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1章 影响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影响

特里在离开华盛顿上车的时候,出于礼貌,齐天林依旧换了一身黑西装和其他参选工作人员一起,站在了车边等待,他没考虑过自己的确如同古斯夫塔那样,已经是个元首中的元首,他只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作战这份工作,所以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来吧。

不过跟大多数工作人员手里拿着文件板、平板电脑等装备不同,少数几名安保人员身上除了黑西装就是一个宽宽背带的三角斜背包,搭配西装看来,就好像纽约最时尚的那种运动白领,穿西装蹬自行车上班的那种,殊不知三角包里装的都是折叠托突击步枪。

所以类似网球包的背带上还有耐克等标识,让匆忙路过的特里一下就注意到了,顺便也就瞥见了齐天林,犹豫一下,对齐天林招招手,齐天林得得得的就过去了,虽然带着墨镜,依旧双手互握的放在小腹前,标准的执勤动作。

特里用自己的长下巴示意一下旁边的改装沙狐:“到我车上喝一杯?”

齐天林不摆架子,伸手就帮特里拉开车门,等对方上车坐好以后,才摁动手指上的PTT:“加强警戒,但别干扰国务院护卫队的工作。”自己才闪身上车,特里已经随手给两个卡在杯托里的水晶玻璃杯倒上堪堪盖住杯底的威士忌。

这就是SGM上一轮通过竞投标卖给美国政府的VIP沙狐,缩小一点体型,完全朝着豪华大型SUV的外形去,内部还是把驾驶舱和后面分割开,相对的两张宽厚沙发适合政治要员们密谈,特里已经脱了外面的西装示意一下,自己就轻轻喝一点,不会多喝,还要工作,不过是松弛一下神经,也是方便谈话:“怎么样?这一次你为赫拉里女士付出的努力可不少。”听上去有那么一点点酸溜溜,也许只有他这种2004年就参加过总统决赛,又在2012年给现任总统担任陪练的政坛老手才会明白,那几个巨型团体对赫拉里的支持是不是导致自己在党内功败垂成的关键。

齐天林却也不倨傲:“阴差阳错,也许正好就是她往前进的步伐和我的步点正好踩在了一起。”

特里还是拿得起放得下:“那么接下来呢?索马里的问题基本解决了,现在南苏丹还有一个稳定的过程,接下来你的步骤是什么?”

齐天林坦承:“根据和国防部的协议,应该是建立非洲司令部基地在卡隆迈,而和中情局的协议,就是通过农业渗透,进入刚果乃至坦桑亚尼……”

特里难得的打断他:“这些协议计划都放在国务院的办公桌上,我是说你,你个人有什么步骤?”

特里借着车厢里面的LED灯光专注的看着齐天林:“你不可能没有自己的规划,赫拉里给你许诺了什么?接下来你会进入美国主流体系中?还是继续在非洲折腾?”边说边抿了一口酒,似乎用透明的玻璃杯在帮助自己看穿齐天林的心思。

齐天林不喝,只是把酒杯拿在手里把玩:“她是有许诺,但不重要,我想我也不适合在华府工作,出外勤估计才是最适合我的。”虽然民主党已经内定赫拉里,但是目前对外宣布还是赫拉里和特里竞争民主党候选人位置,要走过选举的形式以后,赫拉里才会饱含深情的宣布邀请特里当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所以现在一切皆未成定数,齐天林不敢乱说话。

特里估计也听出来齐天林的防备,靠在椅背上,指指两人之间:“出现在我这里?怎么回事?”他是国务卿,按理说是有国家安排的护卫队,不需要齐天林出现。

齐天林简单解释:“我有些消息,估计会对民主党候选人不利的苗头,为防止大家都不愿意看见的情况,所以才过来加强一些护卫。”

特里皱眉:“为什么没有通知国内安保机构?”这的确不合乎常规,美国国内那么多反恐保安机构。

齐天林简单:“怕走漏风声!”

特里眉头一下展开:“来自内部?”身为国务卿,他之前估计以为齐天林能收到的消息来自非洲的恐怖分子或者中东的,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齐天林不点头不摇头:“一切都还是猜测,我们只做防守,保证您和赫拉里女士的安全。”其实他们这一队进入特里的车队,不过是混在一起过去,鬼才关心特里了。

特里就不再询问,慢慢的把自己靠在椅背上,那张鞋拔子长脸也逐渐隐藏在了车顶灯照不到的阴影中,齐天林都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

从华盛顿到费城的距离非常近,很快就到了,齐天林告罪一声,就提了自己的背包跳下去,仅仅是用眼神就指挥周围的六七人负责不同的方向。

大部分人手是自驾车过来的,以游客或者公务甚至大学生的模样进入费城,但是因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这里已经额外加强了戒备,所以跟随齐天林过来的都是类似队长的人员。

