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6章 犁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犁

交火一直在持续,从夜间一直持续到现在。

夜间因为视场视觉的问题,通常把敌人放得比较近才打,那都基本是在两百米距离内。

山体上俯视射击并不是游戏那样拿着机枪哗啦啦一阵乱扫就能有收成的。

山体很不规则,到处都有石头跟凹凸,有经验的作战人员总能不停的在各个掩体之间跃进,别以为拿着一把枪就能随便盯着哪一个敌人抓住机会射击,当你面前同时有数十上百人在跃进该怎么办?

所以这种防御作战很有讲究,相互的协同,交叉火力,必要时候利用手雷等爆炸物,还得注意上打下更容易探头被对方的冷枪击中。

于是这种收割生命的速度效率的确是托马森他们比较鄙夷的。

但随着艾卡马尔做出一些阵地上的调整,不知道是他格外熟悉塔利班武装分子的作战习惯,还是已经熟极而流的能对战场态势进行解读,原本就进展缓慢甚至需要躲避在同伴尸体后面才能逐渐靠近的武装分子逐渐倾斜。

打个比方就好像用掌心去握捏一团泥巴,总会有泥土从虎口这个间隙出来,压力之下的作战人员也会这样,下意识本能的靠近威胁比较少的方向,逐渐就都躲靠到这个方向来,原本连成片的防守阵地就让开了一条口子,随着有些武装人员试探着起身奔跑都没有被射击,远远也能看见托拉博卡山谷那满山洞穴的山体山脉了,开始欢呼着冲锋!

他们或许来过这里,知道冲过这一段的关卡就能进入山谷内部,在山体和山谷下那些土屋堡坎之间或许双方就是处在同等条件下的对战,而不是山头山下的防御战,所以越来越多人跟着一起往这山谷里面冲。

原本在山坡上还是网状点状分布的武装分子,汇集到一起,有些激动的端着枪支冲锋时候,就变成了一股洪流,一股会让这些人自己都觉得胆量上升的洪流!

人毕竟还是一种群体性动物,当很多人一起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觉得这件事就是正确的,大家都这样干了,那就一定没错吧?

周围还有不少人都看到,都急着冲下来要进入这片凹凸不平只能是赶着牲口才能走的谷底边缘地带,几百上千人的规模很快就凝聚起来,穿着破烂的胶鞋裹着破烂的毯子往前冲!

如果说阿汗富塔利班自己还有点什么重火力,那就只有苏制德氏高射机枪,这种上世纪华国也曾经仿制过的五四式高射机枪,12.7毫米,理论上来说,齐天林的老子就是死在在这种枪口之下的。

就跟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这种机枪多半是华国援助给越南的一样,阿汗富战场上多半都是苏联攻打阿汗富时期留下的,这种需要双手紧握后方按动扳机板的大口径机枪突然就爆发出完全不同的突突突巨响!

那就好像是从土堆雪层下面突然喷射出来的火舌,面前就是正对跑过来的大量武装分子,没有任何防弹背心和遮挡措施,纵向射击密集人群的后果就是每发子弹必定命中,还能在翻滚撕裂以后继续杀伤后面的人体!

躲都没法躲!

如果说之前周围阵地上的杀伤是手动绞肉机,这就是电动的,还是大功率的那种!

无数已经激动得疯狂起来冲锋的武装分子就突然被面前的平射机枪撩翻在地,就好像一片羽毛一样!

魂飞魄散!

但没有人欢呼,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听见齐天林在通讯频道里面开始高喊:“隐蔽!就近隐蔽!远离山谷……隐蔽……”

是得隐蔽。

别看PJ已经天天都给大家表演了精准的补给空投,那是空投带降落伞的给养包,和空中袭击不一样的!

托马森闭口不说自己召唤的是什么袭击,他只是个地面引导员,给出地面敌我双方位置,然后召唤打击。

一般情况下是可以建议代号不同的打击方式,比如TLAM就是战斧巡航导弹袭击,但现在,按照托马森惜字如金的说法,他把坐标传递回去,面对上万名敌军的空中袭击,是由空军参谋部做出空袭方案并且实施的,空军驻阿汗富指挥部都没有这个权限了。

对地攻击的方式无非就是那么几种,那不是投错了最多也就是损失点东西的给养空投,那是投下的死神!

但是就在齐天林刚刚呼叫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空间骤然尖利起来的啸叫声!

C27运输机是螺旋桨的,声音就跟这种喷气式飞机的声音完全不同,连刚才疯狂冲击又翻滚在血海之中的武装分子都能下意识的抬头看天空。

死神来了……

齐天林一脚就踹翻了面前还高昂着头跟他叫板的托马森,抓过身边亲卫的好几部对讲机大声叫喊:“撤离!全体撤离开阔地带!隐蔽!隐蔽!”

