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7章 一语双关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一语双关

后援飞机送来的不单是调料,还有油料跟技师,大清早齐天林是在熊孩子们呼啸而过的叫喊声中醒来的,几名技师正在给老板们的单发小飞机用喷火枪除去机翼上的结冰。

今天晚上就要飞到苏威典北面靠近北冰洋的海边,实际上已经属于诺威的北部地区了,按照洛克的安排,当然不会被当做非法越境的不明飞行物击落。

等在海边休息一夜,就要开始飞越北冰洋,前往北极荒原……

小孩子们显然意识不到放在两三百年前,这是多么骇人的壮举,这支豪华自驾游队伍也不是打算到北极点去炫耀个什么,就是找个北极冰封荒原打猎而已。

所以当单发小飞机终于离开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海岸线,开始进入白茫茫一片的北冰洋并且开始逐渐越来越多的看见浮冰以后,贪图新鲜的小孩子很快就觉得没什么看头,东倒西歪的在后面座位上打瞌睡。

这样的活动其实就是给大家一个相互沟通跟团结小团体的机会,亨瑞坐在齐天林的旁边:“到群岛以后,我们在那里稍微停留一下,别的欧洲国家也会逐渐有人过来加入我们的旅行团。”

齐天林明白这个先来后到的关系,还是英兰格德国和苏威典最先讨论分享核心的东西,接下来才是以法西兰为首的其他欧洲国家参与,毕竟除了德国英兰格和法西兰,别的欧洲国家并没有过高的政治野心和期望,能在非洲战略中分一杯羹,拉动国内经济就不错了。

和在诺威海岸已经是一片片的白雪皑皑不同,自驾游飞机队越靠近北极,在北极点南面……哦,北极点的任何方向都是南面,应该说是朝着俄罗斯方向的南面,有一大片依旧属于诺威的群岛,这里居然还有北极圈内的植物荒原,再加上这里大量的北极熊,实在是个让游人趋之若鹜的寒冷旅游胜地。

当然,越是顶尖的贵族和富豪,越懂得适可而止,不会跟暴发户似的觉得杀只北极熊又如何,这里的北极熊和一草一木都是受到保护的,他们只是按照诺威王子拿出来的一份额外指标,能获准射杀二十只左右的海豹。

除了钓鱼,这就是这支豪华旅行队的目标了。

亨瑞的目标肯定不是海豹,但齐天林直言不讳的在两人的机舱里面谈到了英兰格的乏力:“看看德国的投入吧,且不说维拉迪原本就在初始的集团里面占据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后面几家德国财阀的投入甚至超过了美国,他们才可以说是投资最大的一方,相比之下,英兰格就不能掏出点钱来买点什么?”现在

英兰格基本上就是让齐天林挂着他们的名儿,其实直布罗陀封地和那个什么不管部部长都是空头衔,什么都不是,然后厚着脸皮白吃白拿,还希望是拿得最多,起码是第二第三多的那个,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亨瑞也不藏着掖着打官腔:“现在能有什么办法?英兰格国内什么都是跟着美国在走,但是好处全都被美国拿走了,美国人起码还有美元主导地位支撑,可以不停的利用国债缓解,最重要的是美国是个大型国土的国家,自身消化能力和经济消费能力都跟英兰格完全不同,但英兰格却完全比照美国的政治经济政策,现在根本就没钱!”

齐天林很想说一句,没钱出来混什么:“那怎么办?没有实效性的投入最终是拿不到好货色的,这就是商业运作,人家投资大的就应该收回什么,一双双眼睛都看着的,你也知道我不过就是个各方代言或者调停人,前提建立在各方都认可的基础上,要是不认可我,我什么都不是了。”

亨瑞有些自嘲的摇头靠在椅背上,轻轻摸一下自己侄儿靠在前排座位上打盹的头发:“英兰格国内的核电站全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产物,这样典型的基础建设消费,我们都没法自己掏钱投资改进,必须引进法西兰和华国的资金来做……这些年我们跟着美国,真真是好处他们占走,背黑锅我们来……但这也仅仅我自己的看法,私底下说说,英美两国之间的关联太多了,彼德在公开场合都不敢说远离美国的话,我们作为贵族符号,就更不敢说了。”

齐天林坚决的不出言挑拨,鬼晓得这是不是对方也在勾引他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这种事情只有你们自己能衡量,赫拉里的核心意见我看美国也是想尽可能在金融体系和某些政治环节的设置上做改变的,目前美国国内的经济复苏基本是泡影,她觉得还没有到临界点,没有到让美国民众都能触底反弹,拥有放弃的勇气时候。”

亨瑞摇头:“英兰格何尝不是,看起来比美国小那么多,但保守力量更加强盛,就想维持跟美国在一起的大国地位,明晓得离了美国就什么都不是,而且现在影响力是随着美国的变化,我们也在一点点削弱,着急啊……法西兰人就最想看到这一点!”

