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0章 门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门

大卫王就是以列色人,也是古以列色的第二任国王。

齐天林这样的比喻倒是让桌边的有几个人脸色稍霁,其中一人甚至举手:“再解释一下你这个大卫王的战争理念?”

齐天林点头:“这其实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在二十年前就有的理论,现在不过是一次次的在验证这个一直没有得到认可的理论,叛乱游击战将是美国面临最大的敌人,这样的敌人不是用高科技军事装备能够解决的,他们也许装备很低,衣不蔽体,但是却能游刃有余的在高科技之间腾挪闪躲,具有永远的生命力,最近的例子就是阿汗富的塔利班或者基地分子,嗯……根据这个理论,现代战争中界定这一军事理论的第一人是华国的毛,也许是这个原因,曾经在他的军队服役的我,对于执行这种作战理论,非常的得心应手,所以才会有陆军部还有特种作战司令部跟我的协同军事实验,我们在非洲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工作。”

这真不是齐天林大放厥词,在西点军校学习期间,齐天林才算是真的为自己的作战方式找到了理论依据,也许就是因为来自曾经的那个华国开国领袖,齐天林仔细研读过跟这第四代战争理论相关的所有书籍,原本是想更加系统的调整自己的军队架构,没想到可以用在这里。

少数几名军事方面的专家倒是出言证明:“这……是海湾战争以后,首个国防部内部提出要求当时防长下台的军事理论,所以后来研究项目被砍掉了,现在看来当时的预言到现在几乎都证明了,美国陷入了一场场令人厌恶的长期拖延战争,最终导致民众厌战,也实际上拖拽了美国经济发展,看来真是有必要重新捡起这个理论来探讨一下了。”

理事们都是财团,他们关心的是本土:“再说说假如在美国本土会怎么样?”

齐天林笑起来:“这就是为什么赫拉里女士要求我代替她来解释的原因,作为她的安全事务顾问,之前美国本土民兵组织发起的刺杀袭击,其实是个非常危险的讯号,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民兵组织袭击,用美国专业的退伍军人袭击,这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释放出魔鬼……假若,我假设我找到了这个民兵组织的幕后操控,同样使用美国退伍军人,以追捕行刺幕后黑手的名义发动刺杀袭击……”

会场一片寂静,只有齐天林饶有深意的声音在回荡:“根据我的专业安排,五到十人的分队作战形式,我能在四十八小时内组建超过一百支这样的承包商队伍,发动他们以为的正义战斗,袭击超过一百个目标,不需要高科技装备,就

是最简单的枪械和爆炸物,就好像在的黎里波刚刚试图用爆炸袭击我的家人那样,在美国本土同时制造百余起枪杀和爆炸案,别忘了美国现在拥有超过两千万各种年龄的退伍军人,你们无法限制他们拥有什么样的信仰和对国家的忠诚度……”

“假若,我还是假设,在这片国土上,有基地组织的暗藏人员,他们利用了这个混乱的局面,跟某些国内的民兵组织一起,发动针对城镇的屠杀跟袭击,各地拥枪自重的民众保护自己的家园,枪声顿时到处都响起,这个时候,只能调动国民警卫队和各地的美军解决问题,那么只有仅仅二十万不到的一线作战人员的美国军队,是否能够解决各州的问题?那么全球的驻外美军是不是应该调动回来,那么煞费苦心安排在全球各地的重兵获得的利益,是不是就丢掉了呢?就好像曾经因为国会预算,总统减少外交出行,让别的国家乘虚而入,最终是不是美国外交政策和军事控制力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应该说,坐在这里的人,都知道发生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刺杀案,也跟全国民众一样看见电视里面反复播放的FBI和ATF遭遇重大伤亡的案件,也许这里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知道或者能猜测背后实际上是怎么回事,也有一些人知道齐天林提到在利亚比发生的爆炸案是什么。

但他们更明白齐天林说的不是假话,他描述的一切,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生!

会场有种诡异的安静……

好一会儿,一名理事才慢慢的开口:“你这……算是一种威胁?”

