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7章 颤抖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颤抖

包括齐天林在内,包括托马森还有艾卡马尔以及所有的亲卫、廓尔喀在内,都只能伏在地面,感受山体在自己身体下方不停的震动!

死亡的震动!

那种无助跟无所适从,完全无法反抗的感觉,让不少人趴在地面抱着头都在不停的嘶吼!

这些人不是手无寸铁的农民,他们是战士,一贯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战士!

但是在这样的攻击之下,只能看着天空中铺天盖地的小黑点,散开来飘落,看着那些小黑点不掉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暂时在自己手中!

是的,是暂时!

一轮又一轮的轰炸袭击,就是在不停的拷问精神承受度,艾卡马尔之前那么淡然的态度,却突然捂住自己的头跳起来,撕心裂肺的怒吼,对着空中大骂!

两名僧兵猛然一把拉下他,把他压在身下!

那是美国人的炸弹!

在场还有几名美国PJ……

齐天林站起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一条爆炸带,在蒂雅那边的山头碾过,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缺血,身体禁不住摇晃了一下,左手一下撑住旁边的大石头,才没有倒下!

右手已经本能的拔出腿边的手枪,朝着托马森扣动扳机!

就算是马克西姆已经把这支远战型手枪的扳机力调节得略微沉重,但依旧没有让齐天林停止自己的怒火,看看那已经几乎半边崩塌的托拉博卡山谷山洞,再看看周边山头到处尘雾腾腾的爆炸后果,也就自己呆的这片指挥部完全没有被袭击……

砰的一枪,九毫米子弹就打在了托马森的胸口,纵然有防弹背心和战术背心的阻挡,一米八的大汉还是一下被掀翻在地,口腔吐血,子弹没有进入躯干,而是震荡的后果,不顾嘴角的鲜血,艰难的伸手先阻止那些也要跳起来的PJ:“我……我没想到这样,这样大的规模!”

齐天林不停,砰砰砰!

“没想到?!那是我的弟兄!我两千个弟兄!还有我的妻子!你有没有亲人!”

防弹背心的质量真的好!

托马森几乎就是在被一枚枚大锤击打在胸腹部,几乎被砸晕死过去,接下来又一枪把他砸醒!

口腔更是一口一口的往外喷血!

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那些PJ跳起来眼里都在喷火,但是容不得他们做出任何反应,三十多名亲卫已经蛮横的冲上去,后排持枪前排翻转枪托,只要不举枪,那就是干净利落的一枪托砸在头上!

不管你戴着什么高级战术头

盔,HK416的橡胶枪托垫在射击时候能帮助降低后坐力,现在却好像橡胶棒一般一下就把强悍的专业军人打昏在地!

只有两人下意识的对着冲上来的亲卫端起了步枪,一直瞄着他们的两名僧兵面无表情的就扣动扳机,直接打头!

炸开的头颅附带着半截头盔摔落地面!

一片血腥!

就好像周围方圆多少平方公里之类一样,到处都是一片血腥!

艾卡马尔已经跪在地面嚎啕大哭起来!

之前就看着无数塔利班和武装分子,阿汗富同胞被绞杀的场面有些面色失常的他,终于在这一刻神经全面崩溃!

哪里还是那个闲庭信步来完成消灭异己的领袖儿子,这一刻他只知道自己只是因为恰好选择在指挥部,才能幸免于难,而自己那些带领其他分队到其他阵地的下属,不知道生死……

而那些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同胞,就在这么短短时分里面伤亡惨重到他完全难以承受!

一将功成万骨枯!

亲眼看看万骨枯的场面,还是会让人真的难以接受,更何况还是自己一手促成,都是自己的同胞!

齐天林没有打头,不是因为担心后果,这些军人违背了自己这个前线指挥官的意愿,他随时有权利枪杀他们,拿到美国军事法庭他都有得说,他是在泄愤,而不是要杀死托马森,托马森这么一个二级专业军士有什么错?

他不过是在执行来自空军部的命令,高于他多少个级别之外的命令,他甚至都不会质疑这些命令究竟正确与否,那简直就是一个托马森难以企及的层面。

你会要求一个微软公司的业务员为比尔盖茨的决定负责么?

没必要!

但齐天林还是愤怒到难以自已,这在他这几年的生涯中是难以想象的!

越来越多的廓尔喀和亲卫都站了起来,看着老板近乎于疯狂的用手枪一直射击那个满口鲜血PJ的胸部,直到子弹打空,枪机都空仓挂到后面了,枪机噌噌噌的空击发,齐天林都还在扣动扳机!

近乎于失去理智一般!

