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8章 不祥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不祥

竞选团队原本是建议前总统,赫拉里的丈夫在最后关头站在赫拉里的身边。

但赫拉里一口就拒绝了这个安排:“他只能代表以前!代表历史,甚至代表不好的联想回忆!我需要一个新形象,保罗比他更符合这个崭新的形象,让所有人都有跟过去斩断一切的勇气!”

这一刻,赫拉里才开始爆发出那种为什么很多人都说,她的丈夫其实做总统都是沾了她的光……

接近七万人的巨型NFL球场,三层重叠看台上都坐得满满当当,没有什么奢华的舞台,就是在球场中央,摆了一张略高的白色台子,两米见方,一个独立的演讲台,四周围球场上依旧是整齐的白色座椅,坐满了参加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骨干人员,以及赫拉里的铁杆赞助商们……

没有美国总统这样公开演说时候的如临大敌,也没有环顾四周的警卫,就只有齐天林站在她的身后,似乎搀扶的意义更大于保护。

美国又是个极富商业运作的国家,各种环节的做法几乎深入骨髓,赫拉里不但拒绝了FBI全面的安保建议,还力排众议,坚定的选择在夜幕降临以后举行这次有数万民众参与的全美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谢幕演说。因为这样就好像个人演唱会一般,可以在夜间把一柱灯光投射到她的身上。

没错,就一柱,整个看台都只有最低照明的灯光,强光只有一根灯柱,投射到赫拉里的身上,那个看起来有些柔弱但却顽强的身影上。

“我不谈就业!不谈医保改革!我要你们跟我站在一起,始终站在一起!全面复兴这个你们为之骄傲的国家……人生苦短,别在意我是不是下一刻就会因为病魔而死去,把我们所有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到奋勇前进上面,一起来吧!”

“我不需要层层叠叠的护卫,不会躲在什么安全屏障后面窃窃私语,我只会站出来!有什么迫害或者谋杀,尽管来吧!我相信!你们会保护我!跟我永远的站在一起……”

齐天林双手互握在小腹前,静静的站在这块场地中央,作为最靠近这个灯柱照射范围的人,听着耳边山呼海啸一般跟着齐声高呼的口号声和掌声,说不被感染是不可能的。

自己也曾经在数万人面前演讲和煽动过,但是跟赫拉里相比,不得不承认在这个环节上,自己还是差了点级数,声情并茂,适当的停顿,身体语言的运用,老太太都已经炉火纯青,几乎是一颦一笑一个动作,就能引发一个方向猛烈欢呼……

直到最后他走进光斑,扶着身体衰弱但却依旧挥手

的赫拉里离开,灯柱渐暗,周围的灯光逐渐明亮起来,民众们似乎接受立场恍若梦境的洗礼,用整齐的掌声,送赫拉里离开。

橄榄球场地是很大的,杰奎琳适时的推了一个轮椅上去,齐天林扶着赫拉里坐上去,自己轻轻的推着离开……

那个有些疲惫得蜷缩在轮椅上的女人,似乎真的又带来一个极为强烈的象征符号,那个曾经带领美国走出上个世纪比目前更为凄惨的大萧条和二战的残疾总统,不也是这样强调精神,强调唯一的敌人就是恐惧本身么?

可以说,从这四天起,赫拉里就几乎已经确定了下一届总统的必然人选!

就如同平地惊雷一般,这个女人敏锐的抓住了对方一次有些愚蠢和失败的暗杀袭击,一举奠定了自己完全不会被动摇的政治地位!

连共和党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冷嘲热讽或者说反面语言,赫拉里已经极为大气的放弃了两党之争,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受到的谋害来自另外的政党,而是暗示来自某些利益团体,这样的情况下,共和党要是敢出言反对赫拉里,那不就是让民众把他们跟阴谋划等号么?

只能故作肃穆的鼓掌欢迎赫拉里的言论,对她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表示由衷的敬佩,然后极少数共和党媒体很酸溜溜的好心提醒,这样的势头是好的,但是也要警惕不要滑向另一个极端,导致个人崇拜或者是赫拉里利用民意获得超出权限的权力……

连现任总统都对赫拉里表达了由衷的钦佩,一贯喜欢站在防弹玻璃幕墙后面演讲的他,也在白宫约见了赫拉里,亲切交谈并握手,虽然其实在赫拉里担任国务卿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并说不上很融洽。

总统有些玩笑而好奇的询问:“保罗呢?我可是亲手授予了他两枚勋章,都不陪着你来见见我,这段时间他不是一直在你身边么?”

赫拉里笑得爽朗大气:“还好不会有人传我跟他的绯闻……他认为您这里是安全,所以难得跟FBI前往追查暗杀行刺者了……”

总统立刻表达了关注。

的确是。

齐天林觉得白宫还是安全的,既然赫拉里会在那边呆个大半天,自己就趁机带队出发!

