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2章 有问题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有问题

现今的社会,没有谁能一手遮天。

一直如同阴影一般存在的共济会也一样。

精英团体是高档,但是换句话来说,精英也就意味着少数,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少数的精英纵然掌握了大量的资金和资源,但是在其他人不约而同联合起来的时候,还是应对会比较吃力的。

就好像安妮总结国际间的战争纷斗说到底都是货币战争那样,到了这个层面,所有的战斗都不会放开货币经济的这个分战场,不然所有的斗争都是徒劳的。

得到古斯夫塔的提醒以后,齐天林在来美国的路上就把这个讯息传递给了阿联酋,既然上一次就是通过经济杠杆的因素在美国民主党内部改变了赫拉里的前程,这一次显然也可以故技重施,那么长官他们很快得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方案。

利用之前的各种金融手段,或隐秘或半公开的冲击美联储!

这件事儿不违法,就好像美联储最擅长动用美元地位,率领各种美国金融游资热钱到全世界如同鲨鱼一样掠食一个道理,一大群食人鱼也可以偷偷的聚集起来发起反攻袭击。

之前中东的钱花了几十年都在争取攻占华尔街,他们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却无法把金融跟军事力量结合起来,所以只能是获得美国的金融合作,却无法用军事来保障,现在齐天林隐隐的补上了这一块。

所以阿联酋就能串联一条裤子的卡尔塔前政府,加上在美国金融实力最雄厚的沙特等国,以瓦哈比的名义发起不惜成本的冲击,也就是说齐天林要求让美联储在这个阶段捉襟见肘,顾此失彼,根本无法轻松的来摆弄民主党事务……

他愿意承担这个损失!

长官和代表了前政府的萨尔玛抢着买单……

和他们买的这个单相比,那些餐桌上抢着买单的简直弱爆了,初步估计都得以百亿美元计算代价!

关键是这个事情还不能给赫拉里或者别的美国人说,是谁都会怀疑他投入这么多究竟是为什么的动机吧?

齐天林的思路已经有点霸王的气势了,既然是自己决定了要一步步确定的局势,那就要不受任何影响的达到目标!

而在阿联酋或者华国还是不约而同加入的其他国家看来,动摇美联储的经济地位,这是大家早就想干的事情,现在不过是小试牛刀看看动静而已。

仅仅是为了买一个赫拉里正常登上民主党候选人宝座的位置,谁说美国总统大选没有内幕了?估计比华国人选国家领导内幕还要多!

别以为美国的选举就真的多民主了,那不过是披上了一件又一件漂亮的外衣,华国不过是连这些外衣都懒得批而已。

百亿美元的跳上跳下,已经近似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了,齐天林却眼皮都不跳,只是随便看看那跟随数字跳动的偶尔一句提醒:“该吃午饭了……夫人和我下午去逛街!”

这当然就是玛若假公济私的用播报这个让她心惊胆战数字的间隙,搞搞自己的事情了。

齐天林笑笑关上屏幕,转身开始朝着里面进去,一路上都能看见两个一组的重建员工,背着三角包站在某些走廊和进出口,对他点点头。

撩开体育馆大门的厚重遮帘,齐天林只感受了一下那种扑面而来的热浪就赶紧关上,政治还真是个容易上火的东西,里面正在宣读那些冗长的政治报告,一听就让齐天林格外倒胃口。

刚一转身,突然就听见一句:“怎么样?!怎么不进去?”

齐天林吓一跳,转过脸就看见身侧正靠在体育馆侧壁上的不是杰奎琳还有谁?身上也穿着竞选团队女性的标准套裙,但里面的白衬衫就比一般员工精致不少,特别是最上面展开的两颗纽扣,颇有点风情,以前穿军装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到这妮子还挺有料嘛,想着过来时候安妮的揶揄,齐天林的心里还是旖旎了一下。

这男人的本性啊!

不过还是能保持工作状态:“你才是为什么不进去?你不就最喜欢这种腔调么?”

杰奎琳有比较熟稔的亲昵,抱着手里的文件夹在胸口压了压,不知道有没发现自己这个动作让事业线更加明显:“老板都去休息了,今天主要就是宣读文件,让没有参加过这个全国大会的代表感受气氛,明天才是商议竞选纲领,其实也都是草拟好的文件让大家举手,后天宣布正式提名,最后一天提名副总统候选人,最后两人演讲完事。”

齐天林控制自己的眼睛别乱看:“不就是本来一天就能完成的事情么,非要啰里啰嗦拖四天,不知道我们的工作很辛苦么。”

杰奎琳有用手肘撞他的娇嗔动作:“百年前能从全国聚集到这里来就开一天会就又车马劳顿的回家?那也太不值得了吧,这是传统,晚上陪我参加老板的党内酒会?我最期待的就是这个了,以前总说我还是小姑娘不能参与这种东西,沾你的光去去?”

