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7章 跟上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跟上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

伊斯兰世界依旧如此,而且比别的江湖世界还要凶险。

伊斯兰是严禁偶像崇拜的,也就是说伊斯兰教是不允许好像基督教那样崇拜耶稣、圣母、圣徒之类,只能崇拜真主,真主也不是拟人化的,就是虚拟无形,天地之间无处不在,所以在沙特,圣人穆罕穆德先知的灵柩一样会被掀掉,因为他不过是真主的话筒,没什么值得崇拜的,唯一能崇拜的只有真主。

这是古兰经明确表明的一个重点。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派别,因为一个先知或者长老对古兰经的解释不同,带来的就是天差地别,他的教派就绝不会容纳别的教派,甚至视对方为异端跟叛徒,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内部出现的叛徒比大家共同的敌人美国、犹太人更可怕,所以阿拉伯世界才会那么的内乱不休。

叙亚利战乱、两伊战争、阿汗富内战以及沙特、卡尔塔为什么会跟美国一起坑叙亚利,都是这个原因。

但奥塔尔教派算是个很特殊的例外,他们崇拜奥塔尔,所以这个特点就让他们在北非原本就不太正宗,而齐天林的神迹却让他们没有丝毫怀疑,所以说齐天林的奥塔尔教派的伊斯兰教,连同阿联酋和卡尔塔已经自己独立拧成一股,偷偷的摆脱了原来的世界。

已经不能算是常见的伊斯兰教了。

而在阿汗富,也是这个道理,齐天林跟奥尔马之间一直都是战略合作关系,他并没有向对方展示过太多,因为他也不太认同塔利班那种过于极端的理念,可又不想改变这种状况。

原因只有一个,因为阿汗富紧邻华国,华国的边上宁愿要一个折腾的阿汗富,也不需要一个政教合一兴旺发达,政治经济独立的阿汗富。

这就是国际关系学。

而且就算是有神迹,没准儿人家还不认他都有可能。

这就是伊斯兰教的特点。

而这一次,奥尔马的队伍中间,也一如既往的有纷争,就跟他们之前已经统一过全国,却很快就败退下台一样,眼瞅着又要能一统江山,原本就结构松散的塔利班之间又开始内斗起来,奥尔马已经老了,有好几个年轻的宗教或者武装领袖已经羽翼渐丰,现在把目光都锁定在了国家政权上,纵然奥尔马自己决定学习伊琅的结构,做个宗教精神领袖而不是国家总统,但是这几帮人马的内斗已经开始了。

所以齐天林一沟通,奥尔马就决定借着这股势头,收拾掉其中最不听话的武装派别米利苏德,震慑住其他派

别,乖乖的跟随自己齐心合力拿下江山。

齐天林要的只是一个派系的结果,至于阿汗富是不是真的剪除了一个米利苏德就能让奥尔马一手遮天,他打心眼里都不觉得相信。

伊斯兰教的本质放在那里呢。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这个米利苏德就是自己的功绩了,在中情局的内部通缉网上,这家伙也名列奥尔马之后,绝对是拿得出手的成绩。

几乎已经统领了塔利班名下近一半的武装游击队,约有三万人,当然按照塔利班的习惯,这三万人是散在各处的,防止被国际部队一举歼灭。

而更重要的是,米利苏德就是华国东突组织在阿汗富的倚仗,他相当愿意把手伸进华国境内获取物资跟财富,利用华国目前越来越好的经济形势,滋养自己的武装力量,毒品当然就是其中不错的一个环节。

就凭这个,齐天林也愿意挑选他作为自己的目标。

所以看似东拉西扯的扫荡,其实绝大多数分队都是在给这支直属队做掩护和分散米利苏德的注意力,让这支人马好似无心的直捣黄龙!

谁叫他有顶级内线呢?

战斗一旦开始,齐天林就没什么两样,迅速通过自己的亲卫队频道召集周围大约三十名亲卫和两个四十人的分队开始冲锋,其余一百余人散开队形掩护包围,包括PJ在内的枪手们尽可能利用自己的夜视仪或者什么进行射击,蒂雅更是铺开身上的毯子,架上这支PSG高精度半自动狙击步枪,开始点名!

德国产的高精密玩意儿,一般用于警用射击的,特点就是又重又贵,加上刘坡尔德的白光瞄具和夜视仪,重量快二十斤,价值近两万美金,这问题在她这里都不是问题对不对,俩黑妞还立刻趴在老板娘身边,一个担任警戒一个负责协同找寻目标。

超过较远的距离,热感应仪器体积很大,一般都不会用在枪瞄上,这里都是微光夜视仪,人体稍微有点动静,就会比较明显的呈白色点状物体暴露出来,但对方显然也不是什么菜鸟,常年在阿汗富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塔利班成员,哪能不知道对方可能有夜视仪?夜间也一样躲得比较隐秘,大多数精确射击手只能是压制这些火力点,帮助老板的攻击冲锋队尽量减低危险,但蒂雅的枪械装备的确是超越太多,十来分钟的时间,三人小组就已经寻觅到六七个目标,被PSG一一标定射击,命中率非常高。

