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3章 危险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危险

感觉齐天林身体开始移动,杰奎琳也有种兴奋的感觉,随着他的步伐不动声色的移到赫拉里夫妇的右侧。

赫拉里在跟各方面握手寒暄笑语晏晏之中,也抽空注意到身后年轻人稍微有点逾越的站到了自己的侧面,似有所感,也挽着自己的丈夫稍微往左后方后退半步。

齐天林的脸朝着另一边,眼角余光瞟着那个侍者,主要的视线却在观察其他人,看有没有人在关注他的行进路线,有没有人和这名白人侍者有目光交流。

还是有人在对方的托盘上取过了酒杯,并举杯畅饮的,没有什么不妥,齐天林似乎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敏感过度了。

但还是之前这个年轻侍者的手上动作让齐天林觉得碍眼,每当有人拿走一杯或者放回来空杯子,侍者都会调整杯子的位置。

还是那个道理,在一切和谐环境中的不适当细节,就是这种特工军警观察法的中心思想,如鲠在喉的让齐天林的职业习惯总觉得那里不对劲,所以……当这个侍者貌似兜了个圈子,终于靠近这边的时候,不动声色的齐天林已经和杰奎琳跟跳舞似的,移动脚步迎上在他的前面。

侍者似乎一直低着的头,却一直在试图避开这对漫不经心的年轻人,想直接靠到空着手的赫拉里夫妇身边来。

齐天林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西装前扣,故意放人家从面前经过,右手点点杰奎琳挽住他的手心,金发姑娘会意的伸手去托盘上拿酒杯,抵近了观察,终于发现对方那个下意识躲避的动作,不是在躲避拿取酒杯,而是在帮宾客做选择!

也就是这名侍者在有意的控制宾客的手能触碰到哪个酒杯,杰奎琳没有任何感知的,就迎着对方触碰到食指的那杯酒就拿起来,笑着在唇边碰碰,给齐天林做个示意的动作,齐天林也伸手过去拿。

不过他的手指就显得格外调皮了,就好像钢琴师的手指一样,狙击手的手指,同样稳定而细长,嗯,还有点他老婆都很嫉恨的白皙,在好几支香槟酒杯杯口上弹动,就是不拿!

对方有明显的躲避动作,可托着托盘的动作,怎么都没有齐天林空着手指快啊,最终还是让齐天林稳稳的把手指尖,钳在中间那杯始终避开不让人端的酒杯上!

想想吧,一盘子酒杯,都是紧紧贴在一起的,就算侧面有酒杯被端走了,都赶紧拨弄旁边的酒杯过来遮挡,这中间都是杯口紧紧挨着的,有谁会去拿中间的,偏偏齐天林就尖着手指把中间那杯给提溜起来,想都不想,直接就是端着朝嘴里品尝!

把杰奎琳都惊呆了,她怎么都看出来这杯酒

应该有问题吧?要暗地里处置,那就端了这杯,让人家走,再偷偷拿人,要抓破脸就直接扣了,总之都要先化验一下杯子里面是什么再说吧?

所以有些着急的用手撞了一下齐天林,齐天林借着她的动作飞快的只是小抿了一点吞咽下去,就泼洒在自己的袖口。

齐天林饶有兴趣的看着侍者也惊奇的抬头,满脸惊骇之色的看着自己,只觉得肚子里面咕嘟一下,好像没有任何感觉,难道是神经毒剂?影响中枢神经的毒剂?

侍者手里的托盘立刻就叮叮当当的响起来,实在是手抖导致盘子里面的杯子相互撞击,这东西是自己想控制都控制不了的,刚想扔了东西转身,齐天林就抽出杰奎琳怀里的手臂,一把揪住对方的手腕,另一只手就把杯子放上去顺势接过了托盘,轻言细语:“安静点……不要闹,我帮你拿过去……”就好像扶着这名侍者一样慢吞吞的就穿过人群朝一扇边门走过去。

杰奎琳跟着走了两步,才猛的惊醒一般,退回去,紧紧的站在了赫拉里的身边,手中端着的酒杯有些轻轻的抖动。

赫拉里却扭头轻描淡写:“有问题?”

杰奎琳的确还是年轻:“嗯……保罗,带走了那个侍者。”

赫拉里脸上表情都还是笑眯眯:“那就行了,专业人员知道怎么做好,他是出了名的给人安全感,你可别随便掉这坑里,他的家事你都清楚哦。”还跟周围人打招呼,让不少民主党员都在窃窃私语这个金发漂亮女孩儿是哪家的闺秀,明摆着要进政坛当风云人物了。

杰奎琳终于稳定了一点情绪,也有官面笑容:“婚姻……不一定非要有吧?有个这样的朋友或者臂助,倒也不错?的确很容易给人安全感的。”

赫拉里笑笑,不再多说,继续跟旁边人介绍的各界人士寒暄拥抱握手,只是没人注意到她接过的所有香槟酒杯都被不漏痕迹的轻轻在嘴边一沾,就递给旁边的杰奎琳,这姑娘再悄悄的递给后面另一名穿着晚礼装的工作人员,每支酒杯都会被保存备检。

齐天林就不用备检了,他几乎是单手拎着这名已经有些脚下发软的侍者到了旁边,两名重建员工已经在门边迎接,一人接过齐天林的酒杯托盘,齐天林指指自己放回去的那个空杯子:“重点检测这一杯,马上!”

