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6章 走一遭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走一遭

这是一份来自CFR的邀请函,请赫拉里女士在适当的时候前往他们的总部做政治纲领演讲。

CFR……齐天林看着这个缩写单词在正式公函上的精美徽章,根据他在英兰格呆过的日子,就明白这一定是个动不动就超过百年历史的老单位。

赫拉里在关注他的表情:“没听说过?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这下有印象了没?”

如雷贯耳!

学习国际政治学的人怎么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协会?

还有两年才满一百年历史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国政治智囊团,就好像PMRI之于美国军方一样,PMRI基本都是从美国国防部退役的将军到军士,而CFR则是源源不断给美国政府供给政府要员的温床!

一个数据说明重要性,二战以后,所有美国总统候选人,只有三个不是来自这里,而这三人,无一例外的最终失败!

所有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无一不是跟CFR的政策一致。

按照坊间传言,美国政府不过就是CFR的执行机构,把自己定位在智囊团的CFR其实才是美国这个庞大强盛帝国的幕后政府!

齐天林笑了:“哦,原来是这个……您准备什么时候去?”

赫拉里玩味的看着齐天林的表情:“你代表我去,怎么样?”

齐天林楞了一下:“这里?我……还是个外国人呢,更不是政治人员,现在纯粹是以承包商的身份加入您的竞选团队。”

赫拉里随手扔掉手里的签字笔在桌面上,动作看起来很轻松随意,但似乎也下定了决心:“你难道不应该为这份邀请函负一点责任?你不知道CFR最近最关注的两个方面,都在你身上?你难道也不知道CFR和共济会乃至罗斯柴德尔家族的关系?”

齐天林有点哑然……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成立于1918年,一个很敏感的年代,一战时期。

美联储实际成立于1913年,更是和CFR前后脚的关系。

他们都是在那个关键的时刻改变了美国国家体系的性质和走向,和一个关键的民族拉上了关系……犹太人。

就好像美国共济会成为以罗斯柴德尔家族为核心的神秘精英团体一样,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同样是个由大财团组成的精英团体,这个团体延展出来的就是那个著名的华盛顿犹太游说团体,这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一个小小国家拥有那么强盛的游说团体,还屡屡能够影响到美国的主要国策,就因为,

这背后的一连串关系。

假如说美国政府不过是台前架子,外交协会是背后影子,共济会是最主要的实体,那么美联储就是调动美国政府的那根杆子,这个名为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金融机构,实际上是由多个财团组成的私营银行,由私人银行实际控制了这个国家的金融命脉!

在一百余年的生存时间里,除了有一年装模作样不是犹太人掌权,其他所有的时间,美联储的主席都是犹太人!

这就是强大而民主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经济巧合?

当二十世纪以前一直没有办法建国的犹太人,在一战感受到了来自欧洲的威胁之后,转而押宝在美国,利用他们之前已经在美国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富和身后人脉,加上那场二十世纪初著名的银行危机,造就了这个完全是有利于大财团和犹太人的金融政治体系。

犹太人善于经商和喜爱抱团的行为,其实就跟华国江浙一带商人的天性差不多,但是这个民族又有一个比较极端和排他性的宗教共存,导致他们一直处在一个比较异端的地位上,一方面竭尽所能的创造财富和欧洲财阀争抢财富,又另一方面渴望挤开伊斯兰天敌,回到发源地建国。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二战犹太人会遭到欧洲那样的屠杀,又为什么在二战以后会以列色建国,更能解释为什么美国一直以来都对伊斯兰国家那样仇恨。

看看那些著名的名字吧,爱因斯坦、格林斯潘、基辛格、索罗斯……无一不是影响这个国家跟世界的犹太人,而更多更为专业人士熟知的犹太人出现在更多的关键点上。

不能说犹太人完全控制和驾驭了美国,但肯定极大的影响了美国政策……

齐天林身上现在越来越明显的伊斯兰关联,不可避免的会跟这一系列的团体底线产生抵触,而CFR在经济领域目前最为强大的对手华国,同样也跟齐天林的华裔身份交叉起来。

原来是这样,以前一直都觉得不可能跟自己产生交集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终究还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跳出来,为共济会或者美联储出头了么?

这可是个大个子,标准的一千四百名会员只有退出,才能补进一名,无一不是美国超级财团或者重要政府部门成员,最差也是政坛经济界冉冉升起的明星,用刀枪挨个杀个血流成河么?

