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3章 胆子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胆子

向导是合格的,也许对方也想不到会有这样一支部队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穿越两三百公里山路,不被当地民众发现的靠近这个著名的战争死地。

但更想不到这两千余人能行云流水一般散布在这个区域完成部署,居然都还没有被发现。

齐天林想托马森等人的脑子里一定还是画上了莫名其妙的问号。

但他已经毋庸解释为什么了,科巴斯保罗就是有异于常人的运气跟能力,不行么?

所有的阵地上都安静得要命,反而是对方的武装分子们,偶尔会出来走动,撒泡尿什么的,虽然不会出现正好淋在身上的狗血桥段,但近在咫尺却没有被发现的紧张气息还是到处都有出现。

不过就是在等待一个午夜之后的合适时间。

这片山谷因为天然的关系,悬崖峭壁形成了城堡一般的防卫状态,对外防御能力自然提高的同时,其实也封闭了内部往外逃的可能性,更何况艾卡马尔指点出来的几个关键点,从齐天林观察印证的角度来说,也的确是对进出都很关键的部分,说到底现在这场战斗主要是为奥尔马清除异己,顺带拿最终的结果给赫拉里报喜。

时间已经是十七日凌晨,无论哪一方面都没有留下多少空余时间了,齐天林靠在山壁上,随手摸了摸那把长长的砍刀,作战以后自然有亲卫恭恭敬敬的擦拭好给他送回来,**的指尖感受一下刀身在冬季的冰凉,总觉得自己这趟有什么不可知的漏洞,准确的说是不可控,对于一个喜欢长期冲杀在第一线的人,安妮和杰奎琳都分析过一下,觉得他是不是控制欲太强,可看看他对老婆,仿佛又不是这么回事,而柳子越就比较肯定的说他还是属于从基层做起,习惯了什么都要抓在手里的风格,她这个主播出身的老板就这样。

手表短促的亮了一下,说明齐天林预定的时间到了,深吸一口气,沉寂好一阵的通讯系统里面终于有了声音:“OK!”

他简单的一个单词,让频道里面立刻急促起来:“上,上,上!”

就好像春运时候排队上火车一样,由不得自己的心情不激动,就算是老兵,依旧会感觉到浑身就好像被疯狂的泵入了兴奋剂,使劲的压抑那种过于冲动的四肢反应,但是还是有些人在攀爬周围那些已经试探过多少次的台阶土坎时候有点摇摇晃晃,纯粹是脑子里面有点晕乎。

远处的高点狙击手和使用热成像仪、夜视仪的同伴们都能清晰的观察到这些人的动作,瞬间就好像从无数个桌面地下冒出来的豆芽菜似的,密密麻麻充满了视野,迅猛的扑向身边早已锁

定的那些哨兵火力点,明哨暗哨,直接在土坎里面挖出来的暗堡,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冲进去,狗腿刀的运用简直比手枪还方便,廓尔喀的传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只有少数偷袭者没有把握的使用带了消声器的手枪,,但也起码都是抵近到十米内才开枪射击,近千人的抵近攻击如同水银泻地一般的从山谷一侧迅速蔓延,随着一把AK步枪的突然开枪,整个战事才算是名副其实的打响。

但这个时候,山崖山洞下的谷底,已经被廓尔喀们抵近到山脚,齐天林甚至已经在两名亲卫的双手撑抬下开始攀爬山壁。

同一个指挥官,带出来的作战形式其实是差不多的,这样让下面的战士们也更好适应,齐天林总是比较喜欢先利用出其不意的无声攻击尽可能占据一点优势,等到对方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占到便宜,有总比没有好。

高点的狙击手们也开始工作,虽然没有山崖主体山脉高度雄壮巍峨,但他们依旧能对那些纷纷涌出山洞崖口的武装分子进行射击,而且这种有点由下往上的狙击更加方便清晰,甘玛则是不住的提醒周边:“目前着重支援内部进攻,但向外的防守是我们的重点,加强对外观察,防备……”

几乎不用防备,枪声一起,外面散居在山崖,山谷和村庄里面的武装分子立刻就开始聚集了,不知道是处于看热闹的心态还是本身的战术素养就是这样,并没有在外面聚集成队,而是三三两两听见枪声按照自己远近不同就陆续加入进来。

