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2章 变化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变化

美国的问题,说到底就是个经济的问题。

美国的确是还是全球第一经济强国,但这个强国已经是建立在大部分虚拟经济的基础上,通过美元的全球主导地位获得的,国内开销太大了,而为了维持这种美元主导地位,又不得不穷兵黔武加大军费投入,压制各种蠢蠢欲动的新兴经济势力,如此下去的恶性循环,就导致美国经济入不敷出。

钱不够用,仗着美元的全球霸主地位就使劲印,把纸变成美元,就能靠借钱过上一如既往的好日子,其他国家也不得不为美国输血,这中间美元汇率之类的知识就很复杂了,但简单一句话,每印一美元就得由美联储发行一美元的国债,美国十多万亿美元的国债就是这样卖起来的。

华国日本的确是美国国债第一第二的国家债权人,其实也只是为了赚点国债利息,谁叫美国的地位是最高,利息比较稳定不会违约,当然也是为了用买美国国债加大对本国货币的保护,总而言之也就被绑到了美国这艘船上,经常有媒体在说美国国债出问题,受损失的就是华国,其实这话有点断章取义,华国的确是美国最大的国债债权人,但这是个文字游戏,是单一国家级债权人,美国自己国内持有了三分之二的国债,华国那点,不过百分之十都不到,大头还是美国人自己遭灾。

不管美国人自己怎么粉饰太平,这种不健康的经济架构终究是饮鸩止渴。

齐天林近乎于蛮横的看法就是推平这一切虚拟经济重建,就好像他在索马里或者利亚比做的那样。

这当然是天方夜谭,那些小国家的金融体系近乎于没有,重建也无所谓,但美国……全球一百六十万亿美元的虚拟经济泡沫,大部分都在美国,要知道现在每年全球的实打实生产总值只有四十万亿左右,这才是最大的泡沫经济。

可以想见,美国如果想推翻重建,几乎等于亡国,那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几乎所有美国总统上台都想做点什么却最后无能为力的原因。

赫拉里也想做点什么,但依附在美国金融体系上面盘根错节的利益巨头们怎么可能松口?

罗尔斯柴德尔家族同样也不可能!

由此延伸出去的支持民主党的摩根家族、支持共和党的洛克菲勒家族,乃至林林总总各种新老家族暴发户,这些既得利益者们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所得?

戴维表达的意思不过就是能接纳科巴斯保罗,成为大家的一员……

嗯,以齐天林拥有的财富和创造财富的能力,的确也有资格进入这个顶

级团体,强势的保罗却要听听外交协会对赫拉里的意见以后,才能决定是否加入。

戴维打开会客室里的一台壁挂电视,会场里面的过程尽收眼底,想来刚才戴维也就是跟本杰明一起在这里看到齐天林的表演过程。

依旧争得有些厉害,已经投入到非洲的经济体和比较认同赫拉里追求改变的学者跟顽固的保守派分庭抗争,吵得不亦乐乎!

戴维有些意兴阑珊的指指画面:“其实坐在这里的,也都是每个利益团体的代言人,跟国会的斗争有什么区别?这已经背离了当初建立这个体系的初衷。”

齐天林也冷笑:“那时候可没核弹,也没有互联网络,这几乎是两个不同的社会形态了。”

戴维看看他:“我们能长久的屹立于世界顶级家族中不倒,就是因为我们不封闭,懂得经营投资……”

齐天林不客气:“但你们对异见学说压制也不遗余力吧?”

戴维不否认:“为了保证……嗯,就是为了不这样吵吵出个乱七八糟,或者走偏方向,必要的独裁是必须的,这本来就是CFR的根本思想,不是么?”

齐天林耸肩:“但关键就要看这个独裁者的思路是不是正确了……”

戴维凝视画面不语,或许这些沉浸在经济里一辈子的人,更明白个中关窍。

随着会场里面砰砰砰的几声敲击,辩论时间已到,还是跟大多数国会政治辩论一样,表决是最终的手段。

但显然这一次,意见的背离相差太大,拒绝改变和接纳有可能带来动荡的赫拉里的部分协会成员们表示绝对不可能接受,就算是因为表决得出了结果,他们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这样有些违背之前协会传统的做法,又让其他人感到很恼怒。

可就从刚才的辩论中,就能看见,一旦提出可能改革开放新的思路,学者们大多数都倾向于自己能扬名立万的开创点什么,而相当一部分美国传统经济商业利益集团都跟随非洲战略计划进入了,更是吵嚷着应该彻底的在非洲试验新的金融形式,改变目前有些病入膏肓的美国金融结构。

理事们出奇的没有制止或者跟着吵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是沉思聆听,就是几个人相互交头接耳。

戴维拍拍自己的座椅扶手起身:“这就是你带来的变化……年纪大了,我不着急,还是最后看看他们的商议结果,我要的是犹太人的利益不受到侵害,美国的利益继续稳定强大!”