另一人就接过侍者,先一把就卡在对方的两颊迫使对方张开嘴,塞进去一个拳击护齿牙套,防止对方叫喊或者利用口腔服毒等方式自杀,然后好像很亲密的却在两人挽着肩膀的时候,熟练的就把一副塑料手铐在两人的手上一拉,刺啦一下就

锁住了,变成连体人,正要跟着端杯子那个顺着走廊跑出去,齐天林叫住他:“人就扣留在这里,没准儿待会还要给老板看看,马上突审!”顺着就做了一个手握圆筒在额头敲敲的动作。

就跟刚才那位习惯于用塑料简易锁扣绑人一个道理,那都是军方在前线搜捕喜欢用的工具,和警察特工喜欢用金属手铐完全不同,齐天林这个动作也是前线的军方惯用手势“刑讯逼供”!

可以下重手的!

那个退役军人原本就是海军陆战队侦搜大队的成员,脸上几乎是狞笑的一下,单手一扣对方腋下就往附近的体育馆房间拖过去,两名站在走廊拐角的重建员工已经拉开了三角包迎上去,三人一起行动。

就在这时,几乎走廊上的所有人,就听见一声闷响!不算很响亮,估计酒会现场里面的人都没有听见,但是应该有什么地方的玻璃还是碎掉了,通讯频道里面立刻开始稍显混乱的叫嚷起来!

三名拖拽侍者正要前往附近房间突审的家伙立刻条件反射做出反应,和侍者铐在一起的那个家伙一把把侍者按蹲在地面,自己一下扑在对方身上压盖住对方,空着的那只手拔出一把格洛克手枪,警惕的压在侍者头上,另两人则立刻从三角包里面拔出一支突击步枪,只是在空中一甩,就展开了枪托,用后背把拿手枪的和侍者压在墙面,各朝一边立刻建立防御姿态!

齐天林却稳定的没有任何拿枪动作,只是摁动PTT:“我是保罗!保持安静!外围高点汇报情况!”他的声音一出,整个通讯频道立刻安静下来,开始按部就班的汇报各方位情况。

那边面朝大门的狙击手声音有点苦涩,但干净利落:“爆炸……刚才拿着东西从里面出来那个弟兄,刚登上车,一辆经过的轿车就投掷物品,估计是塑胶炸弹,炸了!动静很小……”事发的确可能有点突然,狙击手都没注意到。

这边的三人也能听见,拿着手枪的那个突然就喊了一声:“自杀了!”

齐天林一个箭步跳过去,两名步枪手保持方向让开,手枪手有点茫然的提起侍者,身体已经明显软下去,摸摸颈动脉,已经开始降低体温和停止跳动了!

齐天林依旧没有什么惊慌或者气愤的表情,三名军人也同样,也许这就是军人和警察的不同吧,他们只在乎结果,既然自己是来保护赫拉里的,那么那边才是关键, 至于是谁在干什么,都可以统称为敌人!

所以接下来齐天林的安排就很简单:“你们三个把这家伙佯装活着拉上停车场上车,各狙击单位重新准备狙击!”

齐天林都不管这个立刻开始的反诱捕行动了,也不追究刚才所有一系列突然变故中是不是有内奸,拍拍这边的肩膀:“小心注意安全!我负责老板安全!”自己就推开酒会宴厅的门,又进去,不过里面和一大帮赫拉里竞选团队工作人员站在一起的四名女安保队员就被齐天林招手要求她们跟上了。

因为是内部酒会,刚才就不能让这些安保人员一直在赫拉里的身边,现在已经爆发事件,那就另当别论了!

但宴厅里面真的好像还没感觉到什么,齐天林这么走进来都没多少人注意到,赫拉里已经站到了台上,正在举杯致辞,杰奎琳站在她身后,敏锐的注意到从边门进来的齐天林,还有他身后明显带着严肃表情的四名女队员。

熙熙攘攘的宴会厅虽然不是体育馆的主场地,但还是容纳了两三百人,今天基本都是来自美国西部地区各州的民主党代表,甚至还有不少议员,齐天林根本无从判别其中是不是还有刺客或者作乱分子,只能远远的给杰奎琳飞快的把左手在右手腕上一握,模拟手铐代表嫌疑人,接着左手掌在脖子上一拉,说明死亡,最后是左手向上一下张开,展示爆炸!

三个飞快的军方典型动作,就让站在赫拉里身边的杰奎琳明白,刚才被抓到的嫌犯已经随着有爆炸死了!

真的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