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4章 激发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激发

就好像安妮给齐天林说的那个费厄泼赖精神,其实西方欧美社会比较迥异于亚非拉的政治特点就是底线。

大家都遵循同一个游戏规则,什么事情都在规则范围之类来进行。

所以很少在欧美国家中看见选举完成以后,一方耍赖声称对方选举舞弊不承认投票结果,基本都是颇有风度的祝贺对方获胜,自己也期待看到对方做出漂亮的业绩来。

更是很少对政治对手进行生命威胁,可以在政治上无所不用其极的抹黑挑刺,但不会威胁对方以及家人的性命,这也是底线。

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会在背后下套使绊,其实一样毫无顾忌的做任何事情,而官面上做给选民看的东西一般还是很干净的。

所以在美国总统的历史上,迄今也只有六次刺杀行为,对总统候选人的刺杀就更少,但无论这些暗杀背后有什么内幕,呈现给外界的,肯定就是这些刺杀多半是个人行为,好比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肯尼迪、八十年代的里根,都是被有些神经质的个人行为刺杀,好像跟政治无关。

整体的美国政治,依旧是“费厄泼赖”的。

齐天林并不相信这种东西,他是战场出来的人,只信奉死掉的人才不会捣乱,所以以己度人的认定对方假如无法从别的干净渠道阻止赫拉里,那就只能动用强力手段!

当然也得有他这样能调动经济手段封杀其他渠道的方式。

不光怎么样,前有对美联储的骚扰围攻,后面就在民主党正式宣布候选人的当口,出现诡异的爆炸和毒剂,对方开始伸手了!

古斯夫塔的暗示提醒,和齐天林的战术推测,得到了验证!

齐天林这会儿要是有背鳍的话,多半就立起来准备应战了,有些兴奋!

四名穿着女侍者服装的安保队员在齐天林身侧散开手里搭着一张白色毛巾,其实里面都盖着一支格洛克手枪,齐天林双手空着,走在最前面,动作幅度不大,更多时候,还是在透过墨镜观察周围人的神情动态,任何特别关注他,或者在意外面状况的人都是不正常的。

但最重要的是,齐天林要走到主席台,赫拉里已经语调平稳的做了简短发言,端着酒杯感谢各位的支持光临,齐天林把两只手掌竖在自己面前,做了个前后重叠遮挡,很明显的掩护意思,让杰奎琳挺挺胸,就佯装拿酒杯,站到了赫拉里的身边,主动伸手去接过赫拉里其实一点没喝的酒杯,身为军校学员,这点战斗意识还是和一般的政客不同。

只要能遮挡住赫拉

里,齐天林的中心任务就能保证,等赫拉里步伐平稳的笑着转身跟杰奎琳走到讲台边缘,齐天林终于靠上去,笑着伸手从杰奎琳那里端过酒杯,看着很礼貌,实际上一左一右就把赫拉里夹起来,反而是赫拉里那个前总统丈夫,没这么严密。

前总统也不是傻子,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笑着用指尖鼓掌,站到了讲台中央,替代妻子做出了感谢的姿态,这个以花心著称的前总统,却在妻子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刻,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承担可能指向妻子的危险!

赫拉里在被齐天林挡着跟几名大佬握手时候,心有所感的转头看了看那边那个站在台上,头发已经全白的男人背影,曾几何时,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只有羞耻,也正是这种复杂的情绪促使她不顾一切的要通过自己来达到政治抱负,而不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齐天林随着赫拉里有点略微走神的片刻,简单的对几名民主党大佬描述了外面的情况:“一名侍者企图行刺,被抓获以后自杀身亡,行刺物证送出去时候在门口被引爆,这个场地里面肯定有对方的人员,外面也有!”

政客们脸上大惊,但几乎都是老油子,相互飞快的看看,拿出一个简单稳定的方案:“在外面马上安排一起车祸,然后请警察过来,我们负责安抚整体形势,让大多数人意识不到这件事,避免混乱。”

这个做法有点出乎齐天林的意料:“不报警?”之前他不报警,是因为一来没有确切证据,总不能说是苏威典国王放的内线消息吧?二来也是不知道共济会究竟有多大的规模排场,能从什么地方入手,万一警察或者FBI被串通,那反而麻烦,现在赫拉里身边除了自己的竞选团队,就是齐天林的人,其实还安全一些,但是现在不已经确定真的有危险了,而且死人了么。

民主党党魁们笑笑:“政治总会伴随这些东西的,但是在我们决定怎么做以前要给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吧,我们负责这些事情随后再商议,你就保证赫拉里女士的安全……”

更重要的是:“既然在采用这种手段,那就说明别人无法用别的方式阻止她,我们对她的成功更有信心了!”

