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4章 形式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形式

实在是冲进山洞里面的齐天林他们觉得叹为观止!

纵然有艾卡马尔详细解说过里面的结构,还有如何寻找米利苏德的窝子在什么地方,但只有亲身进入到这样的山洞里面,才明白里面是什么样子。

简单点说,里面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挖空了内部结构的高层建筑大厦!

阿汗富军民在这里经营了三十多年了,如果加上这个天然骨架的洞穴在上百年前就有人居住并修缮结构,这个直到齐天林他们冲进来,脚边都还有装土的框子跟挖掘工具,一直都在挖掘完善的全功能山洞根本就是一栋建设了几十上百年的建筑。

如同迷宫一样的隔层甬道,数不尽的梯步斜坡,关键是还没有任何图纸,连艾卡马尔都说只要一两年不来这里,里面的变化就有点大,初来的人,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知道么,就是那种到了一个新地方,根本没有方位概念的感觉,而且这样的山体内部结构,还没有给你可以俯瞰众山小的机会,能看见的就是进去一条道,狭窄的视觉空间,只有眼前能看见的这么一点,所以移动跟搜寻的工作非常缓慢!

齐天林的要求很简单,找个偏瘦有点瘸的家伙……

有别于华国曾经的抗日地道战,这里是正儿八经能过人的通道,两边还有附带的小洞穴也就是房间,这样的结构在曾经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壕大战中也频繁出现,也许是近些年频繁易手的原因,这里面还是曾经发生过一些战斗,摧毁了原来纯粹防御功能的很多设施,所以齐天林的队伍一路行来,也能比较通畅,只是在某些比较宽敞的地段,发生的室内枪战是真不少。

廓尔喀们现在就能发挥之前跟随齐天林在拉达村和非洲摧毁一些城镇部落的经验,飞快的搜寻剿灭,并不在意什么财产,老实说,这些地方的武装分子真没什么财产,说到底他们都是阿汗富的穷苦农民或者有信仰的教徒,为了反抗外国的侵略或者宗教的信仰才拿起枪,但随着各种各样军阀割据的变化,其中变味是必然的。

所以齐天林指挥自己的手下进行清剿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不过从错综复杂有限的内部通讯中,齐天林知道冲进来的人都没有找到米利苏德。

反复的找,大半夜的时间,足够他们把这个大厦一般的复杂迷宫清理一遍,各种角落都寻找一个遍,却都没有找到,有些失望,但是看看廓尔喀们正在安放各种炸药,准备彻底的把这个迷宫从内部炸塌以后,试试不能跟外界联通的通讯系统,于是立刻就听到了托马森和甘玛的双方

投诉,当然甘玛的话语非常简单:“只要能联系上您,那就足够了。”啥都不多说。

齐天林看看这正在内部忙碌而没有结果的部下,平静的用廓尔喀语通知甘玛:“暗中盯紧那个艾卡马尔,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战斗中击杀的数量并不太高,三四百人而已,远没有艾卡马尔讲述的数千人常驻在这边,再加上周边数千人,驰援的上万人,是个很大的数字。

甘玛低哼一声,顺便把目前的弹药储备情况和正在执行的艾卡马尔的新建议汇报一遍。

齐天林听着周边几乎是响成一片的枪声,还有天际边偶尔闪现的爆炸火光,决定不拖延时间:“呼叫我们自己的给养运输机过来空投弹药,然后准备撤退……”

转个方向和频率,寻找程良威:“情况如何。”语调很平淡。

程良威也平淡:“已经歼灭了那个培训基地的所有人员……我觉得稍微有点不对劲。”

齐天林来兴趣:“说说。”

程良威有敏感:“太容易了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安排能潜入这个明显应该是很重要的地区,刚才我们歼敌一百七十余名,几乎都是睡眼惺忪的初级战斗成员,检查过他们的行李或者身份证件,的确是有一部分东突成员,我这个能立集体二等功的战绩也来得太轻松了吧?”

齐天林自夸:“跟着我一起,很多事情都这么简单。”

程良威还是谨慎:“我是觉得包围圈内部的人太少了点,外部来的人又太多了点,我们已经作为预备队,准备接替这个方向的战斗队,快天亮了,我怕我们的人熬不住。”

齐天林决定:“我也到外围看看……是有点不对劲,来的人太多了,又不是很强,纯粹是给我们刷数据啊!”

