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7章 天赋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天赋

赫拉里稳坐办公椅,椅子很豪华,有北美传统风格的纯实木转椅,身上是深蓝色的套装,虽然年近七旬,依旧保持相当好的雍容华贵仪态,看来做政治家就是做演员真是有道理,这气质风度上个台一定没问题。

“美国政治不可能被犹太人挟持,这是绝对的,容忍犹太人对我们的渗透,这也是在美国政治允许的范围内,因为犹太人没有过高的政治对抗能力,那不然为什么阿拉伯世界最近几十年一直在试图复制犹太人对美国的游说渗透,却完全失败?”

齐天林背上有点发痒,这几乎就是长官曾经对自己讲述的沙特带领的阿拉伯路线,原来早就被人家看在眼里!

“也不可能是俄罗斯或者华国这样的国家对美国能进行渗透,就好像美国有绝对的信心能压制住日本,才允许日本在亚洲瞎嚷嚷,美国也有把握控制犹太人,才利用犹太的金钱。”

“但是,你别忘了,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国家跟市场必须遵从自由主义,这是我的观点,其实一直都没有变过的观点,这其实是保守主义风格的观点,这也就是为什么保守派人士觉得我摇摆不定,痛斥我政治立场不坚定的原因,我一方面推崇自由主义的保守主义,又另一方面倾向新经济政策要向大众倾斜,也就是向新移民和底层民众倾斜,这是两边都不讨好的做法,一方面保守派的精英分子觉得我把他们的利益分给了而更多民众,而新移民和底层民众又觉得我在破坏他们的就业机会,在打破美国赖以成名的制造神话。”

“只有一个原因,所谓的自由主义保守派,又或者新经济都是百年前定义的,世界已经在变化,美国之所以能保持强大的生命力,就在于我们有一个灵活的体制架构,会顺应实际情况调整改变,我之所以敢逆流而上,我的身后自然也有一股力量,不光是民主党的力量,而是一股跟我在政治上有同样理念的政治家,经济学家,我们认为犹太人现在已经越界了,他们超越了红线,过度的放大了利用经济影响美国的能力,是时候调整这种状况了。”

“看看美国的金融赤字、债务危机,其实都是经济惹的祸,过度的虚拟经济已经让美国的生命力受到严重制约,美国目前还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挤掉其中经济学货币上的那些泡沫,就知道实际上只剩下多少,而且分布极为不合理,只生存于高精尖端美国制造,其他所有的产业都因为成本过高没有竞争力,这一切,都必须要调整……”

齐天林经济学方面是短板,双手搓搓:“您这意思是要我去炸掉

华尔街?”貌似这是当年拉胡子对自己说过他的理想吧?

赫拉里没有因为这个玩笑有笑容:“大财阀导致的垄断经济主义就是自由主义的大敌,你算是大财阀吧?也反对美国自由主义,当然我知道你的反对更多是国际政治层面的,而不是经济层面,但可以利用这个小花招,让他们对你视为同类……”

齐天林惊讶:“您让我去卧底?”

赫拉里耸耸肩:“所以说,我才说不然除了你,谁能去?任何一个知名的官员或者经济学家,政治学者都是有明确的政治经济观点来龙去脉,这个是没法伪装的,只要查看这个人从中学到大学的所有观点跟论文,所有东西都是清晰的,只有你,你这个根本就没念过大学,却空中楼阁一般的拥有一套独立思考体系的人,可以随心所欲的混进去……你还是北美帆船赛的冠军嘛……你会看见很多熟人的。”

齐天林有些头疼的使劲揉脑门心,赫拉里循循善诱:“别以为这件事有多复杂,百年前的CFR其实也是犹太人财团相中的一个上校倡导成立的,你不也是上校么?”

齐天林怀疑:“我怎么觉得这其中的阴谋味儿这么重?”

赫拉里终于笑起来:“因为罗斯柴德尔这样的犹太家族营造了场面,但填充其间的还是大量美国精英,包括摩根、洛克菲勒等美国家族,他们不过是顺从这个大方向跟局面,历史上有志于改变这种状况的人,都被想方设法的打压下去,甚至根本无法出头,就好像我也应该丧命于脑血栓发作一样……被犹太人和这种同盟想法设法搞掉的政治人物简直不计其数,所以剩下的都是他们的同一论调,所以看起来才这么不可战胜,但你不是正擅长这种不对等作战么?你好像还跟我说你在军事上一直在研究这个玩意儿……”

齐天林无奈:“那是军事,和政治有很大区别……”

赫拉里正色:“军事从来都是政治的手段,而政治也一贯都是军事的延伸!你难道还不明白么!”口气居然严厉得好像一个教授!

