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09章 承认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承认

古斯夫塔凝望海洋的目光,随着海鸟翻飞,似乎也在不停的改变焦点,最终才落定,长长的叹一口气:“我老了……”

齐天林看看年近七旬的老国王,还是有拍老丈人马屁的习惯:“还行吧,您不是昨天都骑过马?”

古斯夫塔摇头自嘲的笑笑:“我是说像个国王那样征战……我也不具备那样的能力,虽然那应该是我的义务,可我好像真没有这方面的基因,特别是看过你那些非同凡响的作战经历以后。”

齐天林谦虚:“我也只擅长作战。”

古斯夫塔认真:“还擅长隐藏!”

齐天林不做声了。

老国王历数:“你隐藏自己的信仰、理想、目标,你一直都在伪装你的一切,甚至安妮都是你伪装的一部分,哦,我不是说你利用她或者不爱她,而是我发现她也兴致勃勃的跟你一起在隐藏伪装,我是她的父亲,我了解她的一切,但是她现在显然有很多秘密,当然我知道她肯定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所以我也不担心她会倾向于改造苏威典的国家性质,但你跟她究竟在捣鼓什么,说不好奇那是骗人的。”

齐天林依旧无辜:“赚钱嘛……她还是很能花钱的,所以就得东搞搞西搞搞。”

古斯夫塔才没追问的兴趣:“不说就不说……秘密知道多了不是好事情,这是我母亲从小就给我说的窍门,那我就充满期待的看你们最终的成果了,还别说,这天天坐在皇宫当礼仪架子的生活还真无聊。”摆摆手就起身:“我先返回苏威典了,你的家人我也会都带到苏威典,保证他们的安全。”

齐天林听出点味道:“你的意思是这一趟美国之行会不安稳?”

古斯夫塔点头:“给你说,就是这个目的,你愈发明显的伊斯兰倾向,赫拉里的竞选成绩,这是罗斯柴德尔家族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经过这么长时间跟他们打交道,和最近透露出来的接触讯息,外加各种美国国内外的因素,都会让这个总统竞选过程格外的不安宁,但你不正是擅长乱中求胜,火中取栗么,你的父母和孩子都呆在苏威典,才是最安全的。”

齐天林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老丈人跟自己谈的核心:“您为什么会选择支持赫拉里?”

古斯夫塔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齐天林:“你又为什么?赫拉里跟华国的关系可也说不上软弱,她当国务卿的时候也很强硬的,目前日华关系的钓鱼岛事件和重返亚太可都是她的得意之作。”

齐天林表情稳定:“不为什么,我跟她有点私交,特里虽

然是她的民主党对手,但是我看腻了大老爷们儿,就图新鲜。”

古斯夫塔耸耸肩笑:“我们也不为什么,看腻了罗斯柴德尔支持的一个个总统都纠缠在犹太人身边,所以只要是罗斯柴德尔家族反对的,我们这次就有兴趣支持一下,没准就有点新意思呢?”

齐天林也笑……

临上飞机,古斯夫塔才最后一次教诲:“没有谁的力量就是绝对强大,包括你自己,谁强大,那就必然导致有人不得不臣服于他,那也许就是你的同盟,学会用政治的观点来处理身边的关系,我期待你的成绩……”

看着老丈人的湾流专机飞上天空,齐天林都还仰着脖子站在机场边发愣。

跟柳成林一样,这样来自长辈的嘱咐,可能会让他这个缺乏父爱的家伙格外珍惜……

安妮果然已经带着婆婆还有刘晓梨、柳成林一家,带着大大小小的小朋友和宠物们,一起前往苏威典,只是在电话里安排:“到了美国不妨有点花边新闻,那个杰奎琳是不错的搭档,这样吸引一些美国民……”

已经坐在自己圣玛丽号上前往美国的齐天林哭笑不得打住:“好了嘿!我有太太和女朋友在美国,我也有正当职业和工作,不是去猎艳的。”

安妮怒其不争:“这就是你工作的一部分,你要展现你风流倜傥的公众形象,难道你以为你有四个老婆是很忠贞不一的立场么?既然已经这样,就要善于利用这种特殊形象,男人觉得羡慕,女人觉得神秘,这样才能吸引人啊!”

齐天林忍不住就又呸:“不跟你这乱七八糟的说这些……要什么礼物?”

安妮终究还是笑起来:“好吧好吧,随便你,记得有空来斯德哥摩尔看我们,这些日子我也回去陪陪小爱,你多叮嘱你那个小老婆注意安全。”

蒂雅需要叮嘱么?皱着小眉头听完齐天林对形势的大概分析,略显兴奋:“想来暗杀我?还是海娜?我要不要调一个亲卫团,都是给我们俩担任过亲卫的绝对忠诚,凑两千人都没问题,我倒要看看能抓住些什么猎物!”

