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0章 基本原则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基本原则

赫拉里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挥挥手:“不然呢?你认为我为什么会在08年输给现任总统,还让他连任成功,把美国带到如此境地?”

2008年赫拉里第一次竞选总统时候,原本就在民主党内部成绩超过现任总统的,最后却诡异的功败垂成,原来也是罗斯柴德尔家族作梗?

现在两人已经坐在宴会厅旁边的一间小会客室里面,转了一圈,给大多数宾客都握手寒暄以后,赫拉里的脸上更加疲惫。

齐天林已经调整好情绪:“您明了形势,那就最好,免得还要说服客户保持警惕心,我来给您做全面的安全保障。”

完全靠在沙发椅背里面的赫拉里毫不掩饰自己的疲倦,闭着眼睛揉揉额头:“你是专业的,交给你来办吧,说实话最近是不怎么太平,电话骚扰和警告信一直都很多。”轻轻的叹一口气,却松开手睁开眼:“是真的有生命危险?”

这间会客室里面,有四位女性竞选助理和两名男性幕僚,原本都在周围繁忙的接电话,看手机浏览器,或者用对讲机联络同僚,听到这句话,就不约而同的转身看齐天林。

生命威胁到一位总统候选人……

这种经常发生在好莱坞电影里面的事情,在实际情况中也要出现么?

齐天林轻松:“我们天天都有生命危险,那不算什么的,我也一贯都是做最坏打算,也主要就是个防患于未然,对吧,请相信我们的专业,您不是还为重建公司摇旗呐喊么?让您看看重建公司美国退役军人们的能力吧。”

赫拉里终于又笑着眯上眼靠在椅背上。

的确是,在路上齐天林就想清楚了,这一次因为是面对美国总统候选人,再用廓尔喀或者小黑就不太合适了,廓尔喀普遍个头比日本人还矮小,而且有点土了吧唧的长相,齐天林自己是不在乎,欧洲有些名人觉得这样的侍卫很有奴仆的感觉,所以也挺喜欢用廓尔喀,但在美国总统候选人身边还是显得不太和谐,也不符合美国总统兼容天下的宽厚形象,小黑们就纯粹是因为太不严肃了,看看出来蹲在车边抽烟的家伙的,就跟美国底层社会的黑人无业游民差不多!

所以重建公司那些美籍退伍军人才是最合适的。

他和柳子越来参加宴会,玛若就在公司整理出一份两百人的名单,然后办公室的秘书们就开始分头联络安排,最终一百二十人成行,二十四小时内从美国各地汇集到纽约。

大清早就玛若的被窝起来,不顾姑娘呢喃着再缠绵一会儿的不满,齐天

林抱着亲亲她:“男人总要勤奋点才上进不是?”

光着背脊的玛若从被子边翻过来鄙夷他:“昨晚你倒是够勤奋的!三点过才过来!”

齐天林脸皮厚:“刚回来嘛,缓缓就好……”昨晚柳子越也是够热情奔放的,还自嘲是因为自己过了三十岁到了狼虎年纪。

玛若笑骂着就拿枕头砸他出门!

有些动作快的退伍军人已经到了,但是坐在会客厅门口的四名女性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完全和那些退伍军人的气质也不同,根本不为周围的情绪所动,直到看见齐天林端着纸杯咖啡和吃着热狗进来,才一起起身,其他军人也纷纷起来,只是虽然有军人的气势,却绝对没有这四名高个女性的一致性。

齐天林点点头很满意,三两下就把手里的吃食处理掉,接过前台有眼力递上来的纸巾擦擦手,才挨个握手,这四名女性最优先,马上撵走:“不用说了,到那边去领取装备,马上赶到这个地址开始贴身护卫,目标我就不用说了,你们过去看了就明白,也不用我给你们介绍目标细节,一切都按照你们熟悉的工作状况来,我会接下来跟进,任务级别E2,合同金额为周薪五千美元,取装备时候就签合同。”

四名高个女性有黑人也有白人,显然有点吃惊,但忍住了提问的欲望,满脸喜色的点点头就赶紧离开了,她们之前的年薪也不过五万美元左右,这都五倍于之前的薪水了。

很快这一屋子的男女退伍军人们就有点羡慕的看见玻璃幕墙外这四名女性穿着便装各自提了一个小装备包,匆匆忙忙的出门乘电梯下车库了,装备包上很醒目的重建公司标志,显示了专业性。

齐天林拍拍手:“各位不用羡慕,也不用不满,这四位是从国务院护卫队退役的特勤人员,她们原本就熟悉这个工作,更熟悉业务人!”

