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6章 诠释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诠释

带着英兰格党校的领导来跟齐天林谈话,当然是从政治层面对齐天林再拉拢一些,同时也揭示出了英兰格背后和美国千丝万缕割不断的关系。

怪不得英兰格一直被美国当个小弟颐指气使,却依旧不哼不哈的不翻脸,原来就是这些……嗯,大家都是同一所党校的分校,政府层面的那些动作都是小事情了,这才是根本。

贵族嘛,一定是要工作娱乐两不误,而且娱乐绝对不会低俗化,一定要有这样的探险趣味,没飞多久随着机舱内的通话器播报洛克的声音:“请注意观察右舷下方的河流冰层,我们就在这边降落,进行我们第一天的垂钓活动……”

齐天林的确是没有太多冰雪野外生存的经验,只能按部就班的听从指挥,亨瑞都比他好得多:“这一带看上去还是比较稳固的,我想我好久都没有地面滑行降落的经验的,特别是在冰面上,保罗,听说你最近更是只开车,连直升机都没开上,滑行还能控制么?”

朋友口吻的嘲讽,带来的是通讯频道里面一片的笑声。

齐天林看看后面已经睡熟的孩子,小声:“为了三个孩子的安全,我跳出去拉住起落架都可以……”

威廉的儿子也在齐天林的飞机上呢,也笑:“嗯,看来无论战场上你如何,总还是个合格的父亲……”

维拉迪是配备专业驾驶员的飞机,头一扎就率先尝试降落了:“问题应该不大,随时准备拉起来重新起飞就好。”

冰层降落唯一就担心这个,别下面的冰太薄,承受不住塌了,因为这一带是山区,没有平坦的冻土带。

结果很顺利的降落下第一架之后,就能在冰面上建立指挥降落人员,后面接二连三的就滑降下去,两个十多岁的德国少年是维拉迪的儿子和侄儿,帮着成年人们在冰面上挖洞放钓竿,搭建防寒帐篷。

这里其实还属于内陆河流地区,主要是钓鲈鱼,个头不大,洛克熟门熟路的指导各位大老爷们儿在冰面上开孔,王子富翁一起,用开孔器打出一个个小圆洞,就开始放钓竿钓饵,只是一醒过来的小王八蛋就精力充沛得跟超人差不多,齐天林干脆找了个装东西的塑料盒子,给他们作为雪橇,小奥就力气傻大的跟齐天骄一起,推着那个小王子在冰面雪层上乱窜,小孩子嘛,力气用的不均匀,翻到雪堆里嘻嘻哈哈的也不在意,带着一身的雪渣起来又换人推,倒是两个稍大的少年沉稳得多。

亨瑞端着一杯威士忌,随手在旁边拣个冰块丢进去:“两兄弟一起长大,好像还是要快乐很

多?”说这话的时候,看他自己的哥哥,威廉也点头笑,他们俩的母亲太过著名,俨然就是二十年前的欧洲王妃,风靡一时,却让他们的童年时期过得格外艰难。

齐天林不参与这样的忆苦思甜,优哉游哉的靠坐在折叠导演椅里面,连续试了好几把,属于他的几根杆都不像洛克跟维拉迪那样的专业玩家,不停的钓起成果来,索性放弃这个自己不擅长的业务:“我帮各位烤鱼……绝对比你们吃到的那些味道好。”

其实配料很一般,别看是王室贵族富豪出游,西方对于这些烹饪方式上面的确比不过会吃的华国人,当然更比不过会吃更啥都敢吃的华国南方人,齐天林就着少数几样调料,也一改北欧烤鱼少少的刷点调料做法,都几乎是倾囊而出的把调料佐料加上雪水熬制底料,才浇淋在烤鱼上,香味四溢又格外浓烈,让洛克吃了以后就一个劲竖大拇指:“你说!要什么调料,以后都你来准备这件事了,我马上通知后面用飞机送过来!”

齐天林还真开了一张清单,从孜然到韭菜葱花辣椒啥都要,甚至还问去找刘晓梨半盒子泡椒,估计洛克的工作人员是会累得够呛,但也起码要半夜以后才能送到了。

一整天,都坐在宽阔的河流冰层旁边吃吃喝喝,聊聊天,直到黑夜飞快的来临,还是有几个随从的,帮忙把高寒地带帐篷搭建在河岸边,岸边也烧起了篝火,端着酒杯,篝火上烤着热腾腾的鱼汤,少年儿童们玩了一天早就钻进睡袋开始积蓄精力,期待明天的折腾。

一帮成年人才围着火堆开始高谈阔论。

齐天林直言不讳的把自己在西点军校、步枪协会和退伍军人协会以及外交关系协会的前前后后,讲述了一遍,除了极个别的细节略过不说,大体都坦诚布公的说了:“我并没有研究过究竟是谁更可能获得成功,只是在他们跟我抛出橄榄枝的时候,凭感觉参与其中,选择合作伙伴,然后就全力投入支持,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获得未来在非洲战略上的支持和倾斜,以及别把我们这个非洲战略参与者给放到对立面,那就足够了!”

