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8章 自豪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自豪

比蒂雅还先看到的是无人机。

两架无人机放低了巡航高度,几乎是抵近观察的用高清军用监控摄像头,把整个场景拍摄了一遍,盘旋在这个山谷范围,反复拍摄。

可以想象通过再高一些的预警机,这些画面已经实时传输到美国,在五角大楼和白宫,乃至还未上任的赫拉里桌面上,都在展现。

压抑住自己奔跑的脚步,从山脊往下,重新戴上耳机,能听见甘玛的声音,到处叫骂着寻找挖掘各分队长,队长们再层层往下点数自己的部下失踪了哪些人。

好消息是毕竟坐标主要是在敌方,己方阵地纯粹是因为被反复的大面积碾压造成的波及,并不是主力攻击方位,而且各防御阵地也比完**露在外攀爬的反政府武装来得稍好一点,起码有战壕或者单兵工事能阻挡一部分冲击。

坏消息是在山洞里面的人几乎全军覆没!根本没法进入里面找到活口,大半座山体已经在得到精确定位以后被连续的钻地轰炸炸塌了,那些传说这个山洞还可以连通到巴基坦斯乃至别的山脉中的通道全都被炸掉,这一点从空中的无人机中就能看见变化轮廓,已经炸变形了。

各山头的损失还在统计,程良威的部队是运气最好的,他们选择优先攻击恐怖分子培训学校,完毕以后才转移到新的防御阵地,所以处在一个后备方位,没有被打击到,声音有些低沉:“我们去支援其他阵地……”

齐天林没有回应,因为他已经看见了蒂雅。

就在一大片坑坑洼洼的山梁上,原本能够锁定内外两侧的最佳狙击阵地,现在挤满了人,不少其他阵地的人手都挤到这边来,却几乎都是弯着腰,蹲着。

他们在搬运收拾残肢尸体跟伤员,高挑的蒂雅左手横抱在下垂的右手肘上,低着头慢慢的行走在这中间,鹤立鸡群一样的感觉非常醒目。

在周围人提醒下才猛的抬头看见从山坡上过来的丈夫,没有乳燕投林一般的欣喜奔跑,而是慢慢的对丈夫轻轻摇头,摘掉墨镜的脸上只有难得一见的悲哀。

有点类似安妮经常带有的悲天悯人。

直到齐天林走到她面前,蒂雅才松开自己的右手,双手一下就扣在了齐天林的脖子上,声音有些沙哑,脸颊轻轻靠在齐天林的脖子上摩挲:“死了……他们为了救我死了那么多人……”

齐天林忍住心中的激动,但还是一手就把妻子拉到左手小臂上坐着,才转身去看整个阵地的场景。

蒂雅有些哽咽的抱着他的头,把自己的腰弯

下来把脸放在他的头上,指着边缘一个单兵掩体:“你的空袭警报一出来,耶娜妮和蔷丝就把我推进了这里,她们压在了我身上,还有更多人压在她们身上……”

两名正躺在地面被人包扎的黑妞,不好意思的想尽量蜷起身体来表达自己没法起立给老板敬礼的窘态,浑身多处骨折……全都是因为她们被自己人压的,而躲在掩体槽里的蒂雅就因为她们覆盖在表面,毫发无损。

而她们的身边,各种各样的伤员跟尸体……还有尸块!

黑妞、男女僧兵、廓尔喀都有,前赴后继的扑上去用身体组成工事,保护老板娘。

两次被集束子母弹的弹雨掠过的这片山头上,好几支价格高昂的高级狙击步枪都扭曲着散落地面,一名正在搬运尸体的廓尔喀丝毫没有悲壮情绪:“他们动作快嘞,等我们要扑上去,都扑满了咧!炸了把死伤员拉开再扑上去就是了……这个是看运气嘛,就是要保护好老板娘啊!炸了几遍,只有两次炸到我们,我运气好,老板您保佑……”

一贯木讷的脸上只有理所当然,浑身的血迹说明刚才他们是怎样的众志成城才能在接二连三的几次爆炸中舍生忘死。

齐天林使劲的扬起脖子,绷紧了下巴颈部的肌肉,才能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至于太过七情上脸,只伸出手尽量的在对方肩膀拍一拍。

僧兵们就更坦然无畏,他们来到齐天林身边就是为了一刻,所以当齐天林走到他们身边时候,几个伤员居然脸上还带着幸福的微笑,挣扎着翻身趴伏在地面,让齐天林很想也趴下去对拜,除了感谢,他还能说出什么来呢?也只能尽量摸摸他们的头,蒂雅挣扎着也弯腰学着摸头。

齐天林再也舍不得松开手,也不管部下会怎么看,就用左手紧紧的箍住蒂雅的腿弯,抱着巡视所有的阵地,慢慢的到处走,到处看,似乎只有这样紧密拥连在一起的感觉才能慢慢填满刚才的虚空!

