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0章 宾果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宾果

人是生物体,就好像一定会有膝跳反射一样,遇见各种各样的情况就必然会做出相应的反应。

只有新兵才会精神抖擞跃跃欲试的充满**,越是老兵,就越晓得要举重若轻,遇事不激动,不冲动,平和心,适当的多开点玩笑压抑的才是情绪。

把有限的精力和宝贵的腺上素分泌都用到刀尖上,这才是这些老兵能够活命的法宝。

所以说那些影视作品里面的老兵一个个玩世不恭的样子,真不是白来的,看见战友伤亡悲愤不已,浪费的那一点点情绪和体力也许就会让自己也变成尸体!

齐天林显然也是这种人。

慢吞吞的拿过手里的半自动步枪检查一下,再抓过旁边的一瓶纯净水喝一口,纯粹是让水分在口腔里面逛一圈,湿润一下呼吸道,因为很明显马上就要有剧烈的呼吸……

PMC们也在做类似的动作,斯条慢理,甚至连多一个翻身都不愿做,很没有正形的趴在地面斜着靠着,懒洋洋的做,其实都跟暴起之前的鳄鱼一样,节省体力。

砰!

一声没有消音器的步枪射击声回荡在厂区,比那些闷在厂房里的声音清脆多了!

吓得探员们原地一哆嗦,原本躲好的动作都赶紧再变化一下,把手里的枪朝着各种方向乱指。

齐天林他们纹丝不动,第一选择时候就选择好正确的位置,后面不再怀疑自己的决定,而且这个时候心理上的紊乱,甚至比动作上的浪费体力更要命,几个惊慌的下意识动作可以说就能让人心理上不可避免的产生疲惫不堪的压力感!

所以一名PMC手上拿着的矿泉水瓶一动不动的把最后一滴倒进喉咙,细心的拧上瓶盖,借着这缓慢的动作调息自己,眯着眼只看老板齐天林。

齐天林则同样眯着眼斜着耳朵,判断枪击方位,砰!

又是一声!

接着就立刻是接二连三的步枪声,其中甚至还有几声带着消音器交杂在一起,但是齐天林和PMC们已经把目光集中在了厂房楼的右上角,那边水泥墙体上溅起的飞屑说明那名狙击手已经被找到了踪迹!

两名探员也看见了,自作聪明的以为时机到了,一跃而起的要去救人,齐天林只拉住了一个,噗!

一声闷响,难道对方就不能有第二名狙击手么?

又多一个伤员在地上滚翻,这次探员们彻底不敢上前了死死的靠在各种隐蔽处。

齐天林直到明确己方的狙击步枪换上弹匣,在朝两个上角射击了,才

缓缓的起身……

所有数十名PMC非常奇特的,几乎同时缓缓起身,没有听见齐天林有任何指挥的声音,他们就好像一大堆趴在高速公路边的癞蛤蟆似的,灰扑扑的摆出一副运动员姿势,一点作战的味道都没有,步枪都在双肘弯处横放着,用最省力的方式端着……

突然齐天林就在空中对射的狙击步枪声音有个轻微断档的时刻,一弹就出去了!

呼啦啦的一群人啊,就好像一大群跳着过高速公路的癞蛤蟆,就那么一瞬间,这些探员还没来及作出什么反应,数十名PMC就全都靠在百多米外厂房的墙面角上了!

这么轻松?

这其实就好像那个商业笑话,一名工程师在发动机上画个圈指明里面有问题,就要收费一百元,他的解释是,画圈只值一元,知道在哪里画值九十九元。

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跑,就值一条命!

而最危险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跑,你过去没事,就不意味下一个没事,没准人家就是在算跑动暴露的几率,所以一窝蜂往往才是保险的。

跟散兵游勇似的动作,其实充满战场智慧。

没有欢呼没有击掌,任由自己冲跑的身体撞击在墙面卸力,比自己刹车耗费的体力少。

齐天林快速的指指几个角度方位,就开始分队行动。

再次让远处探员们惊呆了的就是,这些PMC根本就不进屋,仗着身上装备轻灵,快捷的就开始三人一组,用品字形的结构爬墙翻窗!