身为美国商人,却一直不声不响,说是来美国北部,其实来自墨哥西的马歇尔给冷得够呛,但因为他现在俨然在齐天林的商业版块里面充当越来越重的角色,甚至玛若的不少大型项目都是跟他在合作,维拉迪和洛克也就逐渐吸纳了这个有点不一样的美国人加入到核心商业团体来,这时候马歇尔的眼睛格外明亮,只是借着白气缭绕的鱼汤碗掩盖。

和彼德一起来的也有经济方面的研究专家:“赫拉里上台,美国以及周边

经济指数有小幅上扬,看来民众的乐观情绪还是影响到了经济。”

彼德摇头:“假如真是保罗所论述的这样,赫拉里会尽可能的寻求改变目前一些缺陷,那么就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阵痛,美国本土的经济一定会出现一些下落,就好像之前无数个总统以及政府希望改革的一样,只要稍微形势不对,民众失业率或者福利略微受到影响,怨声载道之下,在野党再利用发力,改革又会不了了之,谈何容易!”

洛克比较现实:“我们原本就只是拉虎皮做大旗,利用美国政府军队给我们保驾护航,哪管美国政府是不是健康运作,非洲北部地区只有战略资源,要真正全面发展,还是得往着南部非洲走。”

维拉迪终于用小铲子指马歇尔:“现在他往南部地区进入得还多一点,情形怎么样?”

马歇尔还先看了看齐天林才发言:“不怎么样,这些国家很多都受到点华国和民族主义影响,对我的企业戒心还是比较大,所以现在只能是饮料快餐行业尽可能铺开,但其他资源性产业,被华国掌控渗透得非常厉害。”

亨瑞王子喝一口酒,注视着火光:“华国最近在中亚地区的外交频率加大不少,特别是跟俄罗斯之间一连串的合作计划,暗地里的手段其实一直都不算少,表明他们朝着东欧方向的外交努力已经超过了东南方向出海口,那边大多领海争端,也容易跟美国的太平洋战略产生冲突。”

威廉能明白弟弟说的意思:“那么由此而来,说明华国还是倾向于避免冲突,目前各种数据和情报也证明,华国的确有从南部非洲减少投资和撤离一部分人员的举动,难道也是在避免可能的未来跟美国在这个区域碰撞?”

齐天林一开口就觉得自己怎么跟个抗日战争的二鬼子保长差不多:“等赫拉里正式就任以后,估计就会把陆军非洲基地的建设提上日程,只有建立了这个基地,才能彰显美国的非洲战略,有力的给华国一个讯号,该适当的退出点地盘来了!”

洛克嘿嘿两声:“但也不能因为美国军事基地登陆卡隆迈,就把南部非洲的很多资源都交给美国公司吧?”

齐天林无奈的摊开手:“那就尽量争一争了,能跟赫拉里女士形成关系,也就是希望在这种时候,尽量当成商业竞争,别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仗着美国公司硬抢份额。”这种事情在前面几个国家时候也没少发生,美国公司抢占资源,欧洲公司喝汤搞基建的格局还是让欧洲方面有点悻悻,关键是这些美国公司占了茅坑不拉屎,现在也不着急开发,就是到处圈地抢资源。

彼德还是比较高瞻远瞩的:“你们要处理好跟犹太人的关系,无论是从美国国内,还是跟中东接壤的这些北非穆斯林国家,应该要体现出和中东穆斯林国家不同的态势,才能保证不去撩动犹太人和美国政府一贯的偏袒。”

齐天林试着说点不着边际的商业建议:“能不能在我们的股份中间引入一些给犹太人?我们的盘子越大,才能有更多菜嘛。”

维拉迪嘿嘿嘿笑,不做声,他的祖上,乃至他代表的德国巨头们,可是二战中对犹太人杀戮最为狠烈的一族,说实话,在这方面,阿拉伯人都比不上德国人。

不过出奇的犹太人现在并没有那样防备德国人,反而是对弱势得多的阿拉伯人警惕得很。

亨瑞和威廉两位王子有些油滑的不在这个关键话题上表态,笑眯眯的摸下巴。

洛克终究还是跟齐天林更惯熟一些:“得小心,他们的商业运作能力也许会从内部收购、蚕食,最终改变整个结构,那就不是我们都希望的了。”

算是个在赫拉里成功上位以后,欧洲方面小团体之间的交流沟通,齐天林也算是完美的给自己的团体诠释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生意,而没有完全投入到美国人怀抱。

马歇尔这个美国人已经不能算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