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5章 靠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靠

PJ军绿色的通讯联络器是个比较特别的设备,看上去跟最早一代大哥大差不多,方方正正可以立在桌面上那种,但外壳都是金属的。

通话不是这种联络器的主要功能,最重要的就是通过按键发射指令,也就跟短信差不多,但是是卫星通讯并且军用级加密的,一个熟练的PJ手指在联络器上翻飞的劲头跟热恋中小姑娘发短信的劲头都差不多。

因为很多重要指令用语音传达,稍有偏差,带来的就是人命关天,所以绝大多数重要指令,空投以及空袭坐标指示全都是密语讯息指令,对方接收以后才不至于出错。

当天色刚蒙蒙亮,隶属于绿洲公司自己向空运承包商租用的两架C27运输机就带着清晰的嗡嗡声过来,PJ手中的ACO(空域控制命令)一连串的早就发出去,指定了标准的安全飞行高度、入场角度跟速度,然后锁定一个全球定位系统的厘米级坐标,一到位置就自动打开投放装置,十几个弹药跟口粮补给箱就次第掉出去。

最终降落伞飘落的风向风速都在PJ的控制之中,落地的位置偏差了几米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PJ!

果然分毫不差的从山脊顶部到背后延伸至托拉博卡山谷的己方控制区,依次落地,甚至方便各处就近拿取搬运。

沉重的大型弹药箱是优先被廓尔喀拆开分发的,每人都能领到三个基数以上的弹药,也就是约六百发子弹,二十个弹匣的数量了,再加上补充的部分榴弹跟步兵迫击炮弹,的确是增加了不少战斗力,轮休的廓尔喀们躲在山脊背后毫不在意的就打开各自的口粮开始进餐。

外面的武装分子还在源源不断的聚集,刚才两架慢吞吞的运输机飞过,不但没有让他们感到惊吓,常年的作战,早就能分辩哪些战机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现在的样子,更像是为了苟延喘息投下的救命稻草。

这是塔利班作战的一个特点,一旦包围住了少数敌人,就算对方有召唤空袭的可能,他们也一定会疯狂的围杀,就算付出更多代价都值得,而且战场在这个时候又演变成了新的围点打援,地面的敌人一般都是用直升机来降落带走,所以数次在战斗中击落直升机造成重大伤亡,让塔利班们简直乐此不疲,所以一旦确认了这边确实是围住了人,后面根本不会散开,只会根据大概的敌军数量,不停的传递消息招呼更多人来帮忙。

嗯,有点类似黑社会叫兄弟来扎场子那种感觉。

因为按照塔利班的逻辑,不管怎么来的,走,从来没有听说美军有什么部队是

步行十几天离开这个区域的,必然只能用飞机和直升机,那就等着瞧吧。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围住的人也太多了点。

冬季的北部山区,海拔有点高,但是山体的垂直度并不高,倾斜的山坡浑圆,连绵起伏的山脉中,呆在山脊上的人就会觉得视野非常开阔,周围晨间朦胧的天色雾霾就跟空气质量不达标似的,其实是最纯粹的自然气候现象,山坡上的白雪和谷底的也不一样,有些地方甚至还有绿色成片的显露,典型的一山多气候状态。

原本可以纳入探索频道山野景色游记栏目的场面,现在却星星点点的爬着各种武装分子……

一千人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一个篮球场就能站下,但是上万人散布开来,一条山脉都能布满,假若没有坚强的心灵,甚至会觉得胆怯发颤!

好几个方向都开始出现这样密密麻麻的武装分子,坚定而无畏的朝着山谷进发,他们也许衣不蔽体,枪支破烂,但是却依旧一往无前的为着自己的信仰前进。

齐天林有些不无讽刺的对身侧的艾卡马尔低声:“都是你们的人……”

艾卡马尔好像老僧入定一般的呆呆凝视着远方那些小黑点,没有情绪变化的:“嗯……”

齐天林看看PJ在忙自己的事情,蹲下来把自己藏在亲卫中:“你老子是怎么教育你的?”

艾卡马尔看他,齐天林解释:“我也有儿子,既不想他们变成纨绔子弟只知道欺男霸女,也不想他们参与这些事情以后却变成,嗯,变成我的软肋,最终背叛我。”这一刻,他似乎想起了巴勒坦斯那个哈马斯领导的儿子。

艾卡马尔目光还是回到那些塔利班或者说不同政见的反政府武装身上:“我天天……都做这样的事情……那里,你最好派个五十人左右的队伍到那里去补充一下,可能会比较吃力。”

齐天林招手让一个亲卫传递讯息了,立刻看见有一群廓尔喀起身携带武器弹药过去。

艾卡马尔继续淡淡的叙述:“每天都爬山,杀人,诵经,宣讲,战斗……我觉得还是把这几个阵地都调整一下,形成一个包围圈,只要冲杀打起来,很多人不自而然的就会往着这里面流,我说我的经验啊,他们会觉得这里距离敌人比较远,自动的就会过来,越来越多,然后一直往前就会进入这里,方便利用山谷里面那些重火力发挥,你周边的压力也小一些……”

齐天林又招手让亲卫传递消息:“自学成才?”

