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2章 手痒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手痒

最后听闻这个消息的玛若简直就是张大了樱桃小嘴,后悔不迭!

当时哪里能想到这么一个简单的先后次序,居然会给儿子带来这么大的区别?她毕竟还是欧洲人,儿子能当个英兰格勋爵,那该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就算给父亲的墓前也能惊喜一下了,毕竟罗伯特也是英兰格人啊。

站在机场边抱着儿子看齐天林挨个送走各方神仙,大多数在诺威就自己上路了,这里都是顺便来苏威典看看的。

洛克还在唾沫横飞,一点没有世家子弟风范的吹嘘自己好朋友的绝学:“那么大一只熊,说着就扑上去了……”安妮颇有深意的看看齐天林,笑着不说话。

齐天林糊弄人:“早就给你说了我会点巫术嘛……”安妮笑得更深一点。

柳子越在翻过去反过来的打量即将变成爵爷的儿子,没发现有什么伤痕,毫不客气的就开始挥巴掌打屁股:“你能再淘点不!害你爸上山下水的!回家不准再跟阿棕那傻大个一起玩!”心里还是有点后怕,别老公还没上战场,死在为救儿子的山坡上,想想都觉得还是不要想好了!

齐天骄还是秉承了一点军人后代的传统,扭来扭去随便打,倒也不掉眼泪,打骂教育多习惯的,还给弟弟做眼色,小奥心领神会的过来抱柳子越的腿:“大妈……哥哥好,不打了……”

笑得玛若没边儿……

终于跟洛克和维拉迪还有马歇尔三方低语几句,他们经常都在内部开会,没什么多啰嗦的,洛克一般在欧美两地走高层和把持集团整体业务,维拉迪操作北非各大项目进展,马歇尔现在更偏重南方的拓展,都很熟悉了,各自都有自己的商务机,摆摆手分别上自己的飞机,腾空而起。

齐天林跟家人也一起登上绿洲号,柳成林他们也一起,一起到迷雾岛,躲在苏威典安全是安全,但是如果被有心人注意到觉得是在做预先防备就没意思了,迷雾岛还是比较精兵强将的,而且现在也跟欧洲的关系不错,做好准备也能在一时半会儿之内就消失在欧洲大陆,安排的去处非常多,从萨奇的东欧到苏威典,甚至德国还有俄罗斯,都能成为可靠的撤离点。

这就是坐在VIP首席舱以后,安妮给齐天林展开的一份自己手绘图纸:“你觉得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不?”

齐天林看看眉头挑挑:“有这么紧急?”

安妮点头:“万事万物先做好应急准备,连英兰格人都隐隐约约觉得你行走在边缘上跟美国迟早有抵触,帮你拉个高点爵位来防身,我就更担心了。”

齐天林指指自己笑:“我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北极熊都拿我没辙。”

安妮眸子有点变柔:“纵然你再神通广大,我都会担心……”哪里还是以前那个身居高位,什么事情都轻轻淡淡无所谓的公主,一样还是会关己则乱的小妇人。

多温馨一句话,被拿着电话进来的柳子越打断:“哦,我不是故意要听你们说情话的,保罗,有你的电话……美国纽约的。”

齐天林拿过电话,安妮没不好意思,转头给柳子越一本正经:“天骄要取个英文名,封爵呢,总不能人家司仪提高音量‘天骄……漆’,我准保笑场!”

柳子越抵抗笑场的能力多强的,顿时就憋不住了。

电话里的声音简单明了:“赫拉里女士找您……”是齐天林以前在竞选办公室的同事,现在应该是新一任白宫班子的成员了。

齐天林略显奇怪,约好的在上任之前没有什么格外事情了,赫拉里的声音略显疲惫:“最近跟军方的沟通比较复杂,长话短说,目前在阿汗富已经基本把战斗部队都撤完了,但实际上还有两万多人的各种后勤跟承包商在那边,你没看电视?又遭到袭击,伤亡十三人,我需要你尽快联动你在那边的承包商队伍,会合美国军方以及北约部队,全力帮我促成一次响亮的胜利,胜利必须在我上任的前两三天,足以登上头条的那种,我的上任演说就定位在体面的撤出阿汗富,不留一兵一卒在那里!马上安排!”

这还真是不见外,作为一个还没有上任的总统,是没有资格调动军队的,所以也就只能调动承包商,齐天林几乎是不二选择,她只能尽量影响国防部配合齐天林的行动。

齐天林脑子里面飞快的转了一下,衡量这个响亮的程度,究竟是跟奥尔马联手到什么程度,赫拉里估计以为他在考量成本:“我上任以后第一道命令就是全面从阿汗富撤军,所有的撤军行动由你承包!”数万人的撤离行动,外加天价剩下的设备,全都由绿洲或者重建公司承包,利润可想而知,美国在阿汗富可是十多年来投入了两万亿美元,无论怎么剩下的东西摆明了随意齐天林处理的!