那当然了,国务院为国务卿配备的护卫队员中,最近退役的女性基本都是为赫拉里服务过,哪里还需要什么服务人的资料,她们对这位前国务卿再熟悉不过了,想来等她们看见赫拉里的时候是有点惊讶的,这就是齐天林在特里的国务院护卫队的旧相识了。

下面之前有点窃窃私语的声音立刻就安静了,全都是军人,就这点好,比那些面向非军人招收的PMC都靠谱得多,齐天林看吸引了大家都看着自己,就坐在会议厅的长桌子头,随意用手里的圆珠笔分左右:“各位都是被按照我要求的工作职位选来的,现在就按照负责中远距离工作的在左边,近距离搏击射击的在右边分座吧。”

哗啦啦的起身转换座位

,五六十个人就分开了,近距离的比较多,大半都是,齐天林不意外:“还有些同伴没有到……先宣布工作内容,保护今年的总统候选人……”几乎是瞬间,就能看见满屋子的退伍军人们精气神一下就提高,连腰都直了。

这就和在军队执行的那些工作任务不太一样了,毋庸置疑的关系到美国民众的利益,那种使命感顿时让这些美国退伍军人注意力集中,还别说,美国人的使命感真是挺好使的。

齐天林都没这样严肃:“简单点说,我们主要就负责赫拉里女士的安全工作,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显示,也许有人会对她不利……”周围注意力更集中了,堪称专注。

齐天林开始在旁边的绿色黑板上随意的画了一张街区平面图:“不是战争,是在选举期间,在美国本土的安保工作,有熟悉这种工作状况的,请起立!”

不多,真不多,军人和特警以及VIP安保是截然不同的几种工作性质,虽然都是拿枪的,齐天林点点头:“那行……你们几个根据这个街区的公众演讲,马上各画一份五十人和一百人不同配置的分布图来。”

几个人抓过桌边的白纸,不含糊的就唰唰唰的写画起来,齐天林看看其他人有点略微失落或者担心的表情,很满意,无动于衷才是不好的。

六张分布图拿出来以后,贴在黑板上,邀请所有人上来观看,再坐回去:“假如你们是攻击者,这六张图,谁的更容易突破,谁最靠谱……”

做攻防推演啊?这个军人们就最擅长了,七嘴八舌的轮番举手发言。

一个小时以后,四名了解VIP安保工作的退役军人立刻就成为其他人的教官,进行专业适应性训练,而刚才发言的其他军人中比较有见地和明显带有指挥能力的却成为安保队的指挥官,剩下两名最熟悉安保工作的立刻就带了十个人开始前往竞选办公室和那四名女性护卫队形成联络接洽,立刻在外围隐蔽执勤。

赫拉里在看到四名熟悉的女性护卫以后终于给齐天林打来电话:“你肯定他们会对我采取这样卑劣的手段?”在美国的政治历史上,对总统的威胁不少,但是对总统候选人的威胁还真没那么多。

齐天林惯性思维:“在我的行当里面,当有什么阻挡者,估计都是用暴力手段去除吧,不过要是您的竞选势头差点,估计他们也不会用涉及到您本人安全的方式?总而言之我们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准备态度?”

的确是,赫拉里今年的势头真的有些好得超出自身预料了!

也许是大家看腻了那些见惯的男

性总统,又或者实在是对目前的状况有些失望,总而言之在2008年失败过的赫拉里很明显的成为一个不错的选项。

当然目前最明显的优势还是在于她在民主党内的对手特里实在是太衰了!

作为现任的国务卿,特里不得不为目前美国在国际上接二连三的问题买单,卡尔塔接连坠机并导致海外基地的连锁反应,发生在传统盟友日本国土上的外交危机,还有他在叙亚利政策上举棋不定,连续出错的个人问题,都让民主党内部对他非常失望。

而赫拉里作为前国务卿,正好是在美国对外政策全面崩塌之前,也就是利亚比事件充公政变之后辞职离开的,没有丝毫受到国际事务的影响,还隐隐有点她搞得一手好局面,却被特里弄成烂摊子的味道。

所以接下来准备在新泽西州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民主党已经内定推选赫拉里女士作为民主党本届总统竞选的候选人!

从上世纪中期开始,民主共和两党的党内选举基本就是走形式了,在大会前都会基本内定是谁,这一届赫拉里已经成为单一选择,因为赫拉里也大度的表示,希望特里能够成为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跟自己一起对总统宝座发起冲击!

连最主要的党内对手都已经摆平,赫拉里还有什么能阻挡她冲进决赛呢?

所以十来天以后齐天林前往新泽西州的费城,准备加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安全事务的时候,甚至混躲在了特里的车队里。

因为从一开始,齐天林的庞大安保团队,就采用的是偷偷加入的形式,并不想让对方发现有安保特别加强的气息,不让可能存在的对手猜测到自己的实际状况,这也是作战中的基本原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