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5章 不是傻子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不是傻子

这个盟友般的变化,带来的效应是一连串。

齐天林身为英兰格的外籍内阁成员,却在美国协助总统候选人竞选成功,英兰格再没有之前兴师问罪一般的口吻,没有再提醒他要注意自己身为MI5官员的本分,而是与荣有焉的自诩为伯乐有眼,早早的就把他罗致帐下,齐天林的绿洲号刚降落在斯德哥摩尔机场,亨瑞王子就打电话叫他在这边等两天,他邀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到北极冰面玩打猎。

安妮把双胞胎儿女扔给他抱着:“长这么大,都没多少机会跟父亲亲近,这是最大的悲哀!”

齐天林两条腿上还一边抱着一个儿子呢,他有力气,依旧步伐如常,倒是乐得踩在他脚上的齐天骄和小奥笑得咯咯咯的喘不过气,很奇特,两兄弟的母亲也在鼓掌招手,可他们就是抱着父亲的腿就不撒开了,气得柳子越过来直想拧儿子耳朵,又舍不得,只好跟在旁边小跑。

齐天林不娇宠:“过两天,这俩小王八蛋也跟我一起去接受严寒教育。”

安妮先给玛若传达了一下亨瑞王子的邀请,才给齐天林显摆:“我可是从小都这样严寒过来的……小心人家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哦。”

齐天林理所当然:“那是肯定的,绝对都跟赫拉里这根线有关联。”

柳子越和玛若其实没来过这样的严寒之地,更别提北极了,光是在机场小寒风吹吹就有点摇摇摆摆,快年底了嘛,但还是好奇,艰难的拉衣服遮住脸:“我们也想去看看?”

安妮摆手大气:“他们男人自己一起去,我们一起,我带路,你们这衣服不行,还是先得解决御寒问题啊。”

真的是,她可不是最熟悉这一切的?

不过这北欧的冬天啊,还真是乏善可陈,到处都萧瑟得只有干树枝和雪迹,柳子越跟玛若都是极为厌恶那种穿水貂皮暴发户恶俗风格,所以从暖洋洋的商务机上下来,还是漂亮的纽约时装,的确是有点不合适。

但北欧显然就是各种高级御寒衣物羽绒服和户外服装的原产地,最终齐天骄两兄弟被父亲忽悠着一人推着一个弟弟妹妹的童车,屁颠颠的跟在后面逛逛斯德哥摩尔那不大的市区。

安妮通报和共享了一下柳成林他们在苏威典的清静生活:“苏珊已经搬到圣玛丽岛去了,等保罗这点政治商业上的事情处理完了,是不是考虑全家都过去,毕竟那边是热带,正舒服呢。”

到处都灰白一片的北欧街道真的够冷,刚买的御寒服穿上还一人捧着一杯热腾腾的热饮,柳子越和

玛若才稍微恢复点元气:“旅游,感受一下,还是要再看看,要不要把蒂雅也叫过来,很想看看她这个热带民族有什么反应。”真够狠毒的,

齐天林安排:“先不去圣玛丽岛,给蒂雅说一声,等我们这边时间差不多,就都一起回迷雾岛。”实在是那里有个跟华国联络的渠道,才是目前也相当关键的一条线。

对于那个最早的独立岛屿家庭,都还是很有好感的,姑娘们也不多问为什么,点头同意,玛若已经开始忍不住嘲讽斯德哥摩尔相比她们最近天天呆的纽约,是多么冷清和不时尚,而且物价还超贵!

安妮涵养再好,也要反唇相讥:“我们可没有美国那么好的经济地位,什么都要按照实际市场规律办事!”

柳子越不参与这种欧美比较的争论,牵了儿子,推着苏威典小公主的童车慢悠悠的挽着丈夫走在街边,看着也跟一般的华国夫妇没什么区别嘛,所以还不时打岔的递过手机,让玛若帮自己这个看上去平常而幸福的一家华人拍照,安妮也经常帮忙拍,路边来往的游客怎么都没想到这戴墨镜穿皮夹克的高个姑娘就是欧洲公主。

而见面后的亨瑞也是这种腔调:“保罗你就算是拉上了美国总统这根线,也要讲究个市场规律办事,别淡薄了英兰格的利益。”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勾肩搭背的跟齐天林挽在一起很亲热了。

齐天林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形势变好,就眼里看不见人,依旧热情如故:“那边的重点是获取信赖,对我们的事业更有帮助,何况,我也是带着争论的心态去争取点政治经济界的认可,不然以后非洲的事业做起来欧美之间产生点争抢摩擦也是不可避免,我也不至于被当成替罪羊吧?”