所有周围齐天林的下属,极少看见自己的老板有忙乱到如此地步的状况!

因为啸叫声明显非常复杂!

绝不是之前齐天林看见过的那种就一两架慢吞吞的A10攻击机掠过的那种……

托马森翻在地面,被愤怒的亲卫用两支步枪指着头,也不惊慌,但脸上的表情也有点

变化,低头想看自己的通讯器……

不用看了,简直就是雷鸣般的超音速低空俯冲轰炸的范本表演,两架F22猛禽战机掠过,翻滚着在空中做了一个长僚双机的机动翻滚,面对威胁轴线有个明显的斜拉。

简单点说,就是带点炫技的故意先下压,然后在接近低空极限的时候斜拉避开有可能的地面防空导弹袭击,塔利班有屁的个防空导弹,他们最宝贵的那种毒刺打打直升机还有点把握,打这种全世界目前最顶级的重型战斗机!

做梦去吧!

而就在这掠过的一瞬间,两架宽厚炫目的顶级战机下腹部吐出一连串的小型身影,顺着飞机拉起飞掠的轨迹,带着加速度和惯性的影响,这些小影子在空中抗衡了一下地心引力,迅速纠正位置,接二连三的直接飞过齐天林他们的头顶,真的掠过,就是那种擦着头皮飞过去的感觉,连齐天林都有点呆滞的感觉那种犀利的寒风掠过全身,只听得尖利的空气撕裂声音中,梭子形状的身影上弹射出怪模怪样的翅膀,跌坐在齐天林身边也抬着头的托马森喃喃:“小直径炸弹……获得精确定位以后,最有用的破坚武器……”

随着他的话音,那些其实属于炸弹跟导弹两不像的中间武器,准确的低空飞掠,然后以撞击的姿态接连爆炸在托拉博卡山谷山脉的侧面,也就是那些洞口和山体的侧面,以前一直只能用炸弹轰炸顶部的,现在有了PJ近距离的精确引导,这些带有GPS引导的炸弹重重撞击在侧面!

整个山体或者这一片山脉都在抖动!

每枚小直径炸弹只有二十多公斤的炸药,带来的却是一般炸弹九百公斤当量的效果,水泥层都能炸穿九十厘米厚,精确制导又轻量的结果就是一架猛禽能投下的炸弹就有八枚,十几枚炸弹几乎是先后脚排着队集中在同一个大约直径两三米的范围内,接连击穿!

后面的炸弹就几乎是在山体内部爆炸,带来震荡和冲击波可想而知!

齐天林睚眦欲裂!

他还有廓尔喀在山体里面负责安放炸药,打算全面炸毁地洞内部!

但拉起F22这个时候才飞临那些武装分子的上空,很高的上空,面对散布在很大范围上的武装分子,齐天林曾经见识过A10采用凝固汽油弹的袭击,那种瞬间拉出火海的场面,简直记忆犹新!

但现在他看到的就是在机腹下哗啦一下就跟天女散花一般,无数的黑点撒播出来!

接着就在地面连珠炮一般挨着爆炸……

几百头牛在地面上犁田的感觉,所有地面全都被掀起

来!

散开面之广,爆炸杀伤力之强,和刚才那种小直径炸弹的钻地集中爆炸完全是另外一码事!

两架猛禽基本上就在山谷山坡之间拉出了长达一公里,宽百米左右的爆炸带!

这个叫风纠正弹药撒布器,不多解释,听名字就知道特点。

高傲的掠走,不带走一丝反抗的机会!

这就算是空袭了么?

那就太低估了美国空军部要在所有美国政要特别是后天就要上任的新总统面前露一手的决心!

猛禽从来都没有驻扎在过阿汗富的周围,连卡尔塔中央司令部空军基地都没有,所有参战猛禽全都是连夜从关岛基地飞跃太平洋,到达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基地,然后辗转飞越上万公里到达这里,就这样?

又是两架猛禽,带着完全标准的同样架势,只是稍微修正了一下之前攻击的坐标,先用钻地小直径炸弹攻击山体山脉,然后用撒布器面杀伤整个山谷……

再来两架……

还有两架……

十二架F22,几乎占据了美军总保有量的十分之一,简直就是在炫耀这种全球最顶级最高端,也最昂贵的战斗机,半个中队的规模,狠狠的把这片山谷犁了六遍!

让几乎所有人,包括赫拉里,包括齐天林,包括陆军部在内,都狠狠的看一把,掌握制空权,掌握技战术最高点,掌握了高科技的空军,如何教导那些不知所谓的游击队战术!

每一次都调整一点坐标的犁田,不可避免的就把周围山头、山脊、山坡都涵盖了一部分进去……

甚至包括了蒂雅所在的狙击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