齐天林不犹豫:“是!”

赫拉里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毕竟现在已经十二月中旬还有两天,就要正式投票选举,虽然目前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表明她已经是民主党选举人占优,但必须要在选举前再爆发个舆论点,只要宣布某个承包商公司正在寻求和平稳定的解决阿汗富现在的残余问题,保罗的名字能上媒体,谁都知道是赫拉里在背后促成的。

连迷雾岛都来不及去,在飞机上一连串的各种指令发出,圣玛丽号到法西兰降落机场接齐天林到阿汗富,麻桦腾也离开迷雾岛前往机场会合,齐天林的装备、亲卫队,一系列各种战地设备都往阿汗富调集,人手倒是不用,甘玛在那边掌管,大批的廓尔喀血战精兵,据说还有新的兵源加入。

更何况这在齐天林看来,应该是一场戏,演得真实点就行了。

所以原本要跟安妮长谈一下都来不及:“家里就交给你们安排了……”老婆孩子挨个抱抱,还要跟母亲也拥抱一下,老丈人丈母娘也抱抱,刘晓梨还多不习惯西式拥抱的,不好意思。

绿洲号就已经降落在法西兰靠近迷雾岛的机场,现在跟法西兰政府也处于蜜月期,加上又是在欧洲内部飞行,完全免检,于是跟随麻桦腾一同过来的几辆越野车,装的都是沙漠鹰公司老兵,满满的几个车厢里面都是马克西姆他们新调配出来的枪械:“好东西!改装部说是给您的亲卫队用的,一定效果好,要不是我断了条腿,也要过去看看您那个断手的战斗主管!”

齐天林笑着跟这些大胡子的老队友拥抱一下,最后才跟同样胡须拉碴皮肤晒得黝黑的麻桦腾拥抱一下,跟他登上唯一一辆比较空的越野车,这辆是带屏蔽的:“原定约了今天下午跟徐先生和您做一个卫星视频会谈,现在看来得取消。”实在是跟华国的联系是最隐秘的,整个欧洲乃至大半个世界都在美国的电话以及网络监视之下,这不是什么新闻,美国国家安全局一直就玩这个,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完成这个技术覆盖了,最近几年胡扯什么美国监听侵犯了哪个国家的主权,不过还是因为美国的实际影响力下降,有些国家蠢蠢欲动的借着事情挑事儿,所以通过专用加密卫星联络或者面谈,才是齐天林觉得比较保险的形式。

齐天林也不客气:“你跟我一起走一遭,这一趟估计会有华国人跟我接触,你参与一下,另外安排徐先生在靠近巴基坦斯或者阿汗富、印度乃至缅甸边境的什么地方跟我碰头,那一带的国境线我都有理由过去。”

不知不觉,齐天林已经在华国周边好多个国家都插上了手脚,那个跟美国陆军太平洋司令部的合作计划似乎让他多了不少的方便。

麻桦腾不含糊,他又没个什么行李安排啥的,跟着齐天林就到另一边,全力从直布罗陀过来的圣玛丽号已经堪堪降落了,这边招呼着用叉车把新枪械箱搬运上去,齐天林最后跟妻儿挥手告别以后,就带了麻桦腾一个人,湾流豪华商务机呼啸着腾空而起!

柳成林已经是第二次在机场感

受这家人各自乱飞的节奏,没那么多感慨了,一溜腾空的越野车就靠过来,这里到上岛港口边只有几公里的距离,而且都是习惯性的安排监控狙击人员在路上放哨,保证不会再有上次那种袭击事件,到了迷雾岛上,那就必须得是军舰轰炸机才能攻击的军事要塞,谁叫那里二战时期就是这样设计的呢?

安妮带来的军事顾问翻看迷雾岛的部署:“增加两艘小型民用潜艇,真有恐怖袭击只要能从城堡撤离到岛内中空的船坞码头就能安全撤离,其他防务人员关闭城堡就能坚守到援军到来。”

玛若安排自己商务团队买现成货。

等这三位太太扫稍事停留离开回到各自工作中之后,需要优先撤离的的确就几个人,难度真不大,何况这岛上随时都保持了近两百人,大多都是休假的廓尔喀,战斗力么……嘿嘿。

柳子越还能得意的给母亲和婆婆炫耀:“我买的船,我们在这边第一个家……”

可柳成林一上岛就听见岛屿另外一头噼里啪啦的射击声,安妮怕他以为有问题,赶紧解释:“在训练,射击打靶的。”

柳成林就手痒:“我……也去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