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28章 投其所好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投其所好

任何斗争都不是单纯的斗争。

齐天林从最早懵懵懂懂在苏珊那里开始学到战场之外的情报跟策略,再到安妮高瞻远瞩的政治跟经济熏陶,最后美国人打算培养一个完全领会美国精神的白手套,让他终于能够系统的学习到政治、经济和军事的科目。

不得不说为赫拉里随身侍卫的近三个月,对他来说更是一份极为宝贵的学习机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他在西点军校或者普林斯顿大学学习更重要,这在欧美教育中也是比较看重的一环,有点类似实习生,跟在一名名声显赫的政治家身边言传身教,这种机会真的很难得。

就好像赫拉里“教授”质问他的那样,齐天林的确是已经开始把政治、军事、经济交叉起来学习思考,这可能就是赫拉里这几个月对他“教学”的成果吧。

而在齐天林自己通盘考虑的整个战略中,政治和经济更加是不可缺少的部分,任何绕开这两部分的战争都是不切实际的。

跟他一起“同桌”的女生杰奎琳当然也在成长,就好像西点军校允许这样的学生到竞选团队实习,美国所有的院校都推荐这样的机会,这才能培养出更优秀的专业人才来,死读书始终不是王道,光是考试拿高分的华裔真的不说明什么。

所以这些日子里两人之间的确有点小暧昧,但也仅止于此,都有远大理想,能清楚的看到现实超越实际,相互投资利用可能更甚于体液交换吧,何况齐天林是真不急色。

在美国PMC跳下车帮后座打开车门时候,临下车前的杰奎琳习惯的帮齐天林整理一下领带和衣领,戴上自己挑选的无框眼镜,满意的看看齐天林多了点儒雅气质,才更娴熟的在他唇上亲一下:“希望一直能这样保持下去……”不知道是说两人之间的感情关系还是齐天林的仪容打扮。

齐天林能处之泰然了,伸手也帮杰奎琳扶着手臂,因为沙狐的底盘有点高,杰奎琳穿的可是黑色套装裙,这个相互扶持的动作象征意义也更浓。

外交关系协会坐落在一栋四层高的小楼里,周围不乏高楼大厦,但在这个街角,这栋带着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老式建筑,依旧顽固的蹲在那,却有比周围数十上百层现代化大厦更为厚重的沉淀感。

齐天林的西装都不是便宜货,得益于安妮的培养,穿过手缝西装,哪里还会穿廉价货,除了执行战地任务,齐天林的西装都是玛若打理的好东西,从伦敦到米兰巴黎的定制名家都试了个遍,现在锁定两家专版,所以小秘书杰奎琳跟着的保罗,走

在前面,还真有点那说不出的味道。

安保人员没有跟着进来,就两人出示一下证件卡:“预约的谈话会议时间,赫拉里女士的代表科巴斯.保罗。”

顺着领路职员在厚厚地毯上的行走,齐天林却有种找到适应的感觉,当他和杰奎琳站在双扇厚重木门前面的时候,回头看一些脸上略微小紧张的秘书,齐天林已经充分体会到古斯夫塔给他说过的那种像个国王那样征战的天赋,给了杰奎琳一个点头笑意,就随着推开门的走了进去……

门是那种上下三格的维多利亚老式门,连带他们过来的工作人员都是穿着无尾燕尾服的样式,就跟家里那个格外讲究礼仪的老管家雷斯特一样,这里充满了那种讲究传统的气息,换句话说也就是保守的气息。

但跟相对阴暗的宽敞走廊不同,处在三楼的这个会议厅是跟四楼联通的,头顶上就是一个锥形透明屋顶,能看见纽约的天空,周围环绕的高高低低看台式的坐席,让最中央的一排长桌和发言席处在所有的目光之下,齐天林站的位置也就是通往中心的位置。

工作人员给杰奎琳指了一个中心区域旁边的高靠背长椅,看来是给随从的位置,杰奎琳轻轻点头,算是明了自己的座位,有些激动还在按捺之中,齐天林却已经迈步向前,姑娘紧一紧手里的文件夹,赶紧跟上。

上千人的目光都低着头注视在他们身上!

