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1章 得瑟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得瑟

原本已经在海水里面给齐天林折腾得有些无奈又有气无力的母熊勃然大怒!

生育期的母熊都是极为护崽的,这几乎是绝大多数动物的天性,齐天林只能大叫一声倒霉,那么多成年人,怎么就不喊住俩熊孩子?

其实是一眼看过去,那个不大的洞里没多深,就只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幼崽,只觉没有危险,还是紧张的把所有注意力放到了水面来,毕竟从很多人身同感受的角度来说,还是觉得跟一只擅长在水里搏杀的北极熊掉进冰冷的海水里,比在陆地上更危险吧?

远远望过去,白色的北极熊幼崽真的好像两只白色泰迪熊一般可爱,也怪不得小奥跟哥哥顾不上一贯视若天神的父亲,乐淘淘的一人抱了一只!

齐天林不停的狂喊:“撤退啊!别惹了!”手中原本都打算松开的手臂又得狠狠的扣住母熊的脖子,这一次,用左手小臂死死横扣住母熊咽喉,右手反扣左手腕加力,使劲往上别,让母熊刚刚爬上一半海岸的身躯头颅禁不住上扬,身体还在爬,但上半身刚露出来,身体就失去平衡,沉重的身体后仰,轰隆一下,连熊带人又翻到海水里。

岸上的成年人们惊骇莫名,在这样凶险的搏斗下,还能提气高喊,一边慌里慌张的从俩熊孩子手里抢过熊宝宝放在洞口,一边赶紧不顾小孩子们哭闹笑骂,招呼所有人撤离远点,连威廉有些颤抖的声音都在喊:“没事!能行能行,保罗能行的!”小王子更是一把就被他的亨瑞叔叔抱着快步冲向附近的车辆,所有人紧急疏散,刚才的确是都有些被吓呆了。

这一次,稍微凶险一点,疯狂的母熊跟齐天林在水下翻滚得特别厉害,岸上的人群都撤离到百米之外,只能远远的看着水面不停冒泡跟烧开了似的,生怕那碧蓝的海水突然就冒起一股股血色来,还好就是水,连白泡沫都没有,这北极的水,是该有多透亮啊!

齐天林隐隐中却舍不得让这母熊上岸被持枪人员抽空射击了,刚才是自己跟熊妈妈没露出多少,一来怕误射,二来也怕穿透,现在就死命的打熊头,让母熊吃疼,昏头转向之下又一直憋在水下,母熊终于急于到水面换气,不再抵抗,齐天林终于瞅准空子,在露出水面的一刹那,看见所有人没有在熊宝宝身边,一把推开母熊,自己快速的游开,高喊着:“别开枪!没事!没事!”

的确是没事,母熊一探头就把注意力放在洞穴那边,看见自己的宝宝还在那里,就嗷的一声喷着水花跃上海岸,快步攀爬着冲向洞穴,齐天林这边也能装着精疲力竭的模样趴

在海岸边,两名胆大的安保人员立刻跃过来,在几支枪的照应下伸手从水里拉起了他,还得假装浑身颤抖,给冷得不行的样子,不过要是有布伦那个老狐狸在,没准就会发现这家伙居然没有面青唇白!

齐天骄给抢了熊宝宝,还在干嚎呢,要扑过来抱父亲,给威廉一把拎住衣领提起来:“都湿透了!换衣服……”

周围只有一片欢呼和掌声!

和以前齐天林那些有意无意的表演不同,这一次几乎是所有欧洲各国都有达官贵人在现场目睹了这个传说中战场强悍猛人的实力,赤手空拳单挑北极熊,还是一只狂暴护崽的母熊,从陆地打斗到海中,特别是齐天林骑在熊背上冲海水中猛然升起的那种景象,不亚于电影大片中骑龙武士登场的造型,真是无比深刻的印在这些人的脑海里!

能亲眼看到活生生的巨型北极熊已经和在屏幕跟动物园的感受完全不同,居然还真的有人类敢与之抗衡,现在除了背上的背包被可能最开始的搏杀撕扯开,居然毫发无损!

浑身湿淋淋的齐天林,顶着平头跟络腮胡须,还在滴着水,全身的深灰色极地防寒服几乎都贴身了,却依旧站在那里的模样,也许会在这些人心底留存好几年,也肯定会回头传递给更多人!

等几辆履带式雪地车开始往回开,端着一杯热咖啡换了干燥衣服的齐天林还在装哆嗦,俩儿子终于意识到点什么,抱着父亲的双腿嘟着嘴仰头看,威廉带着儿子同样靠在车壁上坐在对面,看着齐天林好一会儿,才笑起来:“谢谢了……”

小孩子没有危险意识,做了什么都可以理解,不需要怪谁,但齐天林在那一刻爆发出来的决断和勇气几乎是本能的,而且母熊也是冲着小王子去的,这才是值得感谢的,亨瑞坐在旁边帮齐天林回应:“他就是吃这碗饭出头的,你说你当年帮安妮抵挡这一下,是不是也出于这种本能?”

