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59章 恶神的战士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恶神的战士

如果说廓尔喀们遭受了惨重的伤亡,那么阿汗富武装分子的伤亡就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就好像之前甘玛质问过托马森,这样开阔地带上散布的这么多人,怎么才能用空袭的方式消灭,这不是几颗凝固汽油弹能解决数平方公里松散武装分子的。

但显然美国空军的弹药散布器和子母弹给他上了一课,也给齐天林上了一颗,美国人孜孜以求追寻的科技为先,在这个细节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也许为了细分钻地功能的小直径炸弹和这样标榜面积最大化的子母弹是两种极端,但高花费,就真的得到了高成效。

用齐天林的人马也许要坚守苦熬好几天,才能消灭的上万武装分子,对于猛禽来说,也就是分分钟搞定的事情。

误伤是不计算在内的,美国人不在乎这个,对盟军的误伤都不在乎,何况是还低人一等的仆从军雇佣军了。

漫山遍野完全没有任何遮挡的武装分子被炸得尸横遍野,当中午时分太阳升到最高点,终于能从山脊的高处看见到处的雪面上绽开的血花,还有**的岩石沙砾上泼洒一片的尸块……

程良威从收拾残局开始就指挥自己的下属尽量换防到最危险的部分,去抵御可能随之而来的武装分子袭击,他也一直靠在大石头边静静的看齐天林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发表了这一场让下面泪流满面的演说,直到跟齐天林一起站在山脊上眺望远处的狼藉,才看看依旧坐在齐天林身上的蒂雅,谨慎的用华语,还是西南方言开口:“你变了,真地变咯,刚才那种气势,绝对不是以前那个老齐了。”

齐天林看着远处部下们正在整理己方阵亡尸体,三名PJ安排着挑选一块最适合的直升机升降场地,正在对外联络直升机,已经收缴了他们的空勤联络器,使用卫星电话跟直升机承包商驾驶员联系,给出精确坐标,其中一人还能说俄语,估计调动的还是米26直升机,这个阿联酋和俄罗斯人共同开办的战地运输公司,其实是齐天林在背后当大股东,一般人不敢来托拉博卡,他要求的话,没得说,俄罗斯驾驶员还是很有点疯狂的老毛子风格。

他不太想说话,但立刻他的电话就响起来,蒂雅帮他从战术背心里面掏出来,自己习以为常的坐在齐天林身上,也不担心他累不累,看起来无所谓的样子,手上同样抱得紧紧的,不愿松开。

是赫拉里:“非常好!我已经看见你们这次作战的现场画面,现在国防部正在剪辑,准备送到各大新闻网媒体传播,我已经跟总统先生谈过了,他也

非常感谢你在他卸任之际送上的这份大礼……”上万名阿汗富武装分子被剿灭,这样集团性作战胜利的结果,是北约军队驻扎在阿汗富的时候没有达到过的,而且这种纯粹的武装分子歼灭战又不用承担什么误伤平民的舆论压力,最适合普天同庆了,最重要的是没有在中间有美国人伤亡,这是最讨美国民众喜欢的。

齐天林却要说不开心的事情:“计划不是这样的,空军……”

赫拉里打断他:“我知道,他们哪天不这样呢?我一直在提醒你注意安全,就是要注意这部分的安全,难道那些衣衫褴褛的游击队员还伤得了我最英勇的战争专家?”

齐天林艰难:“我损失了两百六十七名下属,如果不是这个莽撞的空中打击计划,我迄今还没有阵亡报告!我的妻子也差点丧命其中!”

赫拉里先惊讶后轻描淡写:“哦……感谢上帝,你的小甜心没有事情吧?看长远一点,你的部队也是某个东南亚国家的雇佣人员嘛,不用太过感情用事……当然,我也支持你做出点愤怒的态度来,我正需要这样的情绪整顿一下国防部,不要以为他们就可以恃功而傲,我叫彼德跟你商量一下具体细节……”

齐天林只能强抑情绪:“我当时在愤怒之下枪毙了两名召唤空中打击的空勤人员。”托马森现在还活着,但试图反抗的两名PJ被当场击毙了。

赫拉里一笔带过:“这不重要……你……我们不说这个,你的同事们注意到你对外申请了直升机增援,你还要带领剩下的人员用步行的形式离开战地?”这显然就是指国防部的军事人员是清楚齐天林的直升机撤离计划和数量。

齐天林无奈的终结了准总统阁下不喜欢的话题:“对……一百多具尸体和伤员……”

赫拉里再次打断:“这边已经从喀布尔调动一个专业拍摄团队跟随直升机前往你那里,他们将会跟随你一同撤回,假若回来时候还有战斗或者没有,都可以,我打算在我宣誓就任的时候,展现你们离开战场的身影,算是个象征意义的爱迪尔,你觉得如何?”

