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19章 老油子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老油子

因为齐天林没憋出来的一句就是对方有塑胶炸弹。

塑胶炸弹其实就是C4炸药,算是蒂雅最喜欢的东西之一,有点跟含水量稍微多了点的橡皮泥似的,白色,一坨捏在手里稍微有点稀,但假如混合点别的东西就正好合适,可以任意塑形,插上引信,这看起来懒洋洋的物质却是最有杀伤力的军用炸药。

用这个的,基本就是军人,或者说退伍军人,而且根据那天晚上的爆炸行动,从接到自己人出事要被带出去,看见一名PMC匆忙冲上一辆车,立刻就迎上去,动作极快的引爆投掷,甚至让周边那些狙击手观察手都来不及反应,就说明这伙人把塑胶炸弹玩儿得很熟练了,齐天林自问自己可能都没有这么熟,有些员工就揣测对方是不是曾经那些战地拆弹部队的退役人员。

因为只有拆弹部队,其实才是用C4来引爆各种爆炸物,消除危险,用得最多的地方,几乎每个队员每天都要用好几公斤C4,熟能生巧这句话是可以应用到任何地方的。

于是齐天林等人就被便衣们要求站在了一长排行动车辆的背后,看ATF和FBI的官员简单训话并出示了这个地区的分布地图,就划分了行动路线跟小队分组,简短的分配一下任务就开始行动!

动作的确是非常专业,在齐天林他们作战中很少看见的五一行动队型成一溜,快速的靠近好几个入口,然后这边的官员就开始拿起大喇叭喊话:“里面的人你们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放下武器……”

齐天林顿时就跟自己人面面相觑,这警察式的作风,的确让他们很不习惯,兵贵神速,兵不厌诈,重点就在突然性和快速冲击,现在的做法,不亚于中世纪那些兵团作战,一定要整整齐齐的排成方阵,敲着鼓前进,后面随之而来的伤亡……

也许警察这种做法是他们一贯针对平民或者一般枪手的,在重复喊话三遍,静默了三十秒没有任何动静以后,那名官员手一挥:“进攻!”

很有气势的动作,但随着各支小分队立刻开始朝这栋三层楼左右,但实际空高有六七层楼的工业厂房楼发起冲击的时候,高处嘭的一声极轻的枪响,明显就是加了消音器的狙击步枪,一枪撩翻那名官员!

齐天林一把就抓住了身边要冲过去抢救长官的ATF便装探员:“狙击手!对方是狙击手!不要靠近!”因为那名官员明显没有死,而是死死的捂住肩胛部的伤口在地上打滚!

这根本就是战地狙击手最标准的做法,首先是第一个攻击指挥官!然后

多半都不追求一击毙命,这样的伤员是没法继续指挥了,而长官倒下,必然就会有人去营救,那么剩下的就是一个个点名!

这绝对就不是一般的城市罪犯!

齐天林的部下嗖的一下就全部化开了,就好像水银泻地一般,一下就散开了,两三个人一起,死死的靠在了各种墙角和车体发动机舱后,六名长枪手对齐天林点点头,就背着长长的狙击步枪背包转身就往外跑,寻找高点攀登去了!

两名另一个方向的探员冲过去想拉拽官员,都是在还有两三米的地方被击中腿部或者腰腹部,翻倒在地,狙击手也不补枪,就让所有人看着三名伤员在地上挣扎求救,无数人脸上都很挣扎,想去营救自己的同僚,但齐天林的人已经尽量拉住了周围能拉住的家伙:“别去!伤员注意自己营救止血,等待解除危险才能靠近!”这些前美军特种兵对这种情形再熟悉不过。

而已经冲击厂房的战术小队们如同开弓箭,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他们要撤回来就得离开厂房周围的一片一两百米的开阔地,所以百余名专业人员不管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全都按照既定目标计划冲击!

五+一的形式就是一定有一名成员不是拿着防弹盾牌,就是拿着撞门锤,羊头撬,嘭的一下,干净利落的撞开门锁,盾牌手打头冲进去,后面的人面朝各自训练千百遍的方位瞄准冲击,力求在一瞬间占领由光亮到黑暗的房间,清理房间。

总而言之来说,其实比齐天林的PMC们清屋行动来得更谨慎一些。

但谨慎的稳扎稳打,随之而来的就是动作频率会稍慢……

为什么小黑们冲屋清理会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稍微莽撞点,就是因为他们面对的多半都是叛军或者枪手,上过战场的人,在被冲击的时候多半会选择反击,立刻反击,而城市罪犯在受到撞门突击还有震撼弹的时候,大多惊慌失措,或者第一反应是先躲避,再反击。

就这么一点区别就是战场和犯罪现场的区别,不能说这些战术小队的做法有错误,他们对待一般罪犯没有问题,可惜,今天应该不是……

呯的一声闷响,随之而来的就是几声惨呼,齐天林和自己的员工一对视,就有点苦笑:“防步兵雷?!”