仅存的理智似乎告诉他子弹打空了,随手就扔掉,熟练的动作滑过腰侧的步枪,都已经对在了托马森的头部,齐天林看着那张满嘴鲜血,却终于又被枪击重锤打醒,满脸狰狞,却从眼睛里面透露出的只有歉意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求饶,只有歉意,挣扎着蠕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挨了十几锤,估计内脏受损也严重,哪里还能发音,只能从嘴角吐出一个个血泡。

齐天林的墨镜

中都已经有泪水了……

好久都没有泪水……

猛的一下调转枪口对着空中,扣动步枪扳机,几十发子弹飞上天空!

装了消音器,声音很小,齐天林有些发愣的端着步枪,举着在手边,呆呆的看着空中,浑身有些无力……

不知道该干嘛……

是在悲痛自己那些下属,还是不敢想象蒂雅的离开?

身后上百名下属呆呆的看着老板,那个从来都是干净利落高昂着头笑眯眯的老板……

没有觉得他软弱……

只有悲伤,感同身受的悲伤,所有人失去战友,跟老板一样的悲伤!

也知道老板是发自内心的为自己这些人悲伤!

一名亲卫举起枪对着空中,突突突……

他的步枪没有消音器,声音很清晰,又一把枪举起来,第二把,第三把……

无数的步枪举起来,就在山脊上,所有人都跟在齐天林的身后站着,举起手中的步枪,砰砰砰的射击!

归去吧……归来吧……

那些在战场上只会为了战争出生入死的战友们……

这些战争的野狗们……

没有遮挡的PMC们站在山坡上对空射击……

尘雾散去,整个山区那种被轰炸过后的尘雾逐渐散去,因为是炸弹袭击,这一带也没有可以引燃的树林房屋,并没有引起什么火焰,山谷中分外的清静……

这片突然而来的枪声是那么的清晰!

那个指挥部山头的射击硝烟又是那么清晰的能被所有地方看见……

逐渐从各个角落,开始冒出各种各种的枪支,朝向天空射击!

齐天林之前的叫喊,还是让各处尽可能的隐蔽,他们都看见了那些正在祭奠战友的枪手和枪声……

这一刻没有谁在为枪声感到惊慌,只有宁静,枪声过后的宁静……

齐天林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压抑住自己过去看蒂雅的冲动,有些艰难的转过身来:“开始统计伤亡人数,尽量救助所有伤员……包括下面……”指指那几名PJ:“弄醒他们,他们医疗技术好……连他也救了。”托马森一直定定的看着他,不知道还救得活不。

立刻就有分队长寻找甘玛,联系分配各队到各处,开始在各种频道里面高喊战友呼叫。

齐天林听着耳机里面乱成一片,心里的烦躁难以抑制,又不能在下属,面前展露出来,只能狠狠的摘了耳机,想摸雪茄来抽,可是双手抖得连火头都凑不到雪茄上!

在抑制自己去胡思乱想,刚才眼睁睁的看着蒂雅驻守的山头被爆炸,他甚至难以想象她变成了什么模样,脑海里面却无休止的闪过无数片段画面,那个蹲坐在家门口怯怯看着他的小女孩,那个坐在副驾驶座上高声大笑捧着冰淇淋如获至宝的吃货,那个莫名其妙换上女仆装扮萝莉的傻子,那个从青涩蜕变成为娇媚少女乃至妻子的姑娘,那个终于有点慈爱抱着女儿的小夫人,那个总是正在整理枪械,帮自己压子弹的爱人……

齐天林不敢去看,他只能无助的蹲下来,把脸朝着山崖的这边,使劲的抿嘴和鼓腮帮子,不然他无法抑制自己不嚎啕大哭!

身为最高指挥官,他不能急急忙忙的在这样遭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只顾着自己的妻子,身体有些神经质的摇摆,膝盖打摆子似的抖动,似乎只有这种抖动才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只想机械的抖动。

自己应该怎么跟海娜说?以后海娜长大以后,怎么给女儿交代她的母亲是什么模样?自己都有些惊奇自己的脑海里面居然翻滚的是这样的念头。

好像自己跟蒂雅连婚纱照还是两人的大头照都没有照过,这时候才突然发现,这个姑娘从来没有跟自己要求过任何战场之外的东西,自己已经习惯了她总是默默在身边的样子。

齐天林不敢去想,却脑海里面只有蒂雅,他禁不住有些自言自语的开始祈祷:“真主……原谅我的自私,我现在只能想起她,我的妻子……”

有些神经质的叨叨了,身体只觉得有些摇晃,双手捂住了戴墨镜的脸,因为泪水已经忍不住的滑落,就像一个老农蹲在荒芜田边一样无力的想放弃浑身力气支撑,干脆跌倒下去。

纵然已经无限接近天神,拥有超越常人的能力跟势力,齐天林终于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一个人,那颗也许永远不会受伤的心脏依旧会疼得好像刀绞一样!

身体却被身后无数双手,突然一下大力的掀倒在地,无数张脸伸到他的面前,有廓尔喀,也有黑人,还有僧兵,无一不是喜形于色!

各种语言的声音“老板娘活着!”“小夫人还活着!”

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