齐天林摇头:“这叫推演……无论国防部还是陆军部,又或者西点军校每天都在做类似的推演,就好像在座的各位推演经济政治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但是请别忘了最根本的东西,美国本土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固若金汤,花费巨资设立的导弹防御系统,防备的是高端洲际导弹,却不能防备无数双手空空的人持合法证件进入美国国内,利用国内的一切装备,造成这片土地上的叛乱……这才是战争的演变,看看巴格达、喀布尔,再看看纽约、洛杉矶,别以为同样的事情不会在这些地方重演,怎么解决,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好几名理事交头接耳一番:“因为你的言论过于激进,导致中间被打断了好几次,变得支离破碎,那么现在说说你的结论吧。”

齐天林点头:“改变是必然的,国防部早就意识到这点,无论海空军的空海一体战,还是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新陆军战略都是在从根本上改变,所以才有一系列在非洲的军事行动,也带来了外

交跟政治上的改变,我们也希望各位能在各自的领域和我们一起做实验,验证未来的可能性,参与到这一场可能的变革中去……”在场的人,的确是以研究人员和专家居多,在什么都讲究做实验,做推论的欧美学术界,这样的倡议倒是真的让人觉得耳目一新。

齐天林最后做结束语:“不破不立,要继续跟着无法逆转的大局势这么浑浑噩噩下去,纠结在某些细枝末节当中搞技术性的小花招,还是在这个注定要变革的关键时代提出最决定性的纲领建议,都是各位自己的选择,我的论述主要还是集中在军事上,但经济和政治才是基础,这才是各位的年代,名垂青史的豪斯上校在倡导建立这个协会之前,也不过是名不见经传的州长顾问,但正是他的远见卓识和跟他站在一起的那些智者共同在一战前建立了这个伟大国度最为重要的架构,而现在……赫拉里女士需要更多远见卓识的智者跟她一起,迎来一个新的时代……”

齐天林话音刚落,啪啪啪的单独掌声就响起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一直都不吭不响,坐在齐天林几米之外,随从长凳上的那个秘书!

杰奎琳迎着所有的目光,无所畏惧的继续鼓掌,眼光更是只锁定在齐天林脸上,根本就目不斜视,充满由衷的景仰!

她是军人,理解齐天林说的一切,也惊讶于他如此锋芒毕露的针锋相对,却能在最后掌控局面,把最终的句号都画在了赫拉里的身上,这一场由争吵开始,恐吓、威胁、嘲讽交替其中的诡异演讲,却以最坦荡的形式归结到赫拉里的政治竞选纲领上,改变!

而且绝不是之前那些总统候选人泛泛而谈的改变,而是对美国这个强大的国家,未雨绸缪的改变,在目前还没有山穷水尽之前就预感到危机,号召大家一起来改变。

二十一岁的女军人,有种难以言表的激动。

有些白皙的小巴掌,传出来的声音却那么刺耳!

看台上终于也发出了下迟疑的掌声……

两个,三个……

掌声越来越多……

最终无论赞同赫拉里与否,起码对于赫拉里派来的这个说客,他所阐述的这完全不同的内容,居然让在场的人感到无法辩驳!

如何改变美国颇有些举步维艰,船大不好调头的方向性问题,这正是学者专家们可以扬名立万,名垂青史的绝佳时刻。

而之前也许外交关系协会最擅长的一手遮天,根本不允许任何不同声音出现的做法,只能奉行百年前豪斯上校理论的架构,被齐天林如同唐吉可德一般,用长

矛一下就刺穿了那过时的肥皂泡,让这些原本就拥有无数学术异同点的学者们找到开放思维禁锢的天地!

是否都可以尝试着寻找新的理论依据跟形式?

齐天林就好像擦燃了一根火柴,无数支蜡烛都在跃跃欲试的要点亮!

其实背上也是湿漉漉一片的齐天林,按照规矩朝各个方向答谢以后,就要走出会场,这个看起来很有些难度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几名始终没有鼓掌的理事,却站起身来,朝着四周也摆摆手,整个会场立刻就又恢复平静,其中一人朗声:“保罗的言论……下面我们将进行闭门讨论以及表决,请会员们先自行考虑商议三十分钟,然后再做辩论性发言。”

已经站在台边和杰奎琳会合的齐天林看看会场上的人员都起身相互聚集,打开周围不少的小门,进入小讨论室商议,还有很多人都走到中心区域,跟理事们商议讨论,觉得自己总归不是协会的人,人家要开始闭门讨论了,给杰奎琳做个下巴指引的动作一起出门。

那站起来的几人看了看他们的动作,没出声。

但推开大门,两人刚走到静谧的黯淡走廊上,厚重的大门把嘈杂喧哗的声音一下关闭在身后,杰奎琳刚想重重的拥抱一下齐天林,那名一直站在门侧的燕尾服工作人员却无声的靠上来指引:“有几位先生想跟保罗先生谈一谈……”

齐天林和杰奎琳对视一眼,杰奎琳的手还挽在齐天林的手臂上,紧紧的搂一下,似乎在他脸上亲吻一般,却用极快的低语:“最后开口的就是罗斯柴德尔家族的代言人,不是犹太人,估计是……”

来不及说了,两人已经站在了会场走廊尽头的另一扇门前,工作人员很明显的对杰奎琳做出一个朝另一边走廊头摆着两张古典座椅的休憩角落指引动作。

支开她的单人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