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2章 试一下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试一下

不知道这些人是忠诚于谁……

打下了天台顶楼,三楼基本没有人,由上而下的攻击就是顺理成章,好像挤压一样,就把地面抵抗的武装分子逼到了一楼,转换为防守态势的FBI和ATF行动队员们抵抗的火力还是足够,虽然遭受了重大伤亡。

但……肯定众口一词,这个伤亡是因为敌人太强大!

四辆冲出去的车,在他们冲到便装探员封锁线和只有手枪的警员封锁线之前,被齐天林和另外几名特战枪手留下,下车准备负隅顽抗的基本都被高点狙击手消灭掉,不管旁边的FBI高喊留活口,齐天林和狙击手们没有任何顾忌,只要枪不离手,不投降的,就持续射击,而且枪枪要害!

对方是高手,留下性命就是不要自己的命!

冲进一楼被压在各种车间设备之间的FBI和ATF,死亡了十七人!

这几乎是是近些年来国内行动执法人员死亡的新纪录,伤员更是超过五十人,还包括ATF的现场最高指挥官,现在都还在ICU抢救。

抬出来的运尸袋把执法人员一个个整齐的排列在空地上,到处都闪烁着救护车的灯光,还别说,美国国内特有的这种大型救护车,让齐天林看了都有点眼热,自己在非洲可很少看到这样装备齐全的好东西。

另一边八具尸体,外加一名狙击手活口,就这么九个人,其实这栋楼里面就只有九个人!

除了在天台门边被齐天林踢昏的狙击手,其他所有人都被击毙。

这里就是个行动据点,存放枪械,改装车辆,生活躲藏外加健身房,现在到处都被FBI拉上警戒线,每一颗弹壳都摆上标注,收集所有可能的证据。

因为除了顶楼的狙击手,其他六七人都在上车逃离,然后被击毙,所以清楼的工作很轻松,没什么危险,唯一就是楼上靠近一楼时候,被惊弓之鸟的执法队给射击了几枪,早有防备的PMC叫喊住了对方。

齐天林终于把两支长枪都扔给自己的员工,开始在楼里面转悠,他现在身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安保团队主管,是有资格审视这些现场查找蛛丝马迹的,关键是能阻挡他的ATF实在是没有人开口。

FBI的现场指挥官麦坎锡比较惜命,所以一开始他就躲在封锁线后面,现在安然无恙的进来,颇有些小心的伸头到处看:“全都是重火力……很少见。”

齐天林轻松:“全都是军方做派,开枪射杀都是按照军队的风格来,当然少见,这就是一支小型特种分队,在纽约

郊区作战,你觉得会有多大的杀伤力?”

麦坎锡有点后怕:“这样……的队伍进入市区伤亡率很高吧?”有六名执法人员就是在触发爆炸时候身亡,他们终于见识到军方作战和警方有什么质的区别了。

齐天林指指对方囤积在后面的弹药:“这是他们意识到我们也是军方作战成员,才觉得没必要苦战,想立刻撤退,才会这么轻松完成歼灭,不然他们要是真打算固守,除非用炮火炸掉这栋楼,你们就等着起码牺牲三位数的警员才能完成!”

麦坎锡还是有感谢:“看见他们的车不管不顾的朝着我们封锁线冲过来,是有点吓楞了,平时的犯罪分子根本没这样的。”

齐天林摇头:“这不是犯罪分子,这是军队,这有本质区别的……”拔出自己腿上匕首挑弄桌上的纸质文件和一些地图还有装配工作台上的爆炸配件触发开关等物件,这些东西铁定要被FBI一一取证,自己就没必要留下痕迹。

这是在三楼的办公室和居住房间里,齐天林看见的依旧还是军方的特征,整齐的行军床和个人物品,甚至吃喝用的刀叉盘都还是军队的款式。

那几个大箱子比较出人意外,不是什么重型武器装备,而是监控系统,连同那个有红外线屏蔽的厢式车,可以组成一个标准的内部监控通讯系统,但对方在撤离的时候,显然已经破坏了其中的电脑硬盘,麦坎锡指挥探员上封条,这些东西都要一一取证。

但麦坎锡认出了箱子角上的重点:“ISTF,这个……这个标记,属于极端右翼激进团体……也就是新保守主义的爱国激进组织。”

齐天林有笑意:“CIA在国外反极端组织,你们在国内反?”

