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3章 见分晓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见分晓

但海空军就不太乐意了。

齐天林一直以来都有点瞧不起空海一体战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对高科技重设备的海空军不感冒,这让自认为已经超过了陆军重要性的海空军情何以堪,何况要是齐天林之前代表陆军部在听证会上都表达过类似的应该削减不必要的海空军高科技装备投入的论调。

虽然齐天林不过是个非洲司令部的上校参谋,还是外籍,但架不住他现在是鸡犬升天的皇太后跟前红人啊。

美国还是一个比较从善如流的国家,包括外交关系协会的存在,都是为了在官僚体系外面建立另外的思想方针体系,以基层人员的建议整合成为主要策略的事情屡见不鲜,要是真调整了军事方针,改变军事预算,那叫海空军怎么活下去?!

所以关于科巴斯保罗这样一个没有美国选民权的外籍人士,还是颇为有些敏感的华裔,能影响到军政事务的不妥当说法,在国防部是很有些市场的。

黑格尔把这件事当成笑谈给齐天林说了:“注意保持足够的距离,不要让人防备你,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始终记得你的目的是连同美国力量一起在非洲获利,别越过这条线。”

其实也有隐隐的告诫。

毕竟黑格尔这些人其实都是在总统身边跟着发迹起来的,对于这种皇上身边红人究竟该怎么自处,提出了善意的建议。

但帮齐天林作答的是布伦,中情局长也抽空祝贺了一下保罗在CFR内部刊物上的文章发表:“九年前我也是在这上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才被总统注意到,逐渐走到安全事务委员会这个圈子里面的,别在意,我看过你那篇演说,的确让我对你刮目相看,非常棒!”

当然棒!

齐天林的论调是把反恐平叛作为一等一的大事,相比之下大国间的战争反而要放在次要位置,这样就降低了中情局面对俄罗斯还有华国之类大国的业绩压力,反而能获得更广泛区域也更抽象一点的反恐工作权力,预算也更好一些。

对中情局来说,确实是好事情。

齐天林坦诚相告:“我可是没打算留在白宫华府,最终还是以商业为主,怎么样,的黎里波的袭击案,您有什么眉目不?”虽然戴维已经坦承事情跟他们有关,但那不过是密谈,齐天林还是要通过这件事展示自己对中情局在北非地区渗透的毫无芥蒂。

布伦果然跟之前的态度大不一样,有点悻悻:“你应该猜得到是跟谁有关,其中还有一名死者是我的人,有些事情,属于内部倾轧的问

题,你我都装作不知道,才是最正常的,只要随着赫拉里真的入主白宫,所有问题都会引刃而解。”

经过这些日子在经济政治方面的熏陶,齐天林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意义上的作战指挥官了:“迎刃而解?接触得越多,就觉得问题越多。”

布伦深有同感的笑起来:“在总统身边,当然会是把所有焦点矛盾就集中在一起,这样你看到的就未免太过复杂了一点,但是拉远一点看,也不过还是就那样,作为前白宫安全事务顾问,我给你的建议就是犹太人对美国经济的渗透是有益的,犹太人对政治上的野心也是有分寸的,仅仅在以列色问题上就戛然而止,而且他们提出一系列关于遏制等论调问题,都是跟美国利益有一致性的,你在学习国际政治,就明白以列色之于美国,和叙亚利之于俄罗斯,朝鲜之于华国类似的意义,别跟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搀和太深!”

“选择你来出头,正是因为你外籍的身份,有些该说不该说的话,就能摆出来,就算以后否定也没什么大不了,至于华裔身份,找我们询问你跟华国关系的人也不少,这一点我们都能确认,确实跟华国没关系,不过……现在俄罗斯在利亚比也有投资,倒是个我比较惊讶的事情,下次有空再好好谈谈?”

这番话,可以说是齐天林跟布伦接触以来,这条老狐狸最推心置腹的一次,颇有些教导的意味,估计也是看出赫拉里的坦途已经铺就在眼前的征兆,作为CIA的掌门人,他当然也是跟CFR关系特别密切的圈内人,只是他这种头面人物,就不会出现在外交关系协会的会场上,同样最后也是要跟新总统有良好沟通的。

的确是,自打《外交问题》的文章刊登以来,被虚拟经济金融业过分挟持了国家走向的论调开始在不少学术杂志和新闻媒体中见诸报端,甚至连政治界都有些异口同声的认为的确是金融拖累了美国,也拖累了政治,美国历史上难得一见的两次政府大面积关门停业,原本很多火力集中在两党内斗的压力上,现在政客们一致对外,把责任都推到经济上。

