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6章 刚刚好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刚刚好

靠坐在竞选办公室外的齐天林是被一份披萨的香味弄醒的。

其实披萨在齐天林看来就跟那些枯燥无味的单兵口粮一样,也就是个味道很不怎么样的烧饼,也就是味觉严重退化到只有番茄酱和辣椒酱的美国人才觉得好吃。

但还是对端着烧饼在他鼻子下转悠了好一会儿的杰奎琳说谢谢,睁开眼随意的用手边的一瓶水淋在掌心再抹抹脸就算是洗漱完毕了。

已经换了白领套装的杰奎琳饶有兴致的在旁边坐下,看齐天林狼吞虎咽:“你在生活中还是保持野战的习惯?”

齐天林有点噎住:“现在是在工作,也就是作战中。”顺便摸摸自己的PTT:“FBI把化验报告送过来没?”

有人回应:“马上电话联络。”

杰奎琳伸脖子看他低头吃东西的脸:“昨天……我看你们现在对失去一位战友都没什么感触?”

齐天林点头:“这是必须的,就算是感情再好的战友,只要在战场上失去,就不能感情用事的悲伤或者愤怒,这是上战场的每一位军人都要了解的,你们三年级都还没有学习这些东西?”

杰奎琳跟个小姑娘一样,把双手撑在身体两边的座位上,双脚有点荡来荡去:“我想我还有点做不到,我记得那个家伙,约翰,就是他在酒会门口接过你的酒杯托盘的。”

齐天林摆摆手:“打住,现在不是缅怀思绪会,我们依旧还在作战……不必要的情绪只会导致做出错误的判断。”又摁动PTT:“追踪人员呢?有消息没?”

那边回应:“GPS显示他们继续靠近纽约市郊,十五分钟前有语音汇报!”

三下五除二的吃完,齐天林就坐在这个走廊上的条凳上面开始清理自己的枪械,手枪、步枪、两种弹匣、最后是一把防卫爪和那把匕首,一一分配好位置,最后把两枚烟雾弹和两枚震撼闪光弹也在三角背包里面的小口袋固定好,才看坐在旁边的杰奎琳:“你不休息一下?”时间其实已经上午八点钟,接近今天的竞选纲领讨论大会开始了。

杰奎琳做轻松状:“只要开始大会,我们大多数工作人员反而就可以休息一阵了,今天大半天都是这个让来自各州的民主党员们上台发言时间,很轻松的。”

齐天林严肃:“别人觉得越轻松,我们就越危险……上班了。”

杰奎琳比他先起身,仗着站立双手放在他的肩头:“姑母说昨天谢谢了……”其实准确的说是双肘放在他的肩头,所以杰奎琳就是弯腰俯近,齐天林好

明显的看见姑娘的金发从脸颊边垂落,发梢之间却是从解开两颗扣子的白衬衫上沿露出的缕空花边,好有弹性的感觉……

杰奎琳快速的在他脸上亲一下才起身进办公室,齐天林在后面问:“这是老板的谢谢,还是你的?”

姑娘娇笑着不回头,做个食指中指弯曲抖动的手势,这是军事观察手表示看不清的手语,也可以引申为,你猜?

嗯,论调情的这些把戏,齐天林还真是菜鸟,家里几位太太都不太正常,这些招式跟他玩儿得太少。

不过的确有利于早上提高精神状态,齐天林跳起来,感受着脸颊有点香喷喷的味道,跟办公室周围的几名员工确认一下安全状况,就背着三角包开始到体育馆周围巡场。

大量的记者媒体也开始在整理设备,抢占拍摄位置,几名PMC正在打开一支支探测仪,对每一个照相机摄像机镜头进行扫描,动作很快,扫过就在边角贴上一个标记,这是带紫外线的不干胶,远处的狙击手只要用狙击步枪上加了滤镜的瞄准镜一扫视,就能发现哪个镜头没有贴,主要是为了防止在摄影摄像设备中加枪械的,因为现在都是电子摄影设备,用探测器一扫就能明白最里面是冷冰冰的枪口,还是光敏元件,记者们也熟悉这种高级别的检测,给极个别新手还在提醒:“宁愿多带几个相机来都贴上标签,也不要临时更换镜头,没准儿远处那些狙击手一着急就先开枪了。”

的确是,经过前半夜的商议,民主党这边还是决定公布这次袭击,只是比较含糊其辞的说是有四名武装人员用塑胶炸弹和毒剂之类的东西冲击了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被安保人员成功击破,FBI和当地州警已经介入调查云云。

一大早的电视新闻和报纸都报道了这件事,所以引来特别多的关注。

齐天林看见星云传媒的车辆和员工也在其中,就假公济私的给柳子越打了个电话过去:“你也知道消息了?”

柳子越小打一个呵欠:“我还看见你跟那个军校女生穿着晚装挽着进酒会现场的高清画面呢……”

齐天林莞尔:“注意点安全,看来是真的不太平。”

柳子越同意:“我们已经把安全人员都集中到了写字楼,玛若说按照她爹说的,炮弹不会掉到同一个弹坑的原理,世贸大厦已经被袭击过一次,就不会再被袭击了?”

