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6章 冲上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冲上去

PJ牛皮哄哄肯定是针对这些来自穷困国家的廓尔喀,而不是因为大名鼎鼎的科巴斯保罗。

和在国内的ATF行动队有些坐井观天不同,常年在最前线的PJ对保罗的了解非常深刻,无论是他在跟随欧洲公主服役再到后来为国防部长国务卿担任保镖,以及在集装箱物资撤离行动中展现出来的专业技能跟名声,一直都出现在阿汗富天空中的PJ们是完全信服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名PJ的价值甚至高于一名海豹。

和海豹强调一专多能的超级强悍不同,PJ几乎是要求人人都得是高级作战专家,中级野战医生,能动紧急外科手术那种,高空低空跳伞,最重要的就是具备跟空军相关的CCT技能,也就是作战空中管制员,能指挥直升机和运输机进行野战战地降落,建立野战机场的高手。

真该人家牛气吧,基本上就是博士研究生级别了,还得是同时拿好几个学位的那种。

所以一开始对这些混迹在南方的土鳖廓尔喀是有些不屑的,内心来说他们对英兰格军队就不怎么信任,更何况英兰格的仆从军?

这一两千人,离开营地几乎全都是灰扑扑的阿汗富当地民众服装打扮,咋一看绝对以为是塔利班多过北约军,最重要的就是绝对没有美军士兵几乎人人背上那个巨大的装备包。

夜间天气冷了,就是身上的一张毯子一裹睡觉,伏击作战时候,也是那张毯子精确射击手用来当狙击毯,一般步兵就盖在身上做伪装,要不是枪械能看出点端倪,再加上差不离的亚洲面孔,没人会觉得这帮人跟美军有什么联系

跟随齐天林的直属大队也完全没有区别,一样的衣衫褴褛,包括齐天林在内,刚刚进入山区,他的络腮胡上就沾满了灰尘,脸上几乎一层薄薄的沙砾,哪里看得出是声名昭著的大人物。

他身边少见的有些阿拉伯、黑人、黑妞,这也大大的混淆了PJ队员们对他身边人员的面容焦点,让几名联络官也混在里面,他们就更像……嗯,本来就是塔利班。

所以这样一支队伍,基本上给PJ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声音,基本无声,廓尔喀几乎个个都是沉默寡言,跟石头似的,齐天林的亲卫更是坚定得立志要做斗战神佛的僧兵,所以就算共享了通讯系统,PJ们除了能听见偶尔的廓尔喀语简短命令,基本上就只有鞋底在砂石地面上移动的沙沙声。

沉静如水的凌晨,阿汗富北部山区的沟壑之间,有不少的雪地,气温一直保持在零度上下,但是轻装的部

队,绝对不会有喘气如牛的吃力感觉,几乎都是散开来呈各种小队的态势在整个山区平移,除了一支枪和毯子袍子之下的战术背心和水袋,几乎没有额外重量的装备,也让这些廓尔喀格外耐久,而长期在南方执行类似任务的惯例,也让他们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困难。

近二十个大型分队散布在这个上千平方公里的地带,其实三四天就能把整个区域筛一遍,而且相当细致,无论是野外还是村庄,稍微有些痕迹,就能娴熟的翻找出埋藏的枪械弹药,效率让一路观察的PJ们都有些叹为观止。

这中间绝大多数廓尔喀当然不知道跟塔利班的联系,也就甘玛等寥寥数人知道那几个神秘的联络官指点的方位地点是值得信赖的,但他们也多半就认为是无所不能的老板安排的情报内线。

按照军用地图每搜索完一个区域,留下一个分队驻守这个区域防止对方敌进我退的策略,其他人就开始下一个几十公里乘几十公里区块的搜索,以此类推,争取在赫拉里正式上台前的这一个月,把十多个针对性的阿汗富北部高发活动藏匿区域扫荡一遍。

放眼望过去,默不作声的廓尔喀们就只有身上敌我识别的那些闪光灯在跳动,不同颜色标定了级别和职务,就是简单的区分出突击手和精确射击手还有火力压制手 ,然后随时能看见白光的老板也走在队伍中间。

偶尔嘭的几声枪响袭击,立刻就有一两个小队就近包抄过去,其他人只会就地休息,能歼灭就歼灭,对方要逃就往东北方向赶,因为整个队伍就是从首都往阿汗富东北方向,也就是靠近华国的那边平推的。

