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4章 汉子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汉子

当先一人显然也在这样控制自己的情绪,力争做出那种金三角游兵散勇吊儿郎当的颓废来,可又在齐天林面前想走个最习惯的龙行虎步,加上有点神情恍惚,平坦的机场水泥地面上,差点把自己磕着!

程良威,滇南籍,打从齐天林入伍开始他们就在一个班,然后从一般的常训连队抽调到特训大队,一同巡逻,一同执行任务,齐天林脑海中,最后一次看见的战友,就是在兵荒马乱的缉毒行动中恍惚看见程良威愤怒而惊愕的表情,然后就极为丢脸的昏过去了。

这个来自农村贫困边区的家伙身材不高,皮肤黑红又有东南亚人常见的脸宽鼻子宽,典型的金三角长相,以前在缉毒工作中就经常扮演便衣侦察,现在居然会被找来带领这支部队。

齐天林是有些惊喜的看着程良威走到自己面前,挤眉弄眼好一阵才说出话来,那种带着浓厚缅甸山区腔的蹩脚英语:“波士……”可说了这一句,就说不下去了,齐天林看见这硬朗的军中汉子,居然有些眼红。

齐天林比他相貌堂堂多了,二十岁不到的时候就这样,所以两人要是都扮便衣,齐天林多半就是汉族的有钱少爷,程良威就极有演员道德的一口一个波士喊得倍儿甜。

似乎十多年的生涯突然就倒回去了!

齐天林能坚持,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OK,来吃够……”手掌上稍稍用力,就转身上车了,这宽阔的机场上能说什么?周围有无数的高点狙击手和安全承包商看着的,各国的高倍望远镜都盯着的,格外的亲近都不可能,甚至这个新加入自己队伍的人员都不能上自己的车,所有的细节都要到位,不能有丝毫值得怀疑的地方。

甘玛都没上齐天林的车,那是小夫人的特权,蒂雅其实也就眼馋的伸头挨个儿看了看箱子里面,就跟齐天林一起登上车,一边抱怨马格西姆多么偏心,给齐天林的东西明显是自己弄的,其他的包括她的大多都是学徒工们搞的,一边穿插絮絮叨叨的给齐天林表述海娜现在能咿咿呀呀发音或者到处伸头找父亲了,齐天林也有点忘记自己那些复杂深邃的身份跟任务,有些出神的看着姑娘尽显小儿女姿态。

蒂雅没不习惯或者不自在,说了一路到达临时办公楼才住嘴,吐吐舌头,觉得自己话的确是非比寻常的多,才找了一支手枪给齐天林别在后腰上,挽着穿便装的丈夫下车。

阿汗富首都市区,从来都不是齐天林他们的地盘,他们主要集中在南部,现在英兰格也已经基本把作战部队都撤走了,所以原来划给英兰格

的阿汗富南部坎大哈以南防区,基本都被甘玛的人手接管,这笔钱是英兰格跟美国在共同承担,一千多人的特别行动队,把阿汗富南部一直控制得还不错,其实暗地里都是奥尔马相互协调,既让特别行动队成功的做出业绩稳定收入,又让奥尔马变相的有人帮他打击异己,他几乎就不用在南方驻兵,把人手都转往集中在首都的北部地区,所以奥尔马最近一两年才能在北约军事部队撤走绝大部分以后,逐渐掌控了除首都以外的大部分北部区域,政府军被压缩在一个相当狭窄的城市区域,有点类似抗战时期华北的日军那种状况。

现在塔利班也极有默契的不随便进攻城市,就静静的在周围发展,只要北约和国际人员完全撤离了,他们才会发起总攻,现在只是夯实农村包围城市的基础,没必要跟国际社会顶牛。

所以在首都里面,能看见难得安宁跟繁华,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国际部队撤走,这里铁定会变天,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于是任何国际承包商公司都能拿到个很不错的办公场地,谁都以自己家或者办公楼周围有承包商公司作为安全的保障。

说起来能请绿洲的特别行动队入驻这座办公楼,还真是这里人的福气,这一年多的时间周边从未发生过爆炸或者枪杀袭击,在这终日惶惶不安的城市里,谁都把功劳记在了特别行动队的戒备森严上。

殊不知就在四楼三名同样穿着黑色制服,成天跟大帮廓尔喀进进出出的塔利班高级联络员全面调控着一切!

