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1章 好说话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好说话

等待齐天林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六七十岁的白发老者,和一名年纪稍轻的中年男人,穿者打扮干净利落,充满文质彬彬的气息。

齐天林跟两位稍稍欠身的对方握握手:“科巴斯保罗,绿洲防务集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现在担任美国民主党候选人赫拉里女士的安全事务顾问,二位是……”

实在是他不具备认得这些商政界名人的八卦精神,非得要对方自我介绍一下,不然真有些抓瞎。

对方没有丝毫的傲慢或者刁难,笑得就好像个路边当铺的老板,老者主动开口:“戴维.罗斯柴德尔,这是我的儿子本杰明.罗斯柴德尔。”

齐天林满脸荣幸:“非常有幸能见到倡议建立CFR的家族成员。”

戴维有些无奈的开口:“我们希望影响世界,但不是控制世界,这一点是完全不同的。”

齐天林点头:“开门见山吧,你们一直对外宣称自己不过是个已经在二战中败落的老家族,我也理解这种低调心态,但既然你们愿意跟我谈,我还是很荣幸的,有什么可以效劳。”

戴维看看齐天林的表情对自己的儿子:“看吧……我就说他有一个适合做商人的天赋。”

齐天林觉得是表扬:“我本来就是个商人。”

本杰明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有那种肯定玛若很喜欢的磁性低沉嗓音:“首先,我们的确是犹太人,也同样希望依托于美国的影响力,为犹太人的苦难……”

齐天林居然敢打断:“您也不用在我面前塑造犹太人的苦难形象,那是做给普通人看的,这么说吧,我没有宗教信仰,也没有政治洁癖,我擅长的是军事作战,现在跟你们一样有希望依托在美国影响力上进行商业发展的期望,更愿意的是合作,而不是对抗。”

这突然而来的话语并没让本杰明发火,反而笑起来:“的确是有一定的进攻性。”

齐天林一点没商人和气生财的风格:“针对赫拉里的刺杀和在的黎里波的爆炸案,我是需要得到一个回应的,这是我的领域,在作战的领域贸然发起攻击,遭到挫败以后,才坐下来和谈的话,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最起码的战争准则。”

戴维看着齐天林无框眼镜背后其实很平静的样子,笑得有些轻轻摇头,齐天林见不得:“法西兰政府有个皮洛瓦,曾经采用类似的手段,试图胁迫我的家人,最后也是这么云淡风轻的来跟我谈判……”对面两位罗斯柴德尔家族父子,明显被齐天林的说辞专注了一下,一下

就被齐天林快如闪电的伸手扣住了靠的更近本杰明的手腕,一抖,四十多的中年男人就好像轻飘飘的枕头一般,从雕花的美式古典沙发上一个腾身就被齐天林反手压在了手肘下,面朝下右手腕被别在身后,齐天林的手指如同钢铁铸成的一般,反扣掰开本杰明的手指变出一个幅度极大的岔开动作,似乎再一用力,手指就要完全折断了!

齐天林的口中这才把话说完:“我跟他斯条慢理的说完事情以后,直接切掉他的一根手指吃掉!”

那种惯常在这些人上人脸上故作轻松和什么都淡淡然的高雅气质一下就被抹了个干净!

戴维的喉头喝喝的响了两声,都没说出什么话来,本杰明更是被脸朝下压在靠枕里面,只能急促的深呼吸,连叫喊的声音都没有,看得出戴维下意识的朝周围看了看,应该是考虑过要不要叫喊护卫,当然这里是没有监控存在,不会有人主动闯进来,可能实在是想不到居然有人会在这个以策略为主的协会中心动手,还是对罗斯柴德尔家族的人动手!

最终看看齐天林举重若轻的态度,还是没有嚷嚷……

齐天林语调平稳:“如果你们了解我,就应该派两名替身来找我试探一下,我是个喜欢动手而且睚眦必报的人,鉴于你们的地位和对我并没有太大的恶意,我给一个买回本杰明手指或者辩解的机会……报价吧!”

戴维有点不敢置信:“你……你就这样动手?”

齐天林理所当然的点头:“就跟我刚才说过,你们所津津乐道的那些财富、金融手段,在暴力面前,什么都不是!只要给我一个目标,我就一定能杀掉你们,从生物体上解决你的性命,不管你拥有多么庞大的财产和影响力,我信奉的是原始作战力!”

手上稍微紧一下:“三……二……”本杰明终于在抱枕中都发出了呜呜呜的挣扎声,却一动不能动,齐天林看起来相当轻松的一个单手动作,就把身材健壮高大的超级富翁压得一动不能动。

快速平静下来的戴维却看着齐天林的动作,没有急着说点什么,齐天林略微奇怪,但没什么迟疑,手上最终加力,本杰明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被死死压住的口腔发出了高亢的叫声,却都闷在了坐垫里,齐天林放开他的时候,左手无名指,已经以一个极为诡异的方式直接往后指甲贴在了手背上,第二指节的指关节已经开放性骨折的在迸流鲜血!一截小小的骨头被折断出来!