手中抓着操纵杆的齐天林有些沉默,当用过极为复杂和操控精细的阿帕奇直升机多功能操纵杆以后,再来拿着这样的单引擎小飞机操纵杆,真有一种开过百万豪华车再回头用驾校最破烂方向盘然后乘以十倍的感觉,随着单引擎飞机已经接近陆地,就情不自禁的脱离六架小飞机的队形,掠过海面,用比较低空的高难度

模式飞行,通讯频道里面确认过这两位都具有高级武装直升机驾驶技能的家伙都是神智清醒之后,就只能笑骂着羡慕他们的技巧。

齐天林是看见了海湾边停靠的豪华游轮,冬季的诺威靠近北极群岛简直就是白皑皑的一片,蚂蚁一样的小点都是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他们只能通过护照、飞机、游轮接受旅游安排路线,在向导和导游的安排下按部就班的参观这非同一般的景色,现在也许是看见这红色的小飞机,不少人仰着脖子不停的挥手,齐天林也按照惯例,摆摆机翼算是回应打招呼。

亨瑞终于再次开口:“看见没有?这就是我们……无论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我们已经达到了俯瞰人类的位置,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就不再是自己,不是只为了自身的感受而做出任何的决定,要为自己应该付出的人群,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我从小就得到的教育,而我,就一定会为英格兰的一切付出我的所有,明白么?”

是啊……

当人上人到了一定的地步,要么完全不能控制自己对欲望的控制,变成自我毁灭或者伤害别人的恶魔,要么就应该正确的转化成为为了某个群体代言的领袖,这才是无数领导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齐天林显然已经掌握了更多的资源和力量。

究竟应该为什么付出呢?

这一次北极之旅真的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在一处小型机场等待他们的是同样六七架单发引擎五人座飞机,从诺威到贺兰,西牙班到比时利、旦麦的王室成员都有来,再加上法西兰和其他欧洲国家的一些议会或者内政部官员,俨然一副会议旅游的架势,在机场简单的相互握手拥抱一下之后,就交叉一下座位,重新起飞,前往群岛偏……嗯,靠着俄罗斯方向那边的一片海滩而去。

和一般印象中海滩总是阳光明媚或者沙滩椰树不同,下面掠过一片雪原之后就是完全冰封的巨大冰川!

已经有先行的工作人员帮助建立起降落跑道,甚至在空中也能看见半地下搭建的球形冰屋,正式的北极游览才开始了。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冷!

降落之后的第一件事,就在身上的羽绒服之外换上登山靴,靴子外面再套上冰爪,齐天林有点嫌麻烦,给自己穿上之后,就打算一手一个儿子抱着前往前方的冰屋,站在一边却给自己儿子穿戴冰爪的威廉王子却温言:“托着他们走,并不是个永久的解决方案,越是早早的让他们自己接触到实际上的艰难,越早就能体会到应该怎么适应这个世界,那才是最理智的培养。”

似乎

有些一语双关,齐天林笑了笑,点头蹲下来,让儿子轮流颤颤巍巍的举起脚掌戴上特制的小型冰爪,教导他们学会一步一个脚印的顿着前进。

说起来还真是一种特别的体验,齐天骄终于松开抓着父亲的手,尝试着在地上走了两步,试着把锋利的爪齿卡在光滑的冰面上,才一步一步往前走,兴奋的招呼弟弟也试试,齐天林还得招呼他们赶紧戴上小墨镜,在这个到处都是冰雪,满天都是阳光的世界,不想导致雪盲的话,还是随时随刻都戴着墨镜吧,真不是摆酷。

所有的贵族和政客,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似乎能放下平时比较严谨的外套,相对比较轻松的当成是度假旅游,三三两两的散游在冰川上,随意的步行感受严寒。

洛克和维拉迪这样的倡导者没有过多的政治经济突破需求,拉着哆嗦得不行的实际上南美热带人马歇尔准备明天的打猎之旅,直接把齐天林留在各种利益交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