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60章 欲言又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欲言又止

能从喀布尔调来的拍摄团队,就不是一般的团队。

无线卫星实时传播系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但能够轻量化到在步行队伍中使用,赫拉里一句话,背后团队带来的技术实施就不是简单的事情。

最终五公斤的数据终端一名廓尔喀背负,琥珀色跟个水母似的怪模怪样卫星天线也有四公斤,再用一个人背,最重要的是三个太阳能电池系统分给三个人背,各重十二公斤,小型高清摄像机当然是两名摄像师和一名助理一共三台,外加一名现场导播技术人员四个人操控。

运行起来以后这四个人跟三名背夫串成线,另两名电池背夫轮流上阵。

话说这些廓尔喀军人退伍以后,要是好手好脚,最好的出路就是利用在外学到的英语和强健的身体去给到尼尔泊的登山游客当背夫,所以这样的工作,这些沉默寡言的廓尔喀一点没不适应的感觉,只是现在好像背着东西,脸上少了以前那种对客人卑微的笑容,目光总是停留在老板跟甘玛还有自己队长脸上,齐天林点点头,甘玛才跟着摆摆机械手,分队长到队长一个表情,士兵才干净利落的背负设备上路。

导播员给齐天林介绍:“我们先录播这两天行进过程中的素材,然后同步传输,大气层内的预警机会传输一道的讯号回美国,同时也向卫星传输,两道讯号分别传输给军方和华府,他们会作剪辑,您知道什么是剪辑么?”

齐天林闷声赶路,摇摇头,蒂雅蒙着脸就跟在他的旁边,这一次两口子已经恢复了标准的PMC打扮,队伍中有三分之一的员工都换上了这样牛仔裤跟T恤加抓绒服棒球帽,因为要表达一种是民间PMC公司跟亚裔人士一起协助保罗完成这个任务,也帮助美国完成从阿汗富顺利撤离的任务形象,所以这些衣服都是随拍摄团队一起空运过来的,三名PJ则换上了自己的标准野战军服,凸显军方的存在。

导播很尊重:“因为最重要的是后天实时的大约三十秒直播,您到时候要拿着我这个宣誓现场的小显示器画面证明是同步转播,但是那时候不一定是最精彩或者最适合的场景,所以就要切换画面,我们会采播这两天白天黑夜的画面快速呈现给观众,也许您就是拿着小显示器画面念这句台词就好……”

齐天林楞了一下:“值得么?”这样一组团队到阿汗富前线,跟他们冒着生死危险,就为了三十秒钟?

导播耸耸肩:“为了政治,什么都是值得的。”

齐天林不说话了,那名助理过来也很好的态度:“保罗,

能为您的步枪上装个微型摄像头么?”看看齐天林有点茫然的模样,也很了解:“很小,绝对不影响您对枪械的使用,你看看,就这样的,也是您的军用皮卡丁尼导轨兼容的安装模式,无线传输,不影响您的……”

齐天林卸下弹匣跳出弹膛里面的那粒上膛的子弹,一把在空中抓住,才把步枪递过,旁边一个摄影师就鼓掌:“好动作!拍下来了!”齐天林翻白眼。

那边动作娴熟的拿过去边走边安装:“也就是您在作战的时候,我们能遥控打开,拍摄您的枪口对着场景,会让观众有很强的临场感,也许用得上就是一两秒的时间,多个画面,看起来丰富一些,场景也更有丰满的感觉。”

齐天林听不懂这些艺术说法,脸上戴着一张已经变旧凯蒂猫防尘面罩的蒂雅凑丈夫耳边低声:“夫人估计懂这些东西……”

齐天林脸上也戴着自己那张骷髅面罩,再翻个白眼,接过递回来的步枪,装上弹匣,习惯性的上膛,助理要求他端上枪随便做个动作,他那边打开一个遥控开关,手里的一个小型监视器就立刻有了画面,还给齐天林看看,齐天林不以为然。

来的时候两千多人,现在丢下两百多名弟兄和近百名伤员离开,改变了撤离形态,不再是以前偷偷摸摸跟着向导走的模样,一个分队一个分队的独立成队,相互间隔大约几百米,分成十多个战术行进团推进,方便相互照应和反击,这在之前的特别行动队的工作中就是标准态势,这两千多人基本都是在特别行动队轮训过的,大家都很习惯了,现在不过是把以前三四百人的规模放大而已。

程良威对这种野战行进方式有点好奇,也独立成团,把自己的队伍放在一个比较靠边的防御位训练前进,齐天林不多询问他,只是要他跟麻桦腾暗语联络,推迟自己跟徐清华原本安排的见面。

艾卡马尔没有离开,他的同伴也没什么损失,齐天林给摄像组指指周围引导他们去拍摄别的队伍,就走过去靠近被亲卫围起来的阿汗富小队,中途还把自己的步枪递给了一名亲卫拿着,他可不愿意自己被人偷偷安上一枚拾音器都不知道,还是防着点好,那名僧兵就认真的偷偷拿无线电检测器检查那个摄像头,果然有无线电讯号反应!