外交关系协会摆出一副把经济政治问题罗列出来,请大家讨论是不是应该改变的态度,其实已经表明了他们基本是不会反对赫拉里的态度,这比以前尖锐的抨击赫拉里过于摇摆的政治线路已经软化了不少,起码不会全面封杀和作梗赫拉里的白宫之路。

而罗斯柴德尔家族为代表的犹太人阶层,摩根、洛克菲勒等美国本土老牌家族都不约而同的表示了沉默,也是类似的态度,不出声支持,但也不反对,走走看。

赫拉里抓

住这个时机,正式在两党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上,开始大张旗鼓的谈国家金融改革,希望全国的金融界人士,都贡献自己的思想,百花齐放的为美国经济构建新的局面……

齐天林和杰奎琳就站在辩论演讲台侧面的幕布后面,齐天林是一瞬不眨的不让VIP客户脱离视线,杰奎琳是认真的看着姑母最为重要的一战,轻声:“你为老板的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齐天林不居功:“时势造英雄,我的外籍、军事和财力背景让我成为一个很值得一用的工具而已。”

杰奎琳把目光转到他脸上:“就是你这种宠辱不惊的态度,才让我觉得很有魅力。”

齐天林也回看姑娘一眼,算是礼貌,但飞快的转移到黑压压的观众席上,其实同时有超过二十名专业安保人员戴着夜视仪和增亮仪观察着这千余名精心挑选的观众一举一动,防止任何突发事件。

其实除了共和民主两党候选人,还有三名独立候选人也在台上一起辩论,不过这都是插科打诨的陪客,每届都有,但每届都明白他们不过是为了表现个民主姿态而已,陪客们有平民也有亿万富翁,也乐得来秀一把。

不过今年倒是有些言论说要是科巴斯保罗符合选举条件,也该来试试,说不定能看看有什么样的选举成绩。

欧洲国家从中世纪开始就不排斥用外国人当国家元首,这一点在英法德都有过,所以一袭传承的美国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齐天林只当是笑话听过……

但越是随着赫拉里的最终结果明朗化,海空军方面却真的加强了步调,正式通过国防部要求非洲陆军司令部的相关人员到五角大楼接受质询,解释有没有因为个人利益关系,影响了国家防务政策。

多大个帽子!

非洲陆军司令部现在就一个上校参谋,别的人手全都要等到新的总统上台,新的国家战略出台,才能确定是不是要全面铺开。

这就是说的齐天林嘛。

黑格尔都有些好笑:“我不是军人,这些海空军将领在选举之前是肯定不会公开说好不好,但是又很担心你对总统提出些不必要的影响,毕竟你算是陆军出身,怎么样,要不要我把这个事情拖延到年底?”

年底就是等总统选举尘埃落定以后等着上台就任的时候,那时赫拉里上台,齐天林撑腰就硬了,没上台,就更没质询他的意义了。

齐天林正靠在竞选办公室门口看大办公室里面忙乱一片的景象:“那就帮我拖到最后嘛,又没多大意义,您不忙?我是没选举资格,今天

就纯粹上班工作。”今天就是十一月初的选民投票日第一天,各州的统计结果基本就能看出结果,虽然今天投票选的实际上是有最终代表各州直接投票权的选举人,但这数百名选举人中究竟是偏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居多,就能看出端倪八九不离十了。

黑格尔比他更轻松:“我上班经过投票站就履行了我的公民义务,当然根据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我有权拒绝你询问我的投票结果,免得影响我的士兵投票公正性,好好关心你的老板,今天的确是个很关键的时刻。”

十二个小时,几乎是全国上下瞩目的十二个小时,全美国以及几个海外飞地的投票站都开始夜以继日的发动起来!

虽然投票结果要一周左右才能统计出来,但是站在投票站门口的民调人员已经开始采样询问投票结果,和黑格尔这种位高权重的人不同,大多数选民还是会说出自己的选择。

这就能尽快得到一个大概的投票意向数字,而这个数字也会马不停蹄的公布在各种媒体上,对后面的投票者也是个参考。

因为时差和地理位置的原因,横跨北美大陆最东北部的两个小镇历来都是全国最早开始投票也最早收工的地方,这毫不起眼的两个小镇却成了全国乃至全球瞩目的地点,仅仅就为这个。

齐天林端着一杯咖啡,真的好像个看戏的一样,伸长脖子看大办公室里墙面上挂着的大屏幕上各种不停闪现变化的数字,还有多个屏幕显示各州比例,虽然外面已经是秋意萧瑟比较寒意了,热气腾腾的办公室里几乎所有员工都在一边忙碌自己的,一边不停看着那些大屏幕,大家奋斗了一两年的结果,终于要在此刻见分晓!

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