齐天林还在领会这几个词之间的关系,赫拉里就靠在椅背上:“战争通常就是政治变化的征兆,目前的战争已经产生了变化,而军方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改变,这是你说过的吧?政治几乎就是相辅相成的,政治也需要发生本质的变化,只是在于这两者究竟是谁先改变而已,我作为一个热爱美利坚合众国的人,当然不希望通过战争来促使美国本土改变,那么就只有先在政治上作调整,你明白了没有?!”

齐天林迟疑:“您的意图是……让我进入CFR,改

变并说服其中的人士转投阵营不再跟着犹太人混?”

赫拉里直接:“我希望你在跟他们接触中,作为我的妥协存在,你明白么,政治是需要委婉的,只要我没有亲口承认过,我就能推翻你的妥协,这是给我留下的余地,这样才能保证他们不至于在竞选中作梗,而更重要的是,我需要你在他们之中树立一个新的风向,新的时代来临需要有新的格局,任何团体都有失意者,我需要你吸纳这个团体中的其他成员形成一个新的力量,你有自己在军方的理论基础和外部环境,更没有对美国政权染指的可能,只能是支持别人,这更容易吸引别人跟你走到一起……”

论阴谋,赫拉里这先共和党后民主党的政坛老油子,显然比齐天林娴熟不知道多少,有些原本都不用说明的关节,对于齐天林这个初哥,也不得不一一指明:“也许这正是你的优点,就好像欧洲社会容易接受你一样,你的优势和缺陷同样明显,这样的人才更容易成为伙伴,不是么?”

说难听一点,就是更容易掌控的有生力量,没想到齐天林在欧洲的做法,同样也可以复制到美国。

齐天林真有些惴惴的,就搭乘三辆车组成的小车队,前往纽约市内的外交关系协会办公室。

同行的只有杰奎琳以及几名安保成员,用赫拉里的话来说,这个姑娘应该就是这个家族下一代培养的政治人物了。

齐天林还在翻看杰奎琳为他准备的外交关系协会资料:“我就是个安保头子,你别把自己搞得跟个秘书似的,没准儿以后你还要竞选总统呢。”

杰奎琳却借着两人坐在车厢后排给齐天林指点资料的机会,不经意的靠在他肩头:“是么?老板这样说的?那……得在多少年以后?三十年还是四十年以后?你觉得可能么?”

齐天林笑着翻到最前面,那里已经卡上一张身份证件卡,是自己的,刚做的,那上面原本应该有的赫拉里竞选团队安保主管头衔,已经被改成了赫拉里总统竞选政策安全事务顾问。

听上去好像差不多,已经有了天壤之别!

一个只是保安队长,一个是军事政策参谋,后者更是似乎把赫拉里曾经给齐天林许诺的进入白宫以后的反恐事务办公室主任头衔明确化!

没有用肩头把金发姑娘的头顶开,也没有更亲昵的迎合动作,齐天林有些出神的看了看这张卡片才开口:“基于我们之间的友谊,或者说相互之间的投资,三十年或者四十年以后,我依旧可以为你做安全事务顾问。”

这话有点像个政治承诺,又有点情人之间呢哝的

低语,二十一岁的姑娘在齐天林的脸侧笑得有些无声,又有些其他意味,齐天林虽然看不到,但能感觉饱满而充满弹性的嘴唇在自己脸颊的胡须上轻轻摩挲一下,有些低沉的声音:“或许这样的交流,比肉体上的交缠,来得更坦承和直接一些?”

齐天林略微局促:“作为和一个已婚男人来说,这……以后不会成为你被我抓住的把柄吧?”

杰奎琳笑得一下就坐回去,掩住自己的嘴:“你这四个太太,这看来还真不是白来的,你不知道你有时候表现得很像个欲擒故纵的情场高手么?”

齐天林摇头:“战场上我的确敢自称是高手,你的姑母也在怂恿我想政界更多发展,但情场上,我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这种自信。”

杰奎琳放弃了刚才有点亲昵的姿态,把自己靠在车壁上:“我得调整一下对你认知,好好的保持一点距离观察你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特别把男人这个字眼加重了语气,似乎在她的眼里,保罗首先还是一个值得倾慕的男人……

真不知道这政治世家的女孩儿,是不是也拥有习惯表演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