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4章 收获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收获

赫拉里也端了一个瓷杯,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靠着,同样也笑眯眯的看着那些屏幕上的数据。

齐天林却真的感受不到太多的激动。

他在赫拉里的整个竞选过程中,肯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亲自出马连动华裔获选优秀学生团队,在华裔一贯最引以自豪的校园学习成绩这个版块,为赫拉里吸引到了足够的华裔好感;

花费大量金钱直接传递拉拢军火商和步枪协会跟退伍军人协会,使这两个美国国内最大的民间团体转而支持赫拉里,也间接的帮赫拉里“筹集”到了过亿美元的竞选资金;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跟外交关系协会的一战,这中间包含了共济会和美国根深蒂固的那些家族和政治技术力量产生共鸣达成妥协,特别是向犹太人团体解释了另外一种跟伊斯兰教相处的关系,甚至是可以分化目前以沙特和卡尔塔为首的瓦哈比强硬派别的新方式。

用出人意料的方式赢取对方对改变的猜疑态度转变。

但齐天林真切的体会到,这不过是金钱和政治博弈的游戏,金钱政治和资本民主的实质所在,就好像玩了一届又一届的戴维有些意兴阑珊,又好像那些CFR的会员们也希望能找到点改变目前状况的实质可能性,但美国的架构怎么可能改变?

谁都知道是在饮鸩止渴,但是哪里停得下来,齐天林不过是站在那个讲台上充当了一下皇帝新衣中那个最后说真话的小孩子,才让戴维等人都有点悻悻然的放弃了折腾,因为谁都知道,赫拉里上台,大政方针肯定不会有什么变化,民主共和两党依旧会在国会相互制衡,美联储还是会在美国花得没钱时候再印钞票,把那个债台高筑的包袱甩给后面的人来承受,因为选民要的是幸福生活,全球最美好的美国人生活环境,作为政客,要是不能满足这样的生活,那才是齐天林描述的那个场景,不亚于伊克拉和阿汗富的战乱场景!

选民才是美国金融政治头上的紧箍咒,相比之下的犹太财团、金融财团都是表象……

什么都听民众的,那才是不民主……

这就是齐天林的真实想法!

当然,总统选举也是个浩大的政治工程,光是竞选团队的工作人员就超过两百名,还有驻扎在各地的信息员,推广顾问更是数不胜数,不然今年实际上十二亿美元的竞选资金是怎么花出来的?赫拉里自己都在媒体上公开说,自己的竞选今年创造了超过五千个工作岗位!

前总统先生和他跟赫拉里三十七岁的女儿也在竞选办公室一同忙

碌,民主党党内的幕僚团队更是鞍前马后的折腾,现在一切都要见分晓了,也就是要到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时候了!

齐天林可以说是整个庞大办公区域中为数不多静静靠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人。

连杰奎琳都花蝴蝶一般跑进跑出的在好多台电脑屏幕前查看来自军方投票站的信息。

一个半小时以后,随着已经开始投票的部分投票站人数显示,一个明显的状况出现了,投票人数远比之前几届人数较多!

美国是个格外讲究用数据说话的国家,就好像他们的任何一种体育运动一定会有无数详尽的数据来说明任何一名球员或者一场比赛,光看数据,就能全方位了解所有东西,而对于美国最重要的总统选举,当然也不例外。

美国具有投票资格的人一亿多,一般能前往投票的比例大概在一半多一点的样子,齐天林看见办公室里面的数字是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两位的,但是今天开始的数据,从这最早开始的标杆性小镇看来,拥有投票人口八百多人的小地方云集了过百名记者跟数据统计人员,结果一大早就有超过四百人排队前往投票,而投票站要开放十二小时,看来达到超过记录的65%也不是不可能。

且不说投票结果如何,今年为什么投票比例会大幅度提高,就值得学者专家们洋洋洒洒写一大篇文章。

而支持赫拉里的民主党纲领以及选举人的投票数字打一开始就一路攀升!

所以这才是整个偌大办公室始终处于高度兴奋状态的原因。

这一份兴奋和激动,几乎就能让这些人持续二十四小时!

因为美国较大的国土面积横跨好几个时区,还有阿拉斯加和夏威夷这样的飞地,整整二十四小时以后,全国的投票站才全面关闭。

当然那些设立在驻外军队中的投票站还会晚点,但是今年似乎是美国军队驻外最少的选举年,影响似乎不大。

72%的投票率,这个惊人的前往投票站投票选民比例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期。

而选举的悬念,在十五小时的时候就基本拉下了帷幕,因为在之前关闭的投票站得到的反馈,赫拉里已经领先共和党候选人,超过三十个百分点!

