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8章 跃进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跃进去

塔利班并不太过害怕跟外国军队在中远距离上的对战,在战场上混迹过的人就明白,欧美军种浑身装备就算是卸下了大背包之类的,也有好几十斤重,看着一两百米的山区,下到谷底,再爬上来翻个山脊之类的就是几百上千米的距离,极耗体力。

最重要的是,欧美军队都比较惜命,他们能不贴身肉搏就不会主动靠身,特别是黑漆漆摸不清地方局势的情况下,就算有夜视仪等夜间优势,也不会贸然贴身进攻,更何况地利优势一般都是塔利班的强项呢。

塔利班只担心空中袭击和炮火支援,白天晚上都怕。

所以一开始发现对方只有枪械跟自己对射,就不太紧张,也敢对峙。

可就是这点对峙的心态,导致他们这一部分被无声的全歼!

五十六厘米长的砍刀并不是走的厚重类型,这种据说是高科技太空离子聚合物涂抹过的薄型砍刀其实类似日本砍刀,但更凌厉!

齐天林翻身上去的时候,就瞥见一个嘴角还叼着烟卷的武装分子,若无其事的扣动扳机,那忽闪的烟头火光微微的照亮了一瞬间他的下半张脸,齐天林右手的砍刀就是这个时候反提拉上去,刃尖只是在对方的阿汗富袍子的胸部到头部掠过,齐天林自己的手腕都没有感受到多大的阻力,咕唧一声咽喉部的鲜血就喷溅而出!

假若只有一个哨兵,齐天林站在原地砍杀没准就被喷一身,但他早就跃身而过口中不停的发出廓尔喀们习惯的:“呼!呼!”

后面的四名刀手一拥而上,翻过这近似于掩体的最后一块石头,如狼似虎的就跟着他扑上去,在大约三十米的山脊空间上鬼魅般的冲杀!

就因为无声,直到齐天林扑杀最后一人,对方也只是被疾风带着惊骇转身,下意识的举起手中AK步枪,连扣动扳机的意识都空白掉,只会本能的举起步枪阻挡他似乎感觉到的一抹精光!

齐天林来不及收手,只能在刀刃一碰到枪身时候,刀身一片,顺着AK步枪的枪脊滑过去,脑子似乎就能看见刀刃在机匣盖、箐突、机匣扣上一一掠过,手部有极为精密的手感反馈,擦过木质枪托,略显触碰的擦过……应该是手指,最后插进对方喉间!

呃的一声,打个饱嗝的声音,刀尖就带着对方头颅连同躯体插在背后的掩体上!

齐天林吱吱两声,一名端着步枪一直在山脊上防备任何袭击的枪手就挥动手套背部的频闪灯给后面做讯号,五名刀客已经扑向交叉掩护的几十米外另一处枪手防卫阵地。

不是每次的偷袭都能那么顺利,接下来偷摸的阵地就被对方反应过来,慌乱的用步枪胡乱射击,甚至把齐天林身前一个刚砍劈了一刀还没断气的塔利班同伙射中,就顺势把这具尸体往前一扔,齐天林拔出胸前的手枪,在八九米的距离上快速单手射击。

哈哈,的确是调低了扳机力,非常轻,就感觉是情人之间的抚摸一般轻微的擦过扳机,就能击发,手指似乎在打旋,收割的却是性命!

老板一旦开火,后面的几名刀手就扔了狗腿刀,反手拉下步枪,开始朝着不同方位射击警戒,后面的K队和齐天林的亲卫队已经当先翻上来!

齐天林看看有一组僧兵超过自己身前朝阵地上最后三人扑过去,估计自己要是不让开,这几人是准备活吞了对方,就立刻转身指斜下方:“快!窑洞,突进,赶紧的……”已经来不及找刀鞘是不是能把刀插进去,也是顺手扔了刀就把手枪插进胸前快拔套,反手拉下突击步枪,摘了一个频闪灯就往下跳!

老实说,在黑夜里朝着未知的山崖边跳下去,真需要勇气。

所以先扔个频闪灯是比较靠谱的行为,不论能不能照亮点什么,起码从坠落也能看出那边有多高,翻过这个把守的山脊就是为了冲击这边山坡上的窑洞,顾不了那么多了,仗着高帮战靴能有效的保护脚踝,简直就是蹦跳着跟着老板,接二连三的枪手都跳下去!

这时候就由偷袭变成了强攻,齐天林刚把胸前的一个固定电筒打开,他的周围立刻就亮成一片!

生怕让老板一个人成为单独的射击目标!

但还真没人朝着这边射击,因为看见冲下山脊的人已经开了LED射灯,不少山脊和正在爬山的都次第打开了自己的照明电源,一来方便加快动作,二来更重要的还是让周围的枪手们突然就多了无数个射击目标,越多加入一个人进来,战友分摊的危险就越小!

廓尔喀在作战的时候,就好像蚂蚁一样,从来都是能抱成团的,更何况还是跟着老板在一起了!