艾卡马尔无奈:“不然呢?跟美军打不过是很小一方面,重要的是我们相互之间打

……哪里都有派系斗争,你这里……我看那几个美国人和那个红脸膛的也未见得就完全听你的。”

齐天林蹲着哪里像个勋爵了,没所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这个目的?让我们帮你当绞肉机,把未来有可能威胁到你们的人全都绞杀在这里?”

艾卡马尔坦白:“米利苏德……没了军队就啥都不是……”迟疑一下终于坦承:“米利苏德,在我手里。”

哦……被利用了!

完全就是利用这支难得的精锐国外部队来剿杀反对派异己分子,奥尔马甚至还助纣为虐的在外围驱赶这些人过来送死!

米利苏德不过是吊在毛驴前面的那根胡萝卜。

艾卡马尔还试图解释:“没有难度……也没有给你造成重大伤亡,必要时候我能通知外面停止进攻……”

多诡异个事情?

真的就好像一台控制到位的绞肉机,不想绞了就关电闸,还能顺利撤出,齐天林最后也能用密密麻麻的尸体和死亡人数去邀功,皆大欢喜。

唯独就是这些被高层人士随意调动的战士们……

艾卡马尔低声嘟哝:“哪个国家都会这样……华国当年不也有么,到维疆的那些……”但话是这么说,却有点眯上眼睛,像是不愿看眼前的场景。

齐天林不生气,看看这满脸大胡子其实应该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摇摇头站起来,没发表自己的看法,因为托马森朝着这边过来了。

很诚恳:“呼叫空中火力支援吧!”

齐天林看看周围:“有必要么?这么多人我们能打吧,现在弹药充足,补给正常,两千多人,我轮番上阵把守这些阵地没问题吧?”这种阵地固守战基本就是华国军队跟廓尔喀的专长了,想当年在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华国军队哪个不是以一个连队几十百来个号人固守几个山头高地拖住敌人数十倍?

托马森脸上居然有艰难的表情:“我们……我的上级要求在已经出现大量敌军的情况下采用最有效的方案!”的确是有效,假若让这两千人艰难的用轻武器抗击一天一夜的成绩,估计还比不上空中袭击五分钟的效果,当然成本要高很多。

齐天林一眼就看穿:“空军想抢功吧?”他突然想起来,麦克曾经暗示过自己,空军很兴奋!

原来是在这里!

托马森的脸上不难为情:“我们协同投入了这么久,接近七十个架次的空中掩护,还有PJ参与这么多,不可能最终只有你一个人来拿这个战绩?”现在已经明显就是能拿下一个说不定阿汗富战争

以来最高的杀伤数据,必须要抢功了!

齐天林嗤笑一声:“我还需要这个功劳么?我的功劳又有谁能抢走么?”

托马森请求:“正因为你的功劳不会被抢走,分点给我们又如何?而且因为你的部下都不是美国人,这笔功劳你一个人拿也太重了点,没必要。”想想觉得自己一个专业军士跟上校这么说,实在是大不敬,虽然是外籍上校,但也是美军的呀,赶紧补充:“这是我的上级原话。”

齐天林摇头:“从一开始,空军在这个行动中就只是协同,请注意,是协同,指挥权在我,我没有抢功的想法,所以不要跟我节外生枝!”口气稍微严厉一点了。

托马森咬牙:“你不抢功!陆军要抢!”

齐天林脸色沉下来:“我就是前线武装承包商!别跟我谈你们那些空军陆军之间狗屁倒灶的事情!”

托马森有点不管不顾:“我必须要这么做!陆军部今天已经正式提交了关于这次作战的行动报告,说是你在开始之前就跟他们商议好的,这一切都是在他们的安排指挥下的!这是新陆军作战策略的改变例战!”

谢特!

齐天林心中大骂!

陆军部这一手可是打得好算盘,眼看瓜熟蒂落他们就跳出来摘了,不过这个熟果子摘得是绝对没有难度,齐天林采用的正是那套之前保罗自己都说跟陆军部一起打造的新游击战战略!

齐天林有些瞠目结舌,但脸上的表情还能控制:“托马森上士!请注意你的语气,你在跟一位上校说话!我跟陆军部的事情还容不得你来多嘴!”

托马森要拼死抗命:“这是威尔金斯中将要求我转告给您的!上校!必须安排空中打击!无论您同意与否!”

“我们已经把空袭坐标跟高级指令发给了我的上级!上校!”

齐天林手指在弹动,想拔出胸前的手枪毙了面前这个尽忠职守的专业军士!

但托马森咬牙切齿一动不动:“您得抓紧时间收缩隐蔽阵地了……”

靠!

齐天林心中狂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