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49章 身份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身份

前面一片漆黑,只有下过矿坑的人才会知道那种山腹里面黑成一片,没有丝毫光芒带来的心理压力感,要是前面不知名的拐角还躲着无数名枪手,那就更要命了。

所以好几把电筒晃悠着在前面掠过照明,就是为了不让对方发现己方人员的具体位置,但也不可避免的通知了对方有人来到。

戴着战术手套的手背不经意间会擦过干燥锋利的页岩石面,以前华国的军队从来都没有戴着手套作战的习惯,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改变,就能让作战人员最宝贵的双手避免大多数伤害。

齐天林的手套一贯都是剪掉食指和拇指的指套,有些陈旧的手套剪裁处被蒂雅细心的卷进去锁边,戴起来格外舒适,因为只有露出来的手指头才能最敏锐的感受扳机或者一些细微差东西,现在齐天林就把右手轻轻按在石壁上,似乎能感觉到不少纷乱脚步奔跑的震动。

他自己身后的廓尔喀们几乎是同样的动作,跟进来的全都是手持短枪管马萨达的枪手,这说明他们都是擅长清屋或者室内近距离作战的高手,有时候枪管短那么十厘米,在某个转角或者门边就能带来一瞬间的生命。

但不会像其他室内作战部队那样紧靠他的身后。

五米就是他后面跟随的距离。

这就是齐天林的作风,身为最高指挥官,却总是冲锋在最前面,而且甚至舍不得自己身边的亲卫队和战士们承担风险,连起码的攻击队形都要拉开这么远。

所以说他身边的战士,哪个不是肝脑涂地的希望能誓死追随老板?

齐天林对着前面做个掌心向前五指张开的手势,后面立刻就有一名廓尔喀掏出一个棒球大小橡胶球,打开开关发出LED特有的光亮,然后跟滚保龄球似的,轻抛往前,橡胶球灯蹦跳着往下滚去,无数个灯头全方位照亮周围的环境,齐天林立刻就随着这个光亮的东西,关掉自己的灯光狸猫似的窜过去,后面拿着电筒跟枪支的廓尔喀也随着跃进。

跃进声音难以避免,但是蹦跳的橡胶球显然是会第一时间吸引注意,一名原本藏匿在腹壁上的武装人员,正探出身子想抓住这个让他们回到光亮中的怪东西,齐天林已经从翻滚的灯光中看见这个人影,带有消音器的步枪依旧在狭窄封闭的洞中发出清晰的击发声,身体倒下,齐天林已经无声的又靠贴在洞壁上!

立刻从前方未知的转角处,一支AK步枪疯狂而茫然的朝着这边胡乱射击!

和丛林战截然不同,这种甚至跟室内CQB作战都不一样的洞穴作战已经是廓尔喀们着重演练的项目,

实在是跟阿汗富这个多山多洞的国家一脉相承。

很多外行也许觉得这样的作战中,大喇喇的拿着手电,对方只要等到电筒光过来就可以守株待兔了,其实在实际作战中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善于分析研究的欧美军队早就摸索出一整套利用电筒作战的技巧理论,所有军警采用的电筒都是超过六十流明亮度的强光电筒,理论上来说人眼只要正视超过这个亮度,瞬间会有短暂致盲效应,而在黑暗中的人眼会自然放大瞳孔用以接收光线,这时候的强光会更加伤害眼睛,更何况这些动不动就一两百流明的超远距离强光电筒,再加上一系列远离身体和类似橡胶球这样的多方向发光体,更是让防守者有些抓不着重点。

所以懂得利用这些战术才是最有效的作战方式。

一名廓尔喀在射击中仗着枪声的掩护靠近齐天林的附近,突然伸手打开手中一支电筒的电源开关,远离身体,却故意把电筒光在面前右手直立的食指上扫过,指尖投射出去的光影,就好像一个人头在奔跑!

就跟小孩子小时候玩手影一个道理,投影是可以迷惑人的,稍微调整一下手指跟灯头的距离,两边都在移动忽闪,那个人头大小似乎就跟真实尺寸差不多的靠近拐角,再轮指一般的弹动另外几根手指,就好像好几个人一起在这束光的指引下靠近,露出一点点头顶皮!

对方明显就慌乱了,原本躲得好好的状况,猛的跳出来就扫射!

另一名廓尔喀冷冷的趴在十米外的一个洞壁凸起处,就瞄着这边呢,噗嗤!

一发子弹就撩翻在地!

紧接着那边就轰的一声,居然在这封闭的通道中,有人慌乱的击发了一枚火箭弹,齐天林一把就抓住了自己身前的这名手影戏表演者,把他摁在了身侧的洞壁上!

伴随那边洞中明亮的火光跟一片惨叫声,一枚四十毫米火箭弹猛的砸在旁边的洞壁上爆炸,高爆弹迸裂出的弹片和高温高压,顿时让洞中的这帮追击者呼吸一滞!

也就是一滞了,弯弯曲曲的山洞里从来都不是RPG的使用场地,面前噼啪击落的弹片只要躲藏好角度,就不会伤到分毫!

