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5章 明白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明白

齐天林认真思考了一下:“我……不建议反击,我们现在没有明确的对手。”

赫拉里居然从善如流:“我只是从战略的角度来看,既然对我有所挑衅,我就必须做出回击的态势,你是专业的,你的建议更重要。”

齐天林解释:“您猜测是跟共济会有关,我推测是和罗斯柴德尔家族有点联系,但都只是怀疑,这无法促成我们的进攻,我建议还是加强防御,既然对方已经感受到您的压力,只要您还不退出,就会持续不断的寻求威胁,终究会暴露出来的,除非对方选择收手。”

赫拉里轻轻的点头,是那种把手握拳向内,放在颌下的专注表情,不得不说,就跟齐天林接触到的现任总统一样,美国政客大多都是极富个人魅力的专家,对这些细节做得非常好,很容易让各方才俊为之臣服,跟齐天林接触到的那些亚非拉领导人有天壤之别:“很好!那我就把安全事务全面委托给你,希望你在适时的时候,做出响亮的回击,这样的做法,不光是表明我的态度威慑对手,同样也可以鼓舞我的盟友。”

齐天林更喜欢走一步看一步,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好,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方针办事。”

赫拉里可能有刻意放松自己的想法:“好奇的询问一下,你跟安妮是在这种保护跟被保护的关系中建立起感情来的么?纯粹是闲聊,你知道这些天我这神经也绷得够紧的。”

齐天林能听见耳机里面各种简短的汇报声,自己只是间或用悄悄连续摁动PTT开关的形式,表达自己的存在并安全,笑着回应:“还行,救过她几次,但她对我的挽救可能更称得上是救赎。”

赫拉里很认同这种说法:“的确……能把你从一个纯粹的战士转变为军事家、政治家和成功的商人,她真称得上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这一点我跟你夫人闲聊的时候她都这么说。”

齐天林不避讳:“有些人以为这是跟伊斯兰有关,那不过是我们找的一个托辞罢了,有些阴差阳错,以为我已经阵亡在东南亚的家乡未亡人,以为两人之间地位身份隔阂不可能填补的王室公主,还有我正儿八经的平民女朋友,局面有点无心却真实的存在了,就总得找个说法吧。”

赫拉里哈哈哈笑起来:“还别忘了那个似乎很有战斗力的非洲姑娘,哦,的确是称得上多姿多彩的生活,很有趣,很有趣……”

似乎都有种需要用这样的工作之外闲聊来拉近彼此关系的心态,所以不带有更多政治和功利色彩的聊天直到赫拉里不掩饰的打了个呵欠,

齐天林才拿起旁边的一床小毛毯,帮赫拉里盖上:“您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外面的状况,安全一切都在控制中。”

已经眯上眼的女强人点点头:“谢谢……”真的就开始打盹了。

外面其实乱作一片!

首先是已经有数十人的竞选团队成员转移过来,忙碌而不喧哗的在大办公室里窜来窜去,这种团队是二十四小时作业的,就跟赫拉里几乎都要保持二十四小时工作,随时有空就休息一样,随时也能看见工作人员披着西装大衣靠在沙发上小憩,杰奎琳倒是一看见齐天林出来就从沙发上弹起来,齐天林给她做个睡觉的动作指指里面:“你进去陪陪她吧,我去看看外面……”

杰奎琳却轻拉一下齐天林的衣袖:“你……累不累?”有些关怀的成分,似乎已经逾越了同僚或者同学之间的关系。

齐天林也能有帮杰奎琳把略微散乱的金发拨到耳后的动作:“我是干嘛的?这就是我的工作,越危险越兴奋……要不要枪?”

杰奎琳笑起来摇头,还别说,军校不允许头发过长,这样摇头的金发还真好看:“你在外围保护,我就是最安全的,虽然我是附带跟着老板接受你的保护,很有安全感。”

齐天林拍拍她还穿着晚礼服的光滑肩部:“可惜我这件西装不能给你穿了……还有用,到里面找床小毯子裹着休息一下,事情还很多。”

杰奎琳眼睛亮了一下,看看齐天林的西装,没说什么,笑着就进去了。

的确是有用。

酒会结束以后的民主党人已经陆陆续续被送到周围的各种酒店休息,自然也就看见了外面的“车祸”场面,不算太惊讶,但其实已经有百余名警察和FBI到达现场,开始缜密搜索任何细节!

齐天林留在停车场的PMC就有四十人!而被FBI叫住问口供的不过十来人,其他的都依旧沉默的坐在各自的轿车、越野车、皮卡车上散布在停车场各个角落,他们已经潜伏了两天了,吃喝拉撒全在车上!

这就是以军人的作战习惯来面对对方可能的刑事犯罪行为,让人简直难以想象的做法。

这些军人们却觉得习以为常!