齐天林笑骂着指指他,不做声的走开了,有视频讯号传输当然就有讯号了,他不过是小心罢了,靠近双手蜷在袖子里的艾卡马尔:“情绪好点没?”

艾卡马尔不做声:“我又不会卖你,已经通知出去了,这一带没有什么特别的抵抗力量,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北部地区的

主要军事力量被消耗殆尽,全都是我们南方为主了,都撤了……”

齐天林谁都信不过:“不是留下你当人质,而是谁都可以卖掉,你也可以卖,我有个建议,跟我走吧。”话语说得轻描淡写。

艾卡马尔猛的转头,几乎都能听见颈骨吧嗒的声音:“你说什么?”

齐天林空着双手,就从自己胸前摸根雪茄出来,蒂雅顺手递上玛若采购的无焰战地打火机,所以说他离了这个小老婆抽烟都不顺畅:“我就不给你烟了,免得别人老觉得你是个人物,待会儿来采访你,我不是要挟持你跟我走,而是希望你自愿跟我走,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塔利班在外面是什么样的形象,去看看我们是怎么在全世界作战,也看看我究竟是个什么人……”

艾卡马尔明显意动:“北非的使者……你究竟是什么人,我问过他很多次,他不说,连你的存在他都是最近才告诉我,原来你居然是美国的高级人员?”

齐天林摇头:“我给你父亲承诺过会帮助他获得阿汗富的政权,现在,以后都会,你有独特的军事头脑,又有丰富的经验,最重要的是,你还有对国家和民众的那种关怀心态,不是军阀,我想试着帮助你,也是帮你父亲,你不觉得你要是回到你父亲身边,以后走的路跟他就没什么区别了。”

艾卡马尔有些谨慎:“纯粹是为了阿汗富?”

齐天林坦白:“我的参谋告诉我,我现在还缺一名前线中高级指挥官,我信不过那些科班的,更喜欢我们这种野路子出来的,我觉得你不错,可以跟着我去试试。”

艾卡马尔不着急:“那我想一下……”

齐天林大方:“随便想,这一路走回去到有路的地方都起码好多天。”其实这趟回去不是搜寻,只要能找到公路就能联系运输,多走几天不过是为了迎合后天的总统宣誓就职仪式罢了。

准确的说,算是演戏。

真的是演戏,当天晚上,导播就安排他们对某个荒芜的村庄来了一次夜间袭击行动,全程拍摄,第二天一早更是对各种风景和风餐露宿的场景进行拍摄,同时也跟国内进行了实时传输的演练。

很满意,柳子越都有机会作为赫拉里的朋友,在屏幕上看见了丈夫的实时影像,还同时打卫星电话互动了一下,很意动,很想以后以后让丈夫携带这样一套设备去战地,多好,但是想想空中预警机和占用的宽频卫星讯号,还是知道那不过是新总统的权力才能达到的小事情。

但到了晚间因为人数过于密集,走过路过就不容易错过,有下属

从耳机里面汇报发现点不太一样的踪迹,前面似乎有武装分子活动过的痕迹。

对于特别行动队来说,过去几年都是在阿汗富南方做这样的细致步行巡逻搜寻,发现蛛丝马迹已经成了本能的习惯行为。

齐天林问清楚是在山脉中有人为留下的标记讯号,而且前方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个村庄,还有人在生活,就建议:“检查一下,没有军事装备,就不要打搅,也不要进村里面去,就在外面过夜好了。”

那边得令,齐天林才不经意的顺口问艾卡马尔:“看看这个,知道什么意思么?”嘀咕去一部手机,下属刚拍摄的那个标记。

艾卡马尔瞟一眼:“圣战组织他们的标记,很老的了,我们在这一带没有安排人手,没有危险,不用担心。”

齐天林也是持同样的态度:“这一趟我走了,这部分人全部留下来,协助撤离所有物资装备,直到所有外国军队撤离,我们最后走,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自己操作这个国家了,估计不会再被人推翻了吧?”

艾卡马尔慢慢的摇头,欲言又止。