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1章 忠诚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忠诚

工业厂房的楼顶和一般民居的顶部是不同的,一般都是中间一道带采光窗的脊梁,两边是水泥板倾斜,带着青苔其实有点滑,但齐天林在跃出天台门的时候,已经把手枪入套,一摆肩就把那支只能单发射击的M4步枪端在手里。

就算是临时采购的半自动步枪,依旧是好东西,来自柯尔特公司的精品,端在手里就算没有诸多加装配件,依旧有熟悉的平衡指向感,平端在肩头,右眼放在射击基线上,左眼却尽量的照顾环境,弓着腰,快速的在屋顶地面上交叉步移动。

刚才那是用M14狙击步枪的,就多半说明是军方人员,这种越战时期的主力武器最后被M16替代,但其中相当一部分品质优良的被作为精确步枪分配到海军陆战队,民间武装人员练狙击的很少用这个,M700才是主流。

所以齐天林还是略微慎重,还有一人……一发这样的7.62毫米子弹依旧可以把自己的头炸开!

远处的PMC狙击手能看见老板的身影,清晰的提示:“老板前方,左侧大约四十米的距离,剩下的狙击手应该就在那一带!”

只能大概的模糊认定区域,齐天林低呼一声回应,脚下原本平移的交叉步,变成了双脚尖向前的小碎步,脚掌绷成弧形,就好像扇形印章一样,脚跟落地,无声的在地面碾压到脚尖离开,双脚快速交替,几乎就好像一条噬人的毒蛇,迅猛又静悄悄的靠近。

后面已经有PMC冲上天台门,因为前面多半只有一名敌手,就不跟进干扰了,却端着步枪在门口警戒,并且不忘潮水般的拍老板马屁:“啧啧,看这小脚步,老板走得那叫一个稳,前面有小石头,哦,简直是有高精密的探测仪器一般,轻松的擦着石子越过,老板您到底是在看射击对象还是看地上的?什么时候教教我这一招……”

耳机里面还有人鼓掌。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一些小细节很容易凸显出作战能力。

齐天林不得意不回应,全神贯注到自己步枪的前瞄准星上,左眼尽量放大视场,关注前方任何可能移动的物体,这纯粹是训练出来的结果,来自模仿青蛙的眼睛特征,尽量利用视网膜去观察,而不是瞳孔,用大面积的余光捕捉移动物体……

二十米、十五米、八米……

马上就要靠近天台楼顶采光窗房脊的另一头了,齐天林已经瞥见那个反坡上铺着的射击毯,露出了一角,之前的枪手就在这里,现在么……

他反而停顿下来,没有立刻扑上去,而是舒展

了一下自己双腿,从小碎步的状态变成双腿分立,做个轻蹲,脚跟离地,身体有点轻摇的不稳定,其实就好像弹簧一般的在摇摆,摇摆着慢慢踮脚前进。

这就是极耗体力的时刻,任何一个判断失误或者动作滞留,都可能导致自己的死亡,身体动作都还在其次,最重要的就是精神状态,高度集中的精神就好像在做垂直升降的鱼鹰战机一样,是平飞时候耗油量的多少倍,高度紧张导致的腺上素急剧分泌,如果有个计量表就能看见人体精力简直是飞快的下落!

对方可能略好,防守比进攻在形势上被动,但在战术上更主动。

齐天林的弹簧步,有些诡异的没有朝着那露出来的一角过去,而是在绕着圈子离开一点距离,改变角度和方位,绕着把枪口晃动在那一整片区域。

这其实相比他刚从加拉逃出来,在荒漠小土屋遇见那只海豹时的作战能力和心态,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那时还有些沿袭以前的赌运气,略微莽撞的心态,现在几乎就跟当年那只海豹一样,平静的算计,对方可能处在的方位跟可能性,绝对掌控好局面,就好像两只冷冷的鬣狗正在游动相互寻找机会,绝不会像那时一样盲目出击。

阳光正在头顶,七月的纽约也处在夏季,如果穿着那些重型服装多半就被晒得吱吱冒油了,齐天林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脚掌在地面移动时候的炙热,那些青苔也被晒成了干燥的块状,自己的脚尖碾压成粉碎时候,可能会有那么一点拨动草皮的声音,又或者是幻觉……

两名超级猎手一般的高手都在无声的寻找等待机会……

那名天台门口的PMC显然已经意识到老板锁定了对方的位置,轻呼一声:“我来?”

齐天林在几十米外极为缓慢的点头,PMC就端了自己的步枪,脚步略重的从另一个方向快步往这边冲!

这时候就好像适时的添加一股外力,打破这种平衡!

只不过,就在这一刹那,楼下突然传来一声爆炸!

齐天林知道自己的部下全都携带的是震撼弹,老实说,这种玩意儿就是吓人的,没杀伤力,只有爆炸没碎片,但是现在的爆炸声,显然属于重量级……塑胶炸弹的较大剂量!