狙击手们依旧没有撤离岗位,身边还都各自增加了一个后备保护小组,四个高点每处都有八个人,一个标准美军班的配备,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从高点搜索周围敌方的观察哨,寻找对方撤离的可能性。

爆炸的PMC车辆,和被枪击打成马蜂窝的轿车,都被隔离起来,齐天林挂着竞选团队的安保主管吊牌才被警察放进

去,可以站近点观看。

顺便说一下,美国的警察都是隶属于各自地方城镇市或者州,甚至某些社区,然后FBI才是属于国家联邦的刑侦调查人员,FBI的意义总归来说就是在美国国内做一切有可能跨警察辖区的大范围警察,大到国家安全,小到谋杀刑事案,都会参与。

所以齐天林刚看过自己那名准备送玻璃杯到警察局化验室的部下被炸死在车内,里面一片狼藉,玻璃杯估计也没了踪影,就听见一把温和的声音:“保罗?我是FBI宾夕法尼亚州重大案件调查科的主管麦坎锡……”

齐天林闻言转身,很宽厚的展开一笑:“我现在负责赫拉里女士的全面安保工作,希望能跟您有良好的合作。”

麦坎锡长话短说:“已经基本都给你的员工录过口供了,这上面的证物找不到了?”

齐天林指指自己的衣袖:“这里还有一部分,我故意泼洒了一些在上面,如果必要的话。”

麦坎锡大喜过望,招手让人拿证物塑料袋来,齐天林却慢吞吞的从裤腿里面拔出那把蒂雅给他在美国买的马克Ⅲ型匕首,直接划开衣袖,麦坎锡理解,但不伸手帮忙,免得在上面留下不必要的痕迹。

其实这是个基本的防范措施,当无法完全信任对方,或者处在比较复杂环境下的时候,这种证物还是给一半留一半,另一边无论做什么样的修改,都没法改变自己手中的一半,有点类似当年一张钞票分两边的暗号,方法古老,但是效果却是一样的。

更何况,齐天林只给自己袖口这么一点,也是不想自己的DNA毛发物证落到对方手里太多。

接着才站到那辆轿车面前,麦坎锡指点介绍:“三具尸体,一个塑胶炸弹包,刚把成型塑胶炸弹捏出来,还没有装上引信,就被全部击毙,没有身份证明,车辆线索也无法追查。”

齐天林笑眯眯:“那就是恐怖分子袭击了?”

麦坎锡还先愣了一下才笑着点头:“估计是吧,我们会尽可能的寻找一切信息线索,让这破坏美国总统大选的国际恐怖分子无所遁形。”

齐天林本来只是玩笑性的试探,结果对方却立刻就顺着他的口风走。

这还……真是有点扑朔迷离。

很明显这绝对是个来自国内的不法行动,侍者才是针对赫拉里的关键,而外面使用塑胶炸弹的人员只是支援和扫清痕迹的后备人员,如果不是齐天林带来的人是隐秘进入,完全掩盖了自己的痕迹,又是具有极强作战意愿的前军方特种人员,没准儿对方不是打草惊蛇的跑掉,就是

正面大面积开火。

这可是美国!

费城!

介乎于纽约和华盛顿之间的美国重镇,哪里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有这样成系统的外国恐怖分子?

齐天林不得不强调一下:“我指的是为了不影响选举活动,对外必须宣称是恐怖袭击。”肯定不能说是来自党内党外甚至竞争的共和党还是别的什么政治势力袭击。

麦坎锡也神秘兮兮的点头:“我也是指的这个,必须是国外的恐怖袭击……”

两人相视而笑!

那名侍者的尸体已经僵硬,过来的法医很快在他身上找到了死亡原因,一支藏在鞋里的毒针,只要把鞋底一个开关用另一个脚尖拨一下,就能从足底刺穿,瞬间心脏麻痹,致命性非常高。

三名躲在车上的PMC也交出自己的枪支给FBI验枪检查收集弹道信息。

连齐天林身上的一支手枪都不例外。

这一番折腾完毕,连人带尸体把车辆用拖车运走,齐天林殉职的员工遗体也被带走检查,清洁工开始哗啦啦的接上水龙头冲洗地面,齐天林看看天边已经有点凌晨启明星的发白征兆,这一夜基本就是这样搞过去了,坐在耳麦里面轻声安排轮休,自己打算到体育馆里面随便找个座椅休息一下。

就听见耳机里面一个急促的声音:“老板!你的十一点方位,停车场外面铁丝网外的路边停着的货车!有发动的痕迹!”

货车?

齐天林借着路灯望过去,一辆箱式货车藏在一大排各种转播车和很平常的皮卡车运输车辆中间,这样的箱式车厢体能安装远红外屏蔽层,怪不得高处的狙击手们看不到人!

这天还没亮偷偷发动的汽车也太不正常了一点。

齐天林强忍住了自己开车追击的冲动,自己的主要目的还是在赫拉里身边,不动声色的继续脚步往体育馆里面走:“外围车辆轮番跟踪,不需要截击,我只要他停靠的位置,开到洛杉矶都要给我跟上!”那可是美国的另一头数千公里外了。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