齐天林的神情真说得上是瞬息万变,赫拉里看得有趣极了,还加把火:“知道我为什么在出现病症之后决定辞职国务卿么?就是因为我看透了这一切,觉得失望极了,提出辞职的同时,也正式退出了CFR!”

赫拉里摆摆手:“我现在不是CFR的人,这就意味着我后面的竞选决战什么都可能发生,这也是民主党内部对我最大的压力,要求我必须向CFR妥协,也就是向这一系列连带在一起的方面妥协,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呢?”

齐天林有点瞠目:“这……不是根本上就堵了您的路?”如果说之前自己暗自动手调动经济冲击让美联储措手不及,忙不过来,连带共济会的金融财团们没有在民主党内选的时刻彻底把赫拉里拉下马来,现在换上政治牌了,几乎囊括了所有政治精英的CFR出手了,要是还不低头,很难保证最后的选票会出现什么样诡异的情形!

赫拉里带点嘲讽的口吻:“这就是我的竞选之路,从一开始就知道近乎于不可能!我几乎是在用生命做赌注,没想到居然趟过了民主党代表大会那一关,我自己都还没完全想好经过这一关呢?你去试试?”

齐天林也不傻:“这么重要的事情,您就叫我去试试?”

赫拉里摊开手:“不然谁能代表我去?我决意退出CFR就没打算回去过,我已经厌倦了为虎作伥,对,就是这个词,我想做的是保证美国的利益,美国民众的利益,而不是犹太人,以列色的利益,但是只要跟CFR拉上关系,就必须在这方面妥协……当然,政治的艺术就是妥协的艺术,我也不是不能妥协,那就只有你代表我去……”

齐天林再次低头看看自己,西装革履,身材健壮,因为天天在纽约上班,也还算干净利落的没有养大胡子,但络腮胡须总还是有的,怎么看也是个三十多岁靠体力吃饭的家伙,怎么就沾上这种事情了:“我去说什么?一言不合,打得他们服气?这算是踢馆么?要是这样,我倒是有把握!”

赫拉里哈哈哈的笑起来:“别忘了……论商业市值,你其实已经超过其中大部分经济人士,假如加上你那些跟诸多欧洲贵族财阀之间的关联,你别不承认,你隐然也是个拥有巨大经济利益的财阀了……对不对?”

齐天林点点头:“枪炮一响,黄金万两,我吃战争饭的,当然是要赚钱,就跟为您服务一样,也最终是为经济利益产业服务。”这点他从来不避讳,别谈感情,谁都知道那是糊弄人的,这样也更能解释他为什么要选择投资赫拉里。

赫拉里赞许的点点头:“那么你的商业价值体现其实还不如政治价值,直布罗陀的行政长官,英兰格内阁部长,外加非洲多个国家的实际掌控权,这样的身份,难道还不值得去外交关系协会说点什么?”

齐天林谦虚:“您得知道我这些头衔都是虚的

……”

赫拉里嘿嘿一声:“你认为美国总统这个头衔是不是虚的呢?”

齐天林给噎住,有点呐呐:“一直以为还是比较实的!”

赫拉里冷笑:“实?美国总统的上台只能是代表了某种实力的体现,你觉得美国总统除了跟你那个老丈人一样发点勋章什么的,能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力?不过就是把背后妥协和商议好的政策宣讲和表演出来而已!所以上台的还尽得选演技高超的!”

齐天林默然了,随着自己在美国参与得越多,对政治的理解越深,似乎有些本质上的东西还真是老太太一针见血的这样,美国近年最成功的总统就是个专业演员,做演员的时候是二流,却带来美国发展最好的几年,此外的美国总统,哪个不是演技过人,做点法事道场,那是立马进入状态的那种,包括老太太本人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表演,都是顶呱呱的。

政治的本质……不就是由个人在台前体现某个阶层团体在背后的政策么?

自己都在非洲那么几个国家元首背后当黑手,从耶米斯基纳到苏海亚、哈代比等人背后,那个不是都实际上是一整个政治团队在操作?

就好像徐清华跟自己的协作,难道就是他个人的行为么,绝对不是,绝对是一个得到了高层团体同意的行为。

这才是政治……

抬起头看老太太:“那您说我应该怎么去代替您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