所以立刻就有人上台宣布,赫拉里女士刚刚又接到一个重要团体的支持,所以需要赶紧联络感谢一下,酒会继续……

齐天林没有参与的外面停车场上,却在这么几句话之间,爆发了更为激烈的搏杀!

前后就是十来秒钟的事情。

挟持已经趋冷的尸体,甚至连尸体究竟是怎么自杀都来不及检查,立刻拖拽着就出

门。

也许就是这个极快的决定,让外面的敌手反应不及,采用了类似的处理手法!

体育馆的周边跟办公楼不同,有无数个出口,三名重建PMC动作极为雷厉风行,在耳麦里面低声报出自己的出门号,随着这三人一尸体,从明亮的室内,走到只有路灯的较暗淡停车场,刚刚拉开十来米外一辆大型越野车车门,一百多米外就启动了另一辆轿车。

就好像齐天林的外围人手是悄无声息的过来,对方在某个外围点肯定也有人,肯定也看到了这一幕,通知了那辆轿车。

三名似乎毫无所知的PMC打开尾门,还在尸体脸上抽了两巴掌,把身体绻起来塞进后面,才准备分头上车时候,那辆没有打开大灯的轿车就好像潜行者一般无声而快捷的借助停得满满当当的车辆遮挡,利用露天停车场不容易被听见声音的特点,绕行过好几部车,猛的就靠上来!

第二次了!

这一次,只听耳麦里面一声轻呼:“法儿!!”

两支M700狙击步枪,和两支精确半自动步枪就同时击发了,都带着消音器,动静很小,但是却很猛烈!

军人射击,可跟警察的做法完全不同,他们只要为了达到目的,摧毁点什么都是在所不惜的,其中一支半自动步枪更是装填了穿甲弹,枪枪命中车辆引擎盖!

几乎就是瞬间的枪林弹雨,才不管是不是恰好有人无意靠近或者对方只是为了上来打招呼,M700枪身上的热红外仪准确的标定了黑漆漆车窗上能看到的人体位置,似乎比齐天林的勾指开关枪机的动作更熟练更快捷,单发射击的M700步枪在几秒钟内就清空了一个弹匣!

三辆停在停车场外围毫不起眼的越野车才突然发动,靠上来并不接近,只是用雪亮的大灯照射着刚刚被五十余发狙击枪弹射击过的轿车!

一片水汽缭绕,满身弹孔的轿车一动不动!

越野车上还有好几支自动步枪从窗口瞄准轿车……

齐天林直接把赫拉里带到体育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这是事先就作为安全屋的设定,既能方便往任何方向撤离,也能经受一些攻击,但赫拉里执意要在经过外间的时候,从没有开灯的办公室百叶窗边,拨开窗帘,沉默的看了看外面停车场上那被照得格外明亮的一小块地方,冷笑一声摇摇头。

齐天林也看了一眼,杰奎琳和其他几名随行的安保人员幕僚就更惊讶,赫拉里已经转身往里面去了,女安保员立刻就拉上各种帘子加厚,确定这边已经完全离开了窗前到别的房间,才跟上帮里

面打开灯,并且到附近几个房间都去开灯,以便不暴露赫拉里的确切位置,这都是工作习惯了。

齐天林看看幕僚们已经在大会议间快速打开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开始建立办公场地,提醒一句:“请不要对外泄露发生了什么,也最好不要泄露你们的具体方位……”留下两名女安保员在赫拉里身边,才准备转身离开。

耳机里能听见外面已经随便找了两部车对撞在轿车旁边,然后给警察和FBI报警……

PMC们不会去看轿车里面有什么,那都是FBI的事情,他们的工作就是建立防护墙,保证所有非法靠近的威胁被隔离。

政治家都是极为擅长调整面部情绪状态的,也许只有在自己人面前,赫拉里才会疲惫的放松休息,到她这个阶段,她几乎唯一的缺陷就是年龄,正是2008年她最完美的时候,被耽搁了八年!

现在已经趋近70岁的她,作为女性政治家,确实还是稍微老了一点。

最关键的是,她确实有脑血栓、脑震荡等一系列慢性严重疾病,这一切也会让人怀疑,她究竟能不能引领这个全球最强大的国家走出低迷。

但这时的赫拉里却一改之前有些憔悴的面容,很有些精神抖擞的叫住了齐天林:“保罗,过来陪我坐一下?”

齐天林原本就是打算给赫拉里一个空间休息一下,不让VIP客户感觉自己被禁锢的压力感,是他的职业本能,但是自己越靠近对方,其实才是对方越安全的时候,笑着点点头,就过去,赫拉里指指旁边的一间小办公室,两人前后走进去,主动开门一直未松开球形门锁的赫拉里自己锁上门,笑着在沙发上坐下,声音却充满力量感:“我……想反击,给我个选项?!”

能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还是个女人,就绝对不是一般人!

那种蓬勃的斗志被激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