前面跟踪的那辆厢式车最后停在了纽约西南部的一个郊区工业厂区,准确的说,这边是更靠近新泽西州的地区,就和纽约的繁华光彩有鲜明区别,根据十余名轮番换车跟踪的PMC回应,对方有七八个人退回到这边,抬下了几个装备箱,根据他们的观察,应该都是军用设备,这些人也应该是军人,起码也是退伍军人,跟重建P

MC的这些人员几乎类似。

原本就是在特种部队担任侦察任务的这几名PMC回报远距离监视的结果就是,这里貌似是个武装人员集中点,原则上也是个非法武装聚集处,是可以申请逮捕或者搜查令的。

齐天林把传递回来的照片交给了麦坎锡,FBI立刻就申请了ATF协助,会同FBI自己的特别行动作战小队,一同前往,而纽约当地警察和新泽西州州警只能负责外围警戒任务。

齐天林这边合理的申请也去了三十个人,履历表上全都是参加过伊克拉或者阿汗富苦战的前特种作战队员,话说保罗的名头搁在这里,薪水又高,现在重建公司在美国国内承包商中的地位相当高,所以玛若帮他挑选配备的行动人员水准也非常高。

但唯独让这帮人不太习惯的就是因为他们只是民间保安队伍,平时还可以携带全自动步枪,但是根据部分ATF的各地不同法律法规,这一次他们所有人只能佩戴半自动武器。

ATF,也就是著名的烟酒火器管理局,在美国是把这三样东西列为同等重要的管制品,某些州禁酒法令比大麻还重,以前这个部门和总统卫队一样都是隶属于财政部,最近些年才因为国土安全法划归到司法部,也就是跟FBI属于同部门的同僚。

只要在美国国内涉及到枪支的案件,就得要求ATF协同,不然没准儿后面就得出岔子。

所以在美国国内,冲击枪案逮捕持枪罪犯经验最多的就是ATF,全国各地的ATF行动队几乎天天都在干这事儿,说起来齐天林在非洲的禁枪和各地驻扎重火力小分队的做法经验,就是来自于这里。

至于最著名的SWAT之类的特警,都是隶属于各地的州警小队,其实在权限上很低,也就负责自己那一亩三分地而已,不过水准就要看训练程度和来自哪里了,各地实际上战斗力参差不齐。

所以ATF的人是相当牛皮哄哄的,齐天林的六部车一过来,就被对方的官员有些教条的要求检查所有持枪和工作许可证件,不允许有任何一支全自动长短枪被PMC使用,也就是要保证现场火力,不得超过他们,齐天林看FBI的行动队已经开始在穿戴披挂,麦坎锡还远远的对他耸耸肩,就摊开手随便对方检查。

他的员工也都是部队出来的老油子,嘻嘻哈哈的并不在意这些自以为很牛叉的ATF成员搜身检查,因为麦坎锡提前提醒过,所以全都换上了扣一次扳机打一发子弹的半自动步枪和手枪,现在站成一排,等ATF检查完,才开始往身上配装。

还有ATF的行动全都是全副武装到牙齿,防弹头盔面罩、盾牌、破门锤之类的装备把一个个行动队员打扮成了移动盔甲堡垒一般不同,这些PMC因为是在美国国内行动,一改在国外携带很多弹药的习惯,每人贴身穿一件黑色紧身防弹背心,里面就是重建公司的黑色T恤,下面牛仔裤,头上棒球帽,腰间一条战术腰带上两三个步枪弹匣,外加一支手枪和两个手枪弹匣,在屁股上倒是都尽量挂满震撼弹,就这样非常轻装的提着半自动的M4或者MP5站在一大堆盔甲兵面前。

可能就是这样的姿态让六七十名ATF和FBI的行动队员外加便装探员觉得很不习惯,那名之前就对齐天林他们宣布检查证件以及枪支的官员,再次要求重建安保公司的PMC只能在外围活动,不得进入里面的核心作战区域:“这里是执法队伍的专业区域,你们如果不够谨慎,还是乖乖的呆在比较安全的地方,别以为自己的名气够大,就什么地方都敢去了!”

真是什么地方都敢去的齐天林给噎住,身后一群血战精兵的PMC下属有人已经忍不住吃吃吃的笑起来,小声给老板拍马屁:“国内这一块,的确全都是ATF的地盘,FBI管策略上的事情,必须找他们参与……其实就是叫他们来打下手下苦力!”只要罪犯有几名枪手以上的规模ATF必定到场,遇见地位不高的州警,还经常都是个现场指挥指导的地位。

齐天林对这种技术官僚的脾气还是很好:“行行行,这种地方你们是专家,我们就看看结果,但是……对方……”

以为他要争辩的官员一口打断他:“那就行!站远点!”

齐天林悻悻的跟自己一帮顶级特种队员抱着半自动步枪,只好站远一点!

有点不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