作为一家对外宣称是非营利性、非政府性的智囊团组织,拥有七百名纽约和华盛顿本地成员,七百名外地成员,今天就算不是全部到达,也起码来了大半。

中央长桌边坐着的就是名声显赫的三十余名协会理事,齐天林的确已经一眼就在其中看到七八位自己在北美帆船赛中接触过的美国名流富豪,对方却没有丝毫在富豪游戏中嘻嘻哈哈的样子,面带慎重的看着他。

不对外,不宣传,每一任总统、国务卿乃至总统候选人都会不约而同的来到这里做演讲,阐明自己的观念和立场,让可以说是美国政治领域的技术层面和支撑这个国家的所有利益团体,都知道自己的想法,大家才能达成共识。

齐天林那随意在四周点头致意的锐利目光中,当然也看见不少在非洲战略中已经投入并获利的产企业代言人,这些人也许因为不是坐在中央,对他还有回应的点头和笑意,可能有点意外,但也仅仅是意外齐天林到来的时间跟方式。

因为之前对协会内部宣称的是赫拉里女士的政策代言人前来演讲。

这种情况也有,有些候选人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不直接自

己来,由政治顾问来的情况也不罕见,但是科巴斯保罗这个身份,怎么都跟总统候选人的政治顾问划不上等号吧。

无论西点还是安妮都培养过齐天林演讲礼仪,最近几个月更是天天看好几场,而且他还是站得最近的那一个,齐天林也真的是能说得上熟极而流,先周围,后长桌的点头致意,并不希冀对方的回应,自顾自的在小讲台后面站定,没有任何提示卡或者演讲稿,就是右手撑在台边,左手稍微扶议一下自己的无框眼镜:“女士们,先生们,非常荣幸有机会来到这里阐述一些我私人的理念跟看法……”

哄的一下,就算怎么压抑,数百上千人不约而同的小声窃窃私语,还是形成了嗡嗡的低沉声,应该是大多数人都有些诧异,不是代表赫拉里来演讲么,怎么是他个人了,一个非美国籍的个人?

但声音收得很快,圆形会场和高高的穹顶也保证了聚音效果,没有麦克风,也能清晰的让齐天林的声音传到每个角落:“作为赫拉里女士的总统竞选政策安全事务顾问,我向大家都理解这个顾问代表什么含义,作为也许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美国籍的白宫政策顾问,哪怕我只是负责那么一小点安全事务,也应该会在历史上名垂青史,所以我个人非常渴望达成目标……”

周围传来了那么难以抑制的轻蔑笑声,这话着实说得有点狂妄,齐天林要想名垂青史,前提条件就是赫拉里得当选,而在座的人都是实际上能影响最终结局的。

但赫拉里也没说错,齐天林却是难得有这个资格这样狂妄的人,所以周围也只是轻笑,并没什么喧哗的声音,等待下文。

齐天林的语速随着最近在美国呆的时间比较长,越来越快:“既然是安全事务顾问,我想我就有资格说一说国际安全事务的见解,如果觉得我说得跟哪位的意见不同的,大可以下来跟我辩论,现在听我一口气说完……”

“我是专业进行叛乱以及平息叛乱工作的安全防务公司承包商CEO,在座有些人非常了解我的架构体系,同时我也是隶属于国防部非洲司令部的外籍上校参谋,撇开我在其他国家担任的类似身份,我想这已经说明我的专业性,通过我这几年跟国防部、陆军、特种司令部、非洲司令部的合作,我得出一个结论,国际关系和形势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美国无论军事和政治却还固守在自己的天地里面,如果不尽快改变,只会变成下一个日不落帝国……”

听起来有点惊世骇俗的定论,周围已经只是轻笑一番,都是顶级商政名流,哗众取宠,虚张声势的说客口吻,见得太多了

,不足道尔。

齐天林接下来却让他们的立刻神情专注:“但一直以来,我把我自己设计为一个仁慈的独裁者,俯瞰众生,用单极党派的形式全面掌控了利亚比、索马里、乍得、非中以及卡隆迈,现在正准备在南部苏丹地区,试验两党制的结构,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参与进来一起测试……”

这一下轰的就闹开了,连长桌边的那些理事脸上神色变化都很大!

坐在旁边的杰奎琳目光只停留在齐天林的身上,有种难以抑制的仰慕……也许对她这种比较热衷权势的女人来说,这样的地位就是最好的**?

只因为CFR的核心政治概念就是,假设一个团体或者总统是个仁慈而温和的独裁者,由这个独裁者掌握了两党对民众玩投票的把戏,其实实际操控了立法,成立中央联邦银行,建立安全体系,组成国际联盟……

这一句话就可以论述美国过去一百年在做什么,其实就是按照CFR一百年前成立时候的纲领在行事,包括成立美联储,建立北约安全体系,搞联合国。

而齐天林却在非洲另起炉灶重新拿这一套来做实验?

其实不过是齐天林看过CFR的过往历史跟内部资料以后,发现跟自己有点不约而同的似是而非罢了,但显然这种说法立刻就把齐天林划归到同一理论阵营,也挑起了在座者的兴趣。

学术研究的解读也是这个协会的传统。

齐天林算是投其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