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1章 戳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戳

一举击毙近两百余名反政府武装分子,放在北约军队占领时期,已经是能上BBC,CNN的大新闻了,可是全程在PJ协同下的绿洲公司特别行动队,决定再接再砺,争取尽快攻打托拉博卡山谷,帮助阿汗富政府消除反政府恐怖大患。

这个决定只是绿洲公司向北约方面提出的作战申请,不光申请相应的情报配合,还申请空中火力支援,但这份申请就不要传递给阿汗富政府了,免得走漏消息。

一时之间北约驻阿汗富司令部内有些哗然一片,就算之前跟保罗通气的那些国家,都觉得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做做样子有点政绩交给赫拉里就行了,有必要去攻打托拉博卡山谷么?

被誉为阿汗富境内最后一块硬骨头的托拉博卡山谷……从苏联入侵阿汗富时期,就是迷宫一般复杂的山区地形跟各种地下洞穴结构,既可以藏兵十万,又能据守攻击,加上这边在冬季还能有大量降雪降雨,到了春秋夏季有不错的高原植被种植农作物,完全能够自给自足,所以一贯都是阿汗富的反政府武装大本营。

美国的几次空袭都没有对这里造成什么根本性的伤害,因为连绵数十公里的区域,根本就没有个重点,藏起来的地面武装如何炸?

更不可能派小股特种部队进入了,那才真的是羊入虎口连骨头都不会剩一根。

所以那里对北约军队来说,都是个禁区,完全不通公路的地形让北约军队距离那里曾经最近的哨所也在两百公里之外。

而这一次,齐天林的人马仅仅是跟北约指挥部报备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朝着托拉博卡山谷前进了。

所有人几乎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太要面子,太过于好大喜功了。

齐天林当然不是!

整个作战计划是艾卡马尔做出的,原本散在各处的廓尔喀分队,配合各地的政府军加强了通往首都和南方的封锁,防止了米利苏德逃往南方,然后逐渐收缩往北方集中,到达一个指定的山谷,那里会有向导出现带领这些阿汗富平民打扮的一群群分队步行前往托拉博卡山谷。

齐天林的直属大队也不例外,唯独就是那些PJ,经过他们内部跟上级沟通以后,只留下了六个人最精英强悍的一组跟在齐天林身边,其他各队的PJ,在进入北方以前,就分别离开了,既然齐天林决定合兵一处作战,那么就没有必要把宝贵的数十名PJ都跟着一起去冒险,毕竟连美军自己都一共只有四百名这样的高级人才。

齐天林表现得好像真是一定要

赶在赫拉里登基之前完成献礼工程,快马加鞭的催着各部队在十天左右的时间,连续不停的日夜兼程,前队一边前进一边等待后队,近似于急行军的到达托拉博卡山谷附近的另外一片山崖。

两千多人,一天的给养空投已经需要两架承包商的C27运输机配搭工作,从首都起飞过来其实也就半个多小时,只是还得调请其他战机协同干扰,就是让北约空军部分战机这个区域的巡逻跟演练都安排到托拉博卡山谷一带,让这里的反政府武装习以为常,别被运输机给吓到。

整面背阳的灰暗山坡上,密密麻麻都是人,裹着毯子跟简单的御寒衣物,这些廓尔喀一点都不讲究的蜷缩在一起打盹休息,只有哨兵和负责后勤给养的人员把一包包用塑料袋装着的类似盒饭的食物和单兵口粮分发给他们,水都省了,基本都是自己抓雪装在水袋里用体温化了喝。

PJ有点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让美军完全步行十余天,加上之前还有十多天的步行,已经接近一个月的完全步行了,任何一支美军部队都从来没有这样试过,二战都没有,美军总是尽可能的利用各种设备来达到目标,而不是这样用最笨的办法来步行。

目前最后的PJ小队队长托马森忍不住询问齐天林:“我知道这里的确是没有路,但……就不能用直升机机降和空投么?”

齐天林点头:“两千人,黑鹰的空运准载最大十八人,这里需要一百五十个架次,中间不能出一次错,而且黑鹰在这样的高寒地区起降,必要的武装直升机协同保护,按照条令就是一倍以上,合计超过五百架次,你觉得这笔费用谁来出?空投的话,要把这两千人都培训成为优秀的空降兵,还得保证他们落地以后不战损,准确的找到集结地点不暴露目标,你觉得这笔费用又有多大,又有多高的把握?”

