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39章 滚翻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滚翻

其实齐天林这个时候,想得也很少。

他跟亨瑞一起趴在一辆白色的布蓬板车上,就跟小孩子玩的那种贴地板车差不多,白色的轮胎才十多厘米高,板子就基本贴在地面上,板车前方支了一张白布,一把弩枪包裹着白色纸条,从白布中伸出去,两人慢慢的用脚尖在冰面上支着移动。

远远从板车正面看过去,纯粹的白色完全融入周围的冰天雪地中,蓬开一平方左右的白布就好像一张完美的伪装,挡住了后面的猎手,根本感觉不到这两个猎手的接近。

已经朝着这一堆海豹群,爬行移动了大半个小时了。

这是最典型的北极捕杀海豹形式,齐天林原本有点费解,八百米距离外,给他一支狙击步枪加上高倍瞄镜,要打多少有多少,非要费这劲抵近用老式武器射击干嘛。

洛克和维拉迪这刚准备从另一边接近豹群的贵族就理所当然:“数百年来,有多少人有你们那种射击技巧?而且也没那么精准的武器,最重要的是,玩儿的就是这个心跳,远远朝着海豹群堆里打一枪,就有收成,有什么意思?”

哦,主要就是玩的过程。

齐天林试了试,的确有不一样的感受,远远射击,跟这样好像猎豹在地面匍匐前进靠近猎物的感觉,完全不同,呼吸和脚尖的移动都格外静谧,生怕惊动了这些常年生活在冰面上,能感知一点点冰面震动和声音的海上生物,一转身跃下旁边的浮冰窟窿,就根本找不到了。

有四组人分开点距离,慢慢的同时享受这个过程,到达以后,给出讯号,等都确定才同时猎杀,所以齐天林在间隙中还能侧头看看百米外同样身披白色斗篷,几乎难以辨认的另外两位王子,收回目光从白布的缝隙中间寻找自己的猎物,最高明的猎手能在这一波猎杀以后不惊动整个海豹群,所以哪一组杀得多就是胜利,谁要是惊动了整个海豹群,那就大失败。

亨瑞很专注,和齐天林有闲暇东张西望不同,其他的贵族也不可能随时都有在战场上杀戮四方的机会,这样的射杀已经是他们超越绝大多数民众享受的游戏。

声音很小,亨瑞在齐天林旁边一米不到的距离几乎是用喉音:“我要右边……”

齐天林明白,这是为了避免两人杀到同一只,因为大家的目标都比较一致,尽量杀幼海豹,这种著名的北极海豹在幼年时期是全身白色绒毛,非常可爱,实在是抓回去给小孩子玩的好东西,反正计量也是按照只数来的,小的也方便拿不是。

齐天林身上没战刃

战锤,这会儿就想着要是带了可不身轻如燕,看看那已经近在咫尺,的海豹群,忍住了靠近活捉两只给儿子玩的心思,人类的气息再靠近就会被发现,已经有警觉的海豹竖起上半身,嗅闻空气中的异样感觉。

齐天林赶紧停住移动,轻轻的舒展手指在弓弩上,这才是爱斯基摩人古时候用的方法,枪都不用,也主要是为了无声,要是拿消音器的狙击步枪来多没趣?

这才是贵族,生存的意义已经是给自己寻找点难度来游戏,但齐天林给自己寻找的高难度游戏是不是太难了点?

所以他对这样的小儿科真有点淡而无味。

随着一声耳机里讯号,各组都开始嗖嗖嗖的发射箭矢,爱斯基摩人是用弓箭的,用弩箭已经是为了方便非专业人士,齐天林发射第一支以后就颇为不习惯,因为相比枪支,这种弓弦武器太不稳定了,他那些习以为常的射击理念几乎瞬间跟其他人拉到同一起跑线,亨瑞看见他的第一支箭擦过一头大海豹,还好没惊动,忍住了嗤笑,他倒是已经命中了一头边际的小海豹,已经在装第二支箭……

海豹很多时候都是眼泪汪汪的,其实是为了润泽自己在寒冬中的眼睛,但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哀求人类不要杀死它们一样,还好这些猎手都不是安妮那样的博爱人士,接二连三的箭矢不停射杀过去,尽量先无声的射杀那些靠边的海豹,尽量连续的尽快射死,免得闹起来惊动整个群体,不过整个海豹群数百只本来就闹哄哄的。

但血腥味终究还是大量的飘散开来,让警醒的海豹接二连三的跳进海水中,远处响起手持汽笛声,算是表明游戏结束,清算结果了……

齐天林跟亨瑞站起来慢慢朝着已经到处是血迹和海豹尸体的冰面上走过去,亨瑞终于说出昨晚他们内部讨论的结果:“英兰格的保守派还是被现实说服,决定在非洲战略上,优先保证英兰格的利益,我们会稍微远离一点美国的战略领地,寻求我们的利益,最近会有人力物力上尽可能的投入,所以你在搭建战略形势的时候,稍微把英兰格的区域和美国拉远一点,这样我们受到的干扰就会少一些,难度不大吧?”