威廉居然跟弟弟争论:“那还是不一样,爆炸前是未知的,为了爱人做出的反应,和看见一头巨熊迎上去的情绪真不同。”

齐天林把滚烫的咖啡一口吞下去,的确觉得有些冰透了的五脏六腑才热络起来,勉力开口的哈哈两声,伸手摸儿子的头:“熊啊……家里有只熊,陪他们一起长大的,估计以为就没有危险了,殊不知野性的东西终究野性,一个不留神,低估了对方的危险,说不定就是杀身之祸!”

他是真心有点后怕的有感而发,阿棕的误导差点害死两个孩子,威廉跟亨瑞却神色有异的对看一眼,他们太习惯一语双关打哑谜的说法方式,威廉也摸摸自己

儿子的头停顿一会儿,只能听见履带雪地车厢外的轰鸣声,看着齐天林抱紧儿子眯着眼睛回复精力的模样,对弟弟点点头才开口:“跟美国人一直转悠也是危险的,特别是你这种代言人身份,他们随时可能按照自己的策略转变态度,从拉登到萨达姆还有卡菲扎无一不曾经是他们的代言人,一旦反噬也是相当惨烈的。”总算是说了点真心话。

齐天林不睁眼的苦笑:“我是华裔,还是南非籍,这就注定是少数族裔,能被欧洲主流社会认可,其中安妮的功劳不少,所以我也必须踩钢丝,不能只顾着欧洲的利益,也要迎合美国才能保证我的事业成功,你们明白我的苦处就好。”

亨瑞更了解他一些:“这个……我们来协助你一些吧,年末了,今年的爵位授勋会把你提升一下,希望能对你有些保护,有些媒体也可以着重报道一下这件事。”纵然不论齐天林是否要对美国做什么,从英兰格的角度来说,再了解不过美国的作风,只要不是美国自己人,用过以后只要跟美国利益有冲突,那就必定叫对方身败名裂!

就算是为了欧洲利益跟美国冲突,齐天林游走在欧美之间,也随时都有这种风险!

不得不说这英兰格王室成员的远见卓识在这种危机感上,跟安妮有得一比,几乎都认识到了这种潜在最大的危险,只不过出发点不同。

齐天林都忍不住睁开了一点眼睛,展展眉头表达谢意了。

他现在是男爵,平民原本是不可能拿到这个贵族爵位的,这就肯定是看在了安妮的份上才让他晋身贵族的最低一级,之上还有子爵、侯爵、伯爵、公爵,公爵一般都是皇室成员,一般贵族都不可能,好比之前那个直布罗陀行政长官就是英王室的成员,齐天林再升,无论哪一级都堪称可以上大新闻,再通过媒体炒作一下,这就铁定是欧洲各方都正面认可的地位身份,美国也不好随意拿捏。

要知道就算当上英兰格首相,也不过是自动晋升男爵,那个著名的铁娘子首相,最终也不过是在男爵爵位上,再增加一个授勋,都没能再提升爵位。

看来这一次,英兰格是真的要下血本了!

虽然还是动用的自己不费一分一毫的爵位,但几乎是在帮齐天林做背书,也许经济实力匮乏的英兰格最拿得出手的,还是这个了。

肯定有勇救小王子的成分,但也许是早就讨论考量过,这就必须得通过英兰格内部那些保守派亲美人士的认可,绝不是这两个王子短短几分钟就能决定的,想来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个还不错的借口罢了。

亨瑞

都伸手拍拍齐天林的肩膀笑:“连上我在内,你都救过我们家族两个人了……”

齐天林终于能学着点安妮的教诲,做个右手捂心的骑士礼仪动作低头:“这是我的荣幸……”齐天骄和小奥就觉得有趣,跟着父亲也像模像样的做这个动作。

倒是引得威廉哈哈大笑:“你这长子,是英兰格人吧……嗯,也会有爵位了……”

齐天骄的确是在伦敦出生的,自然也就有了英兰格的身份,但最重要的是按照英兰格爵位的规矩,只要后代是英兰格人,爵位人在世时候长子自然获得低一级的爵位,以前齐天林是最低一级的男爵,还只能世袭给长子,却无法自己在世时候让儿子也有爵位,假若升级的话,齐天骄最低都得是个男爵了。

小奥这倒霉蛋就没哥哥好运,还得排在齐天骄的儿子之后才能有继承爵位的机会。

但已经身为奥塔尔军团天生军团长的他,还会在乎这个爵位么?

齐天林这俩大儿子,未来可真够得瑟的!

不过想想,老三老四是苏威典王室继承人,老五是奥塔尔教派圣女。

都得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