其实在作战中这是很不明智的行为,称之为叫添油,也就是只能为燃烧的火堆添柴加瓦,根本起不到扑灭的作用。

甘玛甚至还得要求尽量放近点,让敌人更多人陷入到错误中来才能开火。

但最迅猛的就是程良威,他的目标更加清晰明确,两百多人的队伍全都集中在一起,按照编制来说,接近两个连,用华国军队的作战风格,这基本上就能覆盖大半个山头了,他们却只是重点攻击谷底的那所极端分子培训学校。

用程良威私底下给齐天林表述的话语来说,这帮东突分子给国家造成的伤害已经非常严重,到了分裂国家的地步,能允许他们到阿汗富来作战,这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目的。

齐天林倒是不计较程良威为了这个目的,略微有些不顾全整体大局的态度,他也是华国人,有点偏心眼也是能说服自己的。

没有院子,就是一个平坦的谷底干河床,旁边有些半藏于地下的土屋,生活条件其实极差,但就是这样的地方,却培养除了一批又一批的武

装人员,很多人视这里为圣地,是磨砺心志,信奉真主的天堂,一方面既培养出了反抗美国侵略的宗教武装人员,另一方面也让许多周边国家的犯罪分子反政府分裂主义者在这里接受各种叛乱培训。

还是那个道理,同样一把菜刀在厨师手里是工具,在罪犯手里就是凶器。

和其他地方开始还是静悄悄的捕杀不同,一旦等到暴烈的枪声开始从各处响起,程良威的人马顿时有种不同的战术素养,下山猛虎,应该就是用来形容这群人的。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恐怖分子培训学员几乎还有点懵懂的冲到外面,就被子弹撩翻,程良威在独立频道里面很简短:“谁给我放走一个人,老子草你十八代祖宗!”

老实说起来,华国这些年经济增长速度较快,贫富差距拉得得也更快,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而在东突活动的区域,这样的落差感更加明显,而且正是由于这种恐怖行动反过来又导致这些区域经济更加下滑,就愈发产生社会失意者,愿意把主要精力投入到这些分裂主义上,更容易被极端思想影响,国内吃到的苦头是越来越多,所以军方的态度也愈发的强硬。

这个角落真的是攻击者最密集的区域,基本就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清剿,让这些原本就专业培训极乐天国,视死如归的死硬分子早登乐土。

按照一般围点打援的策略,都是尽可能围住但不强行进攻,把主要精力放在打掉各种援兵上,但齐天林有当年解放战争时期华国野战军的气势,两边齐头并进,自己三下五除二就开始带着人冲击山洞。

这一冲几乎就是大半夜……

人数基本上是塔利班唯一的优势,他们在阿汗富战争中几乎很少有面对千人以上敌军整体冲锋的战例,他们非常谨慎,只要面对的欧美军队人数成百上千,就基本上避而不战,但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也许是觉得这些远远望过来并不是欧美军方打扮的家伙不会招来最为忌惮的空中支援和炮火打击,更可能是因为这个山谷是他们的大本营,越聚越多的武装分子让周围阻挡援军的弹药都有些不够用。

甘玛的态度非常简单,既然老板还带着人马在里面冲杀,那自己唯一的责任就是尽一切可能的守住外围,所以他轻描淡写的要求所有人把狗腿刀放在手边,等到弹尽粮绝的时候,就开始肉搏战,总而言之要拖到老板出来。

PJ有点气急败坏,要立刻召唤空中火力支援,甘玛毫不客气的拿枪顶着托马森的脖子:“老板说了要他要求空中支援,才能呼叫支援!”

托马森的几名

战友要暴起,周围更多的廓尔喀把枪口和砍刀对着他们!

甘玛冷冷的用机械手拨开对准自己的美国步枪:“现在敌人散得到处都是,你呼叫空中袭击,有多大的效果?别以为你们那一套就是万能的。”

托马森看看到山下去收集了不少敌人枪支弹药的廓尔喀,有些着急:“不能呼叫火力支援,呼叫弹药补给总行吧?”

甘玛依旧摇头:“你说得没错,但是我依旧要老板在,才允许你跟后方联系,万一你呼叫来的是火力支援呢?”

托马森气得暴跳如雷,可顽固得好像一块石头一般的廓尔喀就是笨得要命,死活都不松口。

蒂雅的阵地不在这边,所以这边就是几名美军PJ和廓尔喀针尖对麦芒的互不相让,唯独那个一开始把人带进这个区域,之后就没有任何指挥权的艾卡马尔摸着自己的胡须,终于谨慎的用英语开口:“或许……我们现在应该把敌人引导着放进来打,放一部分,打一部分……”

你个塔利班分子,在美国军人面前还敢献计献策,胆子是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