所以这一系列战斗给所有PJ队员们的印象就只有声音,而不是什么景象。

因为这帮土鳖永远都在夜间行进……

白天绝大多数人都是席地而卧的睡觉,也方便空中给养投递,火都不用生,近似于盒饭的投递下来,吃完以后把包装集中掩埋,很有环保精神。

绝对没有咋咋呼呼的装甲车辆和任何机械设备,就是这样默默的步行,把乡村田地都挨着梳理一遍,把所有找寻到的枪械用炸药摧毁,却不在村庄里面驻守人手,只是按照一个片区留下一个分队的形式防备游击队复辟,留下的人也不过是到处走走看看巡逻,却不分散。

有其他美国或者北约军方参谋之类的人员向这支队伍疑问过,类似规模更浩大的扫荡行动他们也做过,对方都避而不见的跑掉了,你这样能有什么收获?

齐天林的回应就是:“我们的特点就是看上去不怎么样,人手还少,没准儿反政

府武装就想偷袭我们活着包围我们呢?”

哦,对于这个已经敢在外交关系委员会和国防部听证会上,都大言不惭自命为国际新游击战专家的保罗,军方内部也有很多人在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特别是那些科班出身的家伙,了解他只在西点镀过几个月金以后,更是有些不屑一顾。

靠吃软饭的保罗在欧洲靠安妮上位,又在美国跟赫拉里的侄女勾勾搭搭,更是和赫拉里似乎走得太近……

美国军政人士也是有八卦精神的,只是不敢公开说罢了,但也当成秘闻来流传。

其实不知不觉,这种秘闻,还是说明已经把齐天林当成自己人,只是有些艳羡跟嫉妒罢了。

有什么好嫉妒的,陆军部就一力支持科巴斯保罗的作战决定,认为这就是新作战理论在阿汗富的体现,而海空军就有些不爽,所以PJ进入这个特别行动队,多少有点这样的原因。

其实真没必要嫉妒,软饭王一样端着步枪,负重三十多斤的样子在野外跋涉,超出的不光是他自己的弹药多点,还把蒂雅的长枪装备背在自己身上,小老婆就能空着双手轻松点,大把的僧兵和黑妞抢着代劳,但齐天林觉得这是自己表达夫妻感情的一种方式,就跟这傻妞不在大城市里面好好呆着,非要来跟自己丈量地球,一个道理。

都这样走了十三天了!

蒂雅就喜欢这样,伸手拉了齐天林裹在身上的毯子絮叨:“萨奇娜申请回来,她说她培养了不少阿汗富儿童青少年,想回阿汗富开办一个学校。”那个齐天林几年前来暗杀内政部长时顺手搭救的阿汗富女孩儿,长大了,有些倔强的不肯拿枪,要用文化和知识改变阿汗富妇女的命运,特别是最近一两年自己要求的黎里波跟着苏海亚工作学习了一段时间以后,更加有自己的想法。

齐天林闷声摇头:“不行……你回头掐了她这念头,就在我们的地盘上收留阿汗富难民儿童,或者隔三岔五回阿汗富来收集难民带走都可以,不允许回来这片土地上搞,这是两回事!”这有点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就跟苏海亚那种性质完全不同,只会坏事儿,而且阿汗富这片土地上复杂的宗教和政治形态也不是利亚比可比的。

蒂雅还琢磨一下丈夫的动词:“是要掐死么?”

齐天林终于笑起来伸手摸她的腰,主要是个头太高,像以前那样摸头费力:“意思就是干净利落的不许她这么想这么做,不是要杀了她……”

蒂雅才哦的松口气:“我还是舍不得杀她的,养了好些年了……”

这都什么口吻啊!

齐天林才在自己的通讯频道里面开始用廓尔喀语指挥:“D、E两队沿着你们前方十一点方位开始直线前进,周边两队为他们做掩护跟牵制射击,K队跟我和亲卫队一起顺在D、E两队后面做最终的突击,其他各队拉开战线半包围前方战区,不得随意贴近!OVER!”

其余各队的队长立刻就挨个回应:“呼……呼……”

作为一门极为偏僻的亚洲语言,要求本方军人大量掌握各国语言的美军,也没人能听懂廓尔喀语,这在英军内部也是有传统的。

所以PJ们听见通讯系统里面一阵极为拗口的发音以后,各种色彩的频闪灯呼啦啦啦的散开,就好像一大群海里的鱼儿在重新排队一般,迅速幻化成为突击手在前,火力手在后,精确射击手最后的结构,然后一帮突击手就开始突然汇集成一把重锤一般,在交相辉映的曳光弹射击下,一枪不发的诡异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