两个组靠在一起,必要的时候,还要三四个人把其中一人高抛,然后扔下绳子爬上去。

面对楼房,军队作战一贯都优先考虑从上往下打的,而且现在里面已经有部分探员行动队,按照探员们的路线进去,很容易被误伤的……

已经挂上二楼窗台的齐天林对刚才那名在自己身边的探员做个打电话的手势,提醒对方赶紧叫增援,指指天上,是空中增援,在冲进去受到压制以后,已经第一时间呼叫了增援了,其实现在也不过才过去几分钟。

几乎所有的探员都觉得过去了好久一样。

其实在齐天林看来,就是因为那个自大的官员耽搁了一下,不然伤亡不至于这么大,不过他也没有啰嗦的必要,对不对?

单手挂在二楼窗台上哦!

齐天林是单手这样挂着对外面做动作的,做完以后才搭上另一只手,硬生生把自己提升上去,看看这点肌肉力量,探员们就有点服气了,M4步枪挂在背上,刚探出头,左手肘就一下撑在窗台上,右手在腰

间一抹拔出P226就开始射击!

其实他的面前空荡荡的机器厂房里面除了大型的铁疙瘩机器,并没有看见什么人!

好一会儿没听见里面这样密集的枪声了!

齐天林几乎就是第一个开枪暴露并且吸引注意力的,其他PMC不需要发号施令,就是抢着这零点几秒的时间,翻身跃窗,挂在胸前的步枪立刻就开始射击!

军队永远都讲究个暴风骤雨的压制,这一点和警方什么都先安全再小心不同。

更有跟不上节奏,还没来得及翻窗的家伙直接单手挂着就扔震撼弹!

动静可比刚才一楼大多了!

可齐天林刚跃上窗台蹲着,就又伸腿拉起下面一人,接着踩在别人肩膀上,就又往上攀登,这都是佯攻!

重点才是一定要到顶楼!

自上而下的行动才是最有效的,这一点不但适用于政治,也适用于楼宇作战。

狙击步枪的声音明显密集,而且几支步枪有节奏的交替更换弹匣,保证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就在这时,一楼另一侧哗啦一声那种卷闸门的声音猛拉起来,几辆车发动的声音轰大了油门就发动。

要逃了!

也许这里的人之前是自恃悍勇,打算摆平了进攻者才撤离,又可能是听见了齐天林在通讯频道里面的科巴斯保罗大名,更重要的也许还是二楼突然就被击穿,喻示着来者不善。

总之这个时候就要选择逃离了!

之前的地形研究这个地区的厂房周围是有铁丝网的,而且外围就是荒草平地,所以大量执法队车辆就堵在了厂房外另几栋房屋的路口上,从楼里可能看不见,但是只要一靠近就会被高点狙击手发现。

齐天林来不及换位了,他的目的还是上楼,只能在通讯频道里面低呼:“尽量牵制!”

因为路口那边剩下的都是后勤便装探员,以手枪和霰弹枪为主,堵截的能力可想而知。

队友不给力,齐天林的人马也抓瞎!

所以二楼这些冲进厂房机器之间的十余名PMC立刻就分出几人冲向几个门口楼道口边的车床守住,其他的扑到窗边,就用枪托砸开灰蒙蒙的大块玻璃,开始半跪在墙边射击!

对方可能是真没想到这帮人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射击,总之跟警察执法机构的做法有很大区别,步枪子弹噗噗噗的就撕裂了民用车辆顶棚!

三辆轿车和一辆厢式货车中,立刻就有两部失去控制乱摆着撞向旁边的墙体!

驾驶员被击中了!

齐天林立刻就听见自己身边连接天台的楼梯上传来轻微急促的脚步声,他不移动,只是把手枪稳稳的举起来,朝着楼梯转角处的一个很小缝隙,栏杆边的缝隙,正好能看见天台门边……

一只穿着高帮靴的脚刚迈进来,就好像主动送到P226的瞄准线上,齐天林就击发!

八米左右的距离,击中的脚踝部位,只需要一枪,手枪弹的枪声还在狭窄楼道里面回荡,那个身体就一下滚翻下来,而且伴随着枪械在楼梯上磕碰的声音,齐天林在耳麦里面:“宾果!来抓一个!”

就跃出来,正迎上对方翻滚落地,一个白人男子三十岁左右,一看就是有当过兵的气质,手中一支带瞄准镜的M14步枪摔在地上,齐天林来不及查探他身上还有没有武器,一个踢腿,就跟贝克汉姆发任意球差不多,抽踢在对方头部,顿时昏过去!

听着身后已经有脚步过来,齐天林就跟只猎豹一样,飞快的越过地上的昏迷者,冲上天台,当然不忘在耳麦里面通知自己的狙击手:“我上天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