齐天林更是笑起来:“我想你……”

柳子越也笑了:“还别说,我也挺想你的……好了,我已经在现场切回来的镜头中看见你了,你在上班,就不让你被别的媒体抓

到这种行为了,你脸上的笑容绝对不是针对工作中的……我爱你!”

唉,这发达的科技……让齐天林挂了电话对星云传媒那边的摄像机做个岔开八字咧在下巴的周星驰搞笑动作,估计那个美国摄像师也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看他挂了电话,一名等在旁边的PMC才不动声色的靠上来:“检验报告出来了……含有微量凝血酶生物样本……”

齐天林只在野战医疗包里偶尔看见过凝血酶试剂:“说结果!”

这名员工看来也是照本宣科:“根据FBI的判断,因为众所周知赫拉里女士有比较严重的脑血栓病症史……这样的物质被她摄入以后,会产生一些不良反应,而且更多是体现在病理反应而不是毒剂的反应上。”

齐天林恍然大悟,怪不得当时自己喝了一小点,没什么反应,也对,要是真用什么猛药,让赫拉里当场就死在那里,谁都会怀疑是谋杀吧,这样的政治风险就小得多了?

说到底还是没料到齐天林这一百多人突然的介入进来,一下就加强了赫拉里身边的戒备,以有心算无心,才截住的这次生物行刺!

而且原本是血凝条件的物质,用口服的形式摄入,最后产生的反应也更小一些,说不定不需要杀死赫拉里,仅仅是脑血栓病症加重,就能导致赫拉里放弃竞选了。

齐天林笑笑,拿过那份报告书,转身去办公室,赫拉里看来昨晚还休息得不错,精神抖擞的正在被化妆师打理,接过齐天林的报告书看了看,也笑了,仔细的询问一番昨晚的情况,从镜子里面看看站在后面的齐天林:“你待会儿陪我上台,站在我的右侧后方……”

齐天林略微奇怪,但是点头同意,双手互握在小腹前,静静的等着,出于礼貌,没有看赫拉里的镜子,也就没看到这前国务卿的脸上泛起一点诡笑。

一般安保主管是真不上台的,因为如果事情已经危急到需要安保人员贴身站的情况,就有点贻笑大方了,而类似现任总统都是采用在演讲台旁边,树立防弹玻璃幕墙的方式,把总统放在公众场合的一个玻璃盒子里一样。

美国总统还真是个太没有安全感的工作……

但赫拉里走上民主党代表大会做演讲的时候,齐天林算是亲身感受了一下这位女士的魅力。

赫拉里有极强的演讲煽动能力……

她居然曾经获得过格莱美的最佳现场演讲大奖,一个世界顶级音乐盛典奖项,唯一颁发过的一次演讲大奖就是她。

果然……

站在密密麻麻体育馆看台上

的数千民主党人面前,站在连球场上都坐满了民主党骨干的主席台上,在球场和看台之间的间隙都填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种媒体摄像机和照相机的时候。

赫拉里带着齐天林步伐稳健的走上看台……

在上台之前,赫拉里和一众民主党大佬有过一番低语,齐天林注意到这几人有偷偷瞄过自己,但是算来赫拉里应该不会在这样的场合突然揭穿自己是反美人士的鬼话吧,齐天林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熊心豹子胆的跟着赫拉里走上去。

这的确是有点不符合正常情况的组合形式,让下面原本整齐的掌声滞了一下,略显紊乱,赫拉里也恍若未闻,轻轻的捋一下发丝,先对身后大约半米处的齐天林点点头,才转头开始自己的语言,丝毫不提及齐天林:“我……很荣幸能代表这个充满自由和民主的国度,参与这一次的总统选举……我争取的不是这个总统的权力,而是我们证明这种造物主赋予我们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一刻的赫拉里,哪里还是那个遭受过丈夫背叛、仕途受压迫的老太婆,精神矍铄到犹如一个斗士!

下面安静得真好像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就好像齐天林所感受的那样的,美国这种动不动就开口神圣、造物主、誓言、使命感的腔调几乎贯彻到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虽然暗地里的事实大家都知道,但主流的声音就是这样,说多了就也跟华国的新闻联播一样,格外美好,区别只是华国自有新闻联播这么说,官员们都做不到维护这种说法,而美国是从上到下在台面上都能尽量这么做。

所以整个气氛格外肃穆,在数个口号式的关键点,都恰好有人带头鼓掌,带起风暴雷鸣一般的掌声和连成片的闪光,齐天林站在赫拉里的背后,当然能看见那些专业捧哏的角色,想笑,忍住了……

但赫拉里却在最后几句极为激昂的高呼中:“我们一定会重拾光明……伟大……”

身子突然一歪,就软软的倒下!

齐天林扑上去就是一下抱住了赫拉里的身体……

无论距离还是角度,都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