托马森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但是……这样不是也容易暴露目标么,时间太长了……”

齐天林用事实说话:“现在不是没暴露么?”那当然,让艾卡马尔安排的人手顺着一条条偏僻的小径穿过翻山进入这片区域,可能还有一些其他协同的牵引动作,导致他们一路行来就遇见过一次放羊人,二话没说,人放翻,羊进肚。

托马森有点语塞。

齐天林多解释两句:“敌人还处在原始作战状态,我们就没必要超出太多,目前这样刚刚好,有无线电呼叫,有空中支援,就足够了,这样的山区,一切装甲战车或者高级装备都是白费力气,恰到好处的利用我们的优势,就能达到目的,这是我的作战哲学。”

托马森只好又带领自己的PJ小队去完成每天例行的坐标指定工作,有他们以后,空投效率非常高,基本上飞机不用盘旋,按照GPS定位以后,在指定的飞行速度之下按照指定的坐标方向扔下大箱子,带降落伞的箱体飘落下来的提前量都算得十分精确,口粮都还是热的!

不过他们自己跟空军方面的通讯也非常多,甘玛会合以后,按照其他各分队的作风习惯,也留了一个小组明着服侍这些美国大爷,暗着把人家通讯的时间时长都监控起来,只是内容就不容易琢磨到了,这些专用部队的通话几乎都是暗语。

时间已经是一月十六号,还有四天,也就是一月二十号,那是赫拉里手抚圣经对着美国国徽宣誓入主白宫的日子了。

齐天林还在冰天雪地的阿汗富北部山区,深一脚浅一脚的端着枪支步行。

赫拉里百忙之中也给他打来电话表示感谢:“对于你的敬业和专业态度,我表示衷心的敬意!”

齐天林有来有往:“必须要解决掉这个曾经被我们围剿的米利苏德,这是个极为危险的家伙,没准在我们全部撤离以后,就会立刻撑头作乱,那时候您就难看了,所以再危险,我也要带人拔了这颗钉子!必须看到尸体!”

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忠诚,毋庸怀疑了吧?

赫拉里都停顿一下下,似乎在平复感动的情绪:“他们有所谓的专家告知我你的行动有些一意孤行的时候,我就明白你有你的原因,我相信你的专业素养,期待你的好消息,我也已经通知了国防部必须要尽量配合你的行动,今天下午,我刚刚跟黑格尔防长以及我特别要求他带过来的空军参谋长做上任前的例行沟通,强调了这个事情,请一定保重你的安全,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来做。”

齐天林感动涕零……

只不过就好像赫拉里在一边打电话,一边用手写纸条要求旁边人查一份关于米利苏德的详细资料给自己一样,齐天林也放下电话,就跟艾卡马尔还有甘玛以及程良威把最后的作战计划清理总结。

口头好话都会说,实际怎么想就是另一回事情了。

艾卡马尔在一张大型卫星地图上指点勾画:“我已经派遣了联络人,前往这个区域寻找联络米利苏德,希望跟他见上面,通常来说,他会在这个区域,这里的山体岩洞以及人工建筑是最完备的,有数个前苏联坦克残骸和美军直升机残骸都集中在这一带,算是这里最有名的主要区域。”

能勉强听懂这些英语的程良威带着围脖遮住了自己的脸,但浓厚的眉毛跳了好几下

,偷偷打量这个蹲着的阿汗富人,判断他的身份。

甘玛就绝对不想这些:“从地图上看起来这里空中俯瞰的村庄都没有?”以前的侦察小队长,现在已经成长为权重一方的指挥官,加上断手疤脸,凶悍的气质是真不一般。

艾卡马尔态度很好:“这一带的确还从来都没有从地面上被攻占过,从空中根本看不出来……”转头给齐天林强调:“米利苏德不是重点,重点就是这些岩洞和隐藏建筑,必须要摧毁……北方联盟就是从这边聚集起来的,我们好不容易拿下来却被米利苏德控制了,必须要摧毁这一带!”

齐天林明白,塔利班上次夺取国家政权以后,就是被北方联盟异军突起的从北方逐渐造反,然后后来才跟部分美国支持的政客白手套联合推翻了塔利班,看来塔利班现在对这一块北方联盟曾经的地区非常忌惮,点点头。

艾卡马尔却把手指一转:“这里就是跟那边联合的培训基地,华国也有一部分在这边培训,今年过来的数量特别多。”还轻描淡写的哼了一下:“最近他们在华国挑起做的爆炸案袭击案可也不少。”

那边,就是指拉胡子的基地组织,齐天林眉毛一挑,原来那个著名的基地培训学院就隐藏在这里?东突每年都会有上百人的队伍在这边培训,齐天林是知道的,自从自己把阿汗富边境以及土其耳的东突组织血洗了一遍,也只能说是重创,这种民族主义极端分子,死灰复燃几乎就是吹口气的事情,很有点皱眉。

却听得旁边程良威的呼吸声陡然加重,伸手指想要把那个地方戳穿一般:“给我……?让我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