麦坎锡耸耸肩:“2008年以前只有一百多个注册的极端团体,2012年他连任的时候就一千四百多个,现在更是暴涨!保守精英团体的美国人可是很仇恨现政府的,这几乎是我们这几年的工作重心。”

黑人总统来自民主党,赫拉里也来自民主党,美国的民族共和两党说起来都是为了美国利益而存在,但是在立党宗旨上还是有区别的,总体来说民主党稍微偏蓝领一点,有人数优势,共和党精英一些,人数较少但地位普遍中产以上,影响更大。

保守的美国人历来就非常多,他们秉承的白人至上、美国至上,天赋人权等等一系列老式思维导致他们对目前大量移民涌入,改变生活就业机会等非常不满,所以非洲裔的现任总统就很不讨他们喜欢。

就算没有民主共和两党之争,这些人还有各种各样其

实参差不齐的不同思路,有反对国家禁枪的,有反对甚至某个法案的,总而言之就是美国国内其实有不少极端武装力量,他们自称为民兵组织,只不过因为较高的文化和法律意识,不至于跟阿拉伯世界的恐怖组织那样乱来,大多持我保护我的地盘,别来打搅的防御态势,也不公开跟联邦政府对抗。

美国政府大多也采取注册监控的形式。

不过这些人的能量和破坏力也不小,最著名的当然就是1995年的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就是由几名前军人组成的民兵组织,袭击了办公大楼造成168人死亡,这几乎是在911之前美国本土最大的恐怖袭击,还是本国军人造成的。

麦坎锡快速解释几句:“这里很明显就是ISTF的基地,他们在这里发起针对赫拉里女士的袭击……”

齐天林玩味:“背后呢?谁在支持他们?”

麦坎锡摇摇头摆开手:“天知道?俄克拉荷马爆炸案直到凶手几年后被执行死刑,都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齐天林其实这一两年学习国际形势读研究生,也算是了解这些重大事件的,更是嘿嘿的笑:“然后他被执行死刑以后三个月,就发生了911?”

麦坎锡已经摆脱了之前有点小心的状态,摇手:“我只是个联邦调查局探员,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军事家,不会思考那么多……”

这一系列的事件其实是另外一种阴谋论的说法,就算齐天林曾经亲口听拉胡子承认自己制造了911,但是这中间的疑团也足够多了。

但现在显然不是讨论这种八卦的时候。

对齐天林来说,已经确认是美国本土的ISTF民兵组织执行了袭击,那就足够了,他可以完全相信并理解,这不过是被支在前面的一杆枪,就好像长官他们在美国都能组建为数不少的神秘小组织,在必要的时候调动他们干点啥,甚至连这杆枪都不知道自己是为谁卖命,说不定这些人的宗旨根本就是和幕后黑手背道而驰的,根本无从查证背后是谁。

这些人是狂热的爱国主义者,他们认为自己做的才是对这个国家有益的事情,甚至暗杀某些会把美国带向企图的总统或者候选人也是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

齐天林就是这样回去汇报的。

看着手里平板电脑上的图片,赫拉里脸上有点不屑的轻笑,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就是在她丈夫任期内发生的,所以她当然知道一些外界所不知道的东西:“果然还是他们……又搞这一套……”

齐天林不问是哪一套:“现在您已经是民主党的

正式候选人,民主党会负责您的安全保护,我的团队是不是需要转入别的形式,避免影响您的竞选?”一个总是被荷枪实弹保护的总统候选人并不讨选民的喜欢,何况接下来赫拉里的主要工作就是不停的到处筹款,打广告,到全国各地去演讲游说。

赫拉里很有些赞许的点点头:“不错,你的确有不错的政治敏感性,我现在需要的形象就是带领美国摆脱目前状况的希望,那些保守主义的精英分子总归是少数,在投票这个事情上,我只要能抓住大多数,我就胜利了,这个时候,我是不会去迎合少数人的,所以你的团队还是潜藏到水面之下吧,这一次就算是打了个突然,让对方没意识到你这样水平的加入,接下来也许还有更难的挑战,就……你跟在我身边展现一下就行了。”

齐天林觉得这样的形式也不错,以他一个人的能力,保护赫拉里一个人,他觉得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只来及给纽约的夫人和女朋友打个电话说说自己的工作行程安排,就立刻开始雷厉风行的随民主党竞选团队,到美国各地进行拉票巡游……

于是他需要额外保护的人,还多了一个,杰奎琳。

齐天林很好奇的询问她不去上学么,杰奎琳给了个理所当然的答复,放暑假了,自己不过是把时间稍微提前一点,这一点自己只要能修学分弥补就可以,而且这种在总统竞选团队实习的机会也是可以抵扣学分的。

其实人真的是生来就不平等的,这样的天之骄女和安妮一样,她们都能享受到完全不同的起跑线,也保证了她们所处的位置都被定义为不用随意勘破的费厄泼赖底线,连同呆在纽约的柳子越和玛若,身边强大的保护团队和所处经济地位,都保证了她们的安全。

只有蒂雅,这样最正儿八经的草根民女,才会被有人认定为,也许是齐天林可有可无的一个低贱女伴,适合用来作为战略调动的突破口。

也许在遥远的非洲,能够击杀威胁这个对政治经济也无足轻重的女孩,或许能把保罗临时从赫拉里身边调动开?

不管能不能行,警告或者干扰,总是可以试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