剩下的时间,就算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民主党竞选办公室里面的员工走路都是飘的!

也许预先都设想过团队候选人成功的场面,但是当胜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冲上来的时候,还是让很多人的都觉得难以抑制的激动到应该永生难忘!

和之前都是

员工们打电话紧张的联系各地工作不同,后半天几乎就是不停的此起彼伏电话,打给民主党候选人办公室祝贺成功。

甚至共和党候选人在下午时分就主动在电视讲话上祝贺民主党今年的大选胜利,算是摇起了白旗。

不过这倒是美国政坛一贯的优点,输得起……

美国特勤局也给齐天林打来电话,询问接洽安保工作的交接。

对于已经确定的总统阁下,虽然还要到下个月才能正式选举成功,而后再等一个月才能等现任总统卸任以后正式登基,但已经可以享受总统安保待遇了。

齐天林自然也就功德圆满……

很快,当各种确切的统计数据开始汇总起来,今年实际上接近百分之八十的选民都有参加投票,在各个投票站民意测试的结果几乎众口一词对受到迫害,却依旧顽强希望带领美国走出低谷的赫拉里女士充满期待,一改之前对赫拉里全国上下都认为只是民主党大佬的陈旧看法,让竞选团队……不,现在应该叫未来的白宫团队觉得赫拉里是不是应该也学着二战那位罗斯福总统一样,常常用轮椅来去示人?

而曾经推动轮椅的齐天林已经要走了。

很出人意料的没有继续眷恋在这个鸡犬升天的环境里,特勤局的一支总统护卫队过来交接以后,齐天林立刻就向赫拉里正式提出了辞呈,他的重建PMC团队还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协助特勤局直到赫拉里正式就任才结束这段几乎不收钱的免费安保工作,但他已经决定要立刻返回自己的地盘了。

赫拉里毫不意外的跟齐天林在办公室里面密谈了三个小时,要知道诸多有可能进入新政府担任内阁部长的顶级政客也不过是谈笑甚欢的客客气气讨论一两个小时,甚至只能大家坐在一起说点不痛不痒的话题,要知道这个时候看着这间办公室,猜度之后会发生什么的眼睛,也太多了。

那么这个甚至还不是美国籍的外籍陆军上校参谋,将会在赫拉里的新政府里面担任什么样的职务呢?外界非常好奇。

赫拉里刻意的在竞选团队办公室给了齐天林一个深深的拥抱,什么都没说,前总统、赫拉里的女儿、杰奎琳,乃至竞选团队的很多员工都跟齐天林拥抱了一下,齐天林相当正式的再次向所有人表示了祝贺以后,就转身登上一辆重建公司派过来的车,直奔机场,绿洲号已经在这里等待许久,柳子越甚至忍不住去机尾厨房自己炒了个蛋炒饭来吃,玛若闻着挺香,找个盘子也分了点。

所以齐天林登上自家最大的商务飞机以后,看见的就是俩姑娘正吃得香

喷喷呢,柳子越朝着这边的,还拍拍手:“不早点来,都吃完了!”

还是家人的感觉才是最亲切的,齐天林扔了手中的外套就把柳子越从座位里面抱起来,宽大的A318机舱里,深深的拥吻一下,也不觉得拥挤。

玛若习惯多一点,认真的吃完最后一点,擦擦嘴,还润了一下唇,拉了拉头发,才轻轻一触桌面角落的开关,真皮按摩座椅就滑开一点,方便她起身,却被齐天林一把也抱起来,动作幅度顿时搞乱了头发,弄皱了衣服,换来姑娘的娇嗔!

立马就直飞斯德哥摩尔,安妮还跟一大家子在那边等着。

柳子越有些习惯性的采访欲望:“刚刚陪伴见证赫拉里女士成为这个星球上权力最大的女人,有什么感慨没?”拉了齐天林就坐在沙发上摆出嘉宾访问的架势。

齐天林耸耸肩:“可能还不如跟你在一起看着齐天骄长大的成就感来得更强烈。”靠在沙发上,这些日子可是一直都西装革履,坐有坐相,现在都有点不习惯了。

玛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更能明白一些:“不过……这只是步骤的一部分,对不对?”

齐天林搂了她亲一下:“没那么庞大,就算不考虑裙带关系,也不考虑是否能够成功,起码也让我们建立了跟美国比较正常的政治经济关系,这对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真正的被美国视为盟友,而不是成天的猜忌防备,这才是最大的收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