可他们两口子所到之处带来的就是欢呼,显然刚才老板娘可能遇难的消息也传遍各处,所以才会有不少人拥挤到那个阵地上想做点什么,现在看见小夫人毫发无损的坐在老板身上,连沉默寡言的甘玛都忍不住过来感谢祈祷一番。

只有齐天林的脸上愈发阴沉得好像生铁铸就一般,下颌肌肉咬得几乎能听见响声!

两百六十七人阵亡!其中在山体里面的工兵和最后的搜寻队一百余人失踪被掩埋,其他都是各阵地上被弹药布撒器波及到的伤害,同时还造成近百名伤员,残肢断臂的不在少数。

甘玛安排自己的空中补给呼叫

员要求药品补充,齐天林指示:“安排直升机,大型的运输直升机,我要把所有受伤和阵亡的弟兄都抬回去!”

原本想在低伤亡率情况下,保持优势战斗力的情况下依旧步行撤离的计划不可能实现,光是百名伤员就变成很大的负担,现在只能再次扩大地面警戒范围,保证直升机能安全起降。

借着所有人把尸体跟伤员集中到一起,除了周围高点的哨兵,所有人都集中在了一起,齐天林依旧不松开手中的妻子,蒂雅也习惯于这样高高的俯瞰着周围,齐天林走上了一个土坎,没有挥手,没有鼓掌,直接开口:“今天……”停顿一下,看看几乎都是廓尔喀,换成了廓尔喀语。

所有的下属立刻就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朝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高处的老板跟老板娘。

齐天林没怎么组织话语:“今天是我们,我们这个公司,在各个战场,有史以来伤亡最大的一天!却是遭受在友军的火力掩护之下,这件事……我会给弟兄们讨个说法……”三名游走在伤员中间,现在担任外科医生的PJ神情复杂的也抬头看高处,听不懂,但似乎能感受周围那种有些不善的眼神。

齐天林皱了一下眉:“伤员和牺牲的弟兄先走,其他身体不适的也可以先走,直升机今天就能到,愿意留下的其他人跟我一起,跟老板娘一起,我们一起帮这些弟兄保证安全离开以后,我们再一路突围出去!”

有些廓尔喀已经开始静静的做捶胸礼,表达自己对老板决定的拥戴。

齐天林再指指少数用尸袋包裹散乱尸块,而大量尸体还只能平躺在一起的场面:“这一切,都会有补偿,我的妻子也是他们用生命保护下来的,我要表示感谢……但是我更要感谢的是,所有人都没有胆怯!作战特么的就是会死人!我一直都很骄傲我的部队总是获胜的那一方,就算今天这么窝囊的被狗屁友军造成这样大的伤害,我依旧要说,我对你们很骄傲!”

“铺天盖地的空中炸弹袭来的那一瞬间,我也感到害怕!我也觉得绝望!我听见大家愤怒的叫喊声和无奈的发泄!也许我们确实有过那么一瞬间的胆怯!但是我们依旧能坚持作战,真正的勇士,不会让恐惧死亡战胜我们的雄心和自豪!”

原本有些散乱的队伍逐渐站直,廓尔喀们开始愈发的昂起头,原本只是抬头看高处的老板,现在逐渐提气挺胸,绷紧了脖子,矮小的廓尔喀人们把下巴扬得比天还高!

“我们送走这些弟兄,走出去的路,或许会很艰难,或许会一枪不发很轻松,但是我要你们记得,跟在老子身边,

一起走出去,你们会更加的自豪,记得我们的墓园么?有些弟兄回去岛上看见过,这些弟兄都会去那里,但我们剩下的弟兄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齐天林在这里重复了一声,几乎是不约而同,廓尔喀们发自内心的齐声吼叫:“怎么办?!”

齐天林自己回答:“我们还有很多战场!你如果害怕了,可以拿着公司的养老金回去养老,回老家去过默默无闻的日子,当个小地主只能追忆过去的生活,但是还没有被吓破胆的,就跟随我一起,去为这些弟兄报仇!做我们最!最特么勇猛的战士!去报仇!我特么的一定要报仇!报仇啊!我特么的……”齐天林右手握成拳头,只伸出了一根食指,狠狠的摆动手臂,指着面前的尸体,咬牙切齿,愤怒已经让他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几名美国人面前……

暴风骤雨一般!

一千多名廓尔喀齐声怒吼:“报仇!”

齐天林才不管这些美国人会不会牢牢记住这个单词发音,他要的是一支铁军!一支不会被高科技和美国人吓破胆的铁军!

一把摘下自己的棒球帽提在手里,抱着蒂雅跳下高处,蹲在一具还算完整的部下遗体面前,轻轻的把棒球帽盖在他满是鲜血的脸上!

一贯都刚硬如铁的廓尔喀军人们,终于在脸上淌下泪水……

自豪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