齐天林从来都没有试图去离间过英兰格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就连他作为MI5的人手跟美国打官司的时候都没有,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根深蒂固,英兰格一直都是美国在欧洲最坚定的盟友,这种关系和日本不同,所以在面对可能到来的利益面前,英兰格总算还是权衡再三,动心了,不说背叛美国,起码这一次他们终于打算不只是跟着喝汤,而是要自己寻觅猎物了。

亨瑞觉得已经比较满意了,伸手挑了一只皮毛上没有太多血迹的纯白色小海豹笑着递给齐天林:“那就一言为定了!”

齐天林不客气的接过来,实在是刚才的射杀他真的不怎么样。

接下来还有剥海豹皮,熬海豹油之类一系列的活动,达官贵人们都捋袖子上场轮番一试身手,后面来的带了更多的少年儿童,都是男孩子,跟着一起又唱又跳,也算是在培养下一代的精神。

齐天林让儿子跟随大部队的孩子们一起玩耍,自己就跟欧洲各方进行类似的交谈,沟通各方在美国扩大非洲战略意义以后,做出什么样的调整跟投资,他的统一口径就是,美国加大投资是必然的,如果不想自己已经得到的或者未来应该得到的利益受到损失,那就赶紧投入更多进来。

要用非洲已经在产生的各种利益,让现在经济普遍乏力的欧洲各国深入其中,难以脱身,假若在发生什么情况的时候,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就甩开非洲利益。

这才是齐天林希望的局面。

冰面上的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各方心满意足的官员贵族们分别在各种冰屋,帐篷中就寝,对于一般到达北极的游客格外强调的那种寒冷,在他们这里似乎不是问题,自发热的恒温睡袋能提供给孩子和不适应这样温度的成年人,而北欧国家的人似乎对寒冷的抵御能力本来就要强很多。

因为齐天林在打猎中的成绩很不咋地,被朋友们狠狠的嘲笑了一番,特别是洛克,终于在冰雪天地中找到了自己被齐天林一贯压制的探险优势,这一次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但很显然,齐天林真不是一般人,第二天就让他重新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强人,也让那些已经达成目的,陆续准备返回的欧洲各国人士有个深刻印象。

喝了不少酒,似乎也能御寒,所以齐天林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的有些晚,偏偏倒倒的随意用雪水洗了洗脸,就投入到最后一次攀登冰川雪峰的旅行中。

这是个反斜坡的雪面,基本都盖过了小腿深度,慢慢翻过去以后,才是冰川,两名向导在最前面后面是几位王子和官员,接着才是几个小孩,后面是齐天林跟着又是一串成年人,总之把小孩夹在中间,这也是按照动物迁徙的规则行事,所有人身上都用绳索跟挂钩连成一条线,队伍很长,难度不算很大,毕竟有很多人还是不怎么运动的,算是体验一下这种专业级的运动就好。

穿着及膝长靴和冰爪,手里拿着冰镐当拐棍,其实很安全的。

但齐天林面前的三个熊孩子就是男孩那种典型的手不停脚不住

,威廉王子的儿子原本比较羞涩的,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跟齐天骄和小奥混迹多了,也有点撒野,偷偷解开了挂在自己父亲后背上的锁扣,跟俩小伙伴在斜坡的雪地里打滚,齐天林看看自己儿子的绳索拴自己身上,觉得也无妨,对前面无奈的威廉招招手,继续上攀。

于是就在这个时候,也许前面经过了不少人,惊动了这一片坡度上的雪层,又也许是这几个男孩滚沙一般的玩闹动作,其实就好像戈壁流沙一样,这一片的雪层突然就动起来……

这样的单面斜坡,下面没多远就是海面和冰川,并不担心雪崩,所以初期的翻动还没有人反应过来,齐天林更是没多少冰雪经验,没察觉有什么不一样。

就那么一刹那,他右前方十多米的地方雪层一下就滚翻起来!

下面的人一下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