程良威嘿嘿嘿:“老子从来没刷数据刷到这种地步。”

齐天林离开好像阳台一样的高处山洞口,回到内部用通讯系统安排:“所有能听见的相互转告,尽可能细致的搜索,然后赶紧开始往外撤离,尽可能的携带看见的武器弹药,协助外围防守,现在来的援兵实在是有点多。”通讯系统里面接二连三的就开始呼呼呼的表示听见了随着齐天林主动往下走,跟随他跳出来的廓尔喀也越来越多。

等齐天林离开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洞穴堡垒时候,身边已经跟上了两三百人,再通过通讯系统呼叫,就能听见那些之前抢夺哨兵和火力点的员工反馈:“指挥部要求我们建立新的包围圈,把敌人放进来用重火力压制。”的确是,这些被抢夺下来的堡垒火力点,普遍装备了苏制高射机枪或重机

枪,真的倾泻火力起来,杀伤力是一般自动步枪加狙击手完全没法比拟的。

齐天林留下一名分队长指挥后面撤出来的人手:“注意往几个方向都分配认识,坐到基本均衡,注意收听通讯指令,是不是真要把敌人放进来打,还说不一定。”分队长使劲点头,立刻就跟个交通警察似的,呆在这个山崖下的关口,分配下来的一个个小队到不同的阵地去支援,彻底准备腾空内部,实在是山谷内迄今为止也就数百近千人的抵抗,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砍瓜切菜。

齐天林带着几名亲卫,开始按照周围山脊的频闪灯指示,靠近那个之前约定的高点指挥所,顺便假公济私的呼叫一下老婆:“怎么样?”

蒂雅的声音有点飘忽,更有点歪嘴的含糊:“还行……换了两支枪了……”

齐天林能隔空想象老婆的模样:“枪托贴腮别靠太近,面部肌肉放松,才能更好的击发,注意安全!”

蒂雅轻描淡写:“明白!你也是……”

齐天林攀爬着内侧的山脊,没有危险,但到了半山坡就能遇见一拨一拨轮转休息的廓尔喀,挥挥手止住他们准备起身行捶胸礼的打算:“好好休息,没准儿这一场还是个持久战了。”廓尔喀们就只会嘿嘿嘿的笑,蜷进自己的毯子里面打盹。

齐天林爬上山崖,身边的亲卫队长正在联络其他亲卫,报送老板和老板娘的位置,希望就近集结,齐天林已经看见蹲在山脊上一块大石头边的艾卡马尔,几米之外就是托马森,托马森的几个同伴倒是两两一组的轮番休息,一看见齐天林上来,比艾卡马尔的动作敏捷:“保罗,我觉得可以安排呼叫空中火力支援了。”

齐天林想想:“你休息一下,我也得休息,并且思考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托马森给齐天林展示自己的专用卫星通讯器:“已经联通了空军作战指挥部,预警机也联络过我好几次,询问究竟是要达到什么样的战果,他们要撤了。”这是个现实,用波音747改造的大型预警机,是能不间断空中加油的,但是无论驾驶员还是机上的无人机操控手已经挺不住了,换班都熬不住,两三小时一般都是很辛苦的值班,现在飞机已经在空中盘旋了好几个小时,无人机都操控回去换了好几拨了。

齐天林点头:“天明之后,我们的给养空投就会到了,那时候再搞火力压制效果更好一些吧?”

托马森自信:“我们能二十四小时指挥空中火力夜盲压制。”

齐天林笑笑:“我不行,现在我的人散布在这周围到处都是,免得误伤。”

亲卫们看齐天林看似有意无意的端着步枪靠近艾卡马尔,就散开来遮挡住PJ们可能的窥视。

齐天林才得以抽出两支雪茄,分给艾卡马尔一支,还得教他先熏烤一下才能点燃享受:“给我下了个套?”

艾卡马尔有点不习惯这种雪茄的味道,使劲皱眉,但能学着齐天林的节奏吞吐:“他要求我必须尽可能的绞杀现在的反对力量。”

齐天林随意的拿雪茄指指周围:“你们就使劲把不同政见的家伙往这边赶?”

艾卡马尔不隐瞒:“既然你说所有人都要撤走了,他必须按照未来的状况设计,他说这也是你曾经给他承诺过的。”

齐天林笑起来:“为了让你登基上位?”

艾卡马尔摇头:“他是我的父亲没错,但是我并不热衷于政治,我的夙愿就是让国家安定和成长起来。”原来他是奥尔马的儿子!

齐天林直接:“你究竟想我帮你们消耗掉多少人?”

艾卡马尔一点没有太子的气度,依旧跟个种罂粟的阿汗富农民似的蹲在石头边:“不知道……每一个都是我们的战士,但是现在必须要快刀斩乱麻的理清整个组织,包括基地那边的人,都要清洗掉,新的塔利班政权是和以往不同的政权。”

齐天林询问了一下目前自身的伤亡情况,很低,因为是伏击战,而且易守难攻的地形让潜入进来的廓尔喀们比较轻松,往往天边:“天要亮了……希望顺利。”

也学会了一语双关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