可命中好几人的非洲姑娘却不自而然的抬高肩部,让步枪的射击基线降低,锁定到己方攻击人群身上,一眼就在一大群闪烁的频闪灯中找到白色的

那颗,虽然在夜视仪里面有些刺眼的频闪让她反而看不太清楚那个身影,但还是把瞄准镜套在了丈夫的身上,手指离开扳机,跟着他一道前进……

齐天林依旧是把步枪横端在双肘之间,弓着腰快速小跑,阿汗富的山地没有太多树林跟灌木丛,更多还是沙砾石块的荒凉地形地貌,他在这边执行的任务也比较多,当然很熟悉,廓尔喀们就更不用说了,程良威带了一个四十人的分队就只能在外围,也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悄无声息的的就沿着一条火力带的死角翻过山脊侧面,越过山坡接近两百米外的对方区域。

给他的感觉就是,这帮人似乎是跟玩演习一样,熟练得有剧本!

齐天林不喜欢考虑这种战场上的细节别人怎么看,自己能有把握在错综复杂的战场上干净利落的机动,既可以说是自己的运气,也可以是实力,没什么需要解释的。

黑夜中看不见他们靠近的武装分子还在持续的跟远距离上夜色中隐约看见的敌人交互射击,的确是和之前遇见那些小股部队不太一样,没有打几枪就跑,而是比较顽固的在守卫着自己的阵地,而且通过对方枪口焰爆发的地点看来,几个射击阵地相互之间还是有照应的,这在平时已经是比较少见了,PJ们都比较兴奋知道碰见了鱼儿,询问齐天林是否需要呼叫空中支援准备,毕竟机场飞过来也要十多分钟,还有登机警报准备呢。

齐天林不着急:“再看看,现在还没多少人的痕迹。”

稍微有点喘,他们已经跑过山坡底部开始往上爬,按照联络官临时勾画的地形看来,背后就是一片山谷,没村落,但是在山壁上有不少连在一起发的窑洞,米利苏德比较常在的这个基地就隐藏在窑洞里。

关键就是得把这上面的部分防守力量搞掉,这个不难,齐天林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一把极端武力的砍刀,把步枪固定到身后:“来四个刀手跟我,十名枪手掩护……”

刀手就基本都是廓尔喀了,平日里都有分工较量过,几名公认的好刀手,默默的也把步枪固定到身后,就拔出左胸前的狗腿刀,跟在老板身后,开始猫着腰攀爬最后一段斜坡,他们身后两两一组的枪手平端枪支分配到每一个人,帮他们看住身前身后。

战刃和战锤自然已经被蒂雅带过来缚在身上,但是齐天林却没必要用,黑色的刀刃在夜间不会产生任何反光,耳中已经能听见普什图语大喊大叫,应该是在争论判断这些在一两百米距离上才被发现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不像做派大大咧咧的国际部队,也不像作战能力低下的政府军,难道是

内部人?

又有人指出对方有狙击手,塔利班自己是很少有这样高级狙击手的……

所以一边开枪朝着肉眼能看见的大概方向射击一边喋喋不休的争论。

死神已经爬到他们的身边。

齐天林脚上的战靴为了应对长期跋涉步行,是硬底的,这时候就格外需要小心,右手掌在带着颗粒的刀柄上舒张一下,感受手套的摩擦度以后,左手已经扣住了上面的一块岩石,试试石头的稳固程度还可以,深吸一口气,突然就这么一撑,带着手套的左手在岩石上一翻,齐天林的身体就已经腾身而起……

PJ们都是久经战阵的高手,对这群很有些看不起的土鳖作战部队夜间作战能力非常惊讶,夜视仪并没有做到人手一具,精确射击手们也更多只是依靠对方的枪口焰判断方向大概压制射击,但射击频率非常慢,好像格外珍惜子弹一般,只是因为射击者比较多,才噼里啪啦打成一片,似乎杂乱无章。

但在这几人耳中,却分明能分辨出这些人都是有的放矢,绝不胡乱开枪,似乎绝对相信自己那些潜行部队在掩护之下能获得战果!

果然在他们的夜视仪中,前方一两百米外那些已经越爬越高的光点,突然急速跳动起来!

而他们期待的激烈交火枪声或者枪口焰根本没看见,用了消声器,这么近又安静的夜晚,还是能听见点什么啊?

但那些显然已经腾跃到对方阵地上的几个光点,简直就是在不停的闪动,无声的上演默片一般,而且随着他们在对方阵地上移动的轨迹,这边的射击手们一个个都停止下来。

最后远远的对这边用频闪灯画个圈,引得外围不少人呼啦啦的起身,在频道里面强调一定要沿着刚才行进的路线跟上去了!

无声的战斗,这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