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3章 心情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心情

齐天林在只能准载十九人的圣玛丽号上,蹲在后面的货舱里,也有些手痒的看着打开的一个个标准防撞军械箱,一共六箱,几乎每箱都有六七支不同型号的长短枪,光是看看那些枪支上散发的幽幽蓝光,齐天林就有种拿来搂一发的冲动。

当然在飞机上最多能取出来把玩,麻桦腾估计是得了马格西姆在出门时的叮嘱:“这一箱是您的,四支手枪,两支步枪,两支狙击步枪和霰弹枪还有爆破装置,都备齐了,已经通知亲卫队携带您的弹药型号,他们指定了牌子的。”真是高级人了,上个战场啥东西都是定制的,可不跟贵族玩定制服装差不多?

机舱里面就他们俩,这里是乘员室,原来就坐亲卫队的,后面是厨房卫生间,齐天林随意的就在旁边的箱子上坐下来,取出一支P226,上面还挂了张小卡,注明这支枪扳机力很轻适合速射,放胸前,再看看另一把挂的小卡果然注明,力量稍大,枪管延长和加重,适合稍远距离射击,建议挂腰侧,有专家伺候,就是好,笑笑:“怎么样,对这次美国总统选举,国内有什么看法。”

麻桦腾从箱子边抽出一包擦枪巾递过来,都浸过枪油的,齐天林娴熟的拆开就摆在身边的箱子上,两人外面真皮舒坦的沙发不坐,偏要坐在这脏兮兮的箱子上,狗头军师摇头:“赫拉里并不亲华,而且她也是比较强硬的派别,政治理念虽然有些油滑,随着形势会调整改变,但是美国国家利益对每个美国总统,其实都是一样的,国内一贯都对哪位上台并不觉得有多大区别,有些冲动点的总统,反而利于国内对民众宣传凝聚气氛。”

齐天林笑:“那倒是……”

麻桦腾看看他专心的动作:“还是那句话,您已经到了这样的地位,如果纯粹只是为了欧美国家效力,前途一片光明,却甘冒风险做一些危险的事情,这……最关键是你还不愿意接受管理,有人是会怀疑您的用心的。”

齐天林不抬头:“我有什么用心。”

麻桦腾如数家珍:“历史上各种各样的双面间谍,策反被策反的例子太多了,而您在意识形态上又不是很接近国内,现在在美国人那边更是风生水起,声名远扬,有些保守点的人士是会觉得不能信任你的。”

齐天林组装好第一支轻轻用手指感受扳机力,确实是有种一触即发的感觉,稍微不习惯,这种扳机力一般是用在体育竞技场上,军用枪支很少这样:“那你信任我不?”

麻桦腾干净利落:“信任!我信任你有一颗为了华国民族的心!”

麻桦腾鬼头鬼脑的笑了:“那倒是,不过中情局对我们的监控最近确实撤了不少人手,估计对您的信任还是加强了。”他统领迪达手下那些密密麻麻的情报人员,迪达管理政治向的,而且基本局限在非洲,有关国际形势和军事向的都汇集到麻桦腾这边,在非洲整体有多少中情局的人手,美国人当中哪些比较可疑,几乎都在麻桦腾这里一清二楚。

齐天林摇头:“不可能完全信任的,我也不希冀他们完全信任,包括华国对我的态度,老麻……我已经不是你刚认识我那个时候的小军阀,我现在怎么说也是一方霸主,对吧?”

麻桦腾有点认真的点点头,看着抬头的齐天林。

齐天林把两支手枪都放回去,开始拆卸步枪:“就好像从手枪到步枪,我逐渐在扩大,心态也会变,以前只有老吕跟我联络,现在变成老徐,这都说明华国对我的态度也在变,我如果不跟着变化,只会永远就是一把枪!”

麻桦腾皱眉头:“就是这种心态,国内就巴不得你是一把枪!指哪打哪的枪,而不是有自我意识的武装力量。”

齐天林点头:“对,你明白这个区别,我不可能是一把枪,我有几万弟兄了,我也有家庭,还有我在欧美国家的利益诉求,我不可能是依附在华国手里的一把枪,那我的价值就大大降低了,我应该是一根……”嗯,就没说了。

麻桦腾给搞得不上不下:“一根啥啊?”

齐天林调皮:“你猜!”