齐天林还能说什么:“古德爱迪尔!人数尽量少点,我这边回去也比较危险的。”

赫拉里心满意足的哈哈两声:“就算你到过我的宣誓上任现场了,再次提醒你注意安全!”挂上电话,的确是很满意的样子。

但是却挂上电话给旁边的几名议员来了一句:“还是有些意气用事,说不上隐忍远虑,年轻啊……但年轻就是财富对不对?保罗才多少岁……”

这个对齐天林的评价,是不是也是齐天林

希望传递给对方有点莽撞的感觉呢?

他可不愿给赫拉里留下一个老谋深算的形象。

程良威就一直站在齐天林的身边听他讲电话,也许还从卫星电话那比较大声的扬声器里听见了那边是谁,脸上的表情更复杂,有点说不出话来的看着昔日伙伴。

齐天林转头看他:“威子,作战只是我的一部分工作,我是领袖,是合作伙伴,是商人,不再是以前那个只会傻乐的大头兵,我的每个决定都关联到成千上万人的性命,任何时候都在如履薄冰,你也是一样,看清楚自己的位置,究竟是在为什么而战斗,别犯错误,一旦你的错误危及到我,我会毫不犹豫的抹掉你们所有人!这是每一批出来的人手,我都会提醒的一点。”

程良威定定的看着他:“我们……是要混在廓尔喀中间,跟你走很远的,希望能真正的帮到你,我们也一定会恪守本分,只做军人,请你相信我……”

齐天林目光已经投向远处出现在天际的黑影,轻轻的哼笑两声:“相信?用实际行动来说话吧,你的损失最小,各队最完整,现在你们负责南面的警戒工作,那边最有可能会集结武装分子,顺便……清理南面的伤残人员,留下他们的性命就是在折磨他们。”

程良威那作战时候下手毫不留情的眼睛居然抖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立正点头:“好!”转身就带着自己的几名随从一起招呼华国人员朝着南面展开队形,拉开成面推进离开,当然顺便杀掉那些还在冰天雪地中挣扎的阿汗富伤员是不太容易让人承受得住。

但战场,就是这样残酷。

抵达的果然是两架米26,如果说齐天林自己的灰背隼AW110直升机算是挺能装的运输直升机,跟这个一比就是小姑娘了,那八片装的旋翼降落在这样非铺装地面的野战环境下,几乎所有站在空地上等待直升机的人,都东倒西歪,不得不相互拉住才能站稳。

高空中还有四五架小型直升机,不是阿帕奇那种高级货,就是一般的小羚羊之类,挂着米尼岗机枪或者榴弹发射器,帮助米26做现场空中警戒。

只有一名PJ手里挥动彩色指示器,站在场地中央,稳定的指挥直升机降落,不顾那些黄沙漫漫一般泼洒在自己身上的沙土。

伤员和尸袋就不用靠近了,太重的直升机带来太大的气场,必须要远离,老板的演讲过后大多数廓尔喀都开始散布到各个方向去做推进警戒,现在留下的全都在协助伤员和搬运尸体。

一次一架就能装走八十多名伤员!

所以两架米26,第二

次过来时候,带点拍摄人员跟其他给养都是没有问题的,齐天林听见耳机里面向他请示罗列的给养清单没有问题,就挥挥手,下面立刻开始转运伤员跟遗体,活下来的三名PJ却要求继续跟随步行撤离。

齐天林不知道他们有多么严格的任务要求,也同意了,但托马森就跟着第一批伤员登上了直升机。

其他人根本就没有离开的,甚至部分轻伤的廓尔喀死活都不愿走。

蒂雅跟齐天林一起在山脊上看着灰白色的米26装载过程,亲卫们远远的站在几十米外围着这边,姑娘终于把鼻子放在齐天林摘了帽子的寸头头皮上,深深的嗅了一口气:“感谢真主,你的仁慈让你的战士都以你为荣,才会以我为他们的生命。”

齐天林没有互诉衷肠的缠绵自己刚才天昏地暗的感受,只是静静的抱着爱人:“嗯……害怕么?”

蒂雅把自己的额头在齐天林有些刚硬的发碴上磨蹭,突然咕唧的笑了一声:“第一次看见铺天盖地的炸弹掉下来,还真有点害怕,但紧接着他们就把我推进掩体了,我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连耳机都被拉掉了……我只听见耶娜妮和蔷丝她们开始诵经,我就开始唱歌了……唱恶神的歌,结果他们趴在我的上方全都在唱,连那些不会唱的廓尔喀也跟着乱哼哼,被炸死的时候,都在唱……我就不害怕了!”

齐天林终于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才真正的显露出心情来:“恶神……看来我是真要当恶神了!”

蒂雅轻轻抱住他的头用自己的脸颊贴住他的额头,依恋得不愿分开:“是你已经带出了一大群恶神的战士……”

那倒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