这两条底线,几乎就说明戴维也还是属于保守派,也不可能允许太大的改

变。

齐天林跟着起身:“犹太人跟伊斯兰世界的纷争,我更倾向于将伊斯兰教非洲化,您如果有机会名可以了解一下利亚比的伊斯兰教演变,现在已经不是同犹太教对抗的宗教性质,或许这在无法完全铲除一个历史悠久的巨型宗教前提下,是个不错的建议,那么犹太人的压力也会小很多。”指指屏幕上的画面:“至于这些,是赫拉里女士带来的变化,她可以成为新美国经济的代言人,帮助她就是帮助大家,我也可以回去跟她汇报洽谈内容了,您有什么需要我带话的么?”

戴维还不需要拐杖,但转身撑在雕花椅背上:“我需要她对我刚才说的做出承诺!”

齐天林点点头:“行……那我就代赫拉里女士静候佳音了。”

赫拉里的回答,也是:“行!”

对于政治家来说,这有什么难度?

当天下午赫拉里就出席了一个犹太人团体协会的投资商务会,做了一次表态性的演讲。

但她更感兴趣的是齐天林这一趟到外交关系协会的收成。

齐天林说不上完全趟平这条路,但也算是帮赫拉里成功的在CFR打下橛子,起码不会一致反对她的上台,至于共济会那种对性别的歧视,似乎在戴维那里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赫拉里看过杰奎琳整理出来的笔录:“一力降十会,也许你就是那个冲进瓷器店的蛮牛,用这种蛮不讲理的作风才是对付这些斤斤计较的学者商人最好的办法。”

齐天林恭维:“那还是您指挥得当,教导有方。”

赫拉里惊讶的看看他:“你已经在练习以后对总统谈话的腔调了?”

齐天林真心实意:“这两三个月还是学到不少东西,不是您安排我去这个协会,也没机会跟这些个顶级利益团体沟通,对我在非洲的投资事业也是有很大好处的。”

赫拉里也听齐天林复述过跟戴维父子的交流:“你可能还是低估了他们的行动力,但也许正是你在非洲等地不错的战斗力,让他们在这一方面也有些忌惮,才能转变看法,选择投资吧,投资你和我。”

听到一位总统候选人这么说,齐天林还是有必要的谦虚:“我是跟着沾光。”

赫拉里看着自己办公室外面的景象,有点出神:“是么?也许吧……”

一周以后,外交关系协会的自有刊物《外交问题》,却把齐天林在这次协会的演讲整理修饰了一下,就用保罗的署名刊登出来!

然后出奇的在后面罗列了大量相关的不同看法论文,基本就是辩论中各派的观

点。

作为美国政府最重要的智囊机构,也是最清晰的风向标,这本《外交问题》内部刊物,一贯都是美国国内政坛的指导性文件,说简单一点就跟华国的党政官员看《新闻联播》差不多,比看国家发的那些红头文件还要直观真实得多,也是全世界政界了解美国政策动向的最佳读物。

这一次颇有些意外的刊出很多不同意见,难得的说明协会内部的斗争有多么激烈。

但无疑中心肯定是保罗,这个一直跟在赫拉里身边的保安队长,居然能以一个政客的身份引发这样的强烈争论,实在是有些让人出乎意料。

不过有些政治大佬却对赫拉里这一步棋赞不绝口,成功的把自己身上的压力和具有争议的部分都转移到保罗身上,而赫拉里本身就是一个坚定的改革者形象,为了美国利益的倡导前行者,狗屁倒灶的丑话烂事儿都保罗来说,具体这些东西又不是赫拉里的意见。

谁叫PMC都是背黑锅的呢?

齐天林也不在乎。

不过自打这篇文章上了刊物,执行安保任务以来一直比较安静的移动电话就开了锅,无论是军方还是他的那些商业伙伴,成天不停歇的打电话来询问!

特别是军方,美国军方是很注意跟总统选举保持距离的,军人不得干政,这是美国政治的传统,有相当严格的宪法规定,所有军饷跟武官都必须接受文官管理,国防部也永远都是文职官员当政,所以现役军人必须把个人政见放在心底不能吭声,能投票,但不要表态。

但齐天林这番谈话却三番五次的把军方拿出来说事儿,陆军部简直得意洋洋,自诩为改革先锋,麦克也说自己得到不少军中大佬的问询,连防长也打电话询问外交关系协会最终的看法,说那边也邀请他到CFR去演讲。

所以来问问,如何才能既不表明跟赫拉里的政治纲领有什么关系,避免被有心人认为他在表态,还要能为国防部争取最大的利益。

电话里笑语晏晏的状况,似乎跟黑格尔刚认识齐天林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地位,很有点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