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0章 凝视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凝视

程良威的表现不错。

华国军队最近几十年没有大规模的军团级作战,但是各部队在边境反恐反毒品以及部分隐秘任务中,还是在尽可能的演练队伍,保持血性。

毗邻金三角地区的滇南军区显然就是个高发地段,长年在这一带依靠一点一滴的作战经验累积到特战大队副大队长的程良威必然是个中高手。

能跟随他出来的人也不是孬种。

他们被分配在打下手的外围,倒也没怨言,战士们对那个似乎有华国长相的老板也绝不多问关系,只是经常给副大队长露出点幽怨表情。

程良威沉得住气,打一开始带着自己的三十多个人展开趴伏在外围。

他们也有夜视仪,美制的,但不多,两三具而已,当周边山体上一些外哨和火力点发现居然被诡异的一下穿透打到中央以后,开始陆续冲下山企图过来增援时,他还是按兵不动,因为已经习惯于潜伏的他们觉得这些从周围山脊上三三两两下来的敌人数量实在不够多,不会构成威胁。

那些狙击手和精确射击手们足以应付了,他们在等待也许可能的别的状况。

这就是大局观。

一名战局总指挥不可能估算到每个环节和细节,具体很多判断跟掌控还是需要各部分的基层指挥官自己做决定,程良威这一部假如去协助清剿周边哨兵是没错,但显然也就把所有底牌都翻开了,他比较老辣的经验做出了正确判断。

随着狙击手们和身边的观测手一起,略显激烈的解决掉数十名周边武装分子,也开始起身准备以最后一个梯队的形式爬上大部队占领的山脊做高点掩护跟观测时候,程良威他们终于发现一股人马悄悄的朝着他们这边过来,在刚才一系列的作战中,几乎只有他们这边是悄无声息得没有人开枪,也就促使对方做出了错误判断。

华国军队那种敢号称天下第一陆军的名号,真不是白来的,三十余名战士无论有没有夜视仪观测到这个细节,手拍手的已经通过低声传话把有情况传递下去,无声的趴靠在山坡上,静静的等待对方靠近……

不完全依赖高科技的结果就是当没有高科技的时候,美军人员常见的那种无所适从不会出现在华国军人的身上。

也幸好是夜晚,在这样一个有些偏僻的角落,连高点那些PJ都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程良威对身后的战士只是点点肩膀,三名战士就下山猛虎般的翻腾出去,剩下的人立刻开火!

因为这一系列的作战行动中给出来的要求就是

不留活口,只要尸体,程良威不过是出于一个中高级指挥官下意识的大局观,为什么会在自己这个角落出现这样一队七八十人的队伍,而且在明显其他同伙都遭到袭击的时候,不但不支援,还偷偷摸摸的离开,抓个活口舌头也许能够解答疑问,其他的么,就谨遵上命了。

三支大号强光电筒突然打开,快速的扫射整个拉长的队伍,几乎就是在为射手们做指示。

只不过这个跟欧美国家不太一样的作战手段,的确一下就打乱了对方的阵脚,有人慌乱的朝着电筒光来源方向射击,更多人还是转身落荒而逃。

在静谧的黑夜中突然被雪亮的灯光照射带来那种心理上的惊慌和被包围拦截的恐惧是难以想象的。

捕俘拳几乎是华国特种大队成员们最熟练的技巧,在战争中,华国人喜欢抓舌头的那种癖好,简直超越所有人,三名战士协同的动作简直就是演练过千百遍,腿腰头三处袭击,瞬间放翻对方,娴熟的扎上捆扎带,然后拖上俘虏就翻到旁边的掩体后面,只听得一阵暴风骤雨一般的快速射击,没有什么叫喊,就平息下来。

进入这个伏击线的数十名武装分子,无一活口的倒在地面了,又静悄悄的过了快二十分钟,程良威他们才开始谨慎的检查尸体,规整战场,越南战场上太多华国士兵倒在了这个时段,留下太多血的教训,包括齐天林的父亲。

他们不懂普什图语,直到天明才把俘虏交给了有翻译的直属小队。

但最终清理战场的结果,他们才是这一晚集中射杀战绩最为密集的分队,整晚也不过接近两百名武装分子被击毙,他们这里就接近一半。

齐天林带着PJ队员过来看战场的时候,程良威已经带着自己的队伍蹲到山沟沟里,混在一大帮廓尔喀中间裹着毯子睡觉了。

天色亮了,初升的阳光洒在这片山谷中,远远看出去,还颇有些苍凉的文艺景象,可只要低下头,雪地和山坡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大滩大滩的凝结在一起,不厚的雪层也给踩得非常凌乱,几十具尸体就那么到处躺着,但尽量堆在了一起,PJ们有些欢喜的打开便携式运动摄像机,到处拍摄这尸横遍野,却没有一个己方成员的作战场面,时不时跟帮他们搬动尸体的廓尔喀询问当时作战的细节,这帮滚犊子就装傻,呵呵呵的憨笑,一个劲摇手,PJ们只好把注意力全都放到挨个编号拍照和收集DNA血样当中来。