一定是这个对方团体中熟悉塑胶炸弹的其他人引爆了炸药!

没准儿就是炸死约翰那辆车上的凶手!

C4炸药在室内爆炸的威力极大,这种板式结构工业厂房要炸塌也不是什么难事,齐天林明显感觉到楼体摇晃了一下!

而就在摇晃的这一瞬间,他的精神力

和注意力依旧在面前那个反坡的屋脊上,丝毫不因为爆炸有任何分散,所以他的眼睛就在毒辣的阳光下,捕捉到了一点点那么轻微的痕迹!

爆炸引起的摇晃和震动,使暴晒干燥的屋顶一下就腾起了一片轻轻的尘雾!

而就在齐天林枪口晃动的尽头,那里却和周边不同,没有尘雾在离地几十厘米的空中,很细微的差别,不专心看,根本注意不到,况且这一下的腾起马上就恢复原状!

那里趴了一个人!

正是这个人体压住了地面尘土的飞扬!

齐天林似乎在跟着爆炸摇摆的身体一下就腾起来,好像真的被爆炸震动腾起来一般,在空中扭开一个角度,刻意的翻滚,肩膀落地,右手食指已经开始连续的扣动扳机!

就好像美国人总是迷恋技术至上,科技至上一样,他们对于枪械的看法也是大威力、高射速至上,所以控枪法案一般都要求严格区分单发射击和连发射击的半自动,全自动枪械,这样让执法队伍能占据一个他们认为的高射速优势,那就是大威力。

殊不知在齐天林他们这种人手里,绝大多数时候,从来都不用自动射击,单发扣动扳机几乎就是习惯。

同样是一支M14步枪,当年在越南战场被淘汰,最大的问题就是枪身过长过重,在热带丛林里面很不方便转身,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

这种其实又能远战狙击,还能近战连发的武器真是好东西,就是长了点,一名身上穿着灰色运动服的狙击手,几乎是惊愕的抬头看见齐天林猛扑出来的角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而且更出乎意料的就是为什么他一动不动,却被准确的判断出了位置,导致他的步枪正朝着那名PMC扑过来的脚步方向,来不及调转枪口了。

他还算警惕和经验丰富,手边还有一支MEU手枪,右手离开步枪就抓起手枪,沙色涂装的MEU磨砂面下露出的精光枪口线,几乎都让齐天林感觉到耀眼!

来不及了!

从跃出就已经开始扳机的齐天林显然就快了那么零点几秒,手指不亚于钢琴师的灵敏和快速,拨动扳机!

砰砰!砰砰!

两个双连击!

直接命中对方侧卧的腰腹部和头部!

军方人员动手,从来都是先讲究彻底消除危险和战斗力,然后才考虑要不要留活口的!

噗的一下齐天林肩头落地的声音几乎和那把MEU落地的声音同步,一个翻滚就起身,过去一脚踢开M14步枪,却小心翼翼的捡起那支MEU,当着已经冲过来的PMC

,乐淘淘的对下属显摆一下这支枪,毫不客气的就塞进自己T恤下的后腰!

这也是军队……

才不考虑是不是证物,这是自己的纪念品!

所以那名PMC也不奇怪,笑嘻嘻的就过来蹲下检查尸体,一把撩开对方的运动服,肩部果然有个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刺青!

就好像MEU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高级作战人员不喜欢公发的M9手枪,自行安排配备的高级1911一样,这名枪手百分之百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

PMC表情略显黯然:“我也是……海军陆战队。”

这真的有点讽刺,就在美国自己的国土上,一名前海军陆战队员跟自己的同伴枪杀另一人,结果还是海军陆战队成员。

齐天林捡起那支M14,检查枪膛有弹,就立姿平端,对着下面已经逃窜出来的两部车,开始射击!

相比5.56毫米的M4步枪弹,还有9毫米的冲锋枪手枪弹,这种大威力的7.62毫米步枪弹才是在上百米距离上对车辆人员有最大杀伤力的武器,因为己方的狙击位是距离驶近的车辆越近,角度越不好掌握,只有齐天林面对远去的车辆拥有最佳角度……

“永远忠诚……忠诚的只有我们手中枪……”

随着齐天林有些轻巧的喃喃,这支装配了消声器的M14开始带着较重的后坐力,喷射火舌,射击三百米外的逃窜车辆!

轰的一下,其中一部车不知道是引擎后置还是打中了油箱,一下就燃烧爆破起来!

那名PMC已经站起来,也端着自己的步枪,站在齐天林的身后,有些出神看着远处的熊熊火焰,跟着轻笑低语:“永远忠诚……?”

这是海军陆战队最核心的口号,从成立之初,这支专门用于在老式战舰战斗中跳帮肉搏的部队,在跃出船身时候,就一定会高喊这句口号!

而齐天林不过是听宝宝无数次的轻唱这首俚语歌曲,海军陆战队的口号歌曲,当然,齐天林那时怎么都不想到,宝宝是只从海军陆战队成长起来的海豹……

永远都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