往下奔跑着的齐天林用左手在胸前稍微调整一下灯头,就可以腾出手来朝着自己面前明亮的一块地形奔跑,更重要的是可以开始寻找那些据说就在半山坡上的窑洞!

能在半夜动用这样明亮的照具,瞎子都知道一定不是政府军或者塔利班,有些地方会突然冒起来一两条人影,在无数根好像探照灯一样跳跃闪烁的强光射灯中显露无遗,齐天林刚看见其中是一个十余岁的小孩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后面噗噗噗的就是一个小点射放翻在地!

齐天林知

道有无数只枪口都环绕着自己,深怕自己受伤,来不及惋惜或者摇头,只能抿紧嘴唇防止寒冷的山风侵进口腔,造成牙龈疼痛,双手握紧步枪快步奔跑!

后面的人紧跟而上……

果然在高点周围还有一些其他山头的岗哨,甚至重火力,塔利班的重火力就是班用机枪和RPG了,立刻就朝着这边似乎已经被占领的山头开始倾泻弹雨,嗖嗖的两发RPG也发射过来!

山脊上只有一片廓尔喀语的叫喊声,山坡上电筒被关闭,两只大口径的强光投射灯被打开,两百米距离上给照得白昼一般光柱来,两名已经堪堪爬上山头的精确射击手,来不及找掩体,就那么半跪在地上,不顾还在剧烈呼吸立刻就用加长重型枪管的7.62毫米马萨达对那边进行射击,几名好像晚上照田鸡一样暴露出来的塔利班成员应声倒地!

有些距离比较远被躲避开的岗哨试图冲下自己山坡驰援……

正在冲山的PJ们也能不慌不忙的利用夜视仪寻找射击,但他们的目的只是解决威胁到自己的枪手,还是尽可能的快速爬上山脊,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还是否需要空中支援,顺便……还要当野战医生救助伤员,假若有的话。

只有蒂雅这一拨儿的狙击手并没有移动,一直趴伏在原地,只是各自的副射手紧张的关注各个方向,刚从夜视仪里面发现移动的目标,立刻指出给狙击手……

蒂雅已经看不见丈夫,翻过去的齐天林就消失在视野里面,同样穿着阿汗富妇女服装的她,敏捷起身,也是半跪在地面上,方便自己转换射击角度,飞快的按照观测手的指点选择方向,快速锁定夜视放大仪里面的人影,擦过扳机!

PSG原本就精确到可以参加体育射击比赛,扳机也轻得触手即动!

在山坡上蹦跳腾跃的人影带着惯性还往前翻滚几下就不动了!

这比那些欧洲贵族们的打猎可刺激到哪里去了……

身后山脊那边的枪声已经响成一片,齐天林根本不管不顾,因为他跳下来的时候,那名联络官就已经爬上山脊,给他指了一个方位,那才是目标!

二三十名动作最快的家伙跟着他已经用强光电筒锁定了一个洞口,从高处俯看下来根本不会发现这个用石块掩盖的窑洞口,他们都是冲过了一段,往回往上看时候才通过电筒光影发现,已经顾不得一路上蹬落的石头发出什么声音,扑上去的齐天林左手在后腰摘下一枚震撼弹喊了一声:“眼睛!”拇指就挑开了保险拉环,食指松开手柄,略微停顿,就手掌朝上,轻柔的把震撼弹抛

进洞口,自己也跟着闭了一下眼睛!

远处山脊上正在翻过来刚要跟着老板下山的家伙,如果没有听见这声喊,估计就会一下被指明了方向,就好像突然打开了一个窗口的灯一样,巨亮的光芒中明显的烟雾投散出来,还有响亮的爆炸声!

实际上却没有任何多余的杀伤弹片!

齐天林两侧的耳机在爆炸瞬间就自动关闭了拾音器,帮助他隔绝了会让人头昏脑胀的一次近处爆炸,睁开眼已经只能闻见呛人的爆炸气息,好几支电筒已经故意晃动着冲到洞口对立面做乱扫,立刻换来里面噼里啪啦的射击!

如果是别的国家遇见这样的山洞作战,估计等等稳一下最好,但在阿汗富么,还是尽快冲击,不然里面错综复杂的地下自然山洞,鬼晓得就通到哪里,没准儿就逃离了,当年拉胡子和奥尔马都这样逃出过美国人的追捕!

所以等老板扑到洞口边,手一指某人,就是一枚手雷朝着刚才胡乱用电筒光照射的角度扔进去,这一次就比齐天林那个纯粹是吓唬人的震撼弹要深得多,在山洞里面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回音相当大!

只是爆炸声接二连三,齐天林快速指人,外面一圈就不断往里面扔,顺便也等到后面又跟过来十多人,齐天林把一支小神火高流明强光电筒卡在步枪护木下的电筒座上,左手拔下胸前那个大的强光电筒,默数一二三,高喊一声五米!

带头跃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