齐天林稍微站高点看整个场面,周围高高低低或站或蹲的二十多名亲卫让他也像个大人物一样,比他们略低一些就坐在一块石头上

,双手抱在膝盖前的艾卡马尔有些出神的从亲卫们的缝隙中看着那些尸体:“米利苏德的贴身队伍……据说是战斗力很强的一部分人,他没在,他的体型偏瘦,有点瘸,最重要的是他必定会穿一件有斜挂条纹的袍子,打死都不会换,那是他们家族的传统。”

齐天林也是用英语跟他交流:“抓住的那个活口也交代,他们从山洞逃出来的时候,首领还跟他们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见了,一共有多少人从山东逃出来,他也没个准。”

艾卡马尔缓慢摇头:“他很狡猾,三五个人脱离大部队或者远远的放出一些诱饵掩护自己的行为已经做得很习惯了。”

齐天林目光向前,声音向下:“那应该怎么办?”

艾卡马尔稍一沉吟:“原本就是希望能在这里把米利苏德包了,是最简单的,包不住,让他往南,那么就是人海茫茫不知道去哪里,因为他在那边没有固定的势力和可靠的人手,反而不知道他在哪,现在看来他只有三五个人一起走,目标太小,只有尽可能让他往东北方向,放开东北方向的限制,让他回到自己的大本营,我们的人才可能找到他的踪迹。”

齐天林带着的战术墨镜下面眼睛斜看了一眼这个阿汗富人,有点莫测高深的开口:“那我的……人,就需要正面攻打米利苏德的大本营了?”

艾卡马尔神色如常:“聚集在那边的,不过五千人左右,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和把握歼灭他们。”

齐天林横端步枪的肘子都腾出来一个对身下竖个大拇指:“你这算盘打得真好,原本只是我们斩首搞掉一个人,现在成了帮你们消灭一股势力。”

艾卡马尔还是表情没什么变化的所答非所问:“我们的人,只能从情报上支持你,也不可能参与任何作战行动,就算是校长首肯了这样的配合,他们终究还是普什图人,是阿汗富人,是塔利班的人……这是为了阿汗富。”

齐天林终于低下头来看看他:“你对你们这样的行为感到有心理压力?”

艾卡马尔摇头:“他背叛了校长,企图媾和于现政府,充当北部地区最大的军阀,这已经罪该万死,只是最好能死在我们自己手里,而不是你这样的外国人……何况还要那么多人给他陪葬,所以我才先建议来这里的。”

齐天林似笑非笑:“我还以为是你故意安排我们不是很严密的包围这里,放跑了他,尽可能的利用我们是灭杀他的作战势力呢。”

艾卡马尔终于抬头看了他一下:“您也可以这么想,能聚而歼之,无论政治后果还是军事上的结果都

是最好的,因为数千人作鸟兽散的话,对我们在北方的控制也有很大影响,难保中间又冒出来什么新属于他的派系。”

齐天林有些没有想到他的直言不讳:“具体接下来怎么做?”

艾卡马尔拿自己的破鞋尖在面前的沙砾雪层上扫出一块平地,用脚尖拨拉出一块石头在中央:“托拉博卡山脉中央,这里就是坟场,从2002年开始,这里已经被美军扫荡过四次,但是从来都没法把这里击毁,政府军没有能力到达这里,美军自己的部队又舍不得深入到这里遭受重大损失,所以一直都是通过空中袭击的形式轰炸这里,但这里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建设各种防空堡垒……”

是的,就好像日本鬼子当年侵华战争中都没有把广袤的华国土地占领,就算在他们占领的区域,很多旮旯边缘地区也没去过一样,美国说起来搞了十多年的阿汗富战争,一样没有把阿汗富的各个角落走遍,特别是北部山区最深处的这几个著名的地区。

这个一直被美国之前列为拉胡子主要藏身所的山区,早就见诸报端,可是美国人都没有贸然的全面进攻过这个地区。

目前也要倚仗自己手中这两千余名廓尔喀队伍去攻打,数万名美军士兵都没有完成的艰难任务么?

齐天林跟艾卡马尔有些面对面的凝视着对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