齐天林装正人君子:“晚上还要执勤呢,再说我也不是民主党人!”

杰奎琳有直接上手动作的军人做派,一手就揪住了齐天林的领带领口,小凶恶的俏皮:“去不去!”

杰奎琳才说正事:“酒会前早点过来H4号办公区,老板有事情要跟你谈谈,叫我传话给你呢。”

齐天林展示手里的集群电话装不解风情:“你有我的电话号码吧?打电话说了就行,不用跑过来找?”重建公司给每个护卫队员都发了一部这种在美国使用很多的集群电话,就是在移动电话功能下,还能使用步话机功能,算是单位上集中使用的好东西。

杰奎琳一把松了手,还习惯性的帮他整理一下领带,才哼一声转身走了,还别说,穿了高跟鞋就是跟军靴不一样,怎么都有点婀娜多姿的摇曳感,挺有韵律的!

齐天林发现自己居然盯这杰奎琳的背影看入神了,赶紧收敛回来,结果旁边俩退伍员工立刻对着老板小声吹口哨,使劲的树大拇指,表示这个妞不错!

齐天林才真喜欢这些军中汉子的口味,拉了他们靠窗边抽烟:“西点的!辣的很!”

怎么听怎么有点炫耀的意思。

赫拉里的谈话很简单,就是礼节性的询问有没有什么问题,感谢一下齐天林带队的工作辛苦,根据齐天林为VIP服务的这么多次数,雇主很少在中途这样感谢的,只能解释为齐天林这个护卫队队长的名头有点大,让赫拉里在百忙之中也不能忽略。

当然也有可能是杰奎琳穿针引线的结果,挽着齐天林手肘走进酒会现场的姑娘都一点不掩饰:“我抽空给老板介绍了一下你们最近在苏丹的工作,特别是针对华国的一些事务,以及在索马里帮特里赢得露脸签署和平协议的机会……”

齐天林哑然失笑:“我有种我在出卖色相,让你帮我在老板面前美言的感觉!”

杰奎琳不习惯这样的玩笑:“你出卖过色相吗?”还是上下打量齐天林,最后满意的点点头:“除了这副眼镜有点奇怪,还是拿得出手。”

的确是,参加这种酒会,对男性是最方便的,只要换件直领衬衫,戴个领结,不一定非要穿礼服都行,女性晚礼服就稍微麻烦一点,杰奎琳的后拉链都还是齐天林帮忙拉上去的呢,两人现在站在赫拉里的身后,也还显得郎才女貌的年轻才俊模样。

齐天林还在嘀咕:“这才第一天,越到后面警惕性就要越高,真不知道拖这么几天有什么用……”

赫拉里自然就是挽着她那位格外有名的前总统丈夫,现在看上去老了不少,但依旧很有气质,要是玛若在,估计又会想方设法签个名啥的。

但齐天林的声音却一下就停顿,紧紧挽着他的杰奎琳都明显感觉到他手肘上的肌肉稍微绷紧了一下,她可不是娇滴

滴,和齐天林一样在军校摸爬滚打那么久了,立刻跳离刚才有些撒娇的角色,不做声的从眼镜侧面缝隙观察一下齐天林的眼睛,放眼望去!

所以特工安保人员戴墨镜的好处就在这里,齐天林这副浅茶色镜框眼镜中,他的目光已经紧紧锁定了一名侍者!

如果不是有机会站在赫拉里的背后,他是没法发现这个细节的。

因为对方不停的在看这边这对名声显赫的夫妇,齐天林就站在旁边,感同身受的对目光有感觉,但仅仅是看着也就罢了,本来这里就是瞩目的中心点,齐天林敏锐的视线滑过的所有频频注意这边的目光时候,看见这名侍者的手,却在不停的调整手中托盘中香槟酒杯的位置!

从靠边的餐桌上端起十多只酒杯放在托盘中,游走在宾客之间,任由宾客拿取香槟酒杯,这原本很自然的动作,在齐天林这么匆忙的扫描几眼中,却觉得对方有种刻意兜着圈子靠近这边的意味,然后中途每当有人伸手从这个托盘上取拿酒杯的时候,他都会有一个下意识的避让动作,不想让别人拿?

那你这盘酒不就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