亨瑞很满意他的态度,一个劲拍他肩膀:“不会,不会……来来来,介绍一下,我哥哥威廉就不用说了,纳尔逊勋爵想来看看你的,年岁已高,的确不太适合这里,这位是皇家国际事务协会的高级理事彼德,他对于你在CFR的演讲非常感兴趣。”稍微压低点声音:“理事长都很有兴趣找你谈谈的,可惜还是年龄太大,不敢随意来这边折腾了。”

的确是,寒风瑟瑟的冰雪机场上,刚刚抵达走下专机的两位英兰格王子和六七名随从加上官员一起,随便说个话,嘴里喷出来的就是浓浓白雾,早晨时分就接近零下十多度的气温,估计也就齐天骄和小奥这样的熊孩子,穿着鼓鼓囊囊的防寒服,在宽阔的机场跑道上撒欢的跑,才不觉得冷,威廉王子牵了自己的儿子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把年岁差不多的小王子也放开:“去跟着一起玩玩吧…

…”原本就羡慕得不行的小王子立刻略显羞涩的要求加入,小奥多有亲和力的,从小到大,什么样种族的孩子没接触过,热情的就拉上这个也不觉得多特别的小伙伴去折腾另外几位叔叔的喷枪……

是洛克跟维拉迪叔叔,还有马歇尔等好几位齐天林商业集团的中坚分子,算是洛克做东当向导,这个挂满探险头衔的家伙安排了六架单引擎飞机作为交通工具,现在不过是在早上做例行的机身加热和化冰解冻处理,都带了自己的孩子,加强点家庭氛围,也同样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希望这种盟友关系能长久的世代下去意思。

而皇家国际事务协会?

既然都已经了解过外交关系协会,就必然要知道这个协会,其实就是英兰格的CFR,当年罗斯柴德尔家族倡导建立的原本就是一分为二的两个协会,在美国的是CFR,在英兰格的就是这个皇家国际事务协会。

终究还是背后隐藏的这些精英政治团体都开始认可齐天林了。

也许这也是齐天林自己逐渐把以前有点杂乱无章的政治理念,军事形势整合出轮廓,才让这些经济政治团体认识到他的作用,开始拉拢了。

齐天林很热情的跟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也拥抱一下:“非常期待以后全方位的合作……”对方可能是学术派,对他这种军事派的作风,还有点局促,但确实够温文尔雅,但一旦开口,话就很多:“我也有很多需要跟你探讨一下的。”

所以最终英兰格王子熟稔的跟洛克维拉迪这些贵族豪门打着招呼分别登上别的单引擎飞机,小奥和齐天骄终于被齐天林抓着给擦干一头大汗,绑着安全带固定在小飞机的后排座位上,英兰格小王子已经乐淘淘的离不开自己的新伙伴,经过威廉王子的同意,三个小伙伴都给绑在一排,彼德坐在齐天林旁边的副驾驶座上,看齐天林娴熟的操控飞机跟在其他五架后面一起腾空,顺便说一下,曾担任英兰格皇家空军阿帕奇直升机驾驶员的亨瑞王子也操控着一架,老百姓玩汽车自驾游,他们都玩飞机自驾游了。

开飞机分神的危险性其实比汽车还低点,所以彼德谈性相当浓:“CFR许多人都在反复考究你这番谈话的论点和来处,甚至你就读研究生的普林斯顿大学国际政治专业都被翻了个底儿朝天,看看是不是他们的研究成果。”

齐天林摇头:“纯粹是我自己在战场上的感悟,可能最近有受到赫拉里女士的一些影响,我还跟她一起合写了一篇论文呢。”

彼德详细的论述了一番自己对赫拉里的看法:“总的来说,她的丈夫

就是依靠CFR才能够从名不见经传的阿肯色州州长出人意料的击败老布什获得总统胜利,这对夫妇俩都是机会主义者,在我们皇家国际事务协会的口碑并不怎么好。”

齐天林想起一个关键:“撇开CFR,赫拉里还可能获得什么样的政治组织支持?”赫拉里曾经很隐晦的提到她也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能在近七十岁高龄冲击总统宝座,并在民主党内部形成对特里的压制,显然光是齐天林那点支持投入,也不是决定性的。

彼德果然如数家珍:“其实按照你这个华裔容易理解的说法来比较,CFR和我们的协会都类似于华国的党校,有很多州长之类的政治人员并不是出自这个体系,这就注定这些政治家不可能坐到较高的位置,而恰恰是赫拉里的丈夫,他大学时候的导师,就是个阴谋论的大师,正是他的学派,一直都认为CFR和我们这样的精英团体协会,在背后操纵了国家走向跟政策制定,其实稍微了解一下华国的党校就明白,这不过是个政策体系,还真的谈不上操纵,CFR也是同样,能影响政府,但还说不上控制,更何况我们国际事务协会也早就脱离了犹太色彩,从二战以后就把所有犹太成分转移给了CFR。”

齐天林从内视镜看看后面仨小王八蛋已经开始在引擎规律的嗡嗡声中打瞌睡,压低点声音:“然后呢?”既然都是阴谋论大师了,怎么还对赫拉里的丈夫有帮助?

彼德也压低点声音解惑:“这位历史学者就是专门研究精英团体的,正是他拿赫拉里的丈夫做实验,建议其靠近CFR,并且同时参与了另外两个同样地位很高,但更不显眼的秘密精英团体比尔德伯格俱乐部和三边委员会,这后面两者,估计就是赫拉里这一次背后支持她的团体,而其实这三家团体中的很多人是相互交叉的。”

齐天林恍然大悟,怪不得赫拉里那么笃定的相信CFR中会有人不管齐天林去说什么,都会支持,齐天林不就是支过去的一杆枪!

这老妖婆,可也不是看上去那么慈祥……

也是,能当上美国总统的,就不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