一般的城市罪犯哪里会用这种玩意儿?

接着就是炒豆子一般的枪声,绝对的突击步枪非常有节奏的射击,砰!砰砰!砰!砰砰!这种听起来很有点韵律感的射击声,很快就越来越多!

光是听声音,齐天林就知道这敌方的人手占据了上风,而因为是室

内作战,很多执法人员携带的是MP5,声音要尖利很多,却没有怎么听见,那就一定是被压制住了!

齐天林他们的通讯系统也没有跟这两支司法部行动队连接,因为对方说自己是执法队伍的频率不可能跟他们民用团队分享,所以现在也无从知晓里面在叫喊什么,但是齐天林拉住的那名ATF探员脸上神情一变再变,转头看压住他的齐天林:“保,保……罗,已经,已经殉职了好些人了……请求,里面在请求支援!”旁边几名带着耳麦的探员也掉头:“请求支援!到处都在请求支援!”

齐天林点点头,却不动,那些PMC也一动不动,探员们脸上神色剧变:“真的!求求你们参与支援……刚才,刚才的态度……”估计以为这帮人是怀恨在心,被奚落了不愿伸手。

齐天林苦笑着指指天上:“最好的时机已经被错过了,我们也是血肉之躯,现在靠近厂房有开阔地,只会被一个个狙杀,必须等我们的狙击手控制局面……”他总不可能自己端着枪冲过去,身中数弹最后却若无其事活蹦乱跳吧?

高等级的作战就是心理较量战,看看究竟哪方面熬得住!

三名探员在地上翻滚,那个长官的动作已经缓慢下来,身边的一滩血迹说明他起码已经流失了五百CC的血量,身体应该已经出现一些反应了,另两名探员比他止血的效果好,捂住伤口尽量借着翻滚动作,躲避到车体后面。

这样的场面很容易激发同僚的救助情绪……

而且对方的狙击手在命中三人之后已经好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在战场上这样的情形更容易让周围的人忽略他那夺命的性质,有些恍惚的怀疑刚才是不是真的有狙击手存在过,真有人会神经兮兮的出去救人……

就得熬住!

齐天林一把抓过身边探员的无线电系统佩戴在自己身上,反正他之前也习惯佩戴好几套,耳机里面简直就是充满了各种美国俚语的大骂声,各种咒骂,交织在枪声中间,看来里面被伏击得真是很厉害,不过从骂声中也能听见不少人的中气还是很足,求生本能和长期的训练让这些人肯定比一般探员强得多,不盲目进攻,保命还是要容易得多。

齐天林想想,还是开口:“我是科巴斯保罗……对方应该是有军方背景的作战人员,专业军事作战人员,现在高处有狙击瞭望手,已经把外面的探员击倒三名,而且封锁了接近厂房的开阔地带,我们正在等待局面得到控制,才能进入厂房参与协同……”

随着他不紧不慢的声音,通讯频道

里面的声音也逐渐平息下来,那种两个系统打顺风仗时候还算和谐,一旦倒霉就对骂埋怨的情绪被控制住,之前咒骂外面大名鼎鼎的保罗也不见踪影的声音都消除了,齐天林平稳的声音似乎是安抚……

可齐天林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段话,他的耳机通讯系统里面就传来呜呜呜的警报声!

齐天林愕然的转头看探员:“有备用频道没?”很明显,这是被对方捡起了探员警员尸体身上的步话机,开动了上面的警讯开关,等于说是从内部全面扰乱了通讯。

探员居然摇头:“以前规定有……从来没有用过,就再也没有约定过了。”

齐天林啼笑皆非的看看自己的员工,他们的频率不同,没有影响,摇摇头:“狙击手到位没有?事态有点紧急了!”

狙击手略微气喘:“马上到位!三个点!”

齐天林不犹豫了:“主动方案!”

步话机里连续的几声:“呼!”其中一个有点呛住,估计是攀爬得正上气不接下气,引来其他几名躲靠在墙角的PMC毫不留情的嘲笑声。

十几米外就是三个血淋淋的伤员,七八十米外的厂房里面肯定还有尸体跟更多的伤员,百米以外的高点就是狙击手在窥探!

这边紧张得喘不过气的探员们有些难以理解这些刚才就看起来松垮垮的PMC,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跟节奏?

不是都讲究作战要严肃紧张么?

老油子,其实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