齐天林掸掸手坐回了自己的椅子:“赶紧,开放性骨折,神经没有断,包扎接一下,看起来吓人而已。”他才是云淡风轻得

好像这个惩罚性的事情没有做过。

转头看着老戴维:“你是打算试探我的执行力么?”

花甲老人摇摇头:“是他提议采取行动的,那么就应该负起相应的责任来。”竟然直言不讳的相当于承认是他们做的了!

齐天林有点意外:“那行,接下来我们谈什么。”

戴维挥挥手,脸上已经是豆大的汗珠不停往外浆涌的本杰明匆匆起身推门出去,老者才靠在椅背上:“总是在数字和会谈言语命令之间,的确好像已经忘记身边的行动力……好几代人都没有见到这样的鲜血跟疼痛教训了,也许是个好事。”

齐天林不做声,看着老者感慨。

戴维好像也发觉不是抒发感情的时候:“皮埃尔……代表共济会跟你说了什么?”

齐天林摇头:“所谓的神秘组织,精英组织不过都是在形成一张网,我有我自己的网,没兴趣加入。”

戴维还是有习惯性的淡淡笑容:“你很强势?”

齐天林点头:“以前不这样,但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格外强势。”

戴维居然探讨:“你这样是不是反应过激了?”

齐天林也想想承认:“也许吧,曾经被人出卖过,差点丢了命,就有点这样?好像是,回头得看看心理医生……”

戴维看着他,就又回到最开始那种笑得好像路边摊老板的和气生财模样:“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齐天林不耐烦东拉西扯:“还是直接点吧,赫拉里的安全问题解决了么,对我还会有试探的袭击么?”

戴维点头:“本杰明一定会汲取这个教训,你对以列色怎么看。”

齐天林皱眉:“刚才我就说过,我没有宗教信仰,现在再重申一遍,目前我跟伊斯兰方面关系更好,因为他们对我友善,我也觉得和伊斯兰的合作对于我在北非的项目开展有很大好处!”

戴维没觉得齐天林口气不好:“那么你在北非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齐天林摇摇头:“我不会试图在那里掌权,实际上是在变相的帮助犹太人控制住北非的穆斯林国家,难道你们不觉得来自地中海地区的压力小了很多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更愿意学习你们的做法,影响那个地区,保证我长期的利益所在,就够了,而不是与别人为敌。”

戴维叹一口气:“不与别人为敌?犹太人本来也是这样想的……”

齐天林不接话,中东地区的混乱哪里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更何况还牵扯到这么远的这些古老家族。

戴维

的手指在座椅把手上轻轻敲击两下:“我们也希望合作,不愿意对抗,提出你的价码吧。”

齐天林这时候却有点反过来提问:“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共济会或者CFR,哪个才是你们真实的面目?”

戴维笑着摇头:“这些传言没什么意义,作为一个数代传承的家族,我们要做的就是追涨杀跌,把无论国家还是个人都看成股票,仅此而已,只有经营好这个世界股市,才能保证我们立于世界而不倒,重点是懂得选择和音响,而不是对抗跟控制,这才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齐天林用食指指自己:“你这算是买我的股票?”

戴维点头:“当你还是那个几年前刚刚跟苏威典公主传出绯闻的影子骑士,那时我们还以为你不过是个时尚界的绣花枕头,等到你跟英兰格合作开始在军事上崭露头角的时候,我真得承认,我们太多的注意力放在经济上,而忽略了我们这样的家族,其实在数百年前,都是从关注你这样的前线将领和殖民总督获得最大利益的,再一次错过了那时就跟你的合作。”

说到这里老者居然有点自嘲:“这才是我们刚才听了你的演讲,觉得可以跟你谈谈的原因,而不是因为对你的袭击失败才决定转而合作,你那些关于经济或者政治的看法还是有些偏激和片面……但这几年的变化简直脱胎换骨!”

齐天林摇头:“我还是那个小兵,我还是个雇佣军的商人。”

戴维摊开手:“但你现在已经成功的站到赫拉里的阵营里面,并且近乎于不可逆转的帮助她无限接近那个位子,虽然我们都不太在意那个位置。”

齐天林谦虚:“我还是很在乎能够跟一位美国总统建立比较良好关系的。”

戴维哈哈哈的笑起来:“那么根据我这么一个世世代代都在跟各届美国总统打交道的家训来告诫你,别靠得太近,政治永远比商业肮脏太多!”

齐天林的态度也终于缓和下来:“嗯,那就感谢您的提醒了。”

戴维看着他轻轻的摇头:“我的祖辈,其实也是这样白手起家,在无数次搏杀和选择中押对了方向,最终形成这样的规模,但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我们看见你这样的起家过程,都不会联想到什么,甚至也忘记来祖辈赖以成功的变革和推陈纳新,你还是有些看法值得借鉴的。”

看上去这个隐藏在美国政府背后的神秘影子BOSS,也不是那样阴险狠辣?

这么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