反而是在封闭空间发射火箭弹,产生的尾焰顿时伤到了自己人。

爆炸一过,齐天林带头就冲上去,后面的廓尔喀也一拥而上,干净利落的将几名掩面倒地的武装分子击毙,继续追击!

可接着一连串更加明显的脚步声转身而逃。

前面的山洞里面已经开始望风而逃,或者说是战略撤退……

基本就是一个阿汗富游击作战的缩影。

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面,步步为营,处处设防的进行作战,能有优势就偷袭攻击,一旦发现情况不对,立刻撤离战场。

而几乎从两三百年前英兰格人三次伤亡惨重的阿汗富战争开始,到后来的苏联入侵阿汗富,再到现在的美国攻占阿汗富,如出一辙的都这样被一步步拖进了泥沼之中,最后无一不是失败告终。

面对黑漆漆的山洞,就好像个噬人的大嘴一样,跳还是不跳?

齐天林当然不会思考这么多,口中不停的吱吱叫着,左手连续的张合,脚下快速的跳动。

他身后的廓尔喀就灵动得跟兔子一般,轮番上来扔出手中的橡胶球,然后迅速靠壁为老板架起步枪防备任何一个拐角或者看见的洞壁缺口,方便齐天林一往无前的跃进。

默契有时候就是一种极具欣赏价值的东西,可惜这黑摸摸的洞里就没有任何观众,只有这十多二十名廓尔喀跟随老板追击的无声脚步,不过后面涌进洞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偶尔能遇见岔路口,会分出三五个人守在那里,齐天林始终选择相对更深更朝下的那个方向走。

地上不时能看见生活痕迹,还有极少量的弹药或者物资没有带走,但是绝对走得有条不紊,心里就有点端倪。

一路上再时不时的被阻击一下拖延时间,解决一两个躲在阴暗角落的枪手,甚至还付出了一名廓尔喀前胸被击中防弹衣的代价,齐天林才跟这帮下属赫然冲到山体另一边的一处山洞口,在一个谷底,看看外面雪地上杂乱无章的脚印,再延伸到附近的**砂石岩壁上就消失了。

齐天林也明白,这条大鱼已经跑了,看看自己身边只剩七八个下属,只能放弃继续追踪的念头。

并没有那么很失望,只是本能的有点悻悻然,就跟钓鱼时候已经有鱼儿咬钩,最后却跑掉了差不多,就这么大点情绪,还蹲在这个很不显眼的乱石堆洞口处,抽出几支雪茄,分给几名下属,一起享受了半夜凌晨时分的巴拿马烟草熏香,确实没有看见什么动静了,才慢悠悠的转身顺着洞口往里面回去。

但这二十来分钟时间里面,山洞里就很热闹了,无数个战术小队分进来以后,就在串联各处的人工或天然洞中搜索迎击,山坡上还有几个洞口,当周围的远距离射击被山脊上的精确射手彻底压住以后,都被一一找寻出来,一组一组的人马都投入到搜索中来,包括那些PJ。

往回走没有十分钟,齐天林就在一片山体中凌乱带有混响的射击爆炸声中听见一串靠近自己这边

的脚步。

但是有电筒光,所以他也就没有关电筒,只是竖起左手给后面做一个握拳下压的动作,七八名廓尔喀就无声的展开枪械,各自依托在缝隙和岩壁上等待。

齐天林撕下贴在身上的一个频闪灯扔出去,因为在复杂的山体中,有时候无线电波的效果还没这样的灯光指示来得简单明了,而且通讯频道里面能听见声音的没准还在别处呢,所以对方主动开口:“老板!”

齐天林也回应一声,三名之前跟在他身后的廓尔喀先跳出来,接着他们身后就出现了那名联络官,身后多了一个带阿汗富平顶毡帽的大胡子,低着头,不需要齐天林指示,一名廓尔喀就把电筒光晃过去飘忽在他附近,照亮那张齐天林没有看见过的脸。

巴基坦斯籍的联络官很恭敬:“这位是艾卡马尔,他来过这里。”之前所有参与隐藏在特别行动队中的联络人员一共四人,这名联络官就是其中的头,绝对没有这样的态度神情。

齐天林收了手中步枪,提在左手大步走过去,伸手握握:“跑了,只有脚印。”

抬起头来的艾卡马尔眼神明显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把目光锁定在了齐天林的脸上:“您好……”

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齐天林一直都对小时候看的武侠小说中那些主角只要看看别人的眼神,就能判断出哪怕一丝阴毒或者虚假感到嗤之以鼻,但是最起码三十多岁拥有足够阅历的他从一双正视的眼睛中还是能读出很多东西的。

在普遍是文盲的阿汗富,这一定是个有较高文化程度的家伙,眼神中有会思索的态度,虽然穿着打扮跟周围的廓尔喀还有联络官没什么不同,但是看见齐天林的时候,带有很强的观察意图,在观察齐天林。

这是个有身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