齐天林无奈于她的好战,索性直接安排:“你带上孩子去索马里,那里是最难渗透的!必须去!没得商量!”

嘟嘟哝哝挂上电话的姑娘其实还是个小姑娘,哪里有当妈的样子了,一边安排人手准备离开利亚比,一边跟苏海亚商量,忽然眼珠子一转,不是还有点自己的小算盘么?

也不算违抗命令吧。

齐天林不知道蒂雅自己的安排,从直布罗陀起飞经过圣玛丽岛的时候,十余名亲卫已

经调集随行,廓尔喀和小黑以及僧兵都有,绝对是作战力悍勇的一个小队,但在飞机抵达纽约通关的时候,就算是有名的保罗,整架商务机上所有的枪械都被收缴存档,只有离开美国国境时候才能被归还。

正是因为选举年和复杂的政治形势,才导致所有最近入境的人员都必须接受这个刚颁布的特别法令。

齐天林无所谓,他们都是具有合法持枪手续的专业人员,另行购买并不难,何况玛若跟柳子越的安保团队也有大量枪械吧。

但目前的形势可见一斑。

玛若习惯性的打算假公济私:“今晚我们来个烛光晚餐?”

齐天林觉得局势紧张:“先安排我跟赫拉里女士见个面?我认为她的安保工作需要专业性的加强。”

玛若小吐舌头……

这个不难,赫拉里最近都在华盛顿和纽约两地跑,前者是尽可能增加政治曝光度,后者是因为赫拉里之前卸掉了所有职务,而民主党候选人的前提就必须是个参议员,所以赫拉里之前刚刚竞选纽约州参议员成功,现在必须要在自己的地盘多多露面。

而每个晚上,她几乎都会出现在各种竞选筹款晚宴上,这些名义上由她的支持者们举行的晚宴,就好像一个个巨大的吸金石,用人头数来化解一笔笔大额资金。

也就是说一千个人来参加过的话,一笔二十万美金的资金就能以每人两百元的个人捐款的上限名义合法划到竞选办公室的账上,这也许就是美式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吧,齐天林觉得很有华国味的狡黠,觉得一定是个华裔为美国政客们想出来的招。

赫拉里看到他的时候,毫不避讳的给他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在他耳边轻声:“感谢你在两家大型组织上为我的努力,收益颇丰!”那当然,有百万级会员的协会助阵,过亿的资金都能合法解释收入来源了,多方便。

虽然口气还是带着政客娴熟的套路腔调,但齐天林松开手的时候,还是低头认真看了看这位其实跟自己的国王老丈人几乎一样大年纪的女士,不得不说,古斯夫塔对自己的自嘲是有道理的,他的斗志和勇气就绝不如赫拉里,所以齐天林稍微有点感慨的轻声回应:“您看上去还是有些疲劳了……”

赫拉里居然轻轻的停顿了一下,政治家也是人,女政治家更是一个女人,以近七十岁的高龄冲击美国总统宝座,那种坚强毋庸置疑,或许别人的关怀都没有齐天林这句话来得这么自然,也许齐天林现在结识的高级人物也太多,不等赫拉里难得的停顿说什么,他再把头凑近点小声:“我有对

您不太有利的安全形势消息,所以想为您做一个全面的安保调整。”

任何总统候选人名义上是不得花美利坚合众国政府一分钱的,在任总统寻求连任时候倒是可以沾点便宜,但是也不能过分,所以赫拉里这个时候的安保其实很一般,也就是说基本处于聊胜于无的地步,要真的获得民主党候选人地位以后,才会由民主党负责安保,不过那个档次在齐天林看起来还是很稀松。

赫拉里拥抱齐天林的身体却没有任何颤抖,平稳的移开,老妇人脸上露出适当的惊讶和笑意:“这不是你开展商业推广的小伎俩?”

齐天林也跟着笑:“您就当是个商业推广?志愿者服务,不收费的。”

赫拉里爽快的伸出右手跟齐天林握手,带有政治首脑之间的那种握手,两人背后,正好是本次筹款会的主席台,一面美国国旗在后面展开,于是立刻引来不少的闪光灯轰炸,赫拉里看起来在笑着跟齐天林叮嘱什么的样子,非常和睦。

其实是在轻描淡写的回应齐天林:“该不会是那些该死的共济会垃圾吧!”

吓!

这下轮到齐天林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太太了。

他真得承认这位老太太不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