这个方案难度并不大,这三人都是卧底的好材料,巴基坦斯人,采用一系列地下党传递纸条讯息的原始方式跟塔利班暗语沟通,所以根本抓不到线索。

现在比程良威还优先坐在了齐天林的面前。

其实巴基坦斯本来也是印度的一部分,就是因为信奉伊斯兰教,才跟信奉印度教的国土分裂开来,从宗教上跟阿汗富和塔利班才是同宗同祖的,华国一直支持巴基坦斯,巴基坦斯又一直暗地里支持塔利班,虽然反过来塔利班对东突提供了不少极端宗教支持,但显然塔利班的行为从整体利益上是对华国更有好处的,齐天林有时候在恶意揣摩,塔利班究竟会不会也是华国支持的。

对方这名联络员是唯一知晓齐天林身份,据说是奥尔马的铁杆心腹:“我们这支线都是独立存在的,知道跟您关系的非常少,这次甘玛指挥官也只知道有很重要的任务需要协同才进行这么大的调动,校长想明白最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奥尔马是以一家宗教学校校长起来的,齐天林却

一直觉得这个称呼跟蒋中正的差不多,但也说明了奥尔马对下面人的控制能力,迪达现在就有朝着当校长方向的趋势,德让偷偷给他汇报过,但迪达又很本分的不沾军事,一直都不沾,估计也是在遏制自己的野心。

齐天林言简意赅:“所有人都要撤走了,也许包括我们在内,这一次是真的撤走,美国人全部走,也许还会留下极少数的情报人员,但多半都是本地发展起来的探子,不会有美国人……”已经能看见这名情报联络官满脸喜色的跪伏在地面,朝着西面开始叨叨感谢真主了。

齐天林笑眯眯的喝口茶,蒂雅泡的,甜得腻死个人,自打她长期呆在利亚比以后,口味愈发又回到非洲风情,既然爱她,就得接受她,齐天林也能忍受这味道,等这名联络官神叨叨完转过来才继续说:“跟校长说,我需要一次响亮的胜利,然后美国人就能体面的撤走,他们国内也不至于磕磕绊绊老不完结,不然下不来台,老嚷嚷着教训或者复仇,就一直呆在这里,没准我都要撤离了,他们还不走,恶心死你们。”

现在美国就是采用这招,大量脱了军装的特种部队充斥在首都以及几个大城市周围,在城市里面玩城市堵截,培训政府军,假如塔利班正面大兵力进攻,他们就指引驻扎在邻国的北约空军过来轰炸,塔利班想偷袭,单兵又打不过这些强人,何况还有政府军协助,所以就只能搞恐怖炸弹袭击什么的捣乱,却在国际社会名声又越来越臭,不怎么划算。

联络官是不会记录的,只口信,使劲点头:“明白了……”

齐天林说具体点:“下个月十八到十九号绝杀完成任务,总攻时间必须要在那个时候,具体的形式和战果,你们安排拿出计划来,我只执行,尽可能是只需要步兵合围的场面,空中会有无人机拍摄过程。”总统登基是20号,这节奏很有点献礼工程的味道,齐天林多熟悉的。

联络官依旧不问为什么或者有没有什么伦理上的不理解,他就是个传话筒,默念几遍,给齐天林重复无误,弓着腰就退着出去了!

一群执行任务的廓尔喀裹带这名联络官上了街,程良威才进来,在门口刚喊了个波士,比刚在机场看见时候好点,探头探脑做个口型,意思是能说华语么。

齐天林带头用华语指指自己旁边:“过来坐吧,真没想到他们会让你来。”地毯边还是有小桌子放茶饮的。

程良威却只盘腿坐在他对面:“刚开始也不习惯这边动不动盘坐在地上,大腿掰得很,现在已经好多了,对你的身份,我也得习惯。”

齐天林

不意味的笑:“行啊,你不再是以前那个看见两支红塔山就觉得好高级的大头兵了。”程良威家里穷得多,齐天林毕竟是城市兵,条件还是好点。

程良威这时候的脸上终于能清晰的掌握好自己是一名华国军官的表情,之前在机场的时候太复杂了,肃穆而骄傲的把双手放在两个膝盖上挺胸抬头沉声:“滇南军区第十七特种作训大队副大队长程良威,携二百一十七名作战队员以外派培训的名义,向绿洲防务有限公司报到,在此期间在不伤害华国利益的前提下,一切命令听从指挥,绝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们已经在国内集中培训超过两个月,熟练操作外军枪械,隔绝国内军队的习惯隐匿特征,所有队员都是滇南籍党员战士,政治可靠,军事技术过硬!请指示!”

宽大的办公室里面,回荡着铿锵的声音,还说自己隔绝军队的习惯特征,光是听听这说话的节奏,就标准的军队味,齐天林完全没个正形的拿手撑住腮帮子,斜倚在旁边的阿拉伯圆枕上:“声音再大点,对面街上用声波收集器监听的中情局特工都能分辨出你是滇南西南部山区的口音了,你这普通话还是不标准,多少年了,副大队,快……少校了吧?你还不把普通话说好,对你升官无益啊……”

程良威终于不拿腔拿调:“呸!我才不是为了升官!我就爱军队!哪像你个王八蛋一去就杳无音信!”

军中的汉子就应该这样粗鲁才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