两种食品,这样的玉米卷和汉堡包,但其实都是木薯加少量玉米制作的产品,工业产品,五十美分一套带饮料,只相当于一瓶600毫升可口可乐的价格。”

齐天林终于把素食咽下去,艰难开口:“你就靠这个价格战术和可口可乐抢市场?”

马歇尔却狡黠的指指饮料:“其实关键是这个,你知道这个只值几美分一杯,都是用浓缩原液兑的,含有成瘾物质……”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