麻桦腾使劲的想翻白眼,黑黝黝的脸上眼白可明显了:“你还真是心态好。”

齐天林收拾好这支马萨达,看看旁边那把极为罕见的LR300步枪,拿到手里掂量一下感觉,非常满意,这种依旧属于美国AR系的改装步枪,机匣和M4类似,但在前截和枪托等部分其实有很大改变,在影响操作习惯的前提下,极大改良了枪支能力,更何况马格西姆还做了调整的:“就好像这一支枪,有优缺点,我们就要尽量把这种特点发挥到极致,这才是马格西姆这种大师级的做法,我现在可不想只是当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头兵了。”

麻桦腾苦笑:“我是上了您的贼船,我也必须认同您的思路,按照您的类型来调整我们的战略战术,对了,您是不是从国内找个战术指挥官来,您太喜欢冲一线了,好像您的部队不这样也不好带,但是在作战时候还是需要有个前线统领战局的指挥官,百十来人的作战不需要,几百人就有必要,上千人就必须要了。”

齐天林回想一下自己手下几员大将的确也就是最多能到营团级的规模

,真把人手调动到师军团级以上,就有点抓瞎,自己在西点军校学习时候就再明白过这种区别了,但却摇头:“我信不过国内的作战人员,既有对他们的忠诚度信任,也有对他们指挥能力的信任,我并不认为那些在军校或者演习中提拔起来的指挥人员就是优秀将领,战争,还是要血战出来的将领才可靠。”

麻桦腾也就是一提醒:“嗯,这个我明白,纸上谈兵误人子弟的将领还少了?各国都有,华国也不例外,就是要您注意补上这一环。”

齐天林点头,挨个把心爱的枪支都打理了一遍,作战人员都有这样的迷信,你越善待你的武器,它才会无时不刻的回报你。

蒂雅就是齐天林这样给荼毒出来的……

等圣玛丽号降落在阿汗富喀布尔郊外的一个军用机场,一大群穿着统一制服的亲卫中间,站的不是蒂雅还有谁,全仗着她个头高挑,棒球帽和墨镜遮挡了容颜和长发,看上去跟周围的亲卫没什么两样,但齐天林还是一眼就惊喜的看到了。

没责怪:“你怎么来了?”

蒂雅耸耸肩:“想你!你不要我在这边,那我就跟着圣玛丽号回去就是了。”

齐天林没组织纪律性的:“那就不回去……”

蒂雅脸上一下就笑开了:“苏海亚,大长老都看着的,我又不在乎那些东西,女儿都丢给他们了。”

齐天林溺爱:“谁当时刚来这边时候还说要个女儿的?”

蒂雅做个鬼脸,就看见后面的军械箱:“我听说了,改装部给你弄了一批好东西!”看齐天林点头,就欢天喜地的指挥几个高大的黑妞跟自己去看好东西。

齐天林顿时有点晕厥这小老婆,到底是为什么跑这么远的!?笑着就转身看见甘玛带着自己的残兵亲卫走上来:“老板!人手还在汇集!”

齐天林点头:“不着急,做出大量汇集,东拉西扯调动的大场面就可以了,让美国人觉得该给我们掏钱就好,从美国重建公司调动的员工过来没有?”其实是赫拉里安排过来协助齐天林跟军方关系的前军方退役军官将领,不然以一个还未上任的美国总统,以及没拿到合同的承包商,凭什么调动这边的人手?

虽然都是承包商或者后勤支援人员,总要有人协调才能运作的。

当然现在的北约军事指挥官是个德国人,在飞机上已经跟本茨先生他们沟通过,这个关系他们去联络。

甘玛用机械手取出一张名片,有些磨损的机械手用得非常熟练,这么轻薄的名片都拿着不费力:“已经到了住在这家酒店,

我们的一个二十人护卫队一直跟着他们行动,现在正在跟各家承包商公司和基建单位接洽。”

齐天林点点头,把目光投向了甘玛这队多少都有点残缺的亲兵后面,那里还站着一群同样黑色连体制服的PMC,长相酷似廓尔喀,但在齐天林这个华国西南长大的家伙眼中,这跟廓尔喀还是有区别的,甘玛小声:“我从缅甸接收的,两百人,说是您安排的,现在已经全部打散编到我的队伍中,这是带队的几个人。”

齐天林身边的亲卫队光看枪支就能区别出来源,使用德制HK416步枪的就是僧兵,无论是黑人还是阿拉伯裔,这说明他们都来自最忠诚和疯狂的清真寺,用马萨达的就是早期的亲信小黑和廓尔喀,使用AK101步枪的就是后面在非洲几国作战中加入的战功卓著的黑人士兵佼佼者,这些枪支看着混乱,其实都是使用同样的北约制式枪弹,而这几个看齐天林的目光转向他们,就快步迎上来的家伙,胸前都挂着有些截然不同的常见M4步枪。

齐天林明白甘玛这是为了让自己或者别的亲卫能一眼区别出这些人,这条断肢的忠狗还是对任何靠近老板的不明人员都有些防心的。

齐天林却觉得自己有种需要抑制拥抱或者敬礼动作的冲动,这全是来自他曾经服役的那支滇南野战部队特种大队的西南籍战士!

第一支成编制走出国门即将跟随他投入作战的部队,原本是打算混在廓尔喀中间,还有段时间才投入到非洲的,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

堪称自己真正的战友,心情总会有些不同的。

而一个当过兵的人,看见自己的老战友也一定会有些情绪上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