所有人都是持有合法枪支,因为重建公司也是有合法许可级别的承包商公司,于是每人都能持有一支自动手枪和全自动步枪,少数人还携带了狙击步枪,因为这些人手纯粹是齐天林临时从近两万名美国本土本名存储在重建公司档案中挑选出来的,这样的随机性反而保证了这个短期工作的安全性,这些人员

应该是不会被渗透或者收买,短短的几天适应性训练以后,淘汰了近一半,剩下的才负责行动工作,淘汰出的那些也不离开担任后勤后备,这样既不挫伤积极性,又能让后勤后备队稍微监督一下行动队,反正不差钱嘛。

都是军方人员,反应和服从性绝对不低于廓尔喀,齐天林都觉得格外顺手,远远瞄见数百米外塔尖侧面细微移动的小黑点,在通讯系统里面确认一下是自己人,就点点头离开特里的车队,开始巡走。

这是一所大学,通常这样的大型会议都会借用大学室内体育馆进行,外面已经密密麻麻的停满了各种车辆,还有媒体记者等采访车也成行成列的占据有利位置,从齐天林的角度来说,这些媒体摄像机占据的绝对都是最佳近距离射击位。

当然在其中也看见了星云传媒的采访车,柳主播已经不用自己亲自上阵了,现在稳坐纽约大本营,操作高层次运作。

美国真的是车轮上的国度,但凡运动场大型超市这样的地方周围,都有面积不亚于建筑物本身的宽大停车场,有些更是环绕四周,现在齐天林稍微多走半圈,就能感受到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车辆还有志愿者服务人员的热烈气氛,也真说得上是彩带飞舞旗帜飞扬,颇有些人山人海的意思,外围是警察和民主党总部自行配备的安保人员在执勤检索,内部就完全是各种西装佬,全面由民主党接管安全事务,齐天林他们也全靠是赫拉里的贴身团队,才能有这个机会携带武器进出。

带着这样的见闻,齐天林挂上赫拉里竞选团队内部证件,经过外围条码扫描,就进入这座大型室内体育馆周围转悠,因为按照传统惯例这个大会要持续四天,所以几乎是本能的就开始做针对性模拟测试,假设自己是针对赫拉里的刺杀或者爆破之类,从耳麦里面不停跟其他人手做交流,相应的查漏补缺。

直到他转到体育馆前方来,才听见耳机里面通知远远的已经看见赫拉里的车队过来了,齐天林下意识的把自己往身边展开飘动的旗帜中间藏了藏,摘下身上的三角背包提在手里,顺手从西装内侧袋里面掏出一副浅茶色眼镜换下刚才的战术墨镜,同样能遮挡自己眼睛的细节,却从外表上看,跟接近于文职人员的模样。

目光开始锁定赫拉里的车队次序,但其实没人能注意到这副眼镜的左侧是单边显示器,上面正在开始显示一系列不断滚动变化的内容。

几名民主党大佬已经从台阶上下去,和特里一起准备迎接赫拉里的到来,从这个细节其实就已经能看出赫拉里跟特里之间的关系。

停车以

后,比赫拉里先跳下车的果然就是两名身材高大的金发女护卫队员,她们同样穿着标准的白领小西装,但是不扣扣子,动作敏捷的站在两侧挡住了赫拉里下车后的间隙,防止狙击手在这个时间段能射击,就算是晴空高照,其中一人却在赫拉里弯腰出车厢的时候,打开一把黑色遮阳伞,挡住了几乎所有高位视线和可能针对赫拉里的瞄准线,周围那些热烈欢呼的民主党人却注意不到这个细节。

赫拉里笑容可掬的先跟各位党内大佬握手拥抱,最后跟特里拥抱,再向周围的民主党人们挥手示意,才转身进入体育馆,只是依旧没让人注意到的是另两名甚至穿着工作套裙的女护卫队员,拿着文件夹,有意无意的在赫拉里周围晃悠,干扰一切可能靠近她的人手,文件夹里当然就是防弹板!

等到高级人员进入体育馆以后,这些党员开始有秩序的进入,起码看上去都有近五千人,齐天林依旧一动不动的靠在体育馆大门侧面的一个较高台阶上,近乎于有点冷冷的看着眼前热烈参与美国政治事务的民主党人。

他左眼前的目视屏幕上,类似于聊天软件一般,不停闪现一系列的数字,一连串不停变化的数字。

那是阿联酋、卡尔塔联合了沙特,暗自呼应的俄罗斯跟华国,自行跟进的日本、欧洲各国,正在接二连三的冲击美国金融市场,大量抛售各种跟美联储有关的金融产品,不惜损人不利己,也要把美国几家和美联储有关的股东银行,以及华尔街搞得鸡犬不宁!

数字不过是盈亏结果,正负都是以八九位数字作为起码的跳动频率。

让可能的共济会抽不出精力从经济上向本次民主党大会